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独占 > Chapter 7

Chapter 7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7

    男人嘴唇温度和之前触碰过她皮肤的手指一样冰凉,可是这种触感又和之前非常不同。他的唇形薄而优雅,柔软却强硬,不由分说地占据她所有感官。

    董眠眠根本就还没有回过神。

    她明亮的大眼眸子瞪大到前所未有,木呆呆地盯着那张骤然放大的英俊面庞,脑子里嗡嗡地响个不停。这种呆愕持续了大约两秒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瞬间将她飞远的三魂六魄给拽了回来。

    平静绅士的短暂停顿之后,他含住了她不断颤栗的唇瓣,有力的舌尖将她的唇齿撬开,每个步骤都有条不紊,沉稳冷静。

    她此时的感受简直像被雷劈了——他的舌头舔吻着她口腔里每一寸土地,游走过的地方都像是被电流过了一遍。她僵硬着背脊承受这个莫名其妙的吻,清晰异常地感觉着他舌尖的温度,和那种十分独特的清冽气息。

    眠眠惊慌而诧异地皱眉,垂在身侧的两只手臂立刻抬了起来。然而紧接着,他修长有力的左手就扣住了她的两只手腕,高举过头顶,轻而易举扼杀了她试图反抗的举动。

    下巴被一股不容忤逆的力道钳制,她的头几乎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仰起脖子迎接他极其强势的唇舌掠夺。

    脊梁骨一股凉意攀爬而上,她心中强压了多时的恐惧随着他舌头的每个动作不断放大,膨胀,亟待迸发与宣泄。冰冷有力的舌尖在扫荡完她嘴里的每寸土地之后,轻轻地勾了勾她完全缩在角落里的小舌。

    她有些慌张地躲闪,却被他封堵完所有退路。

    陆简苍的吻几乎没有任何技巧可言。

    强势,侵占,强取豪夺,这是她脑子里所有能用以形容的字眼。像是逗弄又像是试探的触碰之后,他缠住了她的舌,一开始就狂风暴雨一般强势激烈,越吻越深。

    她脑子越来越沉,被这个暴戾而残忍的吻弄得快要窒息,呼吸间全是他的味道——很淡很淡的烟草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甜,有点像薄荷。

    董眠眠眉头越皱越紧,由于缺氧,她白皙的双颊泛起两抹诡异的红潮,神思恍惚地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被亲死了。

    不过万幸的是,高大的男人结束了对她唇舌的肆虐。

    他微凉的薄唇离开,她立刻别过头大口大口地喘气,仿佛重新回到水里的鱼一般。

    ……这个强吻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重新吸入氧气的大脑开始恢复运转,这种情境之下,她内心的五十六种语言都汇成了一句话:日你仙人。

    董眠眠已经要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她十分地确定已经肯定,在之前的对话过程中,自己的居心虽然有点叵测,但表面上的和平是绝对维持了的——所以,这位之前始终都表现得清冷沉静又禁欲的仁兄,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发.情就发.情了……

    她瞪着他,气恼得说不出话来。嘴唇和周围的皮肤传来一种火辣辣的灼痛感,即便不照镜子,她也能想象自己的嘴有多肿。

    陆简苍放开了她的唇,捏住她下巴和手腕的手指却纹丝不动,俯视她的目光和之前一样清冷平静,只是更加幽黑,也更加暗沉。

    眠眠晶亮的眸子充盈着愤怒的火光,她盯着那张冷峻如常的面容,有那么一瞬间几乎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刚才强吻她的不是他,因为单从面部表情和眼神来看,这个男人浑然一副没事人的姿态。

    清冷,倨傲,看得董眠眠鬼火蹭蹭地往上窜。

    她努力平息着翻涌的怒气,被迫仰头看着他,挤出个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用最标准的国语道:“陆先生是中国人?”

    “不是。”他的嗓音很沉,平稳没有起伏,“我的国籍是美利坚合众国。”

    “……”卧槽,果然是天上九头鸟,地下美国佬,社会制度和思维模式都不一样,根本没办法沟通:)。

    董眠眠扯了扯唇,内心展开了一场理性与感性的拉锯战。这种节骨眼,她当然知道自己不能触怒这个男人。但是刚才那种唐突无礼的举动,实在令她一头雾水怒火难平——你大爷的,那特么是她的初吻……

    算了,纠结这个初不初的问题有点玛丽苏,但最起码得有个理由吧?她没那么大脸觉得他会对她一见钟情,那么这个吻是为什么?吃饱了撑的,闲得无聊?

    她想起之前那句“留作纪念”,简直分分钟想暴走——纪念你妹!

    眠眠开始怀疑这位指挥官其实是个神经病,病入膏肓没得治的那种。

    内心一番激烈地怒斥痛骂,她稍微平静了些许,只是再开口时,态度远远没有之前的温顺客气。她的声音很低,表情有点冷,道:“这位美国的雇佣军指挥官,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放开我先?”

    黑色帽檐之下,男人棱角分明的面容波澜不惊,幽深的黑眸注视着她,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回应。

    董眠眠内心很多种情绪交织着。一方面愤怒到无以复加,一方面又无法克制地害怕和恐惧,他的眼睛就像森冷夜色中的星光,无须任何言语就能令她胆战心惊。

    服软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她又觉得不甘心,平白无故被人占了便宜,难道还要低三下四么?大爷的……她又不是不给钱,至于这样吗?吗!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陆简苍勾了勾唇,嗓音十分平静:“生气?”

    “……”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令眠眠十分之鄙夷,她转过视线不去看他,呵呵道,“还好。”我就当被狗咬了。

    然后沉默了下,再度不悦地蹙眉,再次语气不善要求:“陆先生,请你先放开我,如果你听不懂这句中文,我可以再用英语给你翻译一遍。”说着,她用力挣了下被他扣在掌心的双手。

    却仍旧只是徒劳。

    她不知道发他是什么时候脱下的手套,她只知道,那只左手五指骨节分明,指尖和虎口都有粗粝的茧,却十分地修长漂亮。他看上去根本没有用力,却令她丝毫都动弹不得。

    然而令董眠眠没有想到的是,在她话音落地之后,他不仅没有松开她,甚至还变本加厉();。冰凉粗粝的指腹,沿着她下巴处软嫩的细致皮肤轻轻摩挲着,然后很缓慢地游移,朝上抚摩她红潮未褪的娇嫩脸颊。

    眨眼的功夫,眠眠背后的寒毛全都竖起来了。

    这种近乎温柔的抚触,令她从骨子里开始发冷,不多久,她看见他的唇角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微笑,嗓音有些低哑:“你很青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丝愉悦的味道。

    董眠眠这回是真的被吓住了。她迟疑着没有言声,只是睁大了眼睛万分警觉地盯着陆简苍,时刻提防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然后,捏住她下巴的手指微微使力,她的脖子被迫朝上仰高,大片雪白光洁的肌肤在他眼前袒露无疑。

    她的心脏忽然开始剧烈地跳动,全身的血液都汇集到了脖子上——他的手指,抚摸着她纤细柔嫩的颈项。

    眠眠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被钳制的双手收握成拳,心头慌乱如麻。他想干什么?

    微凉的气息逐渐逼近,她额角冒出了冷汗,意识到他在低头向她的颈项靠近。她这时已经完全没法冷静下来了,余光朝驾驶室的方向扫了一眼,那名飞行员从始至终都像是一团空气,俨然对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

    ……尼玛……

    “你……”她的喉头有点发抖,“你要干什么?”

    “不必害怕。”陆简苍的声音仍旧沉稳平静,只是很轻,透出几分莫名的柔和,却教她连头发丝都觉得诡异阴沉。他淡淡道:“只是要你记住我。”

    说完,他低头吻上了她雪白的脖子,然后薄唇微张,牙齿落了上去。

    尖锐的疼痛几乎在瞬间就席卷了眠眠的全身,她惊愕不已,一个没忍住痛呼出声,极其清晰地感觉到他的牙齿已经刺破了她脆弱的皮肉。极淡的血腥味,在空气里徐徐蔓延开。

    “……”其实他是个吸血鬼?这么突然地就要变身了吗……

    她脑子里飞起许多离奇古怪的念头,疼得冷汗涔涔,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咬死的前一秒,他终于完全松开了对她的钳制,高大的身躯直起,橘色灯光下,那张面目冷峻漠然,漂亮的薄唇上嫣红丝丝。

    毋庸置疑是她的血。

    董眠眠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得到自由的右手抬起来一摸,猩红的血迹瞬间染上纤细白皙的五指。

    卧!槽!

    “你……”她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你”了半天也没个下文。

    陆简苍的神色却清冷如常。他取出一块干净的洁白手巾,不由分说地摁在她脖子上的伤口上,嗓音毫无温度:“它会时刻提醒你,欠我的东西。”

    “……”特么的死变态……

    她怒目而视,几乎是咬着后槽牙道:“那么我的锁,陆先生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

    “下次见面。”

    干净而简洁的回答。她隐隐觉得这句话不对劲,却并没有功夫去思考,因为紧接着便听见那位指挥官沉声下令:“五分钟后准备降落。”

    飞行员应了个是,恭敬地请示道:“指挥官,之后是否前往卢斯卡尼。”

    “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