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让我们先来理一理线索。

    一周前,洛基从阿斯加德的地牢里劫出了罗蕾莱,并成功煽动了九大世界的动乱,组织了一支对阿斯加德统治早有怨言的巨人妖精军团。阿斯加德派兵平叛,却被罗蕾莱的声音蛊惑,反而充实了洛基的造反军团。

    雷神发现自己弟弟这次玩得有点大,有点棘手。于是他想到了李温特的能力,前往地球寻找复仇者们的帮助。

    李温特来到约顿海姆,帮助雷神对付罗蕾莱。

    她被洛基挟持了。

    洛基说:“抓到你了。”

    李温特:阴谋啊!!这都是洛基的阴谋啊!!

    现在想想,洛基怎么会把宝压在罗蕾莱身上呢?先不说他曾经亲手将这位魔女扔进地牢,这两人到底能不能放下仇恨合作这事——但就阿斯加德有弗丽嘉,罗蕾莱就不是什么致胜法宝!

    洛基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让托尔带着她来到约顿海姆!

    地球上有洛基有些怵的复仇者联盟,但在约顿海姆——他不止有军队,这里还没有浩克!

    洛基掐着她的喉咙,慢声细语:“很好,乖姑娘,不要挣扎,我不会伤害你。”

    他的眼睛温柔得近乎要滴出水来:“相反,我需要你。”

    当洛基的声音特意放柔时,他的蛊惑性恐怕比罗蕾莱还要强。然而李温特却只听得一身汗毛直竖,大概是弗丽嘉给她的祝福起了作用。她听见的不仅仅是谎言之神缠绵悱恻的话语,还有这话语后隐藏着的邪恶。

    需要我?需要我做什么?

    有什么是罗蕾莱做不到,但她能做到的?

    李温特默默松开了手,放弃了抵抗,任凭洛基带她撤离了战场。

    她觉得如果不搞清楚洛基这次到底想干嘛,所有人都别想消停,更别说让她安安静静去看电影。

    李温特:……叫什么谎言之神,还是叫恶作剧之神吧。造反这么多年,到底有完没完啦!

    旺达在约定的地方呼唤着守护神。

    彩虹桥应声而下,旺达才桥中看见了雷神的身影,便高兴的转头向李温特原本站的地方看去。

    旺达高兴道:“温特,托尔来了,我们可以回家——温特?”

    原本由希芙护卫着的安全区域空无一人,希芙不在,李温特也不在();。

    旺达瞳孔的瞳孔紧缩了一阵,红色的能量染上了她的指尖。

    然而还不等她将约顿海姆整个掀一遍来找李温特,雷神先拉住了她的手。

    托尔道:“旺达!你冷静点!”

    恰巧这时希芙也回来了。她的形容有些狼狈,对托尔抱歉道:“可以确定罗蕾莱失去声音,不过我还是疏忽了,被她抓住机会逃了,但她应该还在约顿海姆。”

    说着说着,希芙也注意道这里只剩下旺达,她的话语一滞:“……她呢?”

    旺达胸口起伏,她平复片刻,甩开了雷神的手,她盯着下方混乱的战场,冷冷道:

    “洛基把温特带走了。”

    雷神:“什么!?”

    旺达抿着唇角,懒得解释:“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洛基困死在约顿海姆。”

    她盯着这冰封万里的过度,收张着自己的手指。

    “我要把这里一寸寸全翻过来,直到翻出洛基!”

    雷神:“……约顿海姆也是九大国度之一,虽然这里废弃已久,但不代表阿斯加德有资格——”

    “好啊,那我们算时间。”旺达指着天际唯一的发光体,“当这东西从最西边到最东边,如果你找不出温特,那我就自己来。”

    雷神看着她指尖跳动的红色能量,直觉告诉他最好在约定的时间内找到李温特,不然恐怕这个小姑娘真的会把约顿海姆的冰层都掀翻一遍。

    ……他可不想因为因为约顿海姆而被再次控诉,又一次被冠上恃强凌弱的帽子。

    罗蕾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

    她上次这么狼狈的从希芙剑下逃走,还是当初仍是仙宫二王子的洛基破解了她的魔法,让她的军队骤然瓦解。即便是雷神托尔也拜倒在了她的裙下,但这个看似瘦弱无用的二王子,却站在重重的军队后,用着嘲弄而不屑的表情看着她,仿佛她就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罗蕾莱恨洛基,但她却拒绝不了洛基。

    谎言之神天生就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与罗蕾莱的魅惑不同,他似乎摸透了语言的魔力,每一句话都能直击你心中最脆弱的部分。他若想诱导一个人疯狂,这个人必疯狂。他若想要诱导一个人堕落,这个人必堕落。

    雷神托尔被放逐的事情就是他一手操控,也几乎可以说是洛基这些年的小打小闹中最恢弘的一次表演。只可惜他选错了对手。

    雷神托尔可以被一时蛊惑,但却不能被摧毁。

    罗蕾莱拉扯着破碎的裙子,一身狼狈的躲回洛基的秘密据点时,她仍然不能开口说话。

    但她眼中的怒火,在看见李温特时一瞬间被点爆。

    罗蕾莱上来就是一巴掌,然而她的手没能打下去,却被洛基钳住了手腕。

    谎言之神挑剔的扫视了一圈姿容狼狈的罗蕾莱,毫无怜悯心的怜悯道:“哦,看看你罗蕾莱。只是一个希芙,就能把你逼成这样。”

    罗蕾莱愤怒地瞪向洛基();。

    洛基顿了顿,方才用手指在罗蕾莱的嗓音处轻点:“我可没办法解除她的意志,只能让你用别的方法说话了。”

    洛基的魔法刚刚生效,罗蕾莱的声音就尖锐地响起。她没有开口,但脑海中愤怒的情绪结结实实透过魔法模拟的声音回荡在地宫。

    罗蕾莱愤怒道:“洛基,你竟然瞒着我她的存在!你是不是一早就做好了准备,要拿我当弃子!”

    洛基漫不经心地安抚道:“罗蕾莱,你该冷静些,这可不像你。”

    “那什么才像我!”罗蕾莱歇斯底里,“我失去了声音!!”

    李温特坐在石台上,整个人都缩在毛茸茸的大氅里,抱着膝盖默默看着这两人窝里反。

    大概是已经达到了目的,洛基对罗蕾莱的安抚,连李温特都能看出来充满了不耐烦和敷衍,更不要说本来就是人精的罗蕾莱了。

    她凶狠的视线盯住了李温特,她可没忘记李温特只是一眼就让她失去了声音,只是一眼就消融了约顿海姆三天的大雪。

    罗蕾莱突然冷静了下来。

    李温特直觉不妙。

    果然,看似被洛基安抚的魔女转身便掷出了自己腰侧的小刀。李温特瞳孔一缩,正要发动能力,洛基却在瞬间转换了身形,赤手抓住了刀刃。

    殷红色的血液顺着刀身滴下,洛基面无表情地看向罗蕾莱。

    在接触到这位神域二王子不含任何伪装、带着如同约顿海姆一样彻骨冰寒的眼睛时,罗蕾莱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洛基的眼睛和托尔的海洋蓝不同,他的蓝眼睛中带着点墨绿色,也正是这点颜色,让他冷下面容时,要远比托尔看起来恐怖。

    洛基丢掉了匕首,甩了甩自己掌心的血,轻轻道:“罗蕾莱,希芙恐怕正在外面发了疯的找你。”

    “你说……我要不要将你送给希芙,正好转移他们的注意?”

    罗蕾莱在洛基的注视下忍不住微微发颤。她摇了摇头,连匕首也不要了,径自在地宫中寻找了另一处地方,安静的坐下,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罗蕾莱的牙齿打颤,作为曾和洛基正面敌对过过、非常清楚这位谎言之神到底有多薄凉的魔女,罗蕾莱知道洛基没有开玩笑。

    再有下次,她绝对会被丢给希芙。

    李温特默默将自己的膝盖抱的更紧了些,她觉得自己可能稍稍有点小看洛基了。

    洛基看着自己手掌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忍不住便用左手在右手上抚过,宛如魔术一般,当洛基的左手抚过右手,他右手上的伤口就全部消失了。

    李温特看着这一幕,琥珀色的眼中神色微微一动,然而她很快垂下眼睫遮掩了过去。

    洛基走至她身边,弯腰看着她,诱哄道:“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的误会,但这些误会并非无从解决。”

    “如果你愿意配合我,我可以解除我的魔法。”洛基伸手点了点李温特毛茸茸的围脖,轻声道,“但你也应该发现了,我随时可以让你闭嘴。”

    “所以,你最好不要和我耍花样。”

    李温特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明白了。洛基伸出手在她颈项微微一划,她立刻感觉到先前压抑着喉咙的滞涩感全部消失,小小咳嗽两声,也能发出声音了();。但取而代之的,是围绕着她脖颈的一条金色光线。这条光线漂浮围绕在她的脖子上,与她皮肤的距离不到一毫米。可以说,洛基能在转瞬间就让这道光线实体化割断她的脖子。

    李温特垂下睫毛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脖子,又看向洛基。

    罗蕾莱借由魔法的声音冷冷道:“洛基,你最好小心被别自己放出的蛇咬了手。”

    洛基则是温柔地看向李温特,慢声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被捏着死穴的时候,什么能做什么不能?”

    李温特沉默片刻,点了头。

    这位骗术大师见状,笑得善意又可亲:“我们之间是可以合作的,毕竟我和你并不存在不可化解的矛盾。上一次我来到地球,因为莽撞而确实做出了些愚蠢的行为,但我已经进行了诚挚的悔过。”他做出一副难过的表情,“但这一次,我只是想要得到些自己应得的。”

    “我想要和平,真正的、没有战争的,九大世界永久的和平。”

    “仙宫人的傲慢你应该已经领教了,托尔登上王位能给你们的也不过就是一纸和平条约——生效时间截至他翻脸前。雷神的威力我想你们领教得足够深,他可曾经轻易便毁掉了一座小镇!”

    洛基感慨完后又指了指自己,他看着李温特,像是位忧国忧民的宰相:“但我不一样。我比托尔要更加冷静,对你们来说也远比托尔要容易对付。”

    “只有我登上王位,地球才能迎来真正的和平,九大世界才能迎来和平。在为了家园这点上,我们出发点全然一致。”

    “我们是一路的。”

    李温特轻声道:“所以你希望我做些什么?”

    洛基露出了笑容:“我不会勉强你去做不愿意的事,我只是希望保留下不同的声音,保护那些愿意追随我的无辜臣民。”

    他将李温特的视线拨向地宫的上方,在那里,洛基的魔法正清晰映照着托尔的军队与巨人们交战的详细场景。

    洛基在李温特的耳边命令道:“所以,先帮我摧垮托尔的大军。”

    “让约顿海姆重新覆盖白雪!”

    李温特颔首,而后悄无声息地从大氅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五指张开,像是召唤什么的模样。

    “如您所愿,”李温特如洛基所愿般开口,微微笑道:“凛冬将至。”

    沉闷的地宫忽然电闪雷鸣!

    洛基下意识便往地宫天花板上的魔法镜看去。在魔法镜中,雷神托尔正指挥着战斗,但他的手中却没有雷神之锤!相反,他正向着这里看来,洛基近乎要以为对方透过了足有千米厚的冰层,看见了地宫下的自己!

    ——或许他确实看见了。

    魔法镜面中原本忽略不计的银色小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雷声轰鸣也越发大!

    罗蕾莱恐慌地躲在地宫的一处圆柱后,地宫的冰晶魔镜突然被击碎!

    破碎的冰晶哗啦啦碎了一地,坠落的棱镜碎片上还映着着洛基不敢置信的表情。

    李温特扬手接住了雷神之锤,一把砸向洛基!

    洛基一时不防,被雷神之锤冲击在地!被压得动弹不得!

    李温特坚定道:“我无权置喙阿斯加德内部的矛盾,所以这一锤子,是为了纽约();。”

    她伸手随便两下便扯碎了脖子上的光线,对挣扎着想要推开雷神之锤的洛基感谢道:“谢谢你的配合,原来你的目的是九大世界。”

    “很了不起的梦想,只是我有个小问题。”李温特蹲在被压倒的洛基旁,满脸困惑,“你其实很清楚托尔不想继承王位,只想待在地球吧?有弗丽嘉的支持,你完全可以作出副赎罪的样子,就像刚才骗我那样,做个乖宝宝。奥丁没有其他选择,至少在四十年内,你会是阿斯加德代理王权者。”

    “四十年的掌权,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消灭雷神在人们心目中的影响。届时托尔就算想要回来,也没那么容易。”

    李温特毫不留情讽刺道:“你真的想要阿斯加德的王位吗?”

    李温特一直觉得,作为反派,洛基大概是漫威电影世界中最容易放弃、也是最不屈不挠的一个。他每一次的计划都步步为营,但到了最后,投降的也干脆。

    这个人可恶吗?是的,非常可恶。这个人可怜吗?是的,可怜得从不敢用真实的面貌面对他人——哪怕是自己的至亲。

    洛基永远被谎言覆盖的眼睛凝向了她,他忽然笑了。

    阿斯加德曾经的大魔法师伸出手指,指节轻擦过她的脸颊。

    洛基道:“世界意志,原来如此。我领教了,也谢谢你的配合,‘先知’。”

    李温特:“!!!”

    李温特急急退开,然而洛基的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大,他的手指渐渐消失,而后是手腕,四肢,身躯——一眨眼间,就消失了干净。

    这是洛基的幻像,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现身!

    不,该说他目的根本不是托尔也不是阿斯加德,更不是李温特后来自以为的“九大世界”!

    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来验证李温特的能力。好让李温特能够毫无防备的,在他面前暴露自己能力最真实的一面!

    ——那一句“世界意志”。

    但是如果这句话是他对李温特能力的评价,又何来“原来如此”?难道他是先从别人那里听到了李温特的能力,听到了“世界意志”这个词语,而后不惜挑起战火来验证猜测吗!?

    不……还是说最后一句不过是他计划败露的遮掩,他的目的就是九大世界!?

    洛基他到底想干什么?!

    李温特觉得洛基根本就是一个谜,他将自己的目的藏在一圈又一圈的迷宫里,任何妄图解开他的人,都将率先迷失。

    “不清楚你的能力,我怎敢与你贸然交锋。”

    “我们很快会再见的,很快。”

    ——这是幻影彻底消失前,李温特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当然会很快。”李温特轻声自语,“从现在起,这里的所有人都将说不出一句谎话。”

    她看着破碎一地的魔法冰晶想到:和罗蕾莱不能离开受控制的人太远,否则魔法会失效的道理一样。幻术也需要遵循同样的守则,既然洛基就在这座地宫里,那么他出不出现都不要紧。

    温特微微勾起嘴角:愿望能够传达便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