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25章 古代二十五点都不友好:

第25章 古代二十五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兰膏明烛,华灯初上。

    卫玠终于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呆呆的坐起,任由薄被滑落肩头,有些睡的不知今夕是何年。他只愣愣的看到了眼前的拓跋六修,然后就缓缓地、缓缓地嘴角上翘,如花朵绽放,形成了一个双眼弯弯的笑容。

    还有什么会比一觉醒来就看到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感觉更好呢?

    当然有。

    最重要的人在他的笑容下红透了双耳。

    ——哈哈哈哈哈,小爷这辈子的这张脸一定帅到惊动党中央(喂)。by:自恋玠。

    拓跋六修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心中默念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真的一点都不生气。和卫玠做好基友,就是要有这种分分钟原谅他八百回的觉悟。

    守在卫玠身边的婢子将离也红了脸。知道卫家的三郎君好看是一回事,真正见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还是个孩子啊,怎么就能好看到这种程度!朦胧晕染的灯火下,卫玠的笑容变得就好像真的会发光。

    拼尽了毕生的职业道德,才使得将离及时回想起了自己的使命,探身上前试了试卫玠额头的温度,烧终于退下了,她这才露出了笑容:“太好了,郎君可算是没事了。”

    “……”我有过什么事吗?卫玠一脸茫然,脑袋就像是一团浆糊。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刚刚来北邙,被公主舅母冷着脸请去暖阁稍事休息,一会儿晚饭才会开始。

    “郎君都睡了两天两夜了了。”阿赵在一边红着眼睛道。卫玠以为这还是他刚来北邙的晚上,实则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了。

    =口=无知无觉的卫玠突然有了一种“别哪天我睡死过去都犹不自知”的惊悚感。

    “请郎君喝药。”将离道。

    阿钱将药端到了卫玠眼前。

    将离则继续道:“请郎君爱惜身体,可不能再跟着,咳,随意吹风,您已经是个小大人了,对吗?”

    被咳掉的部分,卫玠猜测应该是说他二舅,可不能再跟着他二舅抽风了什么的。看来在行进的马车上远眺吹冷风的事,并不适合他,这幅病怏怏的壳子真的很要命。顺便给二舅点三十六根蜡,可以想见不日后,外祖母和母亲的“吼叫信”就要到了。

    又是一碗比□□还苦的补药灌下来,卫玠这才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

    卫玠一边含着甜食,一边终于有能力思考起一个问题,前晚他们才刚到北邙,当时哪里来的温度适中的补药给他喝?

    受电视剧的影响,卫玠穿越之前,对中药的理解始终是那句耳熟能详的台词:“刚煎好的药,快趁热喝了吧。”

    等穿越了之后,久病的卫玠在喝过各种中药后,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不是什么中药都能趁热喝的。事实上,大多药方,其实都不太适合热服。

    喝中药的讲究很多,光不同的服用方法就不下十种,其中涉及到温度的有三种,热服、冷服和温服。

    常见的中药服用方法是“温服”,也就是把中药在常温下晾至与人体等同的温度,这样效果最好,易吸收,又不破坏药性();。像是卫玠喝的这种以滋补为主的补药,基本就都是温服。并且最好是空腹喝。

    由于卫玠胸部有疾病,服药后还要仰卧一会儿才算完。

    咳,说回卫玠昨晚喝到的恰恰好的温药,他问将离:“那是你准备的吗?”

    “是婢子送来的。”将离这话说的很有深意,是她送的,却不一定是她能做主准备的。“药方是娘子(卫玠的阿娘王氏)提前着人送来的,说是郎君在家喝的都是这种。”

    阿钱补充:“所用药材都是从少府(皇帝私库)出的,先一步到别苑整理行李的阿赵亲自煎的药,端来前有两个疾医看过,还找人试了药。”

    阿钱回答的很仔细,因为卫玠入口的东西都归她管。而王氏采用的是责任到人的掌家制度,特别是卫玠身边伺候的人,没有谁敢不备上十二万分的小心。阿钱以为卫玠担心药的来路,所以补充的格外用心。

    但卫玠关心却是另外一件事,看上去不太喜欢他的公主舅母,好像也没有她表现的那么冷漠。

    最起码卫玠自问如果他对一个人属于不冷不淡的态度,他是不会关心那人什么时候喝药合适的,也不会去特意准备。

    只是……如果常山公主关心他,又为什么要表现的那么冷淡呢?话都懒得和他说的样子。

    没等卫玠想清楚,疾医们就到了。

    是的,疾医们,准确的说是由疾医组成的团体。卫玠只认出了一直照顾他的儿科圣手晋疾医,另外的那些他就一个都不认识了。

    “这位是少府的太医令,掌诸医,主医药。”王济也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他把疾医中头发最是花白的那位介绍给了卫玠,点名了对方专门给皇帝看病的身份。老爷子千里迢迢被人从洛京拉来,没治人,先治己,连声抱怨都不敢,也是可怜,

    “这位则是白马寺净检法师的至交好友,江疾医。”王济难得又多介绍了一个人给卫玠。那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青年,白肤细目,笑面狐狸,实在是不太符合好人的设定。“江疾医自幼患有心疾,专攻此道,此前一直隐居山林。恰好近日来洛京与净检法师讨论佛法,府上赶去京中请太医的人就把他也一并请来了。”

    “是我主动来的。”江疾医笑眯眯道,“因为听说师兄也在这里。”

    卫玠惯用的晋疾医扭过了头去,真心是一点都不想和这个家伙有牵扯啊:“这声师兄我可不敢受。”

    卫玠在心里来来回回念了几遍,晋疾医、江疾医,晋疾医、江疾医,123言情疾医,123言情……擦,为什么总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他在现代时看到过一个女性向的文学网站貌似就叫这个名字。他要是真的活在一个作者的小说里,那这个作者可够偷懒的。

    晋疾医和江疾医这对师兄弟关系,也有点类似于123言情这个网站,抽风是常态,不抽风反而有点变态。

    咳。

    王济并不关心疾医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他只关心他们能不能把卫玠治好。

    疾医挨个上前给卫玠诊了脉,望闻问切、统一会诊了一番后,给出了一个齐整的结论:王济担心过度,卫玠毛事没有。

    “……”这个就有点尴尬了。

    之前请这些疾医来时,谁也解释不清楚卫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睡了两天,如今他们自然是更加解释不清楚卫玠为什么睡醒之后就没事了。

    卫玠倒是在现代听过睡眠其实也是人类的一种自我保护、治愈机制,但那其实并没有什么太靠谱的科学依据();。

    疾医们面面相觑,王二舅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忍着没骂出声。他是真的很想骂这些人就是一群只拿钱不干活的庸医的,但是考虑到卫玠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要靠这些人照顾,他只能忍了。

    卫玠在心里默默想着,他舅在这样忍下去,说不定可以忍成忍者。

    ……

    当天的晚饭,在卫玠的坚持下,是一家人一起在花厅吃的。好吧,说是一家人,其实也就三个人,还是很有距离感的对案取食。冰山脸的常山公主姗姗来迟,表情也是恹恹的,将不高兴进行到底。她倒是开口询问了一下卫玠的身体情况,只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就停了嘴,甚至以食不言为由也不让王济和卫玠多说。

    一向“天老大,我老二”的二舅竟然真的闭了嘴,实在是不可思议。

    在卫玠想象里,这顿晚餐一定奢华异常,花钱如流水。但事实却是,摆在他们每个人眼前的只有十分朴素的清粥小菜,完全不符合王济二舅的土豪人设。

    卫玠这倒不是在抱怨什么,他吃的很舒服,如今他根本吃不下太多的油腻。他只是奇怪,为什么他舅舅、舅母也要跟着吃这些。王济全程都皱着眉,一副难以下咽、吃的很不痛快的模样,但他却也没有丝毫抱怨。

    卫玠更奇怪了。

    可惜没等卫玠问清楚,他就在被确认已经吃饱后,被王济和常山公主夫妻联袂亲自送到了他的小院。卫玠之前歇在暖阁,后来昏睡过去,就更没有人敢挪动他了。所以说,这还是卫玠第一次真正看到自己即将住上一段时间的地方。

    可惜,天色太黑,哪怕掌灯也看不清楚,只有个大致的轮廓,是与卫家很像的那种山水园林。

    至于饭后运动什么的,北邙别苑这么大,从花厅走到卫玠的小院的运动量就已经有些严重超标了。

    好吧,卫玠并没有真的走,他乘坐了平肩舆。

    也就是轿子。但并不是后世那种柜子一样的款式,而是更类似于四川的滑竿。四面通风,全景视野,无级变速;零耗油,妆缎垫;两人马力,自带人工gps寻路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极佳,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颠簸,刹闸可控,将出事几率降到了最低。

    是家宅过大的出行好帮手,你值得拥有!【喂

    上轿前,轻伤不下火线、已经找疡医看过的匐勒,再一次趴跪在了卫玠眼前,不过卫玠却只是让匐勒扶着他上了轿。卫玠在心里暗自决定,有空一定要和这位奴隶皇帝好好谈谈,他真的不需要人凳。他这不是针对他,或者是看不上他,他愿意给他提供一个更有尊严的工作,只要他别还想着造反就ok。

    卫玠的行礼早已经全部收拾妥当。

    天知道那么多东西,到底都是怎么妥善安置在这么一个院子里的。卫玠一直记得他在被王济接走的那天,井然有序的仆从是如何一箱箱的把行礼搬上牛车的。当时他还心生出了一个特别不合时宜又诡异切合场面的成语——十里红妆。

    卫玠记得他对拓跋六修说:“古代世家女出嫁也不过如此了吧?”

    一身武装的拓跋六修迎风而立,猩红的披风翻起滚滚波浪,看上去特别的肃杀正经,但还是被卫玠发现了他根本就是在偷偷走神。

    “嘿,你想什么呢?”

    【你穿嫁衣的样子一定很好看。】如火的丝绸锦缎,白皙的玉体横陈,乌黑发亮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散开……

    “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