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21章 古代二十一点都不友好:

第21章 古代二十一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最后,卫老爷子要求和王济书房见。

    从卫玠的角度听,那语调有点类似于“放学后别走”、“叫你家长来见我”。

    王二舅一脸的生无可恋,求救的目光一路从妹妹、妹子x2(卫玠和卫熠),滑向了最不中用的妹夫。

    王氏低头轻声与卫熠说话,仿佛她们母女之间突然有了什么非说不可却又无论如何都说不完的话;

    卫玠躺在榻上无辜回看王济,他是个病号,连下床活动的自由都没有,实在是爱莫能助;

    卫父则抚胸庆幸,他没被他爹也叫去书房();。

    “……”果然这种妹夫是不能要了摔!

    卫恒:_(:3)∠)_明明大家都不敢忤逆我爹,为什么内兄却只针对我,我不服!

    王济:不服憋着!

    以上这些内心活动,均来自闲来无事的卫玠一人的脑补,与实际是否相符,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没人知道卫老爷子到底在书房里和王家二舅说了什么,大家只看见了最终的结果——王济愁眉苦脸的走进去,最后却一蹦三跳的跑出来。那种洋溢在周身上下的愉快气氛,甚至带着点天降馅饼的不可置信。

    王济同学到底捡了什么馅饼,在几日卫玠病好之后,真相方就水落石出了。

    ——卫老爷子拜托王济,待卫玠身体稍缓可以出远门时,接卫玠去北邙小住,休养、散心,顺便呼吸新鲜空气。

    王济自然是忙不迭的答应了,并对此报以了最热烈的期待。那么讨厌京城和王家“污浊”空气的他,竟为了能在第一时间带走卫玠,真的捏着鼻子在京中一直住到了卫玠病好,简直真爱有木有!

    卫玠能下地的消息刚传来,王济就马不停蹄的二次给卫家上了拜帖。内容辞藻华丽、洋洋洒洒,都可以直接当作四六骈文的典范了,中心思想的干货却只有一句:我什么时候能把妹子带走啊?我看今天就是个好日子嘛,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卫老爷子当然不可能同意王济如此草率的出发日期,他钦定……在做通王氏的思想工作,给卫玠准备好行李后,就即刻出发。

    其实在卫家,一般由卫瓘拍板决定的事情,是没有谁敢不同意的。只是卫老爷子对待家人的态度一向主张的是以理服人。所以在送卫玠走的这件事上,他特意派蠢儿子卫恒去细细给王氏分说了为什么。

    “眼看着就要入夏了,京中燥热,烈日炎炎,并不利于小娘养病。反观内兄的北邙别苑,依山傍水,冬暖夏凉,正是消热避暑的最佳去处啊。”

    卫大书法家伏低做小的就像是一个搞推销旅游景区的。

    “内兄对的小娘是发自真心的喜欢,肯定能把他照顾的妥妥当当。你自己的兄长,你难道还不放心吗?”

    “不放心。”王氏回答的很果断。就是这么冷漠、这么不给面子!

    “……”

    谁的哥,谁知道。“我二哥一向大事精明小事糊涂,他要是能照顾好小娘,那傻子都能当皇帝!”王氏全无嘲讽之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卫恒却很不合时宜的在心里道,傻子后来可不就当皇帝了嘛。

    “你是准备自己坦白从宽,还是打算让我以某种方式逼你从实招来?”王氏微笑,微笑,再微笑,双眼已经眯成了如剑一般锋利。

    卫恒抖了抖,暗叹,巨山啊巨山,你就这么没出息,注定要活在父亲和妻子的蜜汁笑容里一辈子不翻身了吗?

    “好吧,我招。”是的,他就是这么怂!卫恒同学不以此为耻,反以此为荣。

    “乖。”

    王氏的夫妻之道:有时候哄老公,就要像是在哄儿子,萝卜与大棒结合();。

    卫大书法家被顺毛的身心俱畅,坦白的就更加痛快了:“父亲安排在太子身边的宫人传来消息说,太子从贾谧那里知道了小娘的传闻,非哭着闹着要过来看看。”

    在卫老爷子提前知道了全家的凄惨命运后,他就做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大逆不道之事,好比在太子和武帝的心腹中安插人手,慢慢渗透了大批属于他的势力。他没打算谋朝篡位,只是想变得消息灵通,顺便潜移默化掌权者的某些想法。

    王氏立时就炸了,她不关心她公公做了什么,她只关心:“他以为我儿子是供人戏耍的猴儿吗?还看看!”

    “息怒,息怒。你也知道太子殿下的性情的,他绝无冒犯之意(因为根本想不到),就是说话有些、有些……”卫恒在看过《晋书》后,对司马衷这个傻太子的感官一直都很复杂。如果一定要用一次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可怜。

    是的,可怜。

    卫恒觉得司马衷真的很可怜。

    他是个傻子,这是先天决定的,并不是他的错。如果有可能,谁会想当个傻子呢?

    西晋国祚过短,究其原因,明明是知道自己的嫡次子脑筋不清楚,却还非要自欺欺人立他当皇帝的晋武帝的锅。

    行事更过分的是那些各种一边利用傻太子一边还嫌弃他傻的人,以贾南风为代表。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卫恒也是能懂晋武帝的。

    很多人都只看到了晋武帝是个皇帝,却看不到他也是个男人。他有敬重并爱慕的亡妻,他有引以为傲却早逝的嫡长子,他有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出继的嫡幺子……这么多遗憾的情感,最后只能都浇筑在了嫡次子身上。

    晋武帝因为这份爱而一叶障目,拒绝承认自己的儿子是个傻子,好像也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的。

    卫恒就曾换位思考过,如果王氏早亡,卫璪夭折,那么哪怕卫玠是个傻子,他也一定会倾尽全力护卫玠一世周全,让卫玠在他死后也依旧能过上无忧无虑的富足生活。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晋武帝毕竟不是卫恒。如果卫恒立个傻儿子当家主,祸害的顶多是一个百年世家,而不是一个王朝。

    所以,理解归理解,讨厌归讨厌。

    如果说处于同为人父的情感,卫恒对晋武帝还能理解,那么对于贾南风,卫恒就只剩下纯粹的厌恶了,连带着对本身就与他们家不对付的贾家也是恨屋及乌。

    “贾谧不搬弄口舌,太子又怎么会没事找事?”

    傻太子还是很乖巧的,活动范围基本只在东宫,整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傻乐,一般很少会大动干戈的给身边人造成什么麻烦。

    “我说的就是贾谧!”王氏与卫恒的脑回路很像,她不会和一个傻子计较什么,她只会冤有头债有主的找出坏主意的人的茬,“一个才十岁的小郎君,就能想到这种以势压人的招数来达成所愿,可见贾家的家教。无规矩不成方圆,无百年不成世家!”

    世家对勋贵皇亲的优越感由来已久,哪怕信奉与人为善的王氏也不能免俗。

    “所以,阿爹的意思是,赶在皇上下明旨之前,一定要把小娘送出京城。太子要是还想看,那就让他先过了内兄和常山公主那关再说。”虽然卫恒有时候爱设套坑王济,不过在关键时刻,他还是很信任王济的战斗力的。

    王氏在这点上也站自己二哥:“我会给阿兄写信说清楚利害关系的();。”

    其实送走卫玠还有一个理由,卫恒并没有对王氏说。

    按照《晋书(白话文版)》上的预示,今年就是繁昌公主和四郎卫宣的合离之年。如今京中已经有了诬陷卫宣出轨的风言风语,卫老爷子正在着手布置,准备利用此事反将对方一军,过程肯定会有些少儿不宜,并不适合卫玠接触。

    卫恒对老父的佩服如滔滔江水,觉得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箭三雕。

    卫老爷子笑而不语。

    其实是一箭四雕。

    卫老爷子给卫玠布置了个“重任”——卫玠要想办法让王济和王家、晋武帝言归于好,重新拿回属于王济的东西,无论是家主之位,还是朝廷上的官职。

    这样既能稍稍掰正一下越来越胡闹的王济,也能分散卫玠的注意力,不让卫玠因为京中的暗潮,和四叔有可能会死的事实而担心。

    当然啦,卫老爷子既然知道了未来,就绝不可能再让自己的四子枉死。不过,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他并不爱讲什么他肯定会如何如何的大话。

    一切以最终结果为准。

    卫玠得令后,便一心投入了进去,踌躇满志的要“掰正”他二舅。

    拓跋六修却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等他想通卫老爷子的打算后……他再一次将选择权交给了命运。如果卫玠发现了卫老爷子的打算,那他就陪卫玠在京中解决卫宣之死,如果卫玠没发现,那他们就北邙n日游。

    拓跋六修提示道:【你就没觉得你祖父有些反常?】

    这一次,卫玠很遗憾的没能与拓跋六修心有灵犀,他歪头不解:“反常?身体不适的那种,还是官场不顺?”

    拓跋六修摇摇头:【都不是,就是他和你说话的时候怪怪的。】

    “哦哦,你在担心他发现我和《晋书》上卫玠的不同。其实我也有想过,我算不算占了真正的卫玠的位置。可是穿越局的那个人说过了呀,这里是平行世界,卫玠还是我那个宇宙的卫玠。至于这个世界,我觉得他在阿娘难产时就没活下来,所以这才有了我的诞生。而对于卫家来说,我就是他们知道的卫玠,他们就是我的家人。没什么好纠结的。”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想了很多嘛。】拓跋六修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古怪,他其实根本没考虑过卫玠到底是不是卫玠的问题。因为对于他来说,卫玠从始至终都只有他眼前的这一个。不管他是谁,他都只喜欢他。

    “所以,我们去拯救失足的二舅吧!”嫌弃王济是个中二病的卫玠,其实本身也是个一直坚信自己分分钟就能拯救全世界的中二病轻度患者。

    【我看好你。】事不过三,拓跋六修觉得这大概就是上天的指引了。

    与此同时,王.重度中二病晚期患者.济同学在读过妹妹的信后,也觉得使命重大,燃起了自己的小宇宙。

    都以为自己身怀重大使命的舅甥俩,就这样准备出发了。

    ……与此同时的太子东宫……

    一身杏黄色太子服的太子司马衷,已近而立之年,但他的眼神和说话的方式却始终犹如稚童。他好奇的与妻侄贾谧凑在一起,不断的追问:“真的只要这么和父皇说,他就会同意我去看仙人吗?仙人真的是玉做的吗?那他吃什么呢?玉石吗?”

    司马衷的脑回路很简单,人是肉做的,所以吃肉,仙人是玉做的,所以吃玉石。多么严丝合缝的逻辑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