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独占 > Chapter 2

Chapter 2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

    “很遗憾,我从来不是任何人的希望。”

    清晰的词句,悦耳却冰凉的嗓音,冲击着在场每个人的耳膜。董眠眠黑亮的瞳孔有刹那的放大,她看向那个男人,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求助,或许真的很像一个妈的智障。

    这个监狱或许在走私器官,而这伙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劫囚,除了“黑吃黑”,她暂时想不出第二个名词来形容这荒诞又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那位指挥官的表情和目光,董眠眠找不出任何词汇来描述。没有怜悯,没有嘲讽,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和波动,那双黑沉的双眸,冷漠却绝对的威严,不是傲慢不是骄矜,而是真正的目中无人。

    几个孩子攥住她衣角的手在一分分地收拢,脏兮兮的手指印落在她还算干净整洁的裙子上。眠眠咽了口唾沫,内心是胆怯的,眼神却不死心地盯着他。

    她不想放弃,可是很明显,这种情况,不是她想不想能决定的事。

    刺耳的警铃依旧大作,红色的光影不断地闪现,交错,闪现,交错。士兵们年轻英俊的脸庞没有丝毫的动容,麻木,甚至恣意桀骜。

    董眠眠浑身的血液都在变冷。

    没有人会救她,这群人根本就不在意她们的死活,就算明知她们很无辜,明知她们被关在这里是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明知她们只是孩子和女人。

    她的视线扫过士兵们手里的武器,喉头上下滚动了一瞬。很快,刚才逼着她回到三十二号仓的青年再次举起了突击抢,这次的语气更加不耐烦,甚至显得凶恶:“回去,别给自己惹麻烦!”

    黑暗中,那名被所有人称作指挥官的男人已经转过了身,甚至连一个余光都没有再赐予被误放出来的“囚犯”。

    董眠眠抬眸看向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他英俊硬朗的侧脸线条比黑暗更加令人胆寒();。

    颓丧地叹了口气,她扫了一眼黑洞洞的枪口,垂下头,在孩子们惊诧而绝望的眼神中,挪动步子,带着他们往身后的仓门退行。

    却在此时,一个嗓音响起,压着嗓音用英语问:“你是中国人?”

    距离眠眠最近的青年皱起眉,深邃的眸子半眯,目光探究地落在她裙子正面的汉字印花上。

    她原本消沉得生无可恋,闻言一滞,猛地抬头看向他,晶亮的大眼眸子瞬间掠过一丝精光:“是的。”

    直觉告诉她,这个士兵在这种时候问这个问题,不是心血来潮。

    年轻的士兵眉头皱得更紧,董眠眠满目期冀地盯着他,那张白皙而写满生存渴望的脸,在背后一股大力的推搡下,没入了一片黑暗。

    仓门重新被人关上,寂静中,依稀响起充满惶恐与压抑的抽泣声,稚嫩而脆弱。

    最令人痛苦的不是绝望,而是经历过希望之后的绝望。董眠眠不知道怎么安慰这群小朋友,只能伸出白皙纤细的五指,轻轻抚摩那几张脏得几乎分辨不出五官的小脸。

    门外传来仓门开启的声音,交谈的声音,她靠着墙壁半眯了眸子,料想三十二号仓的人已经已经被放出来了。

    那个仓室的犯人,就是那伙人这次行动要营救的对象。目的完成,那伙人当然会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很快这个猜测就印证了。脚步声,沉稳有序,有渐行渐远的趋势。

    眠眠咽了口唾沫,神色警惕地盯着仓门位置。她没有功夫去思考,这所铜墙铁壁的监狱是怎么被这群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控制,也没有精力去思索,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她只是目不转睛,盯着门上那道被刻意留下来的那道细缝——

    刚刚那个南亚面孔的士兵,没有把仓门关死。

    为什么?

    因为她是中国人?

    ……我大□□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果然不是盖的。

    董眠眠精致的小脸上面无表情,内心却抑制不住地小小激动了瞬。在心中将国家领导班子的叔叔爷爷们全都感谢了一遍后,她眸色微凛,垂眼看了看几个哭成小花猫的泰国小朋友,然后弯下腰。

    “哎,”她皱起眉,嗓音压得低低的,一边两手并用地比划一边用英语道:“都别哭了,这个时候哭有个毛用。”

    最先递水的女孩儿是这伙孩子们年龄最大的,能够和董眠眠进行基础的英语交流,闻言,她将眼泪憋了回去,脏兮兮的小手揩揩脸,强自镇定下来,朝另外几个小朋友安抚道:“别哭了别哭了,等会儿又把坏人引过来就不好了呢。”

    困境之中,小孩子们往往会下意识地依赖比自己年长的人。小姑娘的话收效不错,其余几个孩子低低地抽泣了几声,好歹将眼泪都抹干了,仰起小脸望着面前的一个小姐姐一个大姐姐,稚嫩的脸蛋上堆满了无助与惶遽。

    身为大姐姐的眠眠感到鸭梨山大,她扶额,内心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过去为非作歹了二十年的人生。的确,作为一个时常打着她爷爷风水大师的名号招摇撞骗赚生活费的神婆君,她承认,自己有那么丁点儿缺德,否则神天菩萨一定不会这样报复她……

    唉跑题了,还是想想怎么逃命比较要紧。

    董眠眠捏了捏自己扎成一颗小丸子的头发,目光如炬地盯着那道门缝——门没有关死,那就意味着她现在就能带着几个熊孩子从三十二号仓偷偷摸摸溜出去,可是,然而,但是……这个时候出去,只会有两个可能();。

    no1:以那位“指挥官”为首的劫狱小分队已经撤离,她们一出去就遇上这所监狱的狱警,然后被一脚踹回来,扑gai。

    no2:那伙人还没有走,她们一出去就撞见,然后被突击.枪指着踹回来,扑gai。

    ……卧槽。

    她烦躁地踹了下墙角,视线在阴暗的狱仓里流转了一大圈儿,然后落在那个泰国小姑娘身上,朝那条门缝抬了抬下巴,眉眼间透出几分严肃的神色,“跑不跑?”

    那小姑娘显然比她还犹豫,小手将自己的上衣下摆攥得紧紧的,支支吾吾:“我们不认识路,走出这道门,也不一定能逃出去……”

    眠眠细想也是这个理,眉头越皱越紧。

    这种节骨眼儿上,跑出去极有可能被抓回来,可是如果不跑,留在这儿的唯一下场就是被掏得连渣都不剩。她以前看过一个破获倒卖人体器官案件后的视频,那场面,简直鲜血淋漓令人发指。

    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和身边这些活蹦乱跳的熊孩子,有朝一日也变成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跑可能死,不跑一定是死。董眠眠咬着下唇将心一横,作出了决定。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小姑娘。

    小女孩儿犹豫了一下,小声回答说:“你可以叫我小雅。”

    “好,小雅,接下来我告诉你的事很重要,告诉你的朋友们。”她定定地盯着雅,尽量说得缓慢清晰:“我现在带你们出去,保持安静,牵着手,跟在我身后,我们见机行事,不管能不能逃出去,赌一把,ok?”

    小雅抿了抿唇,然后直视着那双灵动漂亮的大眼睛用力点头,“好。”

    眠眠嗯了一声,趁着小姑娘跟其它小朋友转达的当口,她提步上前,在床板前蹲了下来。脸色苍白的男孩子诧异地盯着她,几秒钟的沉默之后,董眠眠伸手将针头拔了出去,然后用残留在一旁的棉签摁住针孔。

    “我扶你。”

    小男孩儿有些不可置信,吃力地组合着词句,道:“带着我,会很麻烦……”

    董眠眠朝他翻了个白眼,抬起他细细瘦瘦的胳膊架在肩头,使劲将人扶起来,道,“那不然呢?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逗。”她骨架子小,架着个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人很有些吃力,咬咬牙继续说,“别肉麻兮兮地看着我,实在感动的话,等逃出去了,让你爸妈请我吃顿饭。”

    男孩儿没怎么听懂,只是朝着她挤出个虚弱的笑容,用泰语说了个“谢谢你”。

    几个人前前后后走到了仓门前,眠眠心跳如鼓雷阵阵。刺耳的警笛依然在响,透过门缝朝外看,红色报.警灯的火光一束间接一束地晃动着,森然诡异。她转头看了眼身后怯生生的一张张小脸,抿了抿唇。

    就在董眠眠准备拉开仓门的刹那,一声巨响之后,刺眼的亮光猛然打进来。处于黑暗中的瞳孔略受刺激,她抬手遮挡,听见一个嗓门儿催促道:“跟我来!”

    眠眠一滞,那人的面孔背着光看不大真切,上前几步才依稀能分辨出——是刚才那个给她们留门儿的南亚人。

    “……”她惊诧地挑眉。

    南亚人面色不善,极不耐烦地说:“快点,我随时可能改变主意。”

    闻言,董眠眠心头一沉,连忙将心头翻江倒海的疑惑压下去,带着几个孩子跟在他身后走出了仓门();。

    和其余士兵一样,这个南亚人也穿着深色制服,双手举突击步.枪,他的个子很高,身形魁梧而壮硕,面容上头神色警惕,看上去完完全全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他在前面带路,董眠眠和孩子们紧紧跟在后头。

    当初被关进来时她昏迷不醒,根本不了解这所监狱的内部是怎么样的构造。此时从狭长幽冷的过道上穿行,眠眠只觉莫名的心惊胆寒。

    显然,警笛声令其余仓室的犯人们察觉到了这场突变,无数沉重的铁门敲击着,暴怒而兴奋的吼叫声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孩子们瑟瑟发抖,她凛目,用力握了握小雅攥住她衣角的右手。

    突地,始终在前方沉默不语的南亚人开口了,他头也不回道:“指挥官并不打算管这个闲事,你最好祈祷,在走出这所监狱之前,不要第二次和指挥官碰面。”

    眠眠嘴角一抽,正打算为前面那位大哥扫盲一下“说什么就容易来什么”理论,前方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整齐,沉稳有力,带着几分,陌生而熟悉的……沉重的压抑。

    南亚士兵脸色一变,口里骂了句脏话:“*!”

    这种脚步声,无疑属于那群无法无天的某支军队。

    董眠眠懊恼地咬了咬唇,脑子里想起那张俊美却无比冷硬的脸——她甚至能回忆起那双漂亮却冰冷的眼睛。

    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在南亚士兵做出指示之前,她已经飞快地拉着几个孩子躲到了拐角的一侧,紧贴着墙壁蹲好。

    战战兢兢。

    ……这位南亚大哥真是乌鸦嘴啊尼玛(╯‵□′)╯︵┻━┻!

    周围有光,白色与红色交错,却比黑暗更显得恐怖。很安静,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那些脚步声,同时显得格外清晰。

    董眠眠朝孩子们竖起食指,几乎屏住了呼吸。

    很快,一个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冷漠而平静,没有丝毫的起伏,淡淡地质问:“两分钟前,我命令你打开所有狱仓,可是白鹰,这不是控制室的方向。”

    南亚士兵面色微变,在数道诧异的目光中,他很快镇定下来,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回答道:“报告指挥官,我记错了路。”

    “……”董眠眠额上的冷汗顺着白皙的面颊滑落,在心中默默给那位好心的士兵划了个十字架。

    男人冷淡的视线从南亚士兵的面容上扫过,然后,落在他身后的位置。

    墙壁背后,浅色裙边露出一角,和四周监狱的肮脏冷硬形成异常强烈的对比,显得柔弱而醒目。

    南亚士兵顺着指挥官的目光看过去,顿时脸色大变。

    死一样的寂静。

    董眠眠的心跳几乎已经突破了极限,因为她听见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有人朝她的方向走来了。

    孩子们抱成了一团。电光火石之间,眠眠咬牙,蓦地站起身从拐角走了出来,难掩慌乱的瞳孔,对上那两道冰凉的眸光,她听见自己的声音略微颤抖地响起。

    “请问,你们收钱办事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