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生活在超级英雄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感觉?

    如果说先前隔着候机大厅的熊熊烈火没能给李温特带来直面的冲击,那么此刻直面校园大逃亡算是给她上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为什么要出台超英法案”的课。

    纽约大学的斯特恩商学院毗邻华尔街,位于纽约的曼哈顿。李温特曾经以为钢铁侠再有钱,砸起这里多少也会注意一下,却万万没想到,钢铁侠是会赔钱的,但外星人不会啊!!

    李温特眼睁睁见着奇塔瑞大军从空中机械骨架飞龙上跳下!尖锐的勾爪嵌入纽约大学有些年头的教学楼,刺啦一声在红色的砖墙上留下深深的抓痕!

    然后那双闪着蓝光的眼睛就从骷髅架子后面隔着面窗户瞅着你,歪着头的动作看起来天真无邪,但下一秒这家伙手中的武器便一炮轰烂的教室!

    李温特的瞳孔在奇塔瑞士兵举起武器的那一刻缩紧,她几乎是在同时伸出手按住了自己身侧女孩的头,大喊着:“趴下——!”

    她的声音毫无悬念地掩埋在随后而来的大爆炸里!

    一片烟尘中,李温特一边咳嗽着,一边试图寻找能够藏起自己的地方时,埋怨自己的不小心。

    真得,她应该在上课前看到天上出现蓝漩涡就该想起来会发生什么事。

    说到底,今天还在选课周啊!早知道逃课了!

    李温特满眼都是泪,然而却也只能捂住自己同学的嘴,屏气凝神的缩在废墟下面,看着这些奇塔瑞人窜进大楼,往更深处而去();。

    幸好……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帮洛基占领地球,而不是杀光地球人。

    当教室里那些像是走在人心尖上的吱呀脚步声终于消失,李温特放开了自己身边同学的手,小声询问道:“你还能走吗?”

    女孩看着自己被爆炸波及的而右腿,红了眼睛,摇了摇头,又伸手推了推李温特。

    李温特见状咬牙,将对方一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扶着对方起来:“我带你出去。”

    顿了顿,她开口道:“我知道战斗的中心,我们能避开的。”

    女孩惊讶无比的看了她一眼,或许是李温特的视线太过于坚定,以致于她忍不住相信了她,咬着牙站了起来,随着李温特小心的往外面逃去。

    讲道理,李温特虽然看了好几遍复仇者联盟,但显然不会记得美国队长当时到底说了封锁那几条街。她只知道后来傻逼议会要向曼哈顿发射核弹,钢铁侠将核弹通过打开的宇宙隧道送给了奇塔瑞人。

    至于纽约人们是怎么逃难的?

    搞不好她身边拉着的美国土著同学都比她有经验!

    然而这种情况也容不得李温特多想了,她从奇塔瑞人破开的墙壁往外走,一路小心翼翼,居然也当真没有碰上一个巡逻的外星人。

    天空上复仇者联盟和奇塔瑞大军简直打得飞起,李温特谨记浩克马上要把龙砸进大楼这一点,绝对不让自己进大楼,打定主意往学校附近的平层礼堂跑去。

    路上她遇见了同样被这场变故弄得一脸懵逼的特查拉,两人商量了一番,便和其他没有受伤的同学组了队,帮着其他因刚才爆炸而腿脚不变的同学一同往礼堂去避难。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纽约的老师教授保安们早已训练有素(李温特:超英世界的普通人类的生存经验……)地开始组织学生们避难。李温特便扶着同学顺着人流跑向了临时避难所。

    礼堂关上的大门暂时隔绝了外面的一派惨像,李温特安抚了同学几句,抬起头后入目可及的,却全是避难所内低低啜泣和祈祷声。

    李温特这时候才觉得害怕委屈,她的手指发颤,眼角发红。然而还不等她眼泪落下,忽然被一人拍了拍肩膀。李温特回头,见是自己前几天刚认识的黑人同学特查拉。

    因为先前一个人背负着两三个人,特查拉看起来狼狈极了,然而他仍然向李温特露出了温和而有礼的笑意:“灾难只是考验我们的形式,光明不会被黑暗淹埋。”

    他的目光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向快要成废墟的大楼看去:“接下来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呢。”

    李温特怔了怔,然后点头,给自己打气道:“你说得对。救援队来需要时间,我们得先自己救人。”

    李温特擦了擦眼角,笑道:“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啦。”

    特查拉温和道:“女士的笑容,便是我得到的最佳奖赏。”

    李温特闻言不由的捂住了脸:“哎呀,这句话说的可让人有些不好意思。”

    复仇者联盟的速度很快。大约三小时后一切便风平浪静了。

    李温特同人流顺着警察的指挥离开避难所,看着喜极而泣的幸存者们,在心中忍不住想:他们一定不知道,在这三小时里,不仅仅只有外星人的威胁,还有一颗差点落下的核弹。

    因为手脚健全,李温特和特查拉毫不犹豫的加入了市民搜救队();。

    一起参加救援的时候,李温特才发现特查拉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实际上力气大的吓人。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黑人小伙伴,空手抬起了压在一名幸存者身上的承重板,和他们分到一队的西装男士立刻将人拖拽出来,李温特帮着赶紧送上担架。

    直到特查拉松了手,李温特眼睁睁看着那块承重板轰隆再砸回去,张大的嘴巴都收不回来。

    特查拉回头就见到李温特这幅表情,忍俊不禁:“怎么了?”

    李温特默默冲他竖起拇指:“厉害。”

    然而出乎李温特意料之外,她这句半点水分也没含的直白夸奖竟然让这位一直彬彬有礼的同学略有些羞窘,特查拉轻咳了一声,冲着不远处的男士转移话题道:“韦恩先生,那边可能还有幸存者,我们去看看!”

    韦恩先生应了一声,便和特查拉一起跑在废墟中,跪在碎石遍地的沥青路上,争分夺秒的抢救生命。

    李温特和他们一起,拨开碎石安抚遇难者。等到道路被清开,救援队正式抵达,三个人身上已经黏满了泥土和汗。

    李温特和特查拉还好,毕竟是学生,一身t恤牛仔裤,弄脏了也不是很违和。倒是那位韦恩先生,西装笔挺,如今却是衣衫褴褛,看上去真是狼狈极了。

    李温特忍不住就扑哧笑了出来,在引起了自己身边两位男士的注意后,她翻了翻自己的背包,捞出两根士力架一本正经道:“劳动的所得,不用感谢。”

    特查拉顿时便笑了。他伸手接过了巧克力道了谢。倒是韦恩先生盯着李温特手中的巧克力糖愣了愣,仿佛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

    李温特认真的抓过对方的手放在了对方手心上,开口道:“没毒的相信我,你都快虚脱了,还是补充点糖分吧。”

    韦恩先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糖果,沉默片刻,却仍是将糖果塞还了李温特:“不用了,谢谢。”

    他站起身,看着一片狼藉的纽约:“看起来也没什么我能做的了,再见。”

    说着,这位韦恩先生便有礼貌得离开了,他的手机在先前的救援中已经被砸坏,此刻不得不同警察借了电话,也不知道打给谁。

    李温特眨了眨:“虽然有些不礼貌……”

    特查拉感慨道:“这位韦恩先生确实有些怪。”

    李温特噗的笑出了声,谢了特查拉在救援中好几次的帮助,并表示等纽约重建好,她就请特查拉吃烤串。特查拉满口应下,两个人都累得一塌糊涂的家伙差点躺在废墟上睡着。

    李温特和特查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背井离乡的苦,等到警察终于有空来管他们了,特查拉的朋友也来接他的。

    一名身材相当矫健的女性向特查拉行了礼,用着李温特并不能听懂的语言向特查拉说了些什么。特查拉回复后转头问李温特:“我送你回去吧,等警察恐怕还需要些时间。”

    李温特正要点头,忽得眼角瞥见了熟悉的影子。

    李温特便拒绝了特查拉:“你去忙吧,我弟弟来接我啦。”

    特查拉顺着李温特的视线看见了彼得帕克,了然了点了点头,笑道:“回头联系。”

    李温特笑着送走了他和他的美女同伴。

    正同警察交流的彼得·帕克远远的瞥见了她,脸孔上立刻露出了惊喜();。他冲李温特招了招手,便在警察的惊呼声中以着“正常人类根本达不到”的矫健身手轻松越过了三辆报废卡车和一栋垮塌建筑的废墟,几下便出现在了李温特面前。

    小蜘蛛抓着李温特反复看了好几次,确定只是有些狼狈但总体来说还是十分安全后方松了口气,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

    他语无伦次道:“李!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天知道我看见曼哈顿受攻击的时候有多——我是说梅有多担心!总之,你没有大碍就好!”

    李温特笑了笑:“我是没事,只可惜。”她看向了辉煌百年的纽约大学,“这里成废墟啦。”

    彼得·帕克“呃”了声,收住了话头,曼哈顿的惨状顿时刻入了他那双浅棕色的瞳孔。眼瞳中原本染着的庆幸与喜悦慢慢散去,沉淀下得是不符合他年龄的悲悯与愈发坚定的决心。

    彼得·帕克视线柔如纽约港的水流,声音却如钢铁般坚定。

    他轻声道:“你说的对,太可惜了。”

    李温特看着他这样,心中一个咯得,生怕这孩子把外星人袭击事件当做自己的责任。她顿时啪嗒一下两只手拍上了小蜘蛛的脸,严肃道:“你的能力还拦不住神盾局自己作死,这和你没关系,你明白吗?”

    彼得·帕克弯起眼笑了笑:“李,我没有那么自大。”

    说着,他将原本背着的背包移至胸前,对着李温特背过身蹲了下去,侧着脸睁着眼问她:“你应该没什么力气了吧,我背你回家。”

    李温特原本想拒绝,毕竟对方比自己小好几岁。但一方面她自己的确没什么力气了,另一方面对方是超级英雄,背个人算什么呀。特查拉还能双手举承重板呢。想通了,李温特便也不客气的趴了上去,感慨道:“今天真是太漫长了。”

    彼得·帕克一手背着她起身,一手拉开自己的背包取了水给她:“喝点水,过会儿就到家啦。”

    李温特咕咚咕咚就给自己灌。

    彼得·帕克背着她走在街道上,忽得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李,你刚才说神盾局,这次袭击难不成还和神盾局有关吗?”

    李温特一口水呛在了气管里,她转过头丧心病狂的咳嗽,回过神就一本正经冲彼得·帕克道:“快忘掉,我刚才什么没和你说!”

    彼得·帕克配合道:“我什么也没听见。”

    李温特松了口气,接着又开始愁。

    她刚才没在特查拉和韦恩先生面前乱说什么话吧?

    不对——前几天她是不是在推特上透剧了!!

    李温特手忙脚乱摸出手机看自己的主页,点进去发现那条推已经删除后,才有些困惑的将手机塞回了口袋。

    她自己已经把这条信息删掉了吗?

    自己怎么不记得了……

    等回到了帕克家,面对梅精心准备的安慰晚餐,李温特很快便把这一插曲跑到了脑后。

    然而很快发生的一件事,就让李温特明白了这压根就不是“插曲”而是“重型灾难”。

    讲道理,从古自今,透剧的人哪里有好下场?

    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