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救出了快银的妹妹,李温特的泽维尔天赋学校之行便告一段落。

    她感谢的向x教授鞠躬致谢:“谢谢您的帮助,我回去了。”

    x教授微微一笑,湛蓝色瞳孔满是温柔:“温特,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泽维尔天赋学校是x教授为变种人所建立的避难所。他不会拒绝任何需要帮助的变种人,哪怕这位需要帮助的人是万磁王。

    一走出校门,原本还坐在树桠上荡着秋千的旺达看见李温特,跳下了秋千走了过来,颇为遗憾道:“你真的不留下来吗?”

    李温特认真道:“就像你哥哥在等你,也有人在等我回去。”

    面对这名还尚未成年的变种人少女,李温特有着极大的耐心,她笑道:“如果以后你们有机会来纽约,记得联系我,我带你们去玩儿。”

    旺达点头道:“好啊,有机会我和皮特一起去。”

    和大家道了别,李温特离开了这所校园。

    快要踏出泽维尔校园的地界时,李温特忍不住转头对冬日战士道:“一旦走出这里,你就不能单纯只是詹姆斯巴恩斯,但也不能算是九头蛇的rsoldier。”

    “你……”李温特说不下去。

    冬日战士的面上竟然露出了些许的笑意——仅仅只是这点笑意,似乎便将时间又拉回到了七十多年前,他还是布鲁克林的巴基。

    冬日战士颔首,十分平静:“我明白。”他顿了顿,“我很清楚我要面对什么。”

    李温特抿了抿唇:“我会带你去复仇者联盟的总部();。”

    冬日战士表示接受李温特的安排,末了方问了句:“他在吗?”

    李温特怔了会,方才反应过来冬兵说的“他”是指谁。

    李温特解释道:“队长一直战斗在最前线,他很忙,不过如果他知道你回来了,他一定——”

    冬日战士点了点头:“不用通知他了,这样刚刚好。”

    李温特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再无话可说。

    布鲁斯·韦恩在一旁等着李温特与冬兵做出决定,当冬兵跟着李温特一同来到他身边时,他也猜出了这名被九头蛇改造洗脑的前突击队战士最终的决定。

    于是他对冬日战士发出了邀请:“如果复仇者联盟拒绝了你,你可以考虑为我工作。”

    冬日战士有些惊讶。

    蝙蝠侠言简意赅:“我需要人手。”

    为了避免别的麻烦,布鲁斯·韦恩将两人送至复仇者联盟的总部便离开了。

    李温特领着冬日战士往顶层去——她和托尼·斯塔克约好了在顶层见。

    眼见着电梯的数字一点点往上跳,李温特鼓足了勇气,对冬兵道:“巴恩斯先生,我很敬佩您,真的。”

    从不否认过去,却也坚定自我。

    冬日战士首先是詹姆斯·巴恩斯,然后才是被改造的超级士兵。然而即使自己是在被控制下做出了许多违背本性的事,成了邪恶的爪牙——他也不曾否认过这些罪恶,从不简单以“不是我的本意”而一笔带过。

    染在手上的血,就是确确实实的血。

    不会因为你一句“我是无意的”就此消失。

    生而为人,就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詹姆斯·巴恩斯这个人,就像美国队长一样,三观正直的可以做模板。可偏偏人生经历却与美国队长截然相反。他先是在执行任务时被敌人断臂坠入雪谷,而后被自己曾经最大的敌人,九头蛇发现改造成冬日战士,成为一把用来对付他昔年战友的刀刃。

    事到如今,李温特又将他从那把刀拉回了詹姆斯·巴恩斯,将他拉回这可怕又绝望的现实中。

    即使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但李温特依然觉得自己的行为算不上“公平”。

    她想要道歉,却在开口前感觉温暖的手掌落在了她低垂下的脑袋上。

    詹姆斯·巴恩斯伸出自己尚且完好的右手揉了揉李温特的脑袋,顿了顿,才开口道:“我一直很向你说声‘谢谢’。”

    李温特:“……什么?”

    电梯到了顶层,打开了电梯门迎来了一片灿烂明亮的日光。

    冬日战士站在大开的门前,略顿了一瞬,接着便毫不犹豫地抬步向前方迈去!

    李温特听见他的声音传来——

    “谢谢你,在我醒后选择称呼我为‘巴恩斯’。”

    “非常感谢。”

    钢铁侠的声音从室内传来:“你是谁?”

    冬兵平静道:“我是詹姆斯巴恩斯();。”

    “美国队长曾经的战友,也是九头蛇的冬日战士。”他顿了顿,开口道,“当年杀了你父母的人,也是我。”

    李温特站在电梯口,不忍目睹的闭上了眼。

    钢铁侠的声音停了一瞬,带上了少有的严肃:“你在开玩笑?”

    冬日战士:“我没有,你大可以查证,当年的那条公路,还有那场车祸。”

    钢铁侠沉默片刻,忽然大声道:“贾维斯,给我查出这家伙的真实身份!”

    “如果他是个骗子,就联系彼得将他挂在大楼顶层当装饰物!”

    李温特不太敢进屋里去,她就只好站在电梯口,后背抵着玻璃墙,垂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屋内没有人在说话了,偶尔也是贾维斯的声音。

    但越是这样,李温特的心就捏得越紧!

    果然,屋内突然传来玻璃被打碎的声音!

    随后,拳头狠狠砸在了*上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李温特觉得自己听到了冬兵的闷哼。

    屋内的动静似乎越来越大,李温特觉得自己好像还听见了钢甲启动的声音。

    她站在门口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迈开自己的脚。

    冬兵与钢铁侠之间存在的问题是个死结,这个死结任何外人想要插手,都只会使这个结会越来越顽固,唯一能解开结、解决问题的,只有他们自己。

    大概是因为已经把顶层砸的差不多了,钢铁侠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走出了顶层的会议室。

    他一点也不意外在电梯口看见李温特,但也只是看了李温特一眼,接着便伸手按下了下楼的键。

    全程一言不发,也不想听任何人说一句话。

    托尼·斯塔克离开了,李温特方才走进顶层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片狼藉,就像浩克刚来这儿发过脾气。

    她终于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的横躺在地上,连金属臂都被扭折了的冬日战士。

    詹姆斯·巴恩斯勉强睁开被血沾染的眼睛,却在看见李温特的时候笑了起来。

    李温特有些无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詹姆斯·巴恩斯笑着道:“帮我叫救护车吧,我还不想死在这里。”

    李温特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打算拨打急救电话,然而顶层的的门却再次被推开,一群装备齐全的医疗人员抬着担架涌入,连半点视线也没有施舍给屋内的狼藉,开口就问:“伤员在哪儿?”

    李温特怔怔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冬兵,自己一脸懵逼。

    我好像……根本还没来得及拨打电话?

    李温特的困惑在看见了担架一角刻着的“斯塔克工业”得到了全部解答。

    她的确还没来得及拨打急救电话,但不代表别人没有();。

    李温特跟着斯塔克的医护团队,看着他们将冬兵送上了救护车,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上竟然没有任何号码。

    李温特盯着自己仿佛出了灵异事故一样的手机,迟疑了片刻,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贾维斯的声音。

    贾维斯道:“很抱歉打扰您,温特小姐。但我觉得您应该不会介意我占用一点时间,和您说说这件事。”

    “斯塔克先生在一楼的酒吧,我想他现在最缺的是一个拥抱。”

    李温特握着电话转回了身,天地的颜色在这一刻都从她眼里褪去。

    她跑回楼中,根据指示寻找着一楼的酒吧。

    终于在气喘吁吁前找到了地方。

    她扶着门大口的喘着气,屋内的托尼·斯塔克正在打开新的一瓶酒。

    面对李温特的突然闯入,他显得也有些惊讶。然而他很快便掩饰了自己面容上所有的脆弱情绪,又变回了李温特熟知的托尼·斯塔克。

    他甚至能对李温特开口道:“嗨,这里可不对学生开放。”

    李温特闷着头直接伸出双手抱住了他。

    托尼·斯塔克先是有些惊讶,但见李温特把脑袋都埋进了他的怀里,只留给他一个脑壳,不由又有些无奈。

    他伸出手拍了拍李温特的肩,无可奈何:“我还没冲你发火,你倒先向我撒娇。”

    李温特闷闷道:“抱歉斯塔克先生,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托尼·斯塔克沉默会儿,抬头盯住酒吧装饰浮夸的穹顶。他眼中隐有水光,但却被他自己逼了回去。

    钢铁侠道:“好孩子,你做得很好。”

    人生在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这一点,不仅仅是对冬日战士而言,而是对所有人而言。

    彼得·帕克问:“所以呢,他接受审判了吗?”

    李温特抱着膝盖坐在总部大楼的顶层露台上,面对彼得·帕克的问题,视线不由自主地看向正在进行判决的纽约最高法院。

    李温特道:“是的,队长也认同了他的选择。所以现在队长、罗曼诺夫特工还有斯塔克先生都在法院。”

    彼得道:“既然队长站在他这边,我就觉得他并不是十足的坏人。”

    “判决结果应该不会很糟吧?”

    李温特并不能预测判决结果,但她却觉得,最黑暗的时光既然早已过去,未来总不会太糟。

    审判结束,法院判了冬兵百年冰冻的刑期,但却决定缓刑。

    为了让他能更好的去赎罪,用他曾经伤害过民众的力量,去保护民众。

    蜘蛛侠有些兴奋的问:“我们是不是要有新人了?”

    冬日战士一脸平静:“托尼·斯塔克表示不想看见我的脸,我得离开纽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