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23章 古代二十三点都不友好:

第23章 古代二十三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拓跋六修假装没有看到卫玠的好奇,正襟危坐,目视前方();。

    卫玠撇撇嘴,他就知道会这样。幸好他还有二手准备,有胡人血统的阿李和那个当人凳的胡人少年,都被叫进了马车陪卫玠“聊天”。

    一开始胡人少年并不敢进来,怕冒犯贵人,表示他坐在车辕上回话就好。

    阿李只得在一边耐心解释,马车行路太吵,里外隔着门说话并不方便,而如何推开门、拉开帘子太久,卫玠又容易被刮进来的风吹病。

    最后还是二舅很霸气的一句:“那么多废话,让你进来就进来!”

    解决了全部的麻烦。

    王济性格不拘小节,对于和奴隶同处一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心理障碍。最重要的是这是卫玠想要的,作为宠爱妹子无极限的西晋好二舅,王济会满足卫玠的一切愿望。

    旅途漫漫,聊天确实很打发时间。

    一问一答中,卫玠知道了那少年叫石勹(bao)背,义译过来的小字就是匐勒,是上党武乡(今山西榆社)的羯族人。本是部落小帅之子,如今流落洛京为奴,跟着繁昌公主的马夫学手艺,从当人凳练起,希望将来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马夫。

    卫玠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马夫也需要竞争上岗,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刚刚城门口的那个胡人商队你们看到了吗?”在经过短暂的套近乎后,卫玠就问到了正题上。

    拓跋六修虽然在极力假装出一副冷漠.jpg的模样,但他投注过来的眼神却还是出卖了他,他很关心,比任何时候都关心。

    卫玠更加坚定了自己找对了思路。

    匐勒和阿李齐声回答:“看到了。”城门口那个商队很是太显眼,想不关注都难,大家或多或少都看了一两眼。

    “那你们知道他们是哪族人吗?”卫玠很开心的问了下去。

    但卫玠没想到的是,这个他本以为很简单的问题,却实实在在的为难之住了匐勒和阿李。虽然在卫玠看来,所有的少数民族都是一样的,但在少数民族看来他们却不一样。反正匐勒除了羯族和汉族贵人以外,就很少能辨认出其他少数民族。阿李就更是了,她虽然有胡人血统,却只有四分之一,从小在卫家长大,三代世仆,别说见到其他人了,她连洛京都很少出。

    最后还是见多识广王济二舅,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语调,回答了卫玠的问题:“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多配有双马纹和单鹿纹的牌饰,还有他们说的语言,应该是拓跋鲜卑。”

    西晋时鲜卑族四分五散,拥有很多不同的部落,拓跋鲜卑便是其中比较强大的一支。

    “拓跋?”卫玠捕捉到了这个熟悉的姓氏,双眼瞬间提高了好几个亮度,仿若能装下星辰大海。

    王济端坐一边,欣然接受着脑补里来自妹子的崇拜。唉,没办法,就是这么文武双全、博闻强识,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但其实卫玠在想的是,那个商队里的胡人兄长,不会就是拓跋六修小时候吧?多么合情合理的脑洞!

    【不是。】拓跋六修终于不得不开口,请卫长老收一收他的脑洞了,【我和你差不多大,没那么老。】

    其实那个胡人兄长也不大,只不过和卫玠一比就……

    【我说过了,我是武将,不是商人。】

    卫玠用眼神传递一个鲜明的疑问:那你刚刚那么专注的看商队做什么?

    【我只是认识他们,另外一个平行宇宙的他们();。】但他们本不应该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在洛京。这才引起了拓跋六修的关注。整个晋朝的历史从三年前开始,就已经渐渐走向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比起好奇不相干的事情,你眼前这个匐勒问题更大。】

    卫玠虽然知道拓跋六修在转移话题,但还是最后顺着六修同学说了下去,没办法,好基友还是那么的害羞不想被扒马甲,只能由他退一步了。

    拓跋六修这才满意的开始介绍起了匐勒:【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匐勒在不久的将来会拥有一个鼎鼎大名,石勒。】

    卫玠眨眨眼,再眨眨眼:so——?石勒是谁?

    【……你到底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卫玠:靠你啊。

    卫玠从中学开始上的就是外国语的小语种班,全班三十个人都保送上了本科。高考成绩的硬性要求标准很低,文综里历史部分干脆就是靠拓跋六修作弊得的分。

    拓跋六修也回想起来了,语文的文言文翻译和古诗文背诵,也都是他代考的。

    溺爱害死人啊!

    【石勒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奴隶皇帝,逆袭的典范。史称后赵明帝。《晋书》载记中的第四、第五卷都有他的生平。】

    =口=这一次卫玠的表情管理学无论如何都起不了作用了。

    没开玩笑吧?他家的一个马夫,最后随随便便逆袭成了皇帝?他活在一本x点小说里吗?

    【石勒的人生经历比x点小说更传奇,一般杰克苏的作者也不敢苏成这样,虽然他的结局不太好。历史上他并没有当你家的马夫,他年少时家境殷实,还曾随父亲来洛阳经商。后遭逢战乱,一路逃难,这才当了马夫。】蝴蝶振翅这种事情,有时候真的可以很玄妙,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两个本应该毫无交集的事情,到底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王济因为卫玠的奇怪表情,而看了过来:“小娘你怎么了?”

    “……二舅,咱们要讲道理,我是男孩子。”卫玠抓重点的角度总是特别的“棒”。

    王二舅的跳脱思维,却神奇的能分分钟合上卫玠的脑洞大道,他说:“男孩子怎么就不能叫小娘了?本来我们还想叫你兰儿的。”

    什么鬼?!

    “你阿娘从梵语佛经中找到的一个音译,全称好像是阿兰若,还是什么的。”王济开始在回忆的大海里徜徉。阿李和匐勒已经有眼色的退出了车厢。

    兰若寺吗?==

    “不管了,反正汉语的意思就是与世无争之地,她希望你能远离红尘俗世,一辈子安逸宁静。但是我觉得太安静了不好,人生短短数十载,只争旦夕……”

    卫玠开始捧着小脸,听二舅讲难得的心灵鸡汤。

    但王济却以为他说的太复杂,卫玠听不懂,很是体贴的换了个更普通的说法:“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不过二字,痛快!因噎废食,殊为可笑。舅舅想你有一个爱谁谁的潇洒人生,你懂吗?”

    这是王济混迹官场多年后总结出的一条无上真理——人生百态,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有多小心,也避免不了挡住一些人的路,因此便总会有莫名其妙的恶意袭来。

    对此你能怎么办呢?

    唯有一句*you而已();。

    官场恶意和心疾病魔,在王济看来是能够相通的。卫玠改变不了他生来就弱的体质,那么他就该因此而放弃潇洒的人生吗?不!凭什么?!

    划船不用浆,扬帆没风向,因为我们这一生,全!靠!浪!

    咳,最后这个是卫玠自己脑补的翻译理解。

    不管如何,卫玠都觉得这是他二舅难得的至理名言了。阿拉伯语中有句谚语,大意是说只有经历过创伤的人,才容易变成智者。这话在王二舅身上也有所体现,虽然他还是个中二病,却也是有着自己独到人生哲理的中二病。

    “谢舅舅没赐名兰儿之恩。”卫玠郑重其事的道谢,他小名要是叫兰儿,他肯定分分钟删号重来!

    拓跋六修:【……所以你觉得你舅舅的智慧点在这里?】

    “对吧,还是小娘好,这可是我派人多方打听、到处取证,经过数个对比之后,才得出的最能护你周全的民间偏方,俗称贱名好养活。”

    “……”原来外祖母的突发奇想是始自于你吗?亲情的火苗灭了!我跟你说,灭了!

    王二舅一脸诧异,不明白为什么本来好好的,卫玠就突然翻脸了。唉,小孩子的脸,二月的天,说变就变。也就我这个当舅舅的能忍了,我可真棒~\\(≧▽≦)/~

    ……

    车队在紧赶慢赶之下,终于在天黑之前,进入了北邙地界。

    北邙又名太白原,是崤山山脉的支脉邙山的一部分,东西绵亘几百里,为洛京北面的天然军事屏障,也是好几朝帝王、名臣文人的埋骨之地,有点类似于八宝山的意义。韩愈曾作诗曰“孟郊死葬北邙山,从此风云得暂闲”。后世民间也一直都有“生于苏杭,葬于北邙”的说法。

    听起来好像很高大上,但其实说白了这里就是个坟堆。

    卫玠真心想不通,他舅舅的心到底是有多大,才能把自己的别苑建在陵区,哪怕是适合建帝陵的风水宝地,也架不住它就是个墓地的事实啊!

    王二舅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他给卫玠介绍北邙介绍的特别起劲儿:“看看看,往北边走,中段就是东汉五陵,光武帝刘秀知道吧?他的原陵就在黄河滩上,枕河蹬山,独一无二。东段是曹魏一陵,古树遍地,绿色苍翠。从旁边取道就能到咱们宣帝、景帝和文帝的长眠陵寝了,据说今上的陵寝也已经修建完毕。你想去看看吗?”

    “……”我对参观活人的坟墓没有任何兴趣,谢谢。

    “还有各种皇族、大臣的陪葬墓地哦,舅舅的墓也已经画好圈了。我特意要求了一块风景最是秀丽,能将山川河流都踩在脚下的地方。”

    为什么你可以在这个年纪,就毫不避讳的说出这种事情?!我该感慨你不愧是魏晋名士吗?卫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但王济却在继续充满期待的看着卫玠,示意他说点什么。

    “恩?”卫玠抛出了个问句。

    二舅果然顺着台阶就下来了:“要不要来和舅舅当邻居?”

    “……”所以你安利了半天,其实是在和我推销墓地选址吗?卫玠只能小心翼翼道,“我大概会和阿娘、阿爹一起?”

    qaq安利失败的舅舅有点心灰意冷,为什么连走卫玠的路线都走不通呢?死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