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30章 古代三十点都不友好:

第30章 古代三十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拓跋六修同学的小讲堂结束,卫玠回归日常生活。

    “舅舅你在努力什么?——”

    “——怎么花钱办一场盛大的清谈会?”

    卫玠和常山公主一人一句的挪揄起了王济,两人一唱一和,默契惊人,跟说相声似的,根本没给前排吃瓜的围观群众(王济)插话的机会。

    王济:……被剧透了,宝宝不开心!

    众所周知,王济刚把卫玠接来北邙的时候,就曾想过要举办一场盛大的清谈会,怎么花钱怎么来,怎么人多怎么请,用以炫耀他的妹子。

    但是,卫玠刚来就昏睡了两天两夜,吓得王济彻底没了心情去办什么劳什子的清谈会。

    而等卫玠好了之后,王济最初邀请人的“都来看我迎来了妹子啊”的这个理由,却已经不再是新闻,宴会没了噱头,自然只能不了了之。

    说起这个,王济就气不打一出来。

    虽然说导致全天下都知道“他接了妹子卫玠到北邙小住”的原因,有一部分是他和常山公主请了一整个洛阳城的名医,实在是太过张扬。但是更多的原因,还是在于有心人的小道消息传播。目的不明,但对方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消息的心思还是十分明显的。

    八卦如风,一夜间就刮进了千家万户。

    不只是世家,到最后连普通人茶余饭后都要就此八卦一两句——据说卫家的救世主遭人暗害,这才生病了。

    咳,谣言嘛,总有失真的部分。连最初传消息的人都想不明白,谣言到底是怎么和救世主被人暗害扯上关系的,还传的鼻子有眼的。

    ——“害卫家的小郎君能干什么?”

    ——“妄图颠覆晋室的小人,怎么可能放任救世主长大,辅佐一世明君?”

    简直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如果有卫府的下仆在场,估计会惊讶出声,这不是之前只在我们府上流传的版本吗?什么时候传出去的?卫府如今的半个女主人王氏治家很有手段,她并不会太过压抑人类本能的八卦之心,她只会把自家的八卦限制在仅供内部仆从交流。

    卫府的流言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卫玠有一个小小的不成熟的推论。

    有人要利用舆论战暗害卫府,卫老爷子将计就计,借着从府内下仆那里听来的灵感,把流言蜚语闹大,让对方引火烧身。

    至于到底是谁要暗害卫家,这个就更好猜了,因为这份流言谁比较倒霉,谁就是凶手。

    ——被大家怀疑为不安好心的这个奸臣排行榜上,外戚杨骏以其他人无法超越的票数,独霸榜首。

    “破案了。这件事的始末应该是这样的,杨骏处于某种不知名的用心,借着我生病、二舅延请名医的契机,在洛京大肆宣扬了我搬去舅舅家住的事情。而我阿翁早有准备,反让杨骏偷鸡不成蚀把米。”卫玠哪怕没有证据,也能脑洞到真相。

    拓跋六修和卫玠站同一边,他只是有些意外:【你知道杨骏不是个好人?】

    卫玠老老实实的摇摇头:“我不知道杨骏是忠是奸,我只知道他是我祖父的政敌,祖父没事就爱坑他();。说起来,这个杨骏到底是谁啊?”

    【……】幸好卫家三观还算正,要不以卫玠这种帮亲不帮理的性格,他的未来成长真的很是堪忧啊。

    杨骏是谁?

    杨骏是西晋权臣、最有名的外戚之一。在贾南风这个太子妃还没有那个能力太过蹦跶的年代里,杨骏的风头是最盛的。因为他是晋武帝的老丈人,继后的亲爹,傻太子的二姥爷。同时杨骏也是太子太傅,与挂着太子少傅职称的卫老爷子,在对傻太子的教育理念上有着极大的冲突。

    杨骏的兄子(兄长的孩子),是晋武帝的元后杨艳。杨艳病逝前,杨骏以恐无人照顾傻太子为由,说服杨艳去劝晋武帝立堂妹杨芷为后。杨芷自然就是杨骏自己的女儿啦。杨芷无子,便一直以太子的姨母自居。

    有没有觉得这个关系很熟悉?卫家大郎卫密和早已经“病死”的大颜妾,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关系。

    只不过大颜妾虽然是妾,却是卫密的亲姨母,对卫密倒也算是掏心掏肺。

    杨芷是继后正妻,却算不得傻太子的正牌姨母,只是堂亲。杨芷从未放弃过自己生儿子的想法,只不过她生的儿子早殇,她在被确认没办法再有孕后,这才重新把目光投到了傻太子身上。利用居多,鲜少有什么亲情。

    说回杨骏。

    杨骏是国丈,又手握太子这张好牌,本应该官运亨通,谁知却生生被他自己打的稀烂。平素在官场上没什么威望不说,还总爱整些人尽皆知的幺蛾子。借着女儿是皇后的威风,在朝堂上搅风搅雨,还和他的两个弟弟弄出了个“三杨”的名声。

    权倾朝野。

    这可不见得是什么好说法。

    杨骏以为他把自己的野心掩饰的很好,实则天下皆知。连蠢顿如太子妃贾南风者,都知道利用杨家无穷无尽的野心,来到达自己的目的。

    也因此,天下一出什么坏事,大家就会第一时间怀疑到杨骏头上,没有什么为什么,就是觉得他不像个好人。

    杨骏也确实是在盘算着对卫家做些什么,只不过不仅做了基本等于没做,还会给自己徒惹一身腥臊。他表示,不行,我忍不了了,我要搞个大新闻!

    守株待兔、等候多时的卫瓘老爷子抚须而笑,终于等到你!

    咳,这两位老爷子的相杀故事暂时先放在后面,说回急不可耐想要彰显存在感的王济二舅这边。

    他故作神秘对妻子和妹子道:“我终于又想到办清谈会的理由了,就在七月之秋,敬请期待~”

    “是什么?”卫玠的好奇道,他大概是属猫的,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哪怕明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也义无反顾。

    王济却眨眨眼,卖了个关子,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欠揍模样。

    常山公主见不得卫玠着急,赶忙剧透:“你舅舅前阵子让人从京中运来了不少玉石,都摆在了夏亭那边,我估摸着他是要建个玉做的屋子,以此来炫耀他的财力。这都是当初搭建金埒时玩剩下的了,再来一次,也不怕遭人耻笑。“

    王济哼了一声,却没有开口反驳。因为他很了解常山公主,这只是她的激将法,想要引“战”,逼他说出真相,他才不会上当呢!

    卫玠却傻乎乎的表示,可以,这很王济,轻松接受了常山公主的说法。

    王济:“……”

    常山公主:“……”

    拓跋六修在内心里默默为王济夫妻这一刻的沉默补上了旁白:宝贝妹妹的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也许、大概、可能有点容易轻信,这孩子484傻缺?吃什么能补回来?

    卫玠已经自顾自的开启了下一个话题:“舅舅你清谈会准备的怎么样了?有很多华贵的东西吗?”

    ——如果可以,请不要那么壕啊,跪求别破坏我心中对魏晋名士风度的最后一丝想象();。

    拓跋六修忍不住道:【你对魏晋名士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误解?魏晋世家多爱钱,敛财之能是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都少见的。】

    魏晋名士讲究随心所欲,忠于本心。意思就是说,我想爱钱就爱钱,我想视钱财如粪土我就视如粪土,和后世流行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哪怕很爱钱也要表现出对钱的不屑——的清高文人有很大的不同。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一个是妖艳贱货,另外一个是好单纯好不做作的白莲【泥垢了。

    “……”

    关于怎么办清谈会,王济还是愿意透露给卫玠知道的。他摇头晃脑的对卫玠道:“啧,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花钱能得到的东西,那有什么稀罕的?”

    卫玠:讲真,舅舅你这么说,很容易没朋友。

    “我的清谈会,要搞就要搞个大的,要有连花钱都买不到的东西!”王济信心满满的撂下了豪言壮志。

    “那你怎么得到?”常山公主皱眉,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嘿嘿,你知道二姐夫的那棵宝贝李树吧?”王济和他父亲的庶子们的关系都很紧张,但是和庶姐们的关系倒是不错。王浑的女儿无数,嫁的都很好。其中二娘嫁给了有栋梁之称的名士和峤。和家虽不是世家,却也三代高官,舅舅更是在三国中都有过出场镜头的夏侯玄。和峤为官清廉,深得民心,在朝堂上极富盛名。

    但和峤有个致命的缺点——小气,爱钱如命,往死里抠门的那种。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名士?可和峤确确实实是西晋有名的名士,迷弟迷妹一片一片的那种。是与姐夫裴楷、妻弟王济齐名的美男子。

    和峤有一棵李树,全国都知道那是一颗品相极好的李树,是和峤的掌中珠、心头宝,轻易不会送人,哪怕是晋武帝讨要都只会给一点点。

    “七八月正是李树结果的好时候……”王济给了众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点点点。

    谁也拦不住王济作死,常山公主只能道:“你要是作死,害你二姐和二姐夫关系不睦,最后惹得二姐上门哭诉,我是不会负责帮你安抚的。”

    “我才不需要呢。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偷李子吗?”王济一脸“这么多年夫妻你竟然这么想我,真是太伤我的心了”的委屈。

    常山公主和卫玠却一起点头,直言他们就是这么想王济的。

    和峤连晋武帝都不给,更何况是王济?和峤不给的话,那王济要怎么得到?好像就只剩下了歪门邪道这一个选择。

    “哼,”王济不仅把头扭到了一边,连身子也转了九十度,鹅黄色的广袖大摆在空中留下优雅的弧度,这就是个把美刻进了骨子里的教科书般的魏晋名士。忘记表示,简直不能和这些凡夫俗子沟通,他和晋武帝怎么能一样?晋武帝只是和峤的上司,还是个并不太能决定和峤生死的上司,王济就不一样了。“我是谁?我是他小舅子诶!”

    这个世界上,唯有小舅与小姑难养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