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独占 > Chapter 1

Chapter 1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1

    夜风凛冽,凉意刺骨。

    鼓点荼.蘼的音乐声交织成了一个迷离的梦境,浓妆艳抹的美丽人妖们穿着暴露,供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的游客们一饱眼福。

    城市中心地带,一条长不见尽头的沥青马路,从繁华喧嚣的主城区延伸而出,沐浴着璀璨华灯的光火,静静地蔓延,伸长,使人生出一种错觉,仿佛那是暗夜中通往永生和光明的大道。

    然而错觉始终是错觉();。

    马路的端点不是希望也不是日出,而是泰国最大的监狱,北孔普雷。

    深不见底的泥潭沼泽,和狂乱生长的荆棘,构成了这片土地很独特的风景。典型的热带季风气候,给这个以象为尊的国度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雨水。又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淅沥雨串再度簌簌落下。

    监狱的大铁门前,立着十位手持电击棍,腰间配枪的彪形壮汉。他们有最标准的热带地区亚洲人长相,浓眉大眼,肤色黝黑,个子不算很高,却都清一色的身着墨绿色制服,暴露在空气中的臂膀,粗壮,结实,肌肉纠结并有力。

    壮汉们面无表情地矗立在北孔普雷的入口处,像两排敦实冰冷的木桩。

    关押亚洲地区重刑犯的监狱,理所当然,配备最坚固的铜墙铁壁,和最强悍狰狞的狱警。

    雨下得更大了。

    背后的建筑物火光依稀,随着查房狱警们粗鲁的呵斥同辱骂,一扇扇仓室铁门重重闭合。最后只剩下高立在监狱入口上方的路灯,带着几分不堪重负的摇摇晃晃,白惨惨的光将狱口警们的身影拉得长而细瘦,森冷可怖。

    片刻之后,一阵引擎声渐渐逼近,混合着雷雨,和巨轮碾压过路面的声响。监狱入口处的男人们微微抬首,视线看向那辆从马路的远方渐行渐近的押囚车。

    几人面上掠过一丝诧异,其中一个转过头,朝十人里年纪最长的大汉打了个响舌,用泰语道:“这么晚了还有犯人送进来?不对劲儿啊。”

    年长的狱警是查仑,他半眯了眼,略微思索之后叹了口气,“这年头,押囚犯哪儿还分什么白天晚上?检查完之后把人都送进去,让档案室的起来拍照登记安排仓室。”

    正说着,那辆庞然大物已经停了下来,极厚的大面积铁皮被雨水冲刷得当当作响。

    引擎熄灭了,狱口警们纷纷正了容色,刚才那名中年狱警上前几步,看向驾驶室和副驾驶室里的人。

    车厢里没有开灯,光线昏沉一片,中年狱警半眯了眼,只见两名青年身材高大,穿着北孔普雷狱警的墨绿色制服,佩有警衔,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面容,只依稀可见棱角分明线条锋利的侧脸。

    副驾驶室的青年递出来一个证件,用一口非常流利的泰语沉声道:“这帮犯人的押送是典狱长亲自授权,请让我们进去。”

    查仑接过证件察看了一番,然后几不可察地蹙眉:“你们两个都面生,新来的?”

    “是的。”副驾驶室的年轻男人勾起唇角,嗓音十分地平稳,温和,“今天时间太晚,活也没干完,只能改天请老哥喝一杯了。”

    狱警查仑还是有些疑虑,探首往黑洞洞的押囚车厢看了一眼,提出要求:“我要检查一下犯人。”

    暴雨毫不留情地击打着路面与车顶,监狱大门前,陷入了刹那的死寂。

    很快,驾驶室里的青年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沉默,他低声道,“当然可以。”说完高大挺拔的身躯微动,推开驾驶室的车门,淋着雨大步绕到车辆末端,铁栓从外面打开。

    查仑上前,一手推亮手电,一手警惕地摸向腰间,抬眼审度,只见偌大的车厢内竟然横七竖八地挤满了人。凌乱,野性,颓废,却没有一丝一毫普通重犯的狼狈。

    男人们五官深邃,体格健壮而挺拔,或坐或立或躺,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弥漫了每一个角落。

    这些人,不像囚犯,更像是……一群正在养精蓄锐的野狼,在等待一个时刻,给猎物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哐当”一声,重铁车门猛地关上了();。

    之前那名副坐在副驾驶室里的青年挑眉,语气仍旧平和:“老哥,时间也不多了,请你让我们进去。”

    查仑脑子里的疑团已经堆积到顶点。深夜押送来的囚犯,根据刚才的目测,人数起码在三十以上,这样大规模的押送,上级应该不至于倏忽,也不会不事先知会他们深夜值班的狱口警。

    不对劲。

    中年狱警面上勾起个淡淡的笑容,视线却状似不经意地在高大男人身上游走。年轻俊秀的亚裔面孔,身形却极其高大挺拔,无论从走路的姿势,还是言谈举止,都不像刚刚从警校毕业的毕业生。

    而更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士兵。

    查仑还在绞尽脑汁地思索着,这时,一记手刀却无比地狠戾地在他后颈劈了下去,力道之重,竟然硬生生将那个身形魁梧的壮汉直接击倒在地。亚裔男子挑眉,有些无奈地看向出手伤人的同伴,话音出口已经换上一口十分醇美的美式英语:“山狼,你太急躁了。”

    “完成任务剩下的时间不到二十分钟,我可不想为你的恶趣味负责,黑刺。”面无表情的白种男人冷冷一笑,从驾驶室里拎出了一把比利时scar步.枪,接着便拉开了车厢后门,吹了声口哨,“开工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客人在a区三十二号仓等我们。”

    ******

    刺耳的警笛声,一阵紧接着一阵地响起,监狱内部的走廊上,应急灯猩红的亮光如同鬼眼,闪烁不熄。

    这种暴动之前的平静,为a区监狱里的重刑犯,增添了一丝蠢蠢欲动的,病态的兴奋。

    然而面对这种类似恐怖片开头的场景,处在a区最后一件狱仓的董眠眠毫无所觉。她默默面对着阴暗潮湿的墙壁蹲好,纤细白皙的右手在墙壁上画着蘑菇一朵朵。

    “我真蠢,真的。”她喃喃自语,大眼睛里的火光噗噗灭掉,哀怨得荡气回肠,“如果不是我好心扶了一把那个中年大妈,就不会被她的戒指扎晕,更不会一睁开眼就在这个鬼地方。鸟不拉屎鸡不下蛋,还有老鼠……”

    说好的中泰建交四十周年呢?说好的欢迎中国友人来泰尽情玩耍呢?大爷的,都怪那个坑爹的旅行社搞了个特价旅游,1119元还三天双.飞,不然她才不跟着岑子易来泰国呢!尼玛还专门请假逃课过来,如果工程力学挂了科,重修费都是365.5元人.民币。

    咦好像重点不对?

    算了不管了,总之苍天大地神天菩萨,她真的倒霉透了顶:)。

    这时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瘦小女孩儿递过来一小瓶矿泉水,然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把剩下的干净水喝完。

    董眠眠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花儿,蹩脚地挤出句泰语:“谢谢。”

    狱仓里没有窗户,接收不到一丝一毫的阳光,如果不是眠眠手腕上还戴着一只去年生日收到的小手表,她甚至连基本的半天黑夜都没办法判断。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五十分。也就是说,距离她被绑架到这个莫名其妙的监狱,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白天。

    这个常年被黑暗笼罩的狱仓里,董眠眠当然不是唯一的居住者。她捧着干净的矿泉水举目四顾,只见下午被检查出来发烧的小男孩,已经被人吊上了一瓶盐水,浑身肮脏,面色惨白,小小的两片嘴唇甚至都已经干裂破皮。

    眠眠心头一沉,看了眼手里的矿泉水,咬咬牙,起身将水瓶子递了过去,抄着一口中式泰语道:“你不舒服,给你喝();。”

    泰国男孩儿掀了掀眼皮,虚弱的大眼睛里掠过一丝诧异同惊讶。脏兮兮的小手缓缓伸出,举到一半儿却又垂了下去,低低道,“还是你喝吧,我很快就会死了。”

    这话听得董眠眠很不舒服,她起身走近,弯腰在铺了一堆破布的单人床上坐下,语重心长地教育道:“少年,你只是小感冒,又不是绝症,生命很美好,不要放弃治疗。”边说边拧开瓶盖子把水往男孩儿嘴边儿凑,“乖,我喂你。”

    这个屋子里除她之外,还有整整五个年龄在十二岁左右的小朋友,身为被绑架小分队中年龄最大的人,眠眠决定将华夏人民的友善互助精神,传播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小男孩儿感动得快哭了,连连说了几声谢谢,接着才微微支起身,就着她的手小口小口地喝水。然而喝着喝着,男孩儿眼眶一红,竟然哭了起来。

    董眠眠嘴角一抽,瞬间尴了个尬:“……what’g?”

    刚才递水给她的小女孩儿拍拍她的肩,她侧目,只见那小姑娘脏兮兮的小脸上也萦着一抹浓烈的恐惧和绝望,用泰语很缓慢地道:“姐姐,我们可能都会死呢。”

    “……”她眸光骤然一闪。

    接着又见那小姑娘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扁桃,胸口,两腰,含泪小声道:“这群人,好像要的是我们的这些东西,贩卖,走私。”然后抬手指了指小男孩儿,小小的脸蛋上神色竟然极其凝重:“他已经验过血了,应该过几天就会有客人来做手术。”

    董眠眠没怎么听懂女孩儿的第一句话,但是悲伤的神色却令她心头一沉。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未几,她脑子里升起一个念头,顿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冰冷得彻彻底底——

    人体器官走私?

    这间监狱,暗地里干这种勾当?

    眠眠精致的面容刹那间血色尽失。她抬手扶额,艰难地消化着这个太过挑战她三观的信息——这算什么,来泰国特价旅游,要把命赔进来??老天爷,这个玩笑你开得太大了吧。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却从走道的另一头隐隐传来,不疾不徐,步伐十分地沉稳,显得从容不迫。

    和不断撕扯耳膜的警笛声,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狱仓里的孩子们瞬间吓得脸色大变,她蹙眉,伸手将小姑娘发抖的瘦弱身躯搂到怀里来抱紧,在唇边竖起个食指,“嘘。”

    几秒种后,董眠眠屏息凝神,走到铁门前站定,身子前倾,将耳朵紧紧贴上冰冷的金属门壁。

    一个男性嗓音模糊传来,含笑兴奋道:“找到了!赌鬼,打开三十二号仓门!”

    眠眠狐疑地蹙眉——不是泰语,是英语。门外的那群人,似乎,不是这里的狱警?

    控制室内的高个子中东男人吸了口烟,朝耳麦道,“ok——”说着,他眨着眼睛顿了下,吐出口烟圈继续道:“ah……这几个仓门的开关标志模糊了,我先开一个,如果蒙对了,黑刺,你给我三百美金!”

    黑刺合上眸子揉摁眉心,切齿道:“我劝你动作快一点。”然后压着嗓子补充威胁:“别磨蹭,上次断的肋骨长好了?”

    赌鬼不耐烦地吐了口烟圈儿,烟头下,烫得倒在地上的狱警一声惨叫,“都他妈说了不许提那件事了!”说着,他大掌一挥,随便拍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哐当”一声闷响,狱仓里的人一惊,吓得往后退去两步();。

    面前的狱仓门控制锁,竟然开了。

    刺目的暗红色光线瞬间从走道上投射入内,眠眠将几个瑟瑟发抖的孩子抱得更紧,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抬眸,暗影与红色的灯光交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纤尘不染的黑色军靴。

    董眠眠嘴角一阵尴尬地抽搐,视线往上,逐一扫过笔直的两条长腿和窄瘦的腰身,一个极其高大挺拔的男人,身着黑色冷硬的军装制服,十指上的白色手套一丝不苟。

    看上去,像一株高大安静的黑色乔木。

    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比董眠眠见过的任何亚洲人都更加立体,深邃,雕塑一般。

    深刻凌厉的五官从暗红色的光影中浮现,黑眸深邃,目光沉静而冰凉。麦色的皮肤,五官凌厉,气质清冷而凛冽。仓门开启的一刹那,男人倨傲硬朗的下颔微微低垂,像是在打量她,一言不发,却带起一种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那一刻,眠眠以为自己看到的不是活人。

    他很快收回了视线,高大的身躯微侧,淡淡的视线看向另一间紧闭的仓门。随之,她听见另一个嗓门儿透出压抑的怒气,几乎暴跳如雷:“妈的,你开的是三十三号仓!”

    说完,端着重型枪械的青年看向那个男人,神色恭谨之中,带着一丝莫名的紧张,“开关标志模糊了,我们十分的抱歉……”

    “还有五分钟。”

    偌大狭长的走道上,响起一个低沉醇厚的嗓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不要让客人久等。”

    背后几个高高大大的青年不约而同地朝他行了个军礼,“是,指挥官!”

    这一幕落在眠眠眼中,竟然有些莫名的诡异。指挥官?这群面孔各异的家伙是军人?

    ……然后到泰国来演越狱?真是wtf……

    小朋友们满目戒备地躲在她身后,就在这时,刚刚暴跳如雷的白人青年总算留意到了她的存在,沉着脸色狐疑,“这所监狱里怎么会有女人和孩子?”说着蹙眉,决定不再深思,而是抬枪指着董眠眠,厉声呵道:“回去!”

    回去?开什么玩笑!

    她很害怕,怕得几乎要发抖,然而无数双小手在背后攥紧了她的裙摆。董眠眠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后退,就没有出路了。

    这是唯一的机会。

    她深呼吸,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忽然干笑着“哎”了一声,微颤的嗓音在昏暗的走廊上空空荡荡地回响:“指挥官?”

    周围有片刻的安静。

    那个无比冷硬的男人微微回头,容颜隐在暗处,毫无感情的眸光,冰凉地落在她身上,似乎带着一丝若有所思。

    “希望不是随时都会出现……”眠眠将几个小朋友抓得更紧,试探着扯了扯唇,用英语道:“已经到这份儿上了,救我们出去,不就是您顺手一件事么?”

    他们手上有很先进的武器,应该很容易就能把她和这群倒霉的熊孩子救出去。

    “希望不是随时都会出现……”低沉清冷的嗓音静静重复她的话,听不出任何情绪。

    下一刻,董眠眠看见指挥官朝她投来了一记毫无温度的眼神,然后淡淡开口,语气倨傲,简洁冰冷:“很遗憾,我从来不是任何人的希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