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李温特的话音刚落。

    地宫便忽然一震!雷神紧跟雷神之锤而来,轰开冰层,自上方一跃冲入地宫!

    他的降落使得地面上碎掉的冰晶都跟着颤了颤,雷神看见安然无恙的李温特松了口气,轻松道:“月亮可走过一半了,再找不到你,我可就只能一起挖冰了。”

    说着说着,雷神注意到李温特的表情一瞬间极为复杂,不由顿住:“……怎么了?”

    李温特看着雷神,艰难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雷神道:“你说那句‘不能说谎’的时候,我大概刚好到。”

    李温特的视线一瞬间变得极为同情,她忍不住伸手拍了拍雷神的肩,组织了片刻预言,方才怜悯道:“以后不要说谎,尤其不要对这简福斯特说谎。”

    雷神托尔:“????”

    雷神看着李温特走到地宫破口,向上仰望救援队的背影,忍不住道:“嗨,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时候会说——嘶!”

    雷神一脸困惑:“我怎么咬了舌头。”

    李温特一脸无辜:“大概你说了慌?”

    雷神:“怎么会——咳咳咳咳。”他突然咳嗽的说不出一句话,好半晌才缓过了气,“太邪门了。”

    李温特沉默一瞬,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相信我,会好的。对啦锤子还给你,神王陛下还没空修吗?”

    雷神拿回了自己的武器:“大概吧,不过我们也该庆幸你还能使用它,否则要找到你可不容易。”

    说着他挥舞着锤子直接砸开地宫顶层!

    冰块与碎石哗啦啦碎了一地!李温特不得不躲在雷神的身后免得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碎石雨给砸了。

    约顿海姆的秘密地宫算是彻底暴露了,李温特现在可以站在地宫清楚的看见千米以上银色的月亮。

    旺达的声音借由她的能力,从上面一阵阵往下传来:“温特,你在下面吗!?”

    温特李刚想要大声的回答,却见天空飘下了一片扭转着、呈现液体状的红色能量。李温特忍不住便笑了,毫不犹豫握上了红色的能量体,这些能量就像活了一样,瞬间包裹了李温特,接着将她从地底直接升了上来!

    这可比游乐场里的蹦极机器有趣多了,虽然失重后的恶心感也确实要更强。

    不过谁在乎呢?

    李温特刚落地,旺达便松了口气,伸手抱住了她:“谢天谢地你没事();!”

    雷神可没空去管这些,他还在千米的地下,冲着上空用尽全力呐喊:“旺达,顺手拉我一把!”

    然而没有人听见。

    雷神等了会,重重叹了口气,转起了自己手里的锤子:“好吧,我自己飞。”

    旺达拉着李温特的手就想要带着她赶紧离开,只有希芙指挥大军收拾残局,并且为雷神挟持上来、还妄图逃出地宫的罗蕾莱重新带上了魔法枷锁。

    希芙道:“相信我,你这次会在牢里老死。”

    罗蕾莱整个面部都被魔法枷锁锁住,希芙自然也看不见她嘲讽的神色。

    希芙也不在乎。

    将地宫彻底检查了一遍的雷神道:“没有找到洛基。”

    旺达抬了眼瞥了一眼雷神托尔,不敢置信道:“你们又让他跑了?”

    雷神:“……洛基本来就不容易对付。”

    听见这句话,李温特深以为然。

    她阻止了旺达“我来试试找洛基”的提议,最后看了一眼约顿海姆。

    李温特顿了顿,开口道:“我们回阿斯加德吧,休息一晚,明天就回家。”

    大概是“明天回家”这句话深得红女巫的认同,她放弃了和洛基纠缠,选择了回阿斯加德休整。虽然她更想问李温特“为什么不直接回地球?”,但看着李温特被约顿海姆冰冷的寒风吹得发白的嘴唇,还是选择了认同她的选择。

    今天明天也没差,休息一下也挺好。

    旺达漫不经心的想。

    事实上,今天还是明天差别很大。

    李温特生怕旺达问她一句:“我们为什么不今天走?”,她在地宫使用的范围技不仅仅包括洛基和罗蕾莱,还包括了她自己以及不幸误入的雷神托尔。

    如果旺达这么问她,她搞不好只能回答:“因为我要留给洛基来找我的时间。”

    ……这样百分百都会被阿斯加德当成洛基同伙的吧!

    当阿斯加德被夜幕笼罩,宇宙万千星辰或远或近的在阿斯加德的夜幕上点缀闪烁,李温特忽然睁开了眼睛。

    洛基的身影就站在她床前的阴影里,从窗户口透入的星光照亮了他脚尖的一小块地砖,也照亮了他拿在手中把玩的沙漏。

    沙漏中装着细碎的星屑,在幽蓝色的天河水里飘荡旋转,散发着幽幽的银色碎光。碎光打在洛基的眼睫上,竟然显得这位心如铁石的二王子还有着柔软的情绪。

    洛基见李温特骤然惊醒,方才慢慢搁下手里装着星屑的沙漏,闲庭漫步般一步一步向李温特的床头走来。

    他看起来没有半点被雷神托尔击垮的狼狈,相反,他似乎还是那位高不可攀的仙宫二王子,于星夜下漫步于自己成长的宫殿——而不是正以一介流亡犯,在夜色里偷偷摸摸潜入敌人的大本营。

    看见李温特戒备的神色,洛基在离她床边一寸的位置停下,伸手拉过把椅子,施施然坐下后,方才漫不经心打了声招呼:“久等了();。”

    李温特狐疑地看着这位洛基好半晌,方才问了一句:“真人还是幻影?”

    洛基笑而不答。

    李温特想也不想便将盖在身上的薄毯一拉,转身作势要重新继续躺下去睡觉:“我不和幻影说话。”

    洛基的嘴角似乎抽了抽,接着扶手椅上的洛基渐渐消失,在月光射入的窗沿上渐渐又出现一名神色不愉的洛基,这位洛基略略侧过脸,嘲讽道:“你和托尔商量正事的时候会要求他放下他的锤子吗?”

    李温特干脆道:“我会拿走他的锤子。”

    她琥珀色的眼睛看向着洛基,想了想,起身下了床,将薄毯裹在了身上。

    她坐在床边,盯着他好半晌方才说了句:“不能说谎的滋味如何?我还以为你能坚持的更久些。”

    洛基嘴角的笑意微微冷下。

    李温特的能力的作用范围有时会有些微妙,这大概和她尚且还算不上熟练有关。比如她若是下达的命令是“洛基不能说谎”——或许洛基只需要改个名字就能逃过这项规则。但如果她潜意识里认定的“说谎”也包括玩弄文字——那么洛基受限的将不仅仅是不能说出虚假的事实,还包括不能利用模糊的字眼来诱导他人。

    不能说谎的谎言之神。

    李温特甚至不需要再做其他的事情,洛基自然而然便会来找她。失去了“银舌头”,对于仇家几乎遍宇宙的洛基而言,这可绝对要比“造反失败”这点小事要严重多了。

    李温特带着笑意道:“这还是幻影吗?”

    洛基冷冷道:“不是。”

    李温特点了点头:“好,那现在我们可以聊聊了。”

    “首先声明,我无意插手阿斯加德内部的问题。我知道你很擅长谈判,我也知道托尔很重视你,我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我会解开的我的命令,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李温特陈述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世界意志’这个词语,你到底是从哪儿听来的?”

    “你这一次,到底想做些什么?”

    “您还真是悲悯又慷慨,只想知道‘一’件事。”

    面对洛基的嘲讽,李温特神色不动,摆明了一副“我说一个就是一个,你说了不算”的态度。

    洛基沉默了片刻,嘴角却又微微扬起,他半倚在窗台上,顺着星光看着坐姿端着,看起来在平常普通不过的李温特,忍不住鼓起了掌。

    他赞叹道:“你对我下这种令人厌烦、却又不致命的诅咒,是不是就为了问我这么两——”洛基看见了李温特的表情,识时务的换了词,“好吧,一句话?”

    李温特想了想诚实道:“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单纯想让你不高兴。”

    她不客气道:“毕竟你从来没让我们高兴过。”

    “这还真是我的荣幸。”洛基的笑意未达眼底,“不过我的目的,我确实已经全部告诉了你。”

    李温特困惑:“告诉了我?你的目的是九大世界?”

    洛基只是仰着略带嘲讽意味的笑,不解释,也不答话。

    李温特知道现在的洛基并不能说谎,他既然说了已经告诉了她,那必然就确实告诉了她();。

    她将自己与洛基仅有的对话翻来覆去想了好多遍,抓住了其中一道细微的线索,不太确定道:“……和平?”

    洛基啪啪啪拍了拍手,颔首道:“恭喜你,幸运的还留着你的脑子。”

    李温特不敢置信:“你竟然有一天会为了和平而战?不对,你为了‘和平’掀起了战争!?”

    洛基看起来懒得解释,他带着绿色的眼睛直刺李温特,语调轻柔又带着来自深渊恐惧,缓缓道:“你听说过‘诸神黄昏’吗?”

    李温特:“!!?”

    洛基看着李温特的表情,略勾起了嘴角,感慨道:“你果然知道。”

    李温特抿着嘴角道:“这是北欧神话,许多人类都知道这个故事。谎言之神洛基带来了诸神黄昏,尼德霍格咬断了世界之树,万物陷入火海,这世上的一切都会迎来毁灭,而后重生。”

    “只是个轮回而已。”

    洛基嗤笑:“你当时的命令是‘此域之人皆无谎言’。所以你能够正面回答我,你对我话语中的‘诸神黄昏’一无所知吗?”

    李温特其实真的不清楚,她对雷神剧情的了解截止于雷神2。诸神黄昏上映时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所以剧情只是知道个大概。

    所以她既说不出“我不知道”也说不出“我知道”。

    然而洛基似乎并不这么想,他直接认为李温特无所不知。

    对李温特而言,洛基这么理解于她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她选择闭嘴。

    洛基轻声道:“‘诸神黄昏’是一种能量,一种足以毁灭阿萨神族的力量。我可以放任托尔死在洪荒里,但我不能让我的国家为他陪葬。”

    “自我无意间从‘上位者’的口中发现这件事,便一直试图寻找到它、毁掉它。”他的眼中隐有恐惧,“是的,阿萨神族并不是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高处的生命,在我们之上,阴影之中还有端坐王座的更高位者。”

    “他知道‘诸神黄昏’,他拥有着这世间最难以摧垮的力量,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他当然也知道你,突然出现于地球的异类,他最大的敌人。”

    李温特听到这里忍不住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洛基跳下了窗台走近,他弯下腰,自上而下紧紧盯着她,“托你的福,前不久我刚刚亲眼见证了‘以太’——不可毁灭的无限宝石之一。”

    “但这样的力量,‘他’有很多。”

    “不过话说回来,无限宝石当真不可毁灭吗?归根到底,它们仍旧归属于世界,归属于宇宙,归属于唯一意志。”

    “如果唯一意志否定了它的存在,它还能亘古永存吗?”

    在洛基的瞳孔里,李温特的面容上慢慢染上了恐慌,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浓得令他忍不住凑上了李温特的耳朵,残忍道:“这场战争是因为你,因为‘他’想要抓到你。”

    “你的存在,就是对‘他’最大的威胁。”

    洛基退开一步,盯着李温特,蓝绿色的瞳孔熠熠生辉,他用着类似咏叹的语调,说着让人不舒服的话:“温特·李,连‘他’都恐惧着的弱小人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