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33章 古代三十三点都不友好:

第33章 古代三十三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我们走了,客人怎么办?”卫玠和卫璪开始一起找理由拖延时间,只等着派去找常山公主的人,能早点搬来救兵,震住自家舅舅的洪荒之力。

    王济淡淡一笑,好像真的全然没有被和峤影响,一副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带卫玠和他的小伙伴出去玩一圈的无辜模样:“客人可以自便,又不会短了他们吃喝。至于清谈会,反正要连续开三天,我少出席一晚也没什么。”

    北邙别苑的客房早已准备完毕,足够所有的客人妥善安置。事实上,以北邙别苑的庞大程度,如今的客人数量再翻两倍都住得下。

    王济在卫玠和卫璪面前越显平静……就越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啊。冲动是魔鬼,绝对不能放任此时头脑不清楚的王济出去为祸人间!

    卫璪默契的接过卫玠的话,努力寻找着可以挽留王济的点:“弟弟的意思是,让客人知道二舅你被二姨夫耍了,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王济反问,火气也终于压不住的体现在了话语间,“要丢也是丢他和峤的人!”

    ‘都对和峤直呼其名了!’卫玠和卫璪相视一眼,王二舅看来真心是气的不轻。

    古人成年后,平辈相交以示尊重,会选择称呼对方的表字。名字是只供长辈和自己自谦时说的。如果地位年纪差不多的人直接叫名字,那基本就是略带侮辱性质的挑衅了。好比卫瓘老爷子在被他的政敌杨骏气到之后,虽依旧能表现的风度翩翩,可他叫的也只会是杨骏的大名。

    身为妻舅的王济这么叫自己的姐夫,就是要彻底撕破脸皮、一点面子都不给的节奏了。

    “你们如今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一起走,要么被我留下。”王济和王氏的性格偶尔也有交集的地方——做事同样的雷厉风行。王济也不傻,他很清楚卫玠和卫璪在拖延时间,而他并不打算给他们这个机会叫来常山公主。

    大势已去……

    卫玠只剩下了最后一招,他眨巴眨巴眼睛,努力卖惨:“我也想去,但是二舅你得先告诉我要去哪儿,去干什么,我才好衡量一下我的身体会不会拖后腿啊。”

    “那你就别去了吧?”王济这不是气话,而是发自真心想要照顾卫玠的身体。

    虽然卫玠完全不想被这么照顾。他赶忙道:“可是我想去。不是舅舅你告诉我的吗?要学会过爱谁谁的洒脱人生。”

    卫璪闻言,一脸惊悚,内心止不住的担忧,把弟弟养在舅舅身边,真的是个好主意吗?不行!我要回去打小报告!

    王济很开心卫玠把他的话听进了心里,对此举双手赞成,不过他也不会没智商的胡来,他以商量的语气对卫玠道:“那咱们就让疾医给你看看适不适合出去吧?只要疾医不是坚决制止,哪怕他们说的是最好不要去,舅舅都保证带着你,成吗?”

    “成!”卫玠灿烂的笑了起来。时间这不就拖延下来了?我就不信疾医能来的比舅母快!

    拓跋六修默默在心里给卫玠点了个蜡。

    因为……123言情那对师兄弟,也在这次清谈会的受邀之列();。笑面狐狸一样的晋疾医除了是个名医以外,还是个小有名气的隐世,善《易经》;江疾医倒是没什么隐藏身份,但王济担心卫玠在清谈会上出事,便也把他一起请了过来当应急手段。

    也因此,王济刚说完请疾医,那边穿着一青、一湖情侣色的123言情疾医,就一起出现在了卫玠眼前。

    “……”卫玠欲哭无泪。

    晋疾医很有效率的上前给卫玠搭脉,他诊完换江疾医上。

    在江疾医请脉的时候,晋疾医问王济:“您到底打算带小郎君去干什么?请不要做太过剧烈刺激的行动。”

    拓跋六修站在一旁,深潭一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抓不住的思绪。剧烈刺激的动作,包不包括一些成年后爱做的事?

    咳,这个答案暂时还犹未可知。

    王济倒是给出了他的答案:“不干什么,就是带小娘几个人,一起去我一个亲戚的李子园里转转。”

    卫玠的心咯噔了一声,他舅舅不会是一言不合,就要偷光二姨夫的李子吧?以二姨夫宁可烂了也不愿意给别人的抠门性格,他知道后还不得当场气到背过气去?夭寿哦!世亲马上就要变世仇了。

    王济微微一笑,偷光?这也未免太小看我的想象力了。

    “到底能不能去,一句话。”王济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因为他估算了一下下人跑去主院来回禀报的时间,常山公主可快到了。

    没等晋疾医开口,未老先衰、性格比老夫子还要古板的江疾医就首先表示了反对:“郎君体弱,上次乘车,便昏睡了两日两夜,今次夜露深重,怎能如此胡闹?”王济亲戚的李子园很显然并不会在北邙别苑附近,这一来一去的,卫玠肯定受不住。

    卫玠一愣,卧槽,不会吧,直接就去不了了?他何苦要提起身体这一茬啊,擦!

    酷爱与江疾医玩相爱相杀把戏的晋疾医,这一次也选择了点头:“确实,让郎君一人去,实在是有些冒险了。”

    王济和江疾医一起侧目,他们都没想到晋疾医会这么说。

    晋疾医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两眼弯弯,唇角上翘:“医者父母心,我是不会昧着良心说话的。郎君并不适合独自出门,但是带上我就没问题了。”

    “……你自己身体不好吧?”江疾医忍不住道。

    晋疾医很惊喜:“原来师兄还记得。”

    “谁、谁记得了。”江疾医皱眉,口是心非的想要掩饰。

    王济捂眼,总觉得眼前有一种狗男男的蜜汁气场,他自然是不能忍的,直接拍板决定:“行了,把你俩都带上,咱们走吧。”

    门外,王济已经提前让人把年龄大些、又好事的小郎君都召集了过来,其中还混杂了一二和王济差不多大、因为酒精上头而分外激动的好基友。大家在外面时就被告知了始末,都不需要王济做什么“战前”动员,已经摩拳擦掌,急不可耐了。

    王济抄起卫玠,就准备走人了。

    结果……

    卫熠已经以矫健而灵活的身手,先常山公主一步从主院赶了过来。

    被夹在王济臂间的卫玠双眼放光的看着他比爷们还爷们的姐,那一副挡在门前万夫莫开的气势,真是来的太及时了!

    枣哥却捂住了脸,他比卫玠要更了解卫熠一些,这货绝对不可能是来拦着王济的();。

    果然,这天难得换了身女装的熠姐,依旧有些性别障碍呢,她上前行礼道:“二舅,你怎么能不带上我?”

    喜欢打直球的卫熠从来都不是什么能忍的了气的主,还又护短又霸道,大概是全家最能理解王济并且赞成他的人了。

    “走走走,一起一起。”王济彻底亢奋了。

    如果说一开始听到和峤只给了十颗最小的李子时,王济只是怒发冲冠想要给和峤一个教训,那么此情此景下,王济就彻底转变成了拥有“我怎么能在妹子们面前丢脸”这种奇怪使命感的性格,这一次他一定要给和峤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走后门!”卫熠提前赶来的目的,除了让王济带上她以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风报信,常山公主兵分两路,已经派人守住了前门。

    “……”卫玠和卫璪就这样一脸的生无可恋,被裹挟着绝尘而去。卫玠身边的婢子小僮里,只有体格健壮的石勒跟上了大部队。

    北邙别苑的后门连着王济跑马用的金埒和马场。王济好马,善骑射,马场里最不缺的就是善于奔袭的如风骏马,闻名于世的大宛汗血宝马也有两匹。头细颈高,四肢修长,能日行千里,奔跑起来如冯虚御风,似火焰燃烧。

    君子六艺,一众在世家多年精心培养下的郎君(卫熠娘子的身边在卫玠等人眼中已经彻底被除籍了),就没有谁是不会骑马的。

    当马夫牵马而出后,已经换鞋登靴的各个郎君,就快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或身形俊朗,或温顺和善的马匹,纷纷踩着鎏金的马镫,翻身上马,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王济抱着卫玠上了他最引以为傲的一匹高头大马上,流畅的肌肉线条,飘逸的飞扬长鬃,简直是马中高富帅。

    一阵对月嘶鸣后,王济便双腿一夹,带头纵马跑了起来。开阔的跑马场上,众马如势不可挡的潮水,奔涌而去。他们好似一个整体,如风如电,四蹄翻飞,驰骋在夜空之下。

    拓跋六修就飞在卫玠的身侧,如一抹鬼魅,又似月下之灵,为卫玠倾尽全力的保驾护航。

    被王济抱在怀里的卫玠,本来是有些害怕的,坐在起起伏伏的马背上,那种双脚离地的不可控感,让他想不提心吊胆都不可能。但是,当卫玠看到面色严肃的拓跋六修就陪在他身边时,他突然就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了。

    哪怕如今的拓跋六修连接住卫玠都不可能,但卫玠还是只因为与拓跋六修相视的那一眼,而心生出了无限的力量。

    他有一种很荒诞却坚定的感觉,只要有拓跋六修在,就一定不会出事的。

    卫玠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手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通天眼佛珠,仿佛这样便能抚摸到拓跋六修。天地间,他们始终同在。

    风吹过他的耳际,鬓角凌乱,长袍猎猎。卫玠终于有点明白了王济的那句爱谁谁的洒脱人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和峤的李子园其实离莫寻山不远。和峤虽在洛京做官,但他在北邙也有产业,勉强算是和妻舅比邻而居,他的宝贝李树就栽种其中。这也是为什么王济在当天就能收到新鲜李子的原因,那并不是千里迢迢从京中送来的,而是从旁边。

    骑马的速度不知道比马车快了多少,卫玠内心中的那一腔激动与豪迈还没彻底释放完,和峤的别苑就已经近在眼前。

    “我们怎么进去?”卫玠已经彻底从阻止王济,变成看要跟着舅舅干一票大的从犯。

    王济对于卫玠的转变看在眼里,开心在心里,他微微昂头,示意卫熠带着下人去叫门。卫熠扯过“一点都不想参合到这件事里,但已经参合了就只能尽力”的卫璪一起,骑马走到和峤的别苑门口,等着下人叫门();。

    应声而来的只有一个看门的老伯,和峤很抠门,他的别苑留守人员就只有这老伯一家,不是亲戚都不可能相信和峤真的会抠门到这一步。

    老伯上了年纪,老眼昏花,又碍于和峤的命令,不敢掌灯,看不清卫熠身后都有些什么人,只是问:“这位小郎君是?”

    “卫熠,这是我哥卫璪。”

    “原来卫家的娘子和郎君。”和家当家娘子的亲妹子,和家下仆还是知道的,卫熠和卫璪也受邀来过和家别苑,老伯对这两位容貌过人的姻亲还是有印象的。

    “我们路过此地,可否歇息一下,喝完水?”

    “当然,当然,外面天色已晚,娘子和郎君不如就住下吧,呃,就是……”老伯一愣,这才想起别苑里因为和峤不再,很多贵人的吃穿用度根本就没有,他怕怠慢了客人。

    “我们休息一下就早,舅舅的别苑也快到了。”卫熠说的十分自然,仿佛她真的是和卫璪才到的这里。

    “是是是,王家大人正在办宴会。”老伯招呼来了他的儿子,帮着彻底打开了别苑的大门,好让卫熠和她身后的“仆从”马队直接骑进别苑。

    王济借着卫玠挡住自己的脸,趁着夜幕,混在一群郎君中,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进了和峤的院子。

    卫熠继续摆着主子的谱,带着卫璪和几个武力值足够的世家公子,被老伯请入了主屋喝水。

    其他人也纷纷下马,坐原地休息状。

    等老伯一家彻底不会往院子里看时,王济振臂一挥,就带着一部分好事少年和扛着斧子的下仆,气势汹汹的直奔屋后的李园而去。

    和峤抠门,建造的别苑也不大,从主屋到李园,用不了一分钟。

    卫玠全程都被力气惊人的王济抱在怀里,旁边还跟着123言情疾医,二人边走边给卫玠再次诊了脉,一切正常。

    李子园落了锁,但难不倒王济。招力气大的下仆上前,一斧头下去,锁就断了。

    推门而入,如过无人之境。王济的目的十分明确,李子园中心那颗最得和峤欢心的李子,据说这颗李子树是从西晋另外一个著名的抠门货王戎手上得到的,算是和峤生平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王戎同学的抠门程度与和峤不相上下,《世说新语》中那个给人李子,但是怕对方栽种,便把核给钻了的,就是这位叫王戎的重臣了。

    在王济看来,王戎与和峤就是世家圈中的两大奇葩,并不缺钱,却嗜钱如命。

    “不要客气,随便吃,今天的李子我请了。”王济对一众好友和小郎君道,大家高呼一声,便四散开来,有找下仆帮忙摘李子的,也有干脆自己上树吃了个痛快的。

    王济放下卫玠,让卫玠跟着石勒也去吃:“但是只能吃一点点,知道吗?”

    老话讲,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因为李子多食,容易伤害脾胃,“多食生痰,助湿发疟疾,脾虚者尤忌之”(《随息居饮食谱》)。意思就是说,李子吃多了,会让人出虚热、脑胀,生痰,损坏牙齿,像是卫玠这种体弱的最好少吃。

    卫玠点点头,他其实并不太爱吃李子,但是大概是从众心理吧,当大家都这么干的时候,他的唾液腺也开始分泌了。

    石勒力大无穷,又是爬树的一把好手,不一会儿就拿衣服兜住,给卫玠摘了一捧李子。

    石勒细细的从这么一堆李子中,选了一个看上去最可口的给了卫玠();。卫玠很开心,正准备吃的时候,又忽然想到还有拓跋六修,便对石勒道:“再给我一个。”

    石勒认死理:“您不能多吃。”他其实已经偷偷给卫玠选了个最大的了。

    “我不是给自己吃。”卫玠哭笑不得。

    石勒看向了卫玠旁边,一个穿着灰扑扑衣服的、有点圆润的家伙,眉头皱的更深了:“他要是想吃,就自己去摘,郎君您就是太好心了。”

    卫玠一愣,这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开始,他身后就多了一条小尾巴,一直跟着他。他没见过对方,不像是北邙的仆从,应该是其他郎君带来的。这人的年纪应该很大了,只是看上去有点……傻傻的?

    见卫玠看过来,那人立刻对卫玠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牙齿洁白,珠圆玉润,又不太像是仆从的样子。

    “你是?”卫玠疑惑的搭话。

    “我是二郎。”对方看上去更开心了。

    “……”我哥还也是二郎呢,卫玠一阵无语,只能换了个更直白的问法,“我是问你的名字。”

    “延祖说不能说。”

    “……”啥?延祖是who?

    【我记得嵇绍的字,好像就是延祖。】拓跋六修道。

    那边那人还在说:“我答应延祖了,不能说,好孩子要信守承诺。你别生气啊。

    这货的智商还停留在孩子阶段吗?卫玠忍不住道。

    这货还真是如此,因为他就是傻太子司马衷。他本来是很老实的跟在嵇绍身后的,正开心的拍手听嵇绍吹笙,就被不知道什么人叫走了。那段他有些忘记了,反正稀里糊涂的就看到好多人浩浩荡荡的往后门走,他就也跟着走了。大家上马,他便也上了马,他马技可好了,母后总这么夸他。然后就是一路奔驰,跟着来到了和峤家。

    等看到卫玠之后,司马衷的眼睛里就再容不下其他的东西了,一直跟着卫玠,想跟玉做的仙人说话,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结果仙人主动和我说话啦~\(≧▽≦)/~好开心。

    “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啊?”司马衷问的很直白。

    卫玠的内心很复杂,联想到嵇绍的职位,他突然有了一个不太好的预感,嵇绍能认识的傻子有几个?

    “太子殿下!”王济叫出了真相。

    “武子啊。”司马衷很开心的冲着王济招了招手,然后就想死像到了什么,把手比在嘴前,“延祖说不能叫殿下。”

    “……”得,破案了,谁把太子带过来的,王济已经心知肚明。他就说呢,嵇绍与他没什么交集,怎么会突然与山简一道过来。

    不过,太子在,也并不影响王济继续他的计划,只不过动作快了许多。

    当常山公主得到消息,不得不带着嵇绍一起赶过来接驾的时候,和峤最宝贝的李树已经连根拔起,无辜横死了。

    王济要做的事还不算完,不过目前是不能继续做下去了,他准备明天再继续。

    眼下最重要的是带着免死金牌一号(卫玠)和二号(傻太子),一起去面对他盛怒的娘子,他特别没有出息道:“实不相瞒,是李子先诱惑我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