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1213章 古代番外(下)

第1213章 古代番外(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趁着枣哥的注意力都在老司机的层面,还没来得及注意到四大喜里的其他bug,卫玠火速人道毁灭了他醉酒之后的产物,连一点渣都没剩下。

    等枣哥终于回过味来追问卫玠“什么是金榜题名”的时候,卫玠只睁大一双眼睛,以最萌的四十五度仰望着自家兄长,真诚反问:“什么金榜题名?”拥有多年对敌经验的卫玠在处理口误问题方面的技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懵懂的眼神,无辜的语气,搭配那张人畜无害仿佛根本不会撒谎的漂亮脸蛋,真的很难让人怀疑他话里的真假。

    枣哥一愣,大概是卫玠平时给人的信用太好,又或者是枣哥本身就太不靠谱,已经不靠谱到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地步,他有点懵逼的想着,大概是他记错了吧。

    那天去鸿鹄楼送别鱼哥,枣哥自然也在场,他喝的可比卫玠多,所以只可能是他记错了,恩。

    就这样愉快的准备走人的枣哥,在即将迈出门槛的时候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冷不丁的回问卫玠:“你那四大喜是什么来着?”

    卫玠笑眯眯的早有准备:“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儿孙绕膝时。”

    卫璪在心里来回默念了几遍,觉得这俗语通顺又合理,确实是卫玠的性格会追求的东西,便只能背了自己记忆不好的锅。

    ……他到底为什么会想到金榜题名这样古怪的词呢?

    很多、很多年后,当在全国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行“考试”的卫玠,终于把科举这个玩意发酵出来之后,“记仇”的枣哥才意识到,他又被他弟忽悠了!!!

    卫玠摊手:怪我,这回真怪我。

    夫夫同居的日子,就在鱼哥送别宴的第二天晚上悄然而至。

    其实在一开始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卫家定下来的日子没这么赶,但是鱼哥一纸调令下来,卫玠不想让鱼哥错过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人生大事,就把乔迁之喜的日子提前了。

    拓跋六修甚至为此坚定不移的认为,卫瑜是卫家除了卫玠以外,唯一的好人。

    而卫家一群的“非好人”,却在暗中已经秘密筹划了一场婚宴给卫玠和拓跋六修。考虑到影响问题,卫家确实不能不厚道的强硬要举办一场怼天怼地怼社会的夫夫婚礼,但那并不代表着卫家会真的什么都不做。至少家族内部坐下来吃顿喜宴的环节还是会有的。

    让卫玠穿着一身喜服,去对面接身高像一座小塔似的彪悍“媳妇儿”进门,这样的环节也是不能省的。

    于是,当卫玠下午回房时,看到的就是在床榻上拜访整齐的新郎服,慈母王氏亲手缝制。

    专门陪着卫玠进屋,只为看热闹的卫熠在看到卫玠那热泪盈眶的丰富表情后,第一反应就是怒视同行的卫璪:“你告密了,是吗?”

    卫璪抱着依旧不太愿意和他亲近的儿子卫宣,往后缩了缩脖子,小声为自己争辩:“不是我主动告密的。”

    卫玠也收起了他浮夸的表情,好心情的给枣哥解围:“讲真,如果你们有什么想瞒着我的,从一开始就不该让枣哥参与进来。”

    枣哥怒:“所以我们现在已经连假装大家都不知道你背后给我起外号叫枣哥的事情都懒得假装了,是吗?”

    已经长成一个小大人的卫宣拍了拍自家父亲的肩,他真的很难相信卫家的未来要交到这样的父亲手里,他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他的小伙伴太子会辣么早熟了。父母不靠谱,儿女早当家啊。

    想及此,卫宣颇有优越感的看了一眼卫家墙头的那对花猫父子。

    老子团爷依旧威武霸气,儿子“小太子”目前却还是只会横吃傻玩,有次遇到老鼠,跑的比卫宣的小妹妹都快,怂的完全不像是他老子的种。

    比起卫玠的假装,拓跋六修那边就要真情实感的多了。在卫玠的剧透下,拓跋六修当然是知道有新郎服这件事的,但是他没想到连他也有一份,看着那件低调却不掩内涵奢华的喜服,内心五味陈杂。两辈子,他被伤害过、失望过、绝望过,可这些浓烈的感情却都不及如今的简单场景更能触动他的心弦。

    爱如一条温暖的小溪,平缓的流过四肢百脉,浇灌了一棵拓跋六修曾经以为早已经干枯的名为亲情的小树苗,它发芽抽条,快速成长,直至变成参天大树,枝繁叶茂。

    真正能催生成长的远不是恨,唯有爱才可以。

    这件衣服同样是王氏亲手做的,一针一线,不假他人之手。一共缝了多针王氏肯定不会记得,但一共念了多少声“愿吾儿平安喜乐”,她却心里有数,整整一百零八声,正是当年净检法师送给卫玠的那一串佛珠的数字。佛珠在卫玠九死一生时断裂,就仿佛它替卫玠挡下了那场必死无疑的浩劫,让王氏想不迷信都不行,她希望她诚心诚意念的这一百零八声,也能被满天神佛听到,保佑她的两个儿子生生世世。

    从卫玠正式和拓跋六修在一起的那一天起,拓跋六修就是王氏的半子了,她不求别的,只求他能与卫玠白头偕老,宝贵双全。

    拓跋六修进门的那一刻,结结实实在王氏与卫恒前的一跪,就是他无声的回答。

    那一夜喜服如火,洞房花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