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激化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阮彤彤捏着信封,一张妆容艳丽的脸几乎扭曲起来。

    为了能够用最美丽的姿态出现,她特意穿上了自己最昂贵的奢侈品长裙,精心做了头发,同时也要做到既自然,又诱惑。

    可她万万没想到,还没等她施展自己的魅力,竟然就接到了被开除的通知!

    没错,是被开除。

    阮彤彤很清楚这点所谓的多发的补贴就是用来打发她的,而且她观察张卫恒这么久了,尽管张卫恒刚才没表现出什么,她也能看出来,如果以前的张卫恒只是对她的追求有些不耐烦的话,那么现在根本就是在憎恶她。

    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对待她?

    阮彤彤愤怒之余,尴尬无比。

    以前她想要借助舆论让张卫恒适应她的存在,最后没有更好的选择,还是会娶她为妻。可是现在她却觉得,周围的所有人,前台、助理……包括保洁人员,统统都在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都在嘲笑她!

    终于,阮彤彤深呼吸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她才不要在这里看笑话,她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张卫恒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如果被她知道,她一定……

    阮彤彤没有发现,张卫恒在她离开后,又出现在拐角处。

    刚才阮彤彤的所有表情、怨毒的眼神都被他收入眼底,从而他也更加确信,阮彤彤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等阮彤彤彻底离开办公大楼后,在张卫恒开会的时候就已经赶过来的张远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张卫恒的肩膀。

    “卫恒,是这个女人太阴毒了,并不是你的错。”

    张卫恒呼出口气:“还是我识人不明,当初我要是不弄什么考核,直接录取苏薇,应该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张远摇摇头:“你也太小看这个毒妇了。你对于阮彤彤而言那就是一条通天大道,好不容易有接近你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弃?你就算直接点名苏薇,她肯定还会这么做,那时候苏薇仍然会退学,你不明事实,肯定还是会退而求其次。毕竟,你根本不知道还有她这种人。”

    张卫恒也只能苦笑了。

    的确,还是堂哥了解他。

    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他在不知道阮彤彤人品的前提下,可能会给阮彤彤和其他几个备选一个机会,阮彤彤也大概还是会脱颖而出吧……

    ·

    从阮彤彤离开张卫恒实验室后,就一心谋算着要回去,但是张卫恒既然铁了心地拒绝她,当然就不会给她任何机会,就连前台和保安也得到了特别吩咐,务必将阮彤彤拦截在办公大楼之外。

    这期间,阮彤彤用了很多种办法,但是无论是拉交情还是用“给心上人送饭”这个借口,始终都没人同意她的进入。

    渐渐地阮彤彤也明白,她是不可能进入办公大楼了。

    回到家中,阮彤彤一把掀翻了桌子,又把花瓶、书本、遥控……所有易碎的东西全都砸到地上泄愤。可就是这样,她的怒火还是层层高涨,眼里都是血丝,表情也狰狞无比:“可恶。

    ·

    张远最近陪了张卫恒几天,发现阮彤彤没有再来,于是就回去陪老婆了。可没想到这才刚回来没多久,就接到了林岐的电话。

    听完这个电话后,张远急匆匆亲了周美凤一口,就跑了出去——虽然他是不太理解高人的心血来潮是怎么回事,但这事关他的堂弟,怎么都不能就这么放过,他还是赶紧再去堂弟身边吧!

    聚会的地方是研究室。

    林岐在原世界的时候,也经常进出提款机的办公大楼,所以这次也没觉得怎样,跟着张远来了最高层。

    张卫恒已经在这里等着了,他们三人进入他的私人办公室里,商议起来。

    林岐直接道:“我看了一下,附近暂时没有阮彤彤的踪迹,不过你们得赶紧防备起来了。另外,我准备给你画一个预警符,能够在一个月内预知危险。能让我心血来查的事,估计一个月也该发生了。”

    张远和张卫恒当然是感激不尽。

    张卫恒按照之前购买护身符的钱,刷了三百万给林岐,林岐也不含糊,用最好的符笔与符墨,在张卫恒的手背上画出一个奇特的图形。然后,他就示意张卫恒可以试试这个符的效果。

    张卫恒先去洗手,洗洁精也好沐浴露也罢,香皂洗手液洗衣粉漂□□,所有能清洗的东西他挨个儿试了一遍,全都没办法让这个图形掉色。

    之后,张卫恒对张远说道:“堂哥,你在后面砍我试试。”

    张远:“什么?”

    张卫恒说道:“你小心点别真砍到我就行了。”

    林岐有点无语,他从兜里干脆掏了个半成品一次性护身符,拍在张卫恒的身上:“有这个,砍中也没事。”

    张远和张卫恒就放下心。

    张卫恒坐在老板椅上,张远拿着菜刀,从门外慢慢走进来,他的眼睛盯着张卫恒的脖子,跟着快走好几步,猛地一刀!

    下一刻,张卫恒跳了起来,刚好躲开了这刀:“堂哥你也太狠了!”

    张远其实砍的不是脖子,而是张卫恒的手臂。张卫恒现在穿着西装,砍断不可能,最多就是很疼。

    张卫恒也就是嘀咕一句,但很快欣喜地看着自己的手:“有用!真的很有用!在堂哥来砍我的前几秒钟,这个符变得很烫!”

    林岐听他这么说,笑了笑:“那就好。一个月后预警符就可以洗掉了,想要新的,那就得再找我画。”

    张卫恒当然连忙说道:“知道了,谢谢林天师。”

    张远看着林岐层出不穷的手段,也是很敬重的。

    然后林岐准备走,不过还是说道:“危险的来源多半就是阮彤彤,我建议你们找关系请一些警察过来,着重监视阮彤彤。一旦她要做出点什么,就可以在她造成危害之前,先把她抓起来。”

    张家这对堂兄弟,连忙再答应:“好,我们这就去办。”

    等林岐走了以后,张远想了想,打了个电话:“二少吗?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你还记得卫恒的事儿吧,我们有个办法……”

    而在更远的某间普通房子里,阮彤彤看着面前的一小堆白色粉末,露出一个笑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