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5

    世纪豪绅大酒店的晚宴大厅中,斑斓华美的水晶灯高高悬在上方,将偌大的空间映照得灯火通明。如水般倾泻的光芒之下,汇集着国内外不少大名鼎鼎的人物,而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注意力集中到了宴会厅的入口处。

    舞池外,含笑交谈的各界巨鳄们收了话音,舞池中,翩翩起舞的名媛绅士们顿住步子,甚至连乐师们都停止了奏乐,无数道诧异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一个人,一个出现得很突兀,却光芒万丈的男人。

    很简单的一身黑色西装,在他身上却有种与众不同的冷毅笔挺。在场的男性,要么是网络上正当红的高颜值鲜肉,要么是在各圈儿赫赫有名的重量级大佬,张张容颜或精致或俊朗,却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将冷硬简洁的黑色,融合得如此相得益彰。

    男人的五官深邃英俊,纯黑身姿透出浓重的压迫感和生人勿近的冷漠。不同于寻常那些年纪轻轻的成功男士,他的气质极其的沉稳而独特,整个人有种铁血的意味,威严而沉肃。

    董眠眠有些呆滞地看着,水晶灯的华光流淌,在那副高大挺拔的身躯上投落极淡的光影,高大挺拔的黑衣男人缓步而来。他的脸色无比冷漠,锐利冰冷的视线穿过重重人群,毫无悬念地落在她身上。

    ……陆简苍?

    居然是他?怎么会是他!

    眠眠整个人目瞪狗呆,原本飞速转动的大脑卡了壳,瞬间陷入了一片空白。

    距离他离开中国前往索马里,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在这段时间中,生活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她乖乖吃饭,乖乖上课,按部就班地做着她向他承诺的所有,照顾好自己和家里的所有人,乖巧地等待他回来。

    战场上的风云瞬息万变,谁都没有办法保证在战争中不出一丁点儿意外,哪怕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七天,在平时看来是多短暂的一段时日,在这种背景下却变得异常漫长。她几乎每天都要催眠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只需要完全地信任,安静地等待。

    她感到相当惊讶。前天下午的时候还听赌鬼和大丽花交谈,说索马里丛林那方仍在胶着恶战,而现在,他竟然出现在了数千公里以外的中国b市,出现在这个晚宴上,出现在她的眼前……

    银色光线沿着那英俊的轮廓勾勒,渲染出一种不真实的璀璨();。周围安静极了,仿佛一根针落地也清晰可闻。陆简苍一步步朝她走来,薄唇微抿,倨傲冷漠,那双清冷黯沉的黑眸定定注视着她,波澜不惊。

    显然,这次重逢毫无征兆,带给她的震撼却无与伦比。

    眠眠木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视线定定地看着那副笔挺如画的身姿,胸口处蓦地涌上阵阵情绪,复杂交织,汹涌澎湃。纤细白皙的十指握紧了沙发扶手,很用力,关节处的血色甚至都流失了些许。

    从最初的惊诧万分之后,众人的目光变得好奇。没有人认识这个无论是气质容貌都无比出众的男人,女士们眼前一亮,男士们满目探究。随着他的步伐靠近,宴会厅中,原本最不起眼的角落,刹那之间成了焦点所在。

    周三少爷眼神冰冷,原本含笑戏谑的神情有刹那的僵滞。他身旁的几个黑衣青年均疑惑地皱眉,随着那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靠近,他们下意识地想要上前阻拦,却被周秦光抬手阻止。

    “三少……”一个青年压着嗓子开口,用粤语狠声道:“这个男人是谁?敢管您的闲事,胆子也太大了,要不要交给我们处理。”

    周三少爷摇头,苍白俊美的面容脸色极差,“暂时别轻举妄动。”

    周家在x城是正根正枝的豪门世家,资产惊人,黑白两道同志,人脉圈也非常广。周秦光是周华礼老爷子的嫡出第三子,自幼在家中受宠,从十六岁便进入家族企业周氏集团做事,应酬来往自然不少。按理说,全中国但凡叫得出名字的大人物,应该没有一个不在周氏的人脉圈内,而但凡了解周家背景的人,绝不会想和周家作对,更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令周三少难堪。

    不过,凡事总会有例外,并不是人人都会忌惮周家。

    众人疑惑地打量着,只见晚宴厅的角落处摆放着一张真皮沙发,坐着一个娇小白皙的年轻女孩儿,她小脸上的神色懵懵的,瞪大了眸子看着某个方向。而令众人更加惊讶的是,这样一个被人忽视的角落地带,还站着这场晚宴中,身份地位最高的巨头——周家三少,周秦光。

    几分钟后,引起整场轰动的男人终于走到了董眠眠面前。

    眠眠的世界安静了一瞬。她甚至忘了站起身,也忘了说话,只是仰高了脖子呆呆地望着陆简苍。他的神色淡漠如水,挺拔迫人的身姿高山一般背着光,矗立在她面前,眸光平静,脸色却愈发地冷。

    “玩儿得开心么?”他垂眸俯视着眼前的女孩儿,淡淡开口,低沉的嗓音没有夹杂一丝情绪。

    这个声音很轻,是眠眠记忆中的醇厚悦耳,几秒种后,她卡机好半天的脑袋瓜子总算重新恢复运转,语言功能也恢复如常。望着那张看不出丝毫喜怒的俊脸,眠眠静默了须臾,然后做了一件令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

    她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小小的身子往前一倾,直接扑进了男人怀里。

    “你回来了……”她甜糯的嗓音轻轻的,柔柔的,细腻微凉的小脸软软地埋进他温热的颈窝,亲昵地来回蹭蹭,纤细的两条小胳膊用力勾住他的脖子,完全依赖的姿态,“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呢?”

    话音刚刚落地,一双大手就握住了那把纤细的小腰,眠眠一怔,紧接着整个人就落入了一个宽阔有力的怀抱中。下巴被粗粝冰冷的手指轻轻地捏住,抬起,她晶亮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惊异,看着他的俊脸埋低,然后唇上一凉,他已经重重吻了上来。

    眠眠脸蛋蓦地通红,小手抱紧了男人的脖子,闭着双眼任由陆简苍的唇舌碾吻啃噬。好在这次亲吻没有待续多久,很快,他放开了她小小的舌头,薄唇抵着她软嫩的唇瓣开合,嗓音低沉微哑,“等下我们再继续();。”

    “……”这话说的,就跟她有多期待似的==……

    又一次众目睽睽之下被亲得脸红心跳,眠眠羞得要死,基本上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闻言只软软地嗯了一声,小鸵鸟一般将滚烫的脸蛋用力埋进男人的颈窝。

    陆简苍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随后冰冷的黑眸平视前方,抱着怀里羞怯怯的小东西径直朝大门的方向走去,从始至终,一眼都没有看旁边那个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高个子男人。

    围观群众们的脸上,不同程度地浮现出惊讶,对这个男人的身份更加好奇。

    然而没有人说话,众人只是相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面色阴鹜的周三少,目光中隐隐雀跃,俨然都在等着看好戏——他们敢打赌,赫赫有名的周家三少,从出生到现在,可能从来没被人无视得这么彻底过。

    望着突然出现的男人,赌鬼和大丽花的惊诧其实丝毫不比董眠眠少。不过他们的脸色仍旧从容而淡漠,原本准备拔枪的右手垂下,面无表情地提步跟了上去。

    “这位先生。”忽地,沉默多时的周秦光忽然开口。他抬起头,白皙英俊的面容神色如冰,眸光中隐约可见一丝压抑的愠怒,看向那抹高大笔挺的背影,寒声道:“董小姐是我的贵宾,你要带她走,总得留句话吧。”

    众人眼睛里的雀跃和兴奋更加浓烈,隐隐预感到好戏即将开幕上演。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周秦光话音落地,那个男人不仅没有停下脚步,甚至连一个侧目都吝啬给予,仍旧神色冷漠地笔直朝前。

    见状,周三少的脸色更加难看,一个眼神示意,边儿上的数位高大黑衣青年立刻追了上去,却被那几个体格极其高大的外籍男子伸手拦住,双方顿时剑拔弩张。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只见一个容貌英秀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朝周三少走了过去。白鹰的神色淡漠如水,在周家人的凛目怒视下,将手里已经拨通的手机递了过去,沉声道:“周三少爷,您父亲的电话,他请您接听。”

    他的声音不大,但由于周围太过安静,所以这番话里的每个字眼,都清晰地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众人神色骤然大变,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我父亲?”周秦光微微蹙眉,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惊疑不定地伸出右手,将白鹰手上的电话接了过来,放到耳边:“喂?”

    很快,听筒里传出一道略微苍老却仍旧中气十足的嗓音,“老三。”

    听出这个声音果然属于自己父亲,周秦光脸色微变,眸光快速掠过四周,然后长腿微动,朝远处走了几步,语调十分恭敬:“父亲。”

    周华礼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厉声道:“听说你和陆先生发生了一些误会,老三,向陆先生赔礼道歉。”

    周秦光眸色惊诧万分,压低了嗓子不可置信道:“父亲,您让我向那个男人赔礼道歉?”说着顿了一秒钟,毫不犹豫地拒绝,“不可能。”

    “你……”周老爷子气急,不久之后,语气稍稍软了几分,叹道:“老三,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平时你在外面怎么混怎么玩儿,爸爸都不管。但是今天这件事,我必须告诉你,这个人,你和我都惹不起。”

    周家惹不起的人?

    周三少爷的脸色蓦地沉到了极点,他蹙眉,眉宇间的神色变得极其复杂,愤怒,困惑,不甘。沉默了几秒种后,他低声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些你就不用管了();。照我说的做,向陆先生和他的夫人赔礼道歉,否则不只是你,整个周家都会有大麻烦。”周华礼道。

    周秦光眸色如冰,“来不及了。”他抬眼看向已经走到大门口的几人,“他们已经离开了。”

    “追出去,向他们道歉。”周华礼的嗓音变得极其威严,“老三,听爸爸的话。这件事比你想象的严重得多,不要得罪陆先生。”

    “……”

    挂断电话后,周三少别过头低声骂了句脏话。白鹰嘴角勾起一丝讥诮的笑,伸手将手机接了回来,随后转身离去。

    旁边观望多时的黑衣青年们不明所以,其中一个上前来,皱紧了眉头道:“少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说着,他抬眸在窃窃私语的众人面上扫了一圈,“我查过晚宴的嘉宾名单,那个男人不在这里面。”

    另一个男人气急败坏,“没有邀请函,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主办方那边都是一群废物么?”边说边看向周秦光,“三少,吃了哑巴亏,就这么算了?”

    “都闭嘴。”周秦光冷冷道。

    手下人们瞬间噤若寒蝉。

    周三少的脸色阴鹜到了极点,伸手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隔着薄薄的烟雾,隐约可见那行人已经进了电梯。他吐出一口眼圈儿,还剩一长截的昂贵雪茄,戳熄在宴会厅浮雕隐现的墙壁上。

    刚才的那通电话依稀萦绕在耳畔,周秦光眉头深锁,迟疑了几秒种后,面容阴沉地从后门走了出去。

    从晚宴大厅里出来,眠眠整个人还有几□□在云雾中的感受。她微微抬眸,陆简苍清冷俊美的容颜就在很近的上方,黑眸平视前方,目光平静而冷漠。

    他有力的双手牢牢将她抱在怀里,径直穿过酒店的一楼大堂,通过旋转玻璃门,走了出去。还是夏季,晚间的风送来丝丝凉爽,漫天漆黑之中,闪烁的霓虹灯掩去了浮动在夜空中的星云,城市的夜晚格外繁华。

    董眠眠目光专注地盯着陆简苍,他低头看了她一眼,面容仍旧淡漠,但嗓音较之前的冷硬,明显变得温和低柔,淡淡道:“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过得很好。”

    怀里的娇躯馨香而柔软,白色小礼裙包裹着曼妙的曲线,愈发显得雪峰饱满,纤腰不盈一握。很保守的款式,只是背部上方是半透明的网纱,雪白的肩背若隐若现,看上去格外撩人。乌黑的长发挽起,在脑后盘着一个简单的发髻,斜插着一根通体碧绿的玉簪,明亮的大眼睛上了简单的眼妆,显得格外有神。

    她本是极有灵气的长相,小小的脸蛋俏俏的鼻头,眼角眉梢灵动无比,但这副打扮却发掘出了美艳妩媚的一面,端庄娴静。

    “……”呃?

    眠眠怔了下,不明白他怎么会忽然这么说,正打算开口,一道不算陌生的男性嗓音却从背后传来,“陆先生,请留步。”

    她背脊蓦地一凉,只觉得丝丝寒意顺着背心往上攀爬,听见一阵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这一次,陆简苍没有再置之不理,他顿住了步子。

    眠眠忽然觉得很紧张,两只小手将他的脖子抱得更紧,目光越过那副宽肩朝后一瞧,果然,是周秦光,他追了出来。

    她心头重重一沉,看着那张儒雅俊逸的脸孔,看着那双明显压抑盛怒的眼睛,再联想到他做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不由脸色发白——他为什么跟出来,难道还打算锲而不舍地抓她?在她男人眼皮子底下?脑子被门夹了吗……

    怀里的小身子僵硬了一瞬,搂住他脖颈的小手力道也在加重();。这种慌张的反应竟然令陆简苍觉得有点可爱,像一种下意识寻求庇护的小动物。他嘴角勾起一丝淡笑,低头轻吻她微微苍白的脸颊,“这么害怕?”

    “……”为什么她听出了丝丝愉悦?

    眠眠有点无语,只能支支吾吾地挤出两个字,“没有。”

    “我似乎记得不久之前,你还准备孤注一掷地拼命。”他吻住她细嫩小巧的耳垂,她瑟缩了一下,听见低沉的嗓音紧贴着自己耳畔响起,“却在我怀里抖成这样,眠眠,你是故意的?嗯?”

    “……”卧槽,什么鬼!

    她小眉毛一皱正要反驳,周秦光几人却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她立刻警惕地瞪大眼,满目戒备地盯着那个男人,然而与她的反应不同,白鹰和几位随行军官的面色却相当淡漠,完全没有半点准备动手的意思。

    陆简苍视线冷淡地扫了眼周秦光,“周先生有什么事?”

    静默片刻后,周秦光微微绷紧的脸皮一松,竟然浮起了个笑容,他含笑道:“刚才是周某唐突了,冒犯了尊夫人,一场误会,希望陆先生不要往心里去。”

    “……”wtf?

    眠眠整个人成了个大写的对角懵逼——什么情况?这个大哥追出来,竟然不是她预想中的直接开撕,而是道歉?这神奇的世界变化得也太快了点吧(⊙_⊙)……

    正惊恐万分,又听见陆简苍低冷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漠然道:“周先生还有别的事么?”

    周家的所有人都怔了下——这算接受了道歉,还是不接受?

    周秦光微微蹙眉。这个男人的面部表情看不出半点怒意,但是浑身上下的冰冷气息却令人不寒而栗。他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回答道:“没有了。”

    陆简苍点了点头,薄唇轻启吐出一行淡淡的字眼,“那就带着你的人滚。”说完,抱着还没回过神的董眠眠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眠眠几乎被哽住了。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是望着周秦光清白交织最后黑如锅底的脸色,她真的觉得很滑稽——堂堂的周家三少爷,大老远追出来赔礼道歉,结果得到的是一个“滚”字,普通人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一个天之骄子?

    不过眠眠倒是一点都不同情他,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吃这么点瘪完全是便宜他了。不过有一点倒是令她很惊讶——陆简苍虽然是个雇佣军头子,成天和一群无法无天的佣兵呆在一起,但是和佣兵们的野蛮不同,他严谨自制,教养极佳,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他说脏话。

    她悄悄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

    之前他一直在索马里指挥战役,她为了不让他分心,刻意让秦萧和赌鬼隐瞒了关于她被追杀一事的真相——所以,他应该不知道,几次三番对她下杀手的人就是周家三少。

    嗯,肯定不知道,否则周秦光的脑袋脖子早就分家了。

    眠眠小脑瓜子里思索着,不知不觉就被他抱上了车。她暗自琢磨,打算回去之后再把这段时间自己知道的事告诉他,毕竟现在,比起什么乱七八糟的谋杀案,她有更重要的事要问。

    陆简苍拉开驾驶室的车门上了车,她转过头,目光定定地望着那张无懈可击的侧颜。汽车平稳地驶出了世纪豪绅大酒店的停车场,远离了金碧辉煌的酒店,投落进来的灯光也随着消失,车厢之内暗淡一片。

    他的面上平静无波,黑眸淡淡地平视前方();。她咬了咬唇,怯生生地伸出小手捉住他结实的右臂,柔声试探道:“你……有没有受伤?”

    眠眠很清楚,以这个男人的性格,除非是扒光了衣服仔细检查,否则光观察面部表情是完全看不出端倪的。看见他回到自己身边,她很开心,但是比起这个,她更关心他的身体状况。

    陆简苍侧目直直盯着她,她呼吸一滞,这才发现那双暗沉的黑眸深得吓人。他低声问:“担心?”

    她心跳变得很急促,在这种凝视下,仿佛整个车厢内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燥热。她干咳了两声别过头,捏住他手臂的纤细五指也跟着松开,垂着头低低嗯了一声,声音小小的,弱弱的,“我很担心。”

    他黑眸微抬快速地扫过四周,然后方向盘一转,直接将车开进了一条漆黑的小街。

    眠眠低着头完全没注意,两只小手有些不安地绞着白色裙摆,粉色透明的指甲盖微微发白。

    她鼻子忽然有点酸,语气里带着丝丝若有若无的委屈,小声道:“你说得不对。你不在的这几天,我过得不好。来参加这个颁奖晚宴,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我花了一天的时间选礼服,一天的时间选高跟鞋,一天的时间选包包。我很想你,总是担心你会受伤什么的……是不是蠢到爆炸了……”

    卧槽,越说越没逻辑,董眠眠扶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蓦地,越野车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眠眠一惊,身体由于惯性往前倾倒,却又被安全带给牢牢地反弹回座椅,她一惊,脑子里窜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偷袭——难道是周秦光?妈的智障,故技重施?

    她背心冷汗涔涔,刚刚转头去看陆简苍,整个人却被高大沉重的身躯狠狠压在了座椅上。她诧异地瞪大眼,纤细的两只雪腕被男人修长有力的五指扣住,抬眸就看见他漆黑的眼睛黯沉微浊,灼灼盯着她,像锁定猎物的野豹。

    “……”什么情况?

    眠眠眨了眨眼睛,有点害怕,“陆……”

    后头的话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他的唇已经狠狠落了下来,修长的麦色手指箍住她小巧的下颔骨,微微使力,迫使她张开小嘴,有力的舌强势疯狂地长驱直入,近乎凶狠地吞噬她木呆呆的甜美唇舌。

    她整个人被吻得晕乎乎的,无力地窝在他怀里迎合这个狂风暴雨般的吻,额角一颗硕大的冷汗摇摇欲坠——尼玛,刚刚那么清冷淡定,这种一秒钟便饿虎扑食的剧情是什么鬼……

    不知过了多久,眠眠肺部的氧气几乎全部被男人吸食得干干净净,她缺氧得难受,挣扎着含混不清道:“等、等一下,陆先生你冷静一点……”

    不知是不是她的抗议起了作用,陆简苍的唇舌离开了她的,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双颊浮起大片彤云。他修长的手臂从她纤细的腰肢上搂过,环得紧紧的,埋首在她清香的黑发间,温热的呼吸带着明显的失序,喷在她的耳垂上。

    她双眼湿湿的,干咳了两声之后抬起爪子,在男人的宽阔的肩膀上拍拍,嗓音娇媚得能掐出水,“有点闷,开窗。”

    陆简苍的薄唇在她的脸颊和耳根之间细密流连,摇头哑声道,“都锁死了。”

    “……啊?”我去,好端端的锁死干什么!

    他将她抱得更紧,几乎要将她嵌进身体里,低头轻轻咬了一口她柔软的小下巴,“眠眠,我要开始了。”

    “……”在车上……开始啥,玩儿双人模式的猫狗大战吗卧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