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27章 古代二十七点都不友好:

第27章 古代二十七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不管卫玠当初被守夜的婢子吓过多少回吧,反正等卫玠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愿之后,他就在自己的小院里坚决禁止了“婢子守夜”的这个封建陋习。

    如今搬到北邙换了新环境,婢子们因为王氏的死命令,这才又重新守起了夜。不过,她们也是知道卫玠容易夜惊的毛病的。所以轮班的婢子并不会真的和卫玠待在一个屋子里,只是守在外厅,内室和外厅仅一屏之隔,卫玠这边稍有响动,那边训练有素、和衣而眠的婢子便会立时惊醒,赶过来查看。

    也因此,装睡的卫玠,最终还是和拓跋六修脸对着脸的侧躺在了一起。由拓跋六修负责说话,卫玠只能与他眼神交流,辅以偶尔为之的、很低的声音。

    他们谈话的主题自然是卫玠生病之前的种种遭遇,卫玠急需梳理一下庞大的信息量。

    倒着往回细数:

    一,奇怪的公主舅母,态度之谜已解决√,不善表达什么的真的坑死人。

    二,奇怪的胡人奴隶,到底能不能化敌为友?

    拓跋六修把他大脑里对石勒的全部印象都调了出来,结合所知的各种历史名人对石勒的评价,思虑许久后道:【可操作性很大。我觉得朱元璋对石勒的评价最为中肯,聪察有余而果断不足,匹夫之勇,妇人之仁也。】(引自《明□□宝训》)

    历史上的石勒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年少时饱受西晋末期的战乱之苦,青年时以奴隶之身跟着的主人投奔了叛军,这才有了之后因缘际会的逆袭之路。而在石勒建立后赵之后,虽然他自己不认识字,没什么文化,但他却大力推行了全国的小学教育。

    【是的,小学,你没听错,别奇怪,小学这个词在商周时就已经存在了,虽然意思和现代不太一样。】

    “……”卫玠第一千零一次的在心里感慨,早知道要穿越,当年报大学的时候就应该投奔古汉语或者历史系啊qaq

    拓跋六修默默补了一刀:【你最讨厌的“考试”,就是石勒首次在全国推行的。每郡都设有官学,要经历三次考试才能毕业,成为国家干部的储备人才。这就是科举制的前身。】

    任何制度的改革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隋唐的科举自然也有前例可循。

    卫玠:石勒才是穿的吧?这挂开的有点大啊();!

    【哦,对了,黄瓜这个词也是因为石勒才有的。】

    西晋时,黄瓜还叫胡瓜,是饭桌上不可缺少的一道菜肴。石勒是少数民族,大概是曾经被各种歧视的称为胡人,这话听的太多了,所以他在上位后就下令全国说话写文时一律不许出现“胡”字。在一次宴会上,“金樽甘露,玉盘黄瓜”就这样应运而生。胡床、胡服等也都渐渐在那之后有了新名字,并在隋唐流行了起来。

    【骁勇善战、求贤纳谏、依法行事、拼命三郎(因石勒而存在的词)、厌恶贪赃枉法。】拓跋六修悉数了石勒的优点,【哪怕是他的妇人之仁、不愿杀俘(汉人),其实对咱们来说都十分有利。当一国之君肯定不行,但是当左膀右臂足够了。】

    拓跋六修其实在齐云塔里的时候,就已经在盘算着这个时代哪些人才可以为卫玠所用了。如今要是能攻略下石勒,自然是如虎添翼。

    【石勒唯一的心结就是他当奴隶时被奴役的糟糕经历。】

    华夏很早就已经从奴隶社会过度到了封建社会,但华夏周边的少数民族“邻居”们,却还保持着最原始的游牧奴隶制。

    受到民族融合的冲击,魏晋流行起了更方便的胡床和胡服,但与此同时在制度上的观念,也不知怎么的就开始了往回退,欣然接受了胡人大多都是奴隶的设定。在他们眼中,有着卖身契的良家子仆从才是人,奴隶并不算人。

    高贵程度依次而下:世族、庶族、汉人仆从、胡人奴隶。

    正是世家这种不把奴隶当人看的态度,加剧了民族矛盾,这才最终导致了五胡乱华,被迫南渡的世家自食了恶果。

    有些世家一直不能明白,同样是奴役,为什么少数民族奴役没事,偏偏他们奴役就出了事。

    理由有很多,拓跋六修只大略给卫玠讲了最重要的两个:

    一,造反的大多都是胡人里的贵族。你可以不把胡人中的奴隶当人,但你不能一棒子打死一船人,不能连胡人中的贵族都不尊重,这些贵族可是手握重兵、性情彪悍的。但很多世家子弟根本分不清二者的区别,觉得所有的胡人都是奴隶。

    在这点上,身为拓跋鲜卑首领长子的拓跋六修深有感触。西晋末期,他曾多次率众驰援西晋的官员,刘琨、王浚等等等,但这些大官却总是鼻孔朝天,仿佛自己有多高贵。

    说起来,王浚还是王济的堂庶弟来着,出身太原王氏,却比王济还要讨厌百倍,最后被石勒干掉了。

    拓跋六修默默在心里不太厚道的道了一句,干的漂亮。

    二,世代为奴的生活,让胡人奴隶在部落时习以为常,但是当他们被贩卖到洛阳,见识到了世家圈的仆从是怎么生活的之后,他们终于明白了他们之前的那种生活状态是不对的,他们开始有了向往自由的思想和不甘。

    这些胡人的想法没什么不对,是人就会渴望进步。在魏晋这样的社会中出现奴隶,本身就是一种文明的倒退。

    石勒就属于第二种情况。

    但石勒最难得的地方在于,即便如此了,在五胡乱华的时候,他也没有特别作践汉人,甚至很喜欢任用有才的汉人官员。他身边最信重的军师,十六国中的一流谋士张宾就是个汉人。

    “如果能够收服石勒,说不定还能买一送一的在未来得到张宾。”卫玠一下子没忍住,high了起来。

    如今的石勒还是个没有觉醒自由之魂的少年奴隶,也就是说他还没有对西晋、对世家绝望,还有什么会比这更好的事情呢?

    卫玠觉得他上辈子的糟糕运气,大概就是为了积攒到这辈子用();。

    不过,运气并没有也被用在今晚。外边守夜的婢子听到了刚刚卫玠的声音,没一会儿就起了身进屋来查看了。

    卫玠闭眼,苦苦假装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让婢子放下心,又重新回了外屋。

    卫玠再睁开眼时,便感觉到了眼球的一阵酸涩,他这次是真的困了,天知道他才睡了两天两夜。

    【好人总会有好报。】拓跋六修接着刚刚的话题道。

    那天卫府门口发生的事情,要不是卫玠心软,也许石勒就又会重新走上老路。说实话,任谁在好心救了人却不仅不被感激还被责骂之后,都很难不黑化。幸好,卫玠送药及时,制止了一场可以预见的局势恶化。

    这也是拓跋六修最喜欢卫玠的地方,他在有智商的善良着,既不会给别人和自己造成困扰,又能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

    “其实我很自私的……”卫玠觉得他必须站出来为自己澄清一下了,“我帮石勒,只是因为他救了七娘。”

    拓跋六修诧异反问:【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很多人在被帮了之后都不会感恩的,甚至还会觉得理所当然。

    卫玠的脸开始变得红扑扑的,不一会儿就蔓延到了如玉的脖颈,像极了最上等的桃红碧玺。卫玠总觉得他再这么被拓跋六修夸下去会膨胀死。

    拓跋六修却觉得他只是在实话实话。

    【拉拢石勒的办法,你可以考虑先从给他一个姓开始。】如今的石勒还叫石勹背,也就是匐勒,因为他还没有遇到那个给了他石勒之名的人。拓跋六修觉得这就是个很好的能搞好和石勒关系的切入点,【他其实还没有变成那个真正从奴隶逆袭成皇帝的石勒,因为他还没有遇到那个给了他三颗痣,咳,不对,是改变他命运的人。】

    卫玠的睡意随着之前那次的闭眼而一阵阵的涌来,他一边和意志挣扎着,一边问拓跋六修——你什么时候看的《大话西游》?!

    【……能稍微关注一下重点吗?】拓跋六修无奈极了,抬起手假装敲了一下卫玠的头,但最后还是满足了卫玠的好奇,【有次你去上课的时候,隔壁正好在看怀旧电影。】

    拓跋六修与卫玠初见时,卫玠因为说了个拓跋六修不懂的电影梗而笑了起来,那时的茫然感让拓跋六修一直记忆犹新。

    他想卫玠所有的笑都只是因为他!

    ……这话好、好羞耻play。

    咳。

    拓跋六修一边红着脸,一边努力把话题扭转回了石勒身上:【历史上那个给了石勒姓名的人死了,要不然他大概也不会在最后自立为王。事实上,他投靠的好几个人都死了,经历和刘备有点像,靠谁谁倒。最后一个是前赵的刘曜,刘曜杀了石勒的长史,又算计了石勒,他这才忍无可忍的和前赵结了仇。石勒这个人爱憎分明,对他好他会感恩,对他不好他也不会傻逼兮兮的愚忠。是一柄双刃剑,用好了皆大欢喜,用不好……】他就要噬主。

    卫玠的头一顿一顿的,像是在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注意,也像是经受不住周公的诱惑,正在做最后的负隅顽抗。

    也不知道是拓跋六修的话已近尾声,还是因为卫玠喝的药里有助眠的效果,虽然卫玠很想和拓跋六修再说一会儿话,但是……

    周公太厉害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