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32章 古代三十二点都不友好:

第32章 古代三十二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趁着卫璪和卫熠均不在身边,常山公主终于有了机会,从陪着她聊天解闷的世家娘子们口中,知道了一二京中的“新鲜事”。

    “卫家的四郎卫宣,你们知道吧?啧啧,看上去正正经经的一个人,谁能想到他和他兄长是章台的常客?”

    章台曾是汉代长安一条十分著名的街道,道路两旁多建青楼楚馆,后来渐渐的就有人开始以章台来称呼妓馆,就像是现代提起“红灯一条街”、“歌舞伎町”什么的,大家就能心领神会那里到底是干什么的一样。

    有个听起来很好听的四字成语“走马章台”,就是被章台的隐含意思给毁了的。

    本来,走马章台意思说的是,世家公子骑高头大马走过章台路。“走马章台日半斜”,这听起来别提多有味道了,不是吗?可惜后来被一引申,就成了世家公子狎妓娈童、追欢买笑。再这么形容别人,可就是骂人的话了。

    卫家四郎卫宣的兄长有几个?三个。一个外调(大郎卫密),一个死了(三郎),剩下的二郎谁,显而易见。

    大书法家、给事黄门侍郎卫恒。

    卫恒同学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卫玠、卫璪、卫熠三人的亲爹,王家令淑的丈夫,常山公主心目中的“女婿”。

    对于任何一个岳母来说,听到别人说自家女婿爱和弟弟搭伙逛妓院,这可都不是什么值得她忍耐的好事情。

    但常山公主却忍了下来,最起码是眼下她忍了下来,因为她想听到更多,听听传言到底是怎么说的,以辨真假。

    妇人之前聊八卦,聊到兴头上,再有一二刻意的引导,她们往往很容易就会忘形。

    这一次的八卦聊到最后也是如此,大家放开了,就全然忘记了常山公主和卫恒之间的必然联系。

    ——“我听说啊,繁昌公主已经搬回公主府数日,坚持闹着要与驸马和离呢,甚至气到口不择言的与卫家二娘反目成仇,觉得是二郎带坏了四郎。二娘的丈夫养外室,她独自掌家、养育三个儿女不说,还要应付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妯娌,简直不敢想啊。”

    ——“没事,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在传嘛,二娘已经把女儿和儿子都送回了娘家。”

    ——“娘家?卫家二娘的娘家是……”

    ——“她娘家可厉害了,我跟你说,岂是常人难惹的?太原王氏知道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再傻的人都终于清醒了,卫家二娘的娘家王氏的人,眼前可不就坐这一个();。

    常山公主还是那一副不喜不怒的菩萨样,只是快速转动着手里的佛珠,任由凹凸不平的麒麟眼搁着她的芊芊素手,时刻在提醒着她冷静。常山公主天生的外貌在这种时候总会帮到她,让她在外人眼中仿佛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全然没管话题里是不是有她丈夫的妹妹。

    几个世家娘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着,看来常山公主和王武子的关系很不睦是真的啊,要不然常山公主怎么对小姑子的窘境熟视无睹?

    人前面无表情的常山公主,在人后却已经决定了,清谈会之后就带着杀伤性武器.王济同学驱车前往京城。

    不管是卫恒、卫宣还是繁昌公主,都由她和王济来收拾!

    这就是外戚杨骏大肆宣扬卫玠被王济接走的根本原因了,他想诬陷卫恒、卫宣酒色失德,拉繁昌公主和王家下水,三家混战。

    这种桃色绯闻很重要吗?古代文人官员不总是去逛青楼楚馆吗?

    它当然很重要。因为卫宣娶的是公主,不是清朝那种随随便便就能和亲出去的、毫无人权的公主,而是魏晋实打实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有可以世代传承的爵位的公主。汉唐公主多彪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历史上,对于卫宣的这场污蔑成功了,造成的后果是巨大的。繁昌公主顺利和离,卫宣被削成白板,气到死(真死了),卫老爷子不得不以教子无方,请辞了司空之位。因为从一开始,这场莫须有的诬陷,真正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让位高权重的卫老爷子逊位。

    如今这辈子的历史出现了改变,被诬陷的人从四郎卫宣一个,变成了二郎、四郎两个。

    ……于此同时,王济的清谈会还在照常进行……

    秀完卫玠,清谈会总算是可以正式了。

    作为主办方的王济提出,夏亭这里天高气爽,风景秀丽,大家不如在潺潺的人工小溪边席地而坐,伴随着从山上开凿引渠而来的甘甜山泉,享受最后一抹斜阳。顺便还能让孩子继续在玉屋里玩。

    能应邀来参加王济这才清谈会的人,大部分都是和王济平时里玩的好的人,而能和一个中二病惺惺相惜人,往往只会是另外一个中二病。魏晋的文青中二病大多十分随性豪迈,幕天席地,在他们眼中是别有一番趣味,纷纷撩开衣服下摆,就很高兴的坐了下来。在夏亭的阴凉之下,沿着小溪两边对坐,等着一会儿一个经典的游戏——曲水流觞。

    卫玠和卫璪也很快就被王济招到了他身边不远处坐下,当然,卫玠是有坐具的,面前还有一个凭几小桌,摆着的都是小孩子会喜欢吃的东西。

    王济把卫玠叫来,一是为了继续和好友炫耀他的妹子,二则是照顾卫玠的身体,他实在是不太适合像其他孩童那样疯闹太长时间。

    其实王济本来是没叫卫璪的,但是枣哥担心卫玠,非要跟在左右。引得不少人对这样的兄弟情深很是恭维了一番。

    所谓清谈会呢,“指的就是魏晋时代的贵族和知识分子,以探讨人生、社会、宇宙的哲理为主要内容,以讲究修辞技巧的谈说论辩为基本方式,而进行的一种学术社交活动。”(引自魏晋学文化史专家唐翼明老师的《魏晋清谈》)

    清谈是一个时代的印记,从汉末便蔚然成风,备受上层的风流名士推崇,延续了好几百年。

    与之有关的最著名的集会就莫过于《兰亭集序》了。这篇文章的由来,就是东晋书法家王羲之同学记录下了有次在会稽山阴的兰亭,与谢安等一众名士开清谈会的记录报告();。

    又称雅集,风雅的集会。

    好吧,雅集和清谈会其实也还是有一些不同的,会上讨论的内容不太一样,雅集更偏向诗词歌赋的赏析,而清谈会则侧重玄学的讨论。

    王济的这次清谈会上,请来的就都是善清谈的玄学大家。

    好比乐广。

    乐广被袁宏称为“中朝名士”,是西晋时一位十分著名的风流名人。著名到什么程度呢?《晋书》中描写乐广与王衍是中朝的“清谈领袖”,著名到连唐朝的房玄龄等人,都在肯定乐广的身份。虽然……卫玠此前完全没有听过乐广这个名字。

    【这也是个人生经历很像x点小说的人。】拓跋六修在一旁介绍道,【你祖父卫瓘、琅琊王家的王戎、以及你大姨夫裴楷,都十分的欣赏乐广。“此人之水镜,见之莹然,若披云雾而睹青天也”,这么肉麻的夸奖,不是出自任何旁人之口,而是你祖父卫老爷子。但这还不算完,真正的猛料是,乐广出身寒门。】

    =口=擦,这是在演上品寒士吗?

    不亲身经历魏晋的现代人,其实是很难理解那种身份等级所带来的不同待遇的。现代总有人抱怨说官场黑暗,二代横行。但最起码现代给了普通人一个奋起直追的机会——义务教育。而在魏晋时期,寒门学子是上不起学的。

    试问,在世家没有自毁长城的前提条件下,一个毫无文化的你,要如何追上一个百年世家、精心培养数代的优秀人才呢?

    不是输在了起跑线,而是根本就没在线上。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无论普通人怎么努力,都不会有出头之日的黑暗时代。套用一句微博上的毒鸡汤来说就是,不努力一下,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可以有多绝望。

    何其有幸,卫玠穿成了卫家的郎君,何其不幸,他穿越到了这个时代。

    哪怕是彪悍如石勒者,历史上走的也是武力推翻一个王朝的路线,马上得天下的他,哪怕当了皇帝之后,依旧是个目不识丁的老大粗,总会闹些引人耻笑的乌龙。

    所以说……乐广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从连受教育的权利都没有的寒门,逆袭成清谈领袖。

    聚会上,卫玠看乐广的眼睛都有点放光了。

    乐广和王济的年龄差不多大,最小的嫡女如今正与卫玠同龄,他虽然不明白这个卫家漂亮的不似真人的小郎君为什么要目光灼热的看着他,但也和善的冲卫玠笑了笑。举手投足间,皆是一派比名士还要名士的优雅大气。

    卫玠自我感觉的悟了,乐广最大的优势是……颜好。长腿叔叔那一挂的感觉,岁月不仅没有给他的容颜增加什么痕迹,反而给了他年轻人所没办法拥有的沧桑智慧。

    他如今的气质里,藏着他年轻时读过的每一本书,走过的每一段路,以及他苦尽甘来的人生阅历。

    只这么一个笑容,卫玠都觉得他就要被乐广实力圈粉了。

    拓跋六修却在这时,压抑不住心中的酸气,开口道:【乐广其实也不算是真正的寒门,他父亲好歹是征西参军,只是早逝,家中无人,才在世家看来乐广是寒门出身。而你当然会喜欢他了,他可是你未来的岳父。】

    “……”啥?!你刚刚说了个啥?!你再说一遍!

    【乐广在卫家被灭后,感恩你祖父当年的提携,对你多加照拂,比对亲儿子还好,倾尽全力的栽培,让你成了继他之后的清谈领袖,并且女儿嫁给了你,开不开心?】

    卫玠愣住了();。

    他也说不上来自己那一刻的感觉,理智上来说,他应该是开心的,因为从乐广的容貌和品性就能推断出,乐广的女儿肯定差不了。有这样一个大美人要嫁给他,岳父还十分喜欢他,他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呢?可是……真听到拓跋六修这么说了,卫玠却怎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那一刻,清谈会上的一切都好像离卫玠远去了。热闹的宴会上,卫玠的眼睛里只有面容英俊的拓跋六修是鲜活的、是彩色的。

    拓跋六修身披战甲,手持银枪,端坐在他身旁,强大又……脆弱。口是心非的说着一些他并不情愿说的话,因为他在自卑于自己的容貌。

    别问卫玠为什么知道,反正他就是知道。

    哪怕经历了那么多朝代的起伏荣衰,在拓跋六修的内心里,他始终还是会那个因为自己的长相而暗自苦恼的首领长子。他一直记得年少时,一个云游到盛乐(拓跋鲜卑的首都)的汉人道士在给他看过相后,对他说过的话——半世荣华,一生凄苦。

    再没什么会比先甜后苦更令人痛苦的,拓跋六修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着,如今的他有多幸福,日后就有可能会在失去后有多绝望。

    卫玠不顾身边枣哥有可能会有的异样,覆盖住了拓跋六修的手,对他小声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发过誓的。”

    曾经是拓跋六修陪着卫玠,如今终于轮到卫玠来陪伴拓跋六修了。

    拓跋六修还是端坐着,把脊背挺的比谁都直,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藏在这幅躯体之下的心跳动的有多剧烈。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卫玠这样的人?一句话就可以让他生,也可以让他死,让他的心再也由不得自己。

    “那是谁?也是个中年美大叔呢。”卫玠赶忙转移话题。

    拓跋六修心情很好,也乐于配合卫玠,但在看到卫玠指着的是谁之后,却又快速沉下了脸去,再不发一言。

    枣哥终于听见了卫玠的声音,以为卫玠是在问他,便开口道:“那是刚刚回京,被授侍中衔的山大人啊。他父亲是竹林七贤中的山司徒(山涛)。”

    年少时,山简曾与嵇绍、刘漠、杨淮齐名,称为洛京四杰。

    卫玠眨眨眼,只能感慨一句,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讲真,他连山涛是谁都不知道,竹林七贤他倒是听过,但他也仅仅是知道阮籍和嵇康而已。

    卫玠实在是不明白他问山简是谁,怎么会令拓跋六修不高兴。

    到最后,拓跋六修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恭喜你,这么快就又发现了你的另外一个岳父。】

    “……”历史上卫玠的婚姻经历听起来蛮丰富的样子呢。

    【乐广的女儿体弱,在乱世中不幸病逝。你与王氏辗转进入山简所驻守的领地,他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你当继妻。】

    长的太好,就是有这样的烦恼,总有人想把女儿配给卫玠为妻。

    这并不是仅供x点男作者yy的脑洞,而是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情,多少人都哭着喊着要和卫玠当亲戚。当然,大家盯着的只有正妻之位,非要送自己的嫡女给对方当小妾什么的,这种脑残事古人还是做不出来的。

    卫玠再不敢乱指人了。清谈会上如此之多的名人名士,太原王、琅琊王、河东羊、范阳张、谯国嵇,世为著姓的不知凡几,卫玠却偏偏一指一个准的挑了两个未来的老丈人出来。

    他尴尬的和枣哥坐在位置上,继续假装安静儿童,只回想一些有的没的打发时间();。

    ……

    就在前不久,准备的说就是今天早上,卫玠还坚持觉得清谈会和雅集一样,基本上都是吃饱了没事干的世家游戏。

    “清谈误国。”这便是卫玠对清谈会的唯一认识。事实上,他对于王济的清谈会,其实是隐隐的有着一种排斥之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把大好的时光浪费在“捉迷藏”上,而不是跟着王济去招呼客人,见见世面什么的。

    拓跋六修却有不同的见解:【清谈会本是清议会的延续,清议会的出发点,是给士大夫提供更多政治诉求的机会,是一种有向民主方向发展的政治活动。可惜在汉末就被带歪了。】

    卫玠有听没有懂,一脸茫然。

    拓跋六修继续道:【意思就是说,经是好经,但是被歪和尚念坏了。其实清谈会也不全是废话的,东晋有几次重要、且胜利了的军事行动,都始自于清谈会。】

    卫玠懂了拓跋六修的意思:“误国的不是清谈,而是人心。”

    拓跋六修点点头:【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在不了解一件事情前,不要仅仅是因为别人说的,就对它产生误解而排斥它。】

    “你很想我参加这个?”

    【因为这是魏晋时期提高名气的最快方式,准确的说是你提高名气的最快方式。出名要趁早。】清谈只是讨论三玄,不做诗词歌赋,这是最适合卫玠这种现代人的文人活动了。因为卫玠不一定会作诗,但受现代各种有毒没毒的鸡汤影响,他肯定在玄而又玄的哲学方面有着不少后人的智慧。只要嘴皮子利索,舌战群儒,卫玠就会轻松成为一代风流名士。

    卫玠能懂拓跋六修的意思,但是他不明白的是:“我为什么要成名?”在得知祖父和父亲可以hold住一切之后,卫玠就彻底懒了下来。

    【那你未来想做什么?】拓跋六修反问。

    “呃……”卫玠一愣。未来,对于他来说好像是一个太过遥远的词。穿越三年,他已经越来越习惯小孩子这个身份了,混吃等死,好像听起来就很不错。

    但拓跋六修却明显为卫玠想的更远:【我不是要求你一定要成为名士,我只是想给你一种可以选择的权利。】

    真正的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你想不干什么就能不干什么。

    魏晋时代最能有这样任性资格的是谁?名士!

    卫玠生在卫家,哪怕他不想,他祖父和父亲也肯定已经默认了卫家未来的发展之路——当个不大不小、位置清贵的修书京官,依靠着家族累世积蓄的泼天财富而活,由他的哥哥卫璪这个嫡孙来继承家业继续奋斗。

    【卫璪固然对你很好,但你会喜欢这种把自己的生死全部掌握于一人之手的感觉吗?如果有天卫璪希望你去做一件你并不想做的事情,你不做就会失去卫家的财富,那你怎么办?】

    拓跋六修的一生十分坎坷,无数的血泪史只教会了他一个道理,求人不如求己。

    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真的靠得住的。兄弟,父母,都不如他自己有本事重要。

    卫玠受身体条件限制,他想要有话语权,想要有力量,只能走一呼百应的文人路线。恰好这个时候的西晋重文轻武,这个时机实在是再有利不过。

    “枣哥不会让我……”卫玠的话没说完,他自己就先愣住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枣哥对他很好又如何呢?如果枣哥为了他好要逼他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结婚,他要怎么办呢?卫玠暂时想不到他为什么不想结婚,反正他是不想莫名其妙被塞个妻子的();。

    【不要以偏概全,给清谈会一个机会,你自己去亲身经历、去感受一下,好吗?】

    ……回到王济的清谈会……

    是日也,遥襟甫畅,逸兴遄飞。出身钟鸣鼎食之家的风流名士,高谈阔论,意气风发。

    盛满了清浊美酒的羽觞(一种酒器),被漂浮的放入清澈见底的小溪之中,从夏亭之上顺着水流缓缓而下,在经过弯弯绕绕的渠道碰撞,羽觞路过溪遍席地而坐的文人墨客,它在谁面前停下,又或者打转,谁就要取杯饮酒,并赋诗文一首。

    这本来只是三月上巳日,举行过祓(fu)禊(xi)仪式后,用来去除不吉利的民间游戏。后来就慢慢变成了世家子弟的举办野外的宴会时,所不可或缺的游戏。

    卫玠回神时,羽觞正停在了嵇绍眼前。

    嵇绍也大大方方的取过羽觞,挡袖一饮而尽。然后遣人拿来了他的笙,站在夕阳下,沐浴着阳光与清风,奏起卫玠从未听过的美妙音乐。音乐徐徐,仿佛连天上懒懒的白云也一起引动,变化着不同的形态,将嵇绍与自然完美的融为一体。

    俯仰天地,游目骋怀。山简站起,伴着嵇绍的笙声,引吭高歌。放浪形骸、离经叛道里,却也寄托了他们对未来的无限抱负与期许。

    这些表面上的叛逆者,其实才是真正的遵循者。

    “弃经典而尚老庄,蔑礼法而嵩放达”。为的是什么呢?为的是在高官厚禄的诱惑下失去说话声音的文人中当一个清醒的呐喊者,为的是在黑暗压抑的时代里,不放弃一个知识分子所应该具有的独立思考的能力。

    他们思辨,反省,虽然有些消极避世,却也真真正正在努力做到不肯放弃自己做人的底线。

    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才成为了真正的封建社会呢?从社会上只有了一个声音开始。

    而魏晋风度,便是这个大趋势下、始终不肯底下的高贵头颅,是不愿意阿谀奉承的文人最后的倔强。

    那一刻,卫玠突然开始也想要成为这样一个名士了,在体制之外,努力改变着时代的方向。

    酒宴正酣,王济正准备命人取来他姐夫和峤送他的李子,却在被书童在耳边轻语几句后,变了脸色。

    王济匆匆起身而去,卫玠戳了戳卫璪,也偷溜跟了上去。

    站在屋外,卫玠和卫璪就能听到王济发火的声音。和峤的李子确实是依约送来了,只不过,不多不少,只有十颗。

    是的,就十颗。

    而王济的宴会上,只孩子就不只十个。

    “他这是故意要让我难堪吗?!”王济从未丢过这么大的脸,因为他已经把话说出去了,今天大家都能吃到他姐夫和峤的李子。如今一人一牙都不够分的!

    “驸马息怒,驸马息怒。”

    “呵。”王济怒极反笑,和峤不仁,就别怪他无意。

    “舅舅?”卫玠之赶忙上前当消防员,准备熄灭王济被愤怒烧坏的脑子。

    王济却显得很理智,笑着对卫玠道:“小娘你想带着你新认识的朋友,和舅舅出去玩一圈吗?”

    “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