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雷神张开的嘴巴又重新闭上。

    他默默和红女巫移开了些距离,欲言又止,半晌才组织好话语:“托尼和我说,你还未成年?”

    旺达随意点了点:“是的,还差点。”她抬头,那双眼睛就这么盯着雷神,“但我觉得这点不重要?”

    托尔看着她的眼睛,莫名的就想起先前希芙被一掌打了出去。

    他咽了咽唾液,刚想说“是的不重要”,心中却忽然感受到了雷神之锤飞来的轻微动态,而突然抬首();!

    托尔抬头看去,便见雷神之锤从神王的宫殿直冲而出,稳稳当当冲进了李温特的手掌。而呼唤了这把武器的人类少女正握着雷神之锤,直指从窗外喷泉中一跃而起,跳上窗沿试图再战的希芙。

    李温特握着雷神之锤的手没有半点颤动,她盯着希芙,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希芙是位何等强大的女战士她再清楚不过,她对抗上希芙,如果不能像旺达一样一击必胜,估计也要够呛。

    雷神之锤上已经聚起了雷电,李温特咬着音节道:“希芙小姐,战斗结束了,我希望你能放下你的武器。”

    希芙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坠进了地狱里,而且这个地狱里还有一百个洛基。

    她愤怒看向雷神托尔:“你将雷神之锤给了她!?”

    雷神:“……不是。”

    希芙愤愤:“如果不是这样,一个人类如何聚起阿斯加德的至宝!”

    雷神觉得自己心理苦。希芙要他给解释,他要怎么给解释?说雷神之锤被抢了吗?

    李温特看了眼雷神和希芙,觉得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实在太可怕的。于是选择默默的将锤子搁回了地上,再默默的移到了旺达的旁边。

    旺达小声道:“你认识路吗?我们能自己去找神后吗?”

    李温特同样小小道:“不认识,但我可以许愿来个别人带路。”

    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的雷神不得不转过头:“李,稍等一会儿,我很快就能解决。”

    雷神对希芙道:“雷神之锤从不归属于谁,我父亲昔年说的很清楚,有能力举起它的人,都可以获得雷神之力。这是不是也算是李向你展示了她的能力?”

    希芙哑然,就在这时,锤子突然动了动,又飞回了神王的宫殿。这次李温特相当配合,毫无阻拦之意。

    雷神看着锤子飞去的方向,直接道:“我奉国王的命令带她们去见我母亲,希芙,你是我非常重要的伙伴,更是我的朋友。但李和旺达也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能更公平的看待她们。”

    “即使她们来自地球。”

    李温特跟着雷神继续往前走时,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这位女武神。

    黑发的女武神身上还滴着水,她面色有些发青,坚强的眼角隐有红色,但也只是隐隐罢了。她站在这里,目送托尔远去,一动不动。

    李温特轻声道:“你对她很残酷。”

    雷神顿了顿,低声道:“残酷有时比温柔好。”

    说着,雷神转头看着这两个在他看来都是孩子的小姑娘,微微笑了笑:“等以后你们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旺达不置可否,但李温特却忍不住叹了口气。

    其实她大概能明白希芙对地球的敌意,作为一位女性,在信奉力量的阿斯加德,她能够站在最强象征的雷神的身边,付出的汗水绝对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从她的视角看来,简·福斯特什么也没有做,就带走了她倾慕人的心。这就算了,如果简不是地球人,希芙未必不能接受。问题在于简·福斯特的寿命过于短暂,和托尔比起来,简直就是眨眼一瞬间。她不能接受这个女人带走了托尔的心,还要在未来的某一日,因为自己寿命的局限,而让托尔的心再破碎一次。

    这在希芙眼里,恐怕比罗蕾莱曾经用声音魅惑过托尔还要让她不能接受();。

    旺达握住了李温特的手,看着她道:“解决罗蕾莱我们就回去。”她环顾了一圈阿斯加德,嫌弃道:“仙宫也没什么好看的,既没有电子游戏,看起来烹饪水平也还停留在中世纪。”

    李温特“噗”的便笑出了声,她反握着旺达的手,认真道:“嗯,解决完就回家。说真的,我这周新上映的电影还机会去看呢。”

    “回去一起看吗?”

    旺达露出了笑。她本来就长得精致,这么笑起来,漂亮得像是闪闪发光的红宝石。

    她果断道:“喊上皮特,我们一起去看!”

    神后弗丽嘉比起神王奥丁要慈爱的多。

    她先是向这两人解释了为什么需要来她这里领取祝福(弗丽嘉:至少可以帮助你们不被洛基的话语轻易蛊惑),接着为她们的施以援手表示了谢意。

    弗丽嘉道:“洛基和罗蕾莱现在驻军约顿海姆,那里是冰霜巨人的国度。被罗蕾莱控制的九大王国的勇士现在都驻扎在这个终年冰封的国度,我们的军队一旦开进约顿海姆,罗蕾莱便会歌唱,直接将勇者困于约顿海姆,从而变为自己的军队。如果派出女武神,我们的女武神数量还不足以对抗洛基的军队。”

    李温特颔首:“我明白了,所以需要我先出现遏制住罗蕾莱,之后军队才好开入。”

    弗丽嘉深怀歉意:“抱歉孩子,这本应该是我的责任。”

    “不,托尔先生和我说过您无法出现的原因。洛基随时可能接触您的魔法,届时您将陷于危险之中。然而我不同。”她笑了笑,“洛基对我一无所知。”

    ……他和九头蛇一样,都以为我发动能力需要开口说话呢。

    大军准备明日出发。李温特和旺达坐在议事厅中,听着雷神为明日的行动进行详细部署。他几乎要将每一个变数考虑进去,已确保行动不会出大问题。

    希芙道:“我有个问题,既然她们是关键,敌人也不是傻子。一旦开战,谁保护她们?”

    托尔头也不抬:“我。”

    “你?”希芙道,“你挥舞起锤子后能记住的事情寥寥无几,更何况你还是指挥官。”

    “我来保护她们。”希芙面色僵硬,但却斩钉截铁,“你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从不拿打仗玩闹。”女武神的眼睛冷静又理智,“她们如果出了事,我拿自己的命来赔。”

    李温特闻言有些惊讶,她觉得自己对希芙的理解似乎也狭隘了。不管多喜欢托尔,希芙首先是女武神,而她最骄傲的也正是自己女武神的身份。

    “谢谢您希芙小姐。”李温特开口道,“我会尽量不给您添麻烦的。”

    希芙只是轻哼了声。

    旺达看着她,面无表情道:“我真想再扔她一次。”

    希芙冷哼了一声,但最终还是压下了自己的脾气。

    她输给了旺达,输就是输,也没什么输不起的。

    李温特看着这两人,忍不住便笑了。

    第二日一早,军队整装待发。

    因为罗蕾莱的能力,第一批前往约顿海姆的只有希芙带领的女武神以及李温特和旺达();。

    海姆达尔向她们表示了祝福,接着一剑插入启动了彩虹桥!

    李温特深深吸了口气,因为紧张而闭上了眼。

    等她再度睁开眼,世界已经从四季如春的阿斯加德变成了终年冰封的约顿海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大概并不能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地方,冰封万里,昏暗无光。视物只能靠天空悬着的一轮形似月亮的星体。他冰冷的银色光芒与这片冰霜覆盖的土地交相辉映,就像这场连绵不绝的大雪。

    希芙冷冷道:“别发呆,罗蕾莱的军队随时都可能攻来。在罗蕾莱出现之前,你可不能死。”

    李温特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大氅,看着这场似乎没有尽头的雪,忍不住道:“这种天气,不会妨碍你们进攻吗?漫天大雪,太容易被伏击了。”

    希芙嘲讽道:“那么你以为洛基为什么会选择这里?论诡计,他可是阿斯加德当之无愧的‘王者’。”

    李温特耐心道:“可是就这样冲进去太危险了。”她看着悬崖下空荡荡的雪地,“我怀疑这些雪下全是士兵。”

    “那又如何?”希芙拔出了双剑,“战士总不会因为害怕危险而停止脚步。”

    李温特在这一刻算是明白了自己和这位女武神大概是沟通不良了。眼看她就要号召军队冲下去逼出罗蕾莱,李温特转而对旺达小声道:“过会儿扶住我些。”

    旺达虽然困惑,但还是伸手先搀住了李温特。

    李温特抬起头,看着似乎远远不断飘着鹅毛大雪的天空。雪花沾满了她的眉梢睫毛,将她的脸冻得通红。李温特缓缓闭上了眼,她藏在大氅下的手渐渐握住了手腕上的银镯。

    她没有说话,但旺达却在转瞬间明白了她到底在想什么。

    雪小了。

    原本阻碍着视线的鹅毛大雪渐渐凝成了细碎的雪晶。希芙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向天际,昏沉沉的天空雪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终消失无踪。

    希芙惊讶无比,她下意识看向了李温特。

    全身都裹在厚重的皮毛中,在希芙眼里孱弱无比的地球人忽然睁开了眼!

    悬崖下的大雪就像被烈日曝晒!如同大海退潮般汹涌而去!

    只是一眨眼,原本还覆盖这白雪,隐藏着无限杀机的土地在转瞬间便只剩下冰层!

    所有的诡计一目了然。

    雪堆下举着长矛的士兵对于骤然吹来的冷风显然有些缓不过神,他们不明白为何下了几天几夜的大雪在一瞬间消融殆尽。

    “这是魔法吗?是神后来了吗!?”

    无论是不是魔法,他们都没有机会去验证。

    希芙高举长剑,全军出击!

    阿斯加德女武神们为了弥补和男性在天生力气上的差异,往往比男性士兵在战争中更懂得利用技巧,也更懂得冷静。

    眼见着希芙的军队如长虹般直破敌军,李温特倒退了一步,旺达扶住她,十分担心。

    “温特,你还好吗?”

    李温特呼了口气,眨了眨眼,抖掉睫毛上的雪花向旺达笑道:“还好,我好歹也受训了半年();。改变天气在受训前我就能做到了,没道理现在做不到。”

    她耸了耸肩:“只是消雪有点难。”

    旺达见李温特神色如常,松了口气。

    李温特看了看战况,对旺达小声耳语。

    旺达闻声颔首,眼中渐渐染上红色的能量。她手指上的能量快速顺着她的指尖爬上冰层,像是河流一般涌进战场。战场中满是混乱,这使得这些本该引人注意的红色能量与血液混杂在一起,反而无人注意。

    而后在下一秒,旺达的五指猛然一握!

    红色的能量迅速攀上了敌军的武器,在它们在瞬间折断!

    旺达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挑了挑眉:“神?”

    李温特正想要夸赞旺达一句“厉害厉害”,然而斜里刺出的一箭阻止了她全部的话语。

    这一箭被旺达的能力控在半空中,随着她冷透的眼神一击返射!

    李温特顺着金箭看过去,毫不意外看见了终于被逼急了出场的罗蕾莱。正如希芙所说,她不会离开被她控制的人太远,以免魔法失效。不过洛基不在这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李温特看着她,微微露出了抹笑。

    隔着数十米,罗蕾莱高傲的表情再一瞬间变成了惊恐,虽然这点惊恐到了李温特的眼里都只剩下一抹珠光宝气的人影。

    罗蕾莱掐着自己的脖子像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以一切还是发生了。

    战场上受控制的战士们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他们分分停下了攻击,困惑于自己为何会对同伴刀剑相向。然而除了他们,战场上还有很多被洛基蛊惑而选择进攻阿斯加德的巨人或者妖精。

    再彻底平叛之前,还算不上成功。

    希芙当然是第一时间发现李温特成功的。

    她没有半点停留,直接顺着李温特的视线找到了魔女。

    希芙一个箭步向冰窟冲去,手中握着的长矛刺出!

    “罗蕾莱!这次你就准备在地牢里待到死吧——”

    李温特见状,即刻对旺达道:“通知雷神派军,罗蕾莱没问题了。”

    旺达颌首,立刻跑去了魔法阵的方向,高呼海姆达尔的名字。

    就在这时,李温特突然发现自己的嗓音一滞,接着眼前一片墨绿。

    阿斯加德的大骗术家抓住了她的肩膀,带着她向快速退离战场。

    李温特能听见他计划达成、充满了愉悦的声音——

    “我抓住你了。”

    “哦,天真的托尔,他难道真的以为我会和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魔女合作吗?”

    洛基在她耳边轻声道:

    “有了你,谁还需要罗蕾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