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29章 古代二十九点都不友好:

第29章 古代二十九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石勒给卫玠当了一段时间小僮后,卫玠就发现,其实哪怕不知道石勒有那个逆袭的未来,他大概也会很喜欢用石勒的。因为石勒不仅有一膀子力气,性格还粗中有细,憨厚却也圆滑,带着某种天生的“狡猾”,爱憎分明,极得人心。

    在卫玠身边待了十几天,石勒就已经攻陷了卫玠身边的婢子、小僮圈,并开始替卫玠朝着王济北邙别苑上下的仆从圈攻略了下去。

    七月的时候,整个坞堡上下都已经知道了从洛京来的三郎君有多好、多好。

    因为每当石勒去乐于助人,又或者是和一个人关系好了之后,他总会说:“俺这算啥,俺家三郎君才是真真的大好人呢。”

    然后就是拿自己的经历举例,以身说法。

    也因此,全别苑上下就没有谁不知道的,那个高高壮壮的胡人小子眼睛里只装得下他们家郎君一个人,简直,简直……呃,怎么说好呢……

    【恭喜玩家卫玠获得石姓脑残粉一枚。】拓跋六修如是总结,声音里带着说不上来的奇怪酸涩。

    #我也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和你关系好啊啊啊#

    卫玠倒是只单纯的表达了开心,谁会不喜欢被人喜欢着呢?亲人和朋友,都是他最渴望的。

    也因为石勒这份不遗余力的宣传,卫玠在北邙的生活质量越来越好。虽然说即便没有石勒的攻略,卫玠在北邙的生活也肯定会很惬意,作为王济和常山公主的心头宝,没人敢怠慢卫玠。不过不敢怠慢和用心照顾,其实也还是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的。

    在生活品质又提升了一步之后,卫玠忍不住问拓跋六修:“石勒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在叔母那边被欺负的?”

    【身份不同。】拓跋六修意简言赅。同样一件事,由不同身份的人做,很容易就会得出不同的评价,好比同样是乐于助人,上位者那叫慈善,普通人叫心善,下位者那就容易被扣上“图谋不轨、挟恩图报”的帽子了。石勒的傻,以前在别人看来就是活该被利用到死,如今却变成了郎君身边的人果然连素质都比一般下仆好。

    卫玠的身份,加上石勒良好的人际处理手段,这才有了如今意想不到的效果。

    时刻命人关注卫玠生活的常山公主,在知道卫玠和石勒的事情后,也算是稍微放下了一些对卫玠的操心:“小娘和令淑一样,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身边人,都很招人喜欢。”

    将离顺着常山公主道:“这是自然的,老话里不就说过嘛,子肖母,女像父,小姑似兄嫂。”

    常山公主明知将离是在捧她,也还是忍不住开怀的笑了起来。

    卫玠进门时,正巧听到了常山公主难得的笑声。卫玠已经彻底分清了常山公主与繁昌公主这对姑侄的本质不同。繁昌公主是真的天之骄女,霸道又蛮横;常山公主却因为眼疾,很少与人接触,有点社交恐惧症,虽然和繁昌公主一样,都是眼角向上拉提的严肃面向,但却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穿。

    常山公主这些天也终于算是慢慢摸清了正确和卫玠的相处之道,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在卫玠不懈的努力卖萌、亲近之下,渐渐放开了手脚,开始变得对卫玠纵容却不溺爱。该喝药喝药,该休息休息,涉及到身体问题的时候,就一概没有半点商量。

    王济酸酸的表示,他就知道结果会变成这样,常山公主和卫玠相处和谐,他被丢到脑后,就像是他妹妹还没出嫁前那样。

    卫玠和常山公主对此的反应是,一起给了王济一个一模一样的鄙视眼神。这些天王济连人影都见不到,怎么好意思反过来怪他们做事不带上他。知道他们当初为了处好彼此的关系有多努力吗?!

    “二舅这些天也在努力啊。”王济很委屈,大袖一甩,开始装可怜。

    今天的王济难得换了身基佬紫以外的服饰颜色,换成了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的鹅黄色,装起可怜倒也算是勉强不伤眼。

    王济心血来潮改变着装风格,是为了搭配常山公主的鹅黄妆。

    鹅黄妆是最近渐渐在世家女中流行起来的一种妆容,简单来说就是用蘸满黄色染料的毛笔,在额部染画一些花朵的样式。

    等过个几十年,到了南北朝时候,这种过于耗时的手绘,就会变成黏贴薄片。也就是北朝民歌《木兰诗》里“对镜贴花黄”的由来。

    卫玠如今正站在这股潮流的起点,在家里见王氏和繁昌公主常常如此打扮。于是在和常山公主熟悉了之后,他就鼓动常山公主也尝试了一下这个新妆容。薄鬓约微黄,轻红沿铅脸。

    王济见后,连夸好看,于是干脆就也换了身衣服搭配老妻,两人一起感受青春活力。

    卫玠毫无防备的就被人到中年的舅舅、舅母塞了一嘴狗粮,脑海里开始不断循环一个微博上曾经很流行的洗脑歌曲“两只黄鹂鸣翠柳,你还没有女朋友”。他如今眼前可不就有两只黄鹂鸟?他只能安慰自己,还好有个比他更惨、连妹子都触摸不到的拓跋六修陪他。

    【……】拓跋六修只能用科普来掩饰自己那一刻无语凝噎的心涩,他不想要妹子啊!【以免你一会儿问出“为什么我舅舅也可以穿黄色”这种傻话,我还是直接告诉你吧。】

    古代历朝历代的皇帝,也不都是穿黄色的龙袍的。

    古代流行五德论(金木水火土),五种颜色轮流坐庄。好比东汉是火德,尚赤色,那么取代了汉朝的曹魏就是土德,尚黄色。也因此,司马晋朝就应该是金德,尚白色。但是呢,众所周知晋朝之前的三国很乱,不仅现实里在打仗,学术界也在打嘴仗,各种新颖理论层出不穷。五德论也有了新五德和旧五德之分。

    西晋统一全国后,各方学派都想怒刷存在感,让晋朝也来个汉朝“独尊xx”的思潮。

    所以当一方说晋朝是金德,尚白色;另外一方就偏偏要唱反调,说司马晋的天下是曹魏禅让而来,还是应该延续曹魏的土得,尚黄色。

    两方人马斗的不可开交。

    真正能拍板做决定的晋武帝司马炎,却其实并不怎么信“德性”之说,他感觉不管是什么德,只要老天承认就行。于是今天土德好好好,明天金德对对对,十分没有立场。这样的朝令夕改,导致整个西晋初期都乱哄哄的,哪怕最后新学派以微弱的优势赢了,皇帝朝臣的朝衣还是定了五时服,按照不同身份、时节、场合,有不同的颜色和面料,变得五颜六色的。

    所以像是王济这种地位极高的世家子弟,想穿什么颜色都可以。不过大多以紫色为主,觉得紫色最能彰显尊贵。

    卫玠: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魏晋世家多搅基啊,一群热爱基佬的家伙,他不搅基谁搅基?【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