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独占 > Chapter 9

Chapter 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9

    离开了造成强烈压迫感的罪魁祸首,董眠眠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大半颗回肚里。在白鹰和赌鬼两人的护送下,她和几个孩子上了停在路边的黑色商务车。

    车厢内的空间不算狭小,气氛却仍旧是压抑的。几个小朋友乖巧顺从地坐在最后一排,董眠眠抱着小雅坐在中间的里侧,身旁的白鹰坐姿十分随意,她余光一扫,看见他正拿着一张纸巾擦拭一把锃亮的匕首。

    车里没有开灯,闪着银光的刀身有点点暗斑……大概是血迹。

    眠眠用最快的速度收回了视线,眼观鼻,鼻观心,强迫自己不去好奇关于这群人的任何事。

    坦白说,从被绑架到监狱到现在,她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梦。回顾来泰国的这几天,她有种日了狗的感觉——旅个游也能被贩卖器官的盯上,最后还被牵连到这种类似好莱坞电影的剧情中,还欠了大笔外债,她简直无言以对……

    忽地,董眠眠想起自己丢失的书包里还放着一学期下来的工程力学作业,顿时生出一种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妈蛋!

    她蒙了一层细灰的精致小脸蓦然一垮,更加消沉了。

    商务车在夜色下平稳和缓地行驶着,在返回城区的途中,还经过了曼谷著名的水上市场。不过这对于已经处于生无可恋状态的眠眠来说没什么意义,此时她脑子里只有三个念头:1赶紧脱身;2赶紧回国;3赶紧重新抄一份作业。

    董眠眠脑子里胡乱思索着,就在这时,坐在副驾驶室里的赌鬼吹了声口哨。她蹙眉,有些不耐烦地抬眼看向后视镜,里头一双银灰色的深邃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很好奇,在向指挥官求助前,你知道eo么?”

    她压根不大想搭理他,闻言只是很敷衍地哦了一声,“不知道。”

    赌鬼像是听了很滑稽的一件事,干咳着笑了起来();。他转身看向白鹰,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老大为什么和她交易,这个女人根本不可能支付得起我们的价钱,而且我们无法确保她的嘴巴严实。”

    白鹰耸肩,将擦拭完匕首的纸巾随手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格子里,“任何智力无障碍的人都不会想要成为eo雇佣军的敌人。”

    说着,他转头看了一眼身旁垂着头静默不语的中国姑娘,“我相信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董眠眠虎躯一震,悻悻笑道,“当然。”

    赌鬼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哂笑了下,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后排和董眠眠怀里的小丫头,“其实你也无法保证这群孩子不会乱说什么。”

    她瞬间有些慌了,下意识地将怀里的小雅抱得更紧,眉头深锁:“他们只是一群孩子,不懂英语,也不认识你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赌鬼挑眉,然后回过头摇了摇头,“小个子姑娘,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们执行不正义的任务,但并不是屠夫。比起北孔普雷里那群人,我们的指挥官仁慈很多,不是么?”

    “……”呵呵,仁慈你大爷。

    眠眠嘴角抽了抽,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是沉默了半晌后才点头,昧着良心低声道:“陆先生……那是相当的宅心仁厚。”

    这句配合性的说辞却令副驾驶座上的青年笑出了声。赌鬼捂着嘴一阵干咳,肌肉纠结的手臂往靠背上一搭,盯着她兴冲冲道:“老实说,这是我头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形容我们的指挥官,宅心仁厚。”

    “……”日妈老子不是在配合你吗……

    董眠眠一脸无语地看着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这个人耍了。

    赌鬼的嘲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肆无忌惮,听得董眠眠俏生生的小脸蛋越来越黑。一旁的白鹰露出厌恶的神态,长腿一抬踢了下赌鬼的座椅,“消停点儿。”

    “听说指挥官抢了你的项链?”赌鬼忽然问道。

    “……”她的回应是很直接的一个白眼,也懒得纠正那是护身锁不是项链,只道:“怎么?》”

    “小个子,我们来打个赌,一百美金。”赌鬼银灰色的眼睛闪烁着精光,正要继续说下文,却被董眠眠盯着张冷漠脸打断:“不赌。”

    “……”赌鬼嘴角一抽,面上意兴阑珊,顿了下才又道,“你的英语好像不错。”

    眠眠扯了扯嘴角,“一般,一般。”

    白鹰踹椅子的力道更重了,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他这次一脚踢在了赌鬼的膝盖骨上,直疼得俊朗的白人青年倒吸一口凉气,捂着伤处说不出一句话来。

    董眠眠觉得大快人心,心中对南亚大哥的好感度又往上升了一格。

    这时又听见南亚大哥沉声朝自己道,“已经快到了,我们会在路边把你放下来。”

    不用说她也知道他们不会真的送她进警局——开玩笑,这打扮这装备,走大街上不被当成抢银.行的才怪。她对白鹰的话表示深刻理解,一副很懂的表情颔首,道:“你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白鹰嗯了一声,勾起个笑容,“不要忘了十天之内全额汇款。”

    “……”好感度瞬间降为零:)。

    夜色已经很深了,街道上行人寥寥,只有冷风带着寒意吹拂而过();。董眠眠带着几个孩子下了车,站在马路边上朝那辆越来越远的黑色汽车行注目礼,整个人还有几分云里雾里的不真实感。

    逃出生天。

    这四个字的语境在这一刻被完全地诠释到淋漓尽致。

    她捋了捋头发,牵起几个孩子四下张望了一番,过马路,往仍旧灯火通明的警署走去。

    报.警之后理所当然要走一套繁复的流程,这间警署的警.察抄着一口不达标准的泰式英语,董眠眠表示,交流起来很有难度。她用座机打了个电话,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之后,便坐在凳子上和黑黝黝的泰国小警.察斗智斗勇。

    比起已经成年的董眠眠来说,几个熊孩子显得异常幸运。他们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吃棒棒糖,然后看着董眠眠装逼就行了。

    她扶额,将羡慕的眼神从几张脏兮兮的小脸上收回来,第n次艰难地描述:“我们被绑架,关在一所监狱里……器官走私,对,没错……我也不知道那个监狱到底在哪儿啊……”

    泰国小警.察拿着笔刷刷地写着,尽职尽责地询问每一个细节。这种敬业又负责的精神很可贵,只可惜,董眠眠十句里头可能就听懂了三句。

    正纠结着,一个细细柔柔的嗓音却从背后响起,董眠眠回眸,看见小雅亮晶晶的一双大眼睛。

    她说,“姐姐,我们要去做身体检查了。”她说的是泰语,然后指了指几个护士打扮的年轻女人。

    眠眠明白过来,点点头,“恩恩,快去吧。”

    小雅黑黑的漂亮大眼睛盯了她好一阵,忽然跑过来,伸出小胳膊牢牢地抱住她的脖子,用英语很轻地说道:“谢谢。”

    她心头微动,不由重重捏了捏小姑娘纤细的手臂,朝她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赞美:“你们很棒,很勇敢。”

    说完,董眠眠抬起眸子,正好看见孩子们都远远地看着她。脸色苍白的小男孩朝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然后抬起右手,竖起大拇指。

    几分钟后,孩子们被送到最近的医疗中心进行全身检查,警署这边开始帮助联系他们各自的家人。大概在凌晨五点左右,一高一矮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间警署门口。

    董眠眠一眼扫过去,几乎热泪盈眶,隔着老远就开始挥舞白生生的细胳膊:“岑子易!”

    大高个子青年俊秀的面容满是忧色,在看见她的刹那,他长舒一口气,迈开长腿大步上前,嘴里道:“简直是急死我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儿,我怎么跟老爷子交代。”

    边儿上那名十三四岁的少年则皱紧了眉头,道:“咱俩都商量过了,要是再找不到你,就打电话告诉爷爷。得亏您老人家没缺胳膊没断腿儿,不然我和子易不得以死谢罪?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眠眠揩了把脸,努力将到眼眶里的泪水给憋了回去,道:“一言难尽,咱们回去之后细说。”她暗搓搓地指了指身后那名臭着脸的泰国小哥,低声道,“岑子易,想个办法,赶紧把我弄出去。”

    高个子青年蹙眉思索了下,余光一扫,蓦地瞥见她脖子上一圈儿红痕,不由大挑其眉:“你这脖子怎么回事?”

    她脸上一热吓得不轻,连忙抬手挡了挡,干笑着挤出一句话:“……狗咬的,狗咬的。呵呵。”

    岑子易将信将疑,“你这几天落狗窝里了?”

    眠眠一副伤春悲秋不可描述的感叹脸,语气极其庄重地回答:“别傻了,是狼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