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17

    这个声音含着丝丝笑意,和记忆中一样,清冷,悦耳,却又有那么点不同();。好像带着些压抑,带着些莫名的……兴奋?

    这种差异很细微,具体究竟是哪里不同,眠眠已经根本无暇分辨。

    因为男人冰凉的手指,以一种很轻的力道,触摸着曾经烙下伤口的位置。她僵硬着身子一动不敢动,这种接触令她毛骨悚然,全身的每一个感官细胞都被强行唤醒。

    董眠眠从来不知道陆简苍给她的恐惧有多深,直到这一刻,听见他的声音,她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有。

    闭着双眼,黑暗中,其它的感官就变得异常灵敏。她能感觉到他的触碰,能闻到空气中那丝清冽遥远的气息。同样不陌生,不,不止是不陌生,她甚至还格外地深切地感受过,那是……他身上的味道。

    冷汗将背上的礼服衣料逐渐浸湿,眠眠心头一时间慌乱如麻——事情的发展实在太过戏剧性,她只是去朋友家参加了一场婚礼,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被eo的人绑架?更骇人听闻的是,她此刻身处的,极有可能是那个男人的卧室。

    那种气息实在太浓烈了,浓烈到令她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的每根神经都被浸泡在他的世界里。

    这种感觉,真是尼玛的糟透了……

    常言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难怪今天她打牌的时候手气好得像开挂,看来是老天爷早料到她会倒这么一个血霉,所以提前给她点小恩小惠聊以慰藉。这笔买卖亏大了,怪不得赢的钱叫横财,绝对和飞来横祸遥相呼应。

    眠眠觉得,她们老董家祖师爷的脸都快被自己丢完了。

    脑子里浑浑噩噩地思索着,安静的空间里,陆简苍的声音再度传来,淡淡道,“我说过,让你记住我。”

    这一次,他的声音更近,董眠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没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两只雪白的小手在身侧下意识地收紧,暗自咬牙盘算,随时准备来个出其不意的一击。

    眼前隐约有黑影闪过,不用睁眼她也知道,那个男人在向她靠近,那种独特好闻的男性气息很快就侵占了她的整个呼吸系统。

    然而就在她打算来个正当防卫的前一秒,一只冰凉却极其有力的大手,轻而易举地捏住了她的两只手腕,往上一折举过头顶,将她娇弱纤白的身躯完全禁锢得动弹不得。

    “……”我靠!

    须臾的光景,眠眠的脑子嗡嗡作响,完全还处于状况之外——大爷的,什么情况?

    闭着的晶亮双眸猛然睁开瞪大,一张英俊沉冷的脸,近在咫尺。他还穿着白天的黑色西装,高大的体格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西服质地光滑却冰凉。

    尽管周围的背景很暗,光线很昏沉,但是那张容貌依旧醒目到极点,眉眼清冷,棱角分明。沉静幽深的黑眸静静注视着她,冷冽的目光之中,似乎有一丝淡淡的愉悦。

    愉悦?

    回过神后的董眠眠完全呆了。

    什么情况?之前的见面中,这个男人留给她的印象极其的冷漠残忍,而此时此刻,阴暗空旷的密闭空间里,她胆战心惊,他以一种观赏的姿态欣赏她的表情。这样令他感到愉悦?

    眠眠眸光微闪,内心数千头草泥马呼哧呼哧奔过。

    她已经完全肯定这个人心理有问题了。从之前那个诡异的亲吻,到鲜血淋漓的啃咬,再到现在的种种,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脑袋有包。

    落地窗的床帘拉得严严实实,将外头的月色隔绝殆尽();。偌大的卧室没有开大灯,只有床头的一盏台灯散发着昏黄的光,黯沉并且暧昧。

    “还记得我么?董小姐。”低而沉的嗓音,听不出喜怒。

    “……”你这不是屁话么?

    在那种令她浑身寒毛倒竖的目光下,董眠眠清了清嗓子,试着挤出微笑,尽量用很自然的语气回答:“……陆先生?好久不见,挺巧的啊。”

    这句缓和气氛的话语完全没有任何效果。因为接下来,他嘴角勾起一个很淡的笑,低头朝她靠得更近,单刀直入,冰冷的气息拂过她微微颤栗的唇瓣:“不巧。你应该很清楚,是我派人带你来的。”

    陈述事实的一句话,从他口里说出却显得很古怪。仿佛他是猎人,她是落入囚笼的猎物。

    眠眠嘴角一抽,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给个台阶都不下,你缺心眼儿么?强行构建起来的友谊小船连帆都还没来得及扬起,就这样沉入了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

    不过人家都这么直白了,她也没道理再强行装友好。短暂的沉默之后,她俏生生的小脸上笑容收起,两只纤细的手腕试着往外抽了抽,换上副冷漠的小嘴脸:“不是还有个三四天么,这么急?”说着一顿,亮晶晶的大眼眸子里浮起一丝很了悟的神色,声音压得低低的:“陆先生,冒昧一问……你最近手头,很紧张?”

    逼债都逼到这份儿上了,是有多穷。

    “……”

    话音落地之后,陆简苍那头半晌没有言声,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这种诡异的死寂持续了好一阵子,董眠眠心里也越来越慌。不过身为一个靠嘴皮子吃饭的神婆,这点儿场面还是吓不住她。

    于是,眠眠再次开口:“……陆先生您放心,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好歹也是个江湖上混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真没想赖。”一番委婉曲折的前缀之后,她再次试探着抽了抽两只小细胳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两道月牙,以一种商量的口吻低声道:“不如您……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

    粗粝冰凉的指腹捏住了她的下巴,力道不重,但是却带起一种触电般的感受。

    眠眠眉头几不可察地一簇,脑袋被迫微微扬起,直视那双沉冷的黑眸。陆简苍离得很近,高大挺拔的身躯在她上方形成大片阴影,逆着暗光,他的容貌变得略微模糊。

    他唇角上扬,指腹有意无意地在她柔软的下巴上轻轻滑动,嗓音却没有温度:“今晚和那件事无关。”

    “……”不是威胁她还钱么?那是为什么?

    越危急的时候,人的脑子越容易缺根弦。董眠眠被这句话弄得一愣,怔了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情况的糟糕程度或许远远超过自己的预期。

    与此同时,陆简苍打量着指间的这张脸。

    很干净,也很精致。年轻女孩的皮肤白得接近透明,这种白皙又和生硬的白欧人截然不同,透出淡淡的,健康的浅粉色。视线下移,游移过被水蓝色修身礼服包裹着的曼妙身躯。

    她身形娇小,身材比例却很好,玲珑有致,腰臀和腿部曲线优美动人。

    两条纤细的小腿和黑色床单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有种妖异的美。

    察觉到这种怪异的审度,董眠眠浑身的血都快凉透了,尤其是从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眸里,她看见了一丝类似于满意的神采();。

    一个不祥的预感在脑子里徐徐上升。

    她深呼吸,在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镇定镇定,面色竭力维持着平静,开口:“既然无关,你为什么抓我?”轻微颤抖的嗓音。

    陆简苍高大挺拔的身躯微微直起,单手将她死死压制,垂眸,神色倨傲冷漠:“完成上次的事。”

    “……”上次的什么事……她整个人成了个大写的懵逼。

    就在她怔忡的当口,他已经脱下了身上的衣物,赤条条的麦色身躯完全呈现在董眠眠面前。体格极其挺拔高大,宽肩窄腰,肌肉线条流畅起伏,看上去结实,有力,充满了一种令她心惊胆战的侵略气息。

    伤痕累累,可是丝毫不影响美感,看上去就像是大师的雕塑。

    眠眠只觉得满眼都是惊悚,连忙移开视线,盯着那张依旧冷漠的脸庞,不寒而栗。

    男人淡淡道:“上次条件有限。”说着,他低下头,在她惊瞪的目光中吻上她的唇,薄唇开合,很平静的口吻,声音依然冰冷:“这次很好,这里只有我和你,不会有人打扰。”

    “……”wtf?

    这么无遮无掩的话语钻入耳膜,董眠眠惊诧得连害羞都忘了,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就开始努力挣扎,嘴里气急败坏地怒吼:“有病吧你!”边说边腰部使力,狠狠抬腿朝他踢了过去。

    这次攻击董眠眠几乎用尽全力,然而反抗来得快,去得更快。陆简苍微微侧身,然后将她的四肢完全牢牢钳制,勾起唇,嗓音低沉得有些沙哑:“不必这么紧张。”

    眠眠一双晶亮的眸子怒瞪着,心道我不紧张,我想杀人。

    然后他的唇落了下来,含住她柔软娇小的唇瓣用力地舔舐吮吻。

    对方力气大得惊人,她几近窒息,一切反抗都被不留后路地封死。她几乎是尖叫着骂了一句法克,然后就听见空气被布料撕裂的声音划破。

    从冰凉逐渐过渡到温热的呼吸,离开了她被吮咬得完全红肿一片的唇瓣,徐徐向下。

    手脚被禁锢得动弹不得,董眠眠狂躁得想杀人。

    他带着凉意的唇亲吻着她雪白柔嫩的耳垂,嗓音带着些赞叹的语气,夹杂毫不掩饰的暗色火焰,“你很美。”

    “……”

    被人肆无忌惮地打量,这种事情前所未有,董眠眠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个男人态度强硬且异常坚决,看来脱身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了。她咬紧牙关合了合眸子,双颊浮起丝丝潮红,呼吸不稳,然后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至少、至少让我知道为什么。”

    死也得有个说法。

    陆简苍吻住她黑发下柔软雪白的小耳朵,引起她不可抑制的颤抖。他说:“别怕,一切都交给我。全部。”

    漆黑的夜色,昏暗的卧室,被一个赤着上身,强悍英俊的男人剥夺自由,作为一个智商没有障碍的正常女性,董眠眠当然很清楚接下来的剧情是个什么狗屎走向……卧槽。

    她觉得这一切都发生得莫名其妙。

    在泰国的时候,这个男人毫不留情地夺去了她坚守了二十年的初吻,这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此时此刻,就在这个不知是什么地方的卧室里,他竟然还准备变本加厉地索取更多。

    陆简苍的吻,从一开始就带着一种绝对的侵占和掠夺意味();。

    当他的唇完全包裹她由于慌张而颤栗的红唇时,董眠眠全身都僵硬了起来。这种触碰太过亲密,她感到非常陌生,而当那有力的舌巡视领土一般描摹完她柔软的唇瓣,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时,眠眠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和其他人接吻的经历。男人沉重的身躯切断她所有的退路,骨节修长的大手,将她纤细的手腕扣在头顶,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微微使力,迫使她张着嘴迎接他风卷残云的吻。

    董眠眠皱紧眉头,嘴里的触感都快麻木了。男人像一头野兽,疯狂肆虐着她娇嫩青涩的唇舌,她舌根都被吮得生疼,喉咙深处溢出一阵细微的痛呼。

    陆简苍将她每一个细微的神态收入眼底。

    上次在直升机上的强吻,她也是这么的僵硬紧张,呆讷的像个小木头。指掌下的肌肤滑腻而柔软,和他的粗粝硬朗完全不同,这种极端的反差令他眸色越来越深。

    一番重重的吮吻之后,他离开了她的唇。眠眠有点缺氧,新鲜空气窜入肺腑,她立刻大口大口地呼吸,胸前剧烈起伏。

    视线从她姣好的身材曲线上扫过,细细的小腰上方拥雪成峰,锁骨线条精致柔美,漂亮得不可思议。

    陆简苍抬起她的小脸,目光对上那双有些迷离,却充盈着愤怒与不解的大眼睛。

    “同意么?”粗粝的指腹轻轻抚摸她光洁柔滑的脸颊,他的声音很低,带着一种压抑,像是忍耐到了极点。

    “……”和这个人的沟通障碍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很多时候,她甚至很难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

    她眉头皱得更紧,歪着头试图躲开他的手指,语气很不好:“什么?”

    男人微凉的唇极缓慢地拂过她的嘴角,有点痒,令她毛骨悚然。他呼出的气息喷在她柔软泛红的耳垂上,嗓音低沉传来:“给我。”

    “……”眠眠一副吞了个苍蝇的表情。

    都这样了才想起来询问一下她的意见?逗她么?

    她几乎被气笑了,亮晶晶的大眼眸子瞪着他,语气却比之前稍微好了一点点,试探着低声道:“陆先生问这个的意义是什么?我不同意会怎么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

    沉默了几秒钟后,陆简苍俊美的面容上浮起一丝冰凉的微笑,“询问是基于礼貌,结果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今天晚上你逃不了,乖乖听话。”他低头在她的嘴角落下一个冰冷的吻,“我建议你同意,否则这个过程你会很痛苦。”

    “……”我勒个大叉,听你大爷,还能这样?强行同意?

    情况糟透了。

    这是陆简苍的地盘,反抗根本就是徒劳,而且以这个人的手段,如果一个不甚激怒了他,董眠眠完全不怀疑,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她。

    略忖度,她咬了咬微微苍白下唇,然后心一横,双手的力道松懈下来,一副英勇就义的架势,面无表情道:“那麻烦你快点。”

    生活就像一场xx,如果不能反抗,就只能坦然地接受。眠眠虽然怎么都没办法坦然,但这个节骨眼儿上,摆在面前的根本没有第二条路。*总比小命不保好,假装自己哔了狗。

    心理快速调整着,她躺在床上,尽量控制面部表情,让自己看上去不至于太慌张可怜。然而这种流于表面的强自镇定,被那个男人轻而易举地击得粉碎。

    他长臂一揽箍住了她柔软的细腰,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然后在董眠眠诧异不已的注视下,高大挺拔的身躯躺在了她之前的位置,然后将她娇小僵硬的身子捞到胸前,紧紧抱住();。

    董眠眠脸色一僵。

    男人硬邦邦的麦色胸肌贴在她柔滑的脸颊上,在她手臂上轻轻滑动的指掌,带着一层坚毅的薄茧。

    自己为什么不是个三百斤的胖子,那样就能一举压死他了……

    她莫名其妙地胡思乱想。

    “你很害怕。”忽然,清冷悦耳的嗓音毫无温度地从头顶上方传来,她听见他沉声道:“给你一些时间习惯。”

    “……”董眠眠无语了,心道都这份儿上了,大哥你其实没必要这么注重细节,这么……表现得很为她着想。

    而且她很想告诉他,这种诡异的接触并没有办法消除她心里的反感,只会让她觉得,他是个相当,十分,极其衣冠禽兽的蛇精病。

    这个表面上祥和美好,暗地里暗流涌动的拥抱实在诡异,仿佛他们是一对亲密的恋人。她越来越觉得心里发毛,试探着红唇开合,挤出一句话来:“……陆先生,我想最后再和你说个事。”

    “可以。”他的回答依旧很冷硬,只是听上去有些沙哑,有力的大掌却缓慢而有规律地抚摩她的背脊,有点像安抚某种小动物。

    董眠眠深吸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哪里得罪过你,但是……无冤无仇,我再次真诚地恳请你慎重考虑一下。随便逮着个女人就睡,其实是很危险的,实不相瞒,我全身上下就没哪个地方是正常的。我还做死人生意,阴气重,很容易招鬼……”

    话音未落,她一声惊呼,被男人高大的身躯完全压在了下方。陆简苍吻住她呼吸越来越乱的红唇,沉声道:“我不介意。”

    “……”

    ————————我是纯洁可爱的拉灯(= ̄w ̄=)分割线—————————

    整整一个晚上,董眠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原本以为只是伸头一刀,却没想到,这个夜晚漫长得可怕。男人像一头永远不知满足的野兽,翻来覆去,次次强悍而决绝,占有她的身体。

    她眠眠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像是被拆完再重新组装了一次。

    这种亲密的结合应该是充满爱意的,属于最亲密的恋人,只是他们是例外,从始至终,他们甚至没有任何的交流。

    整个过程她的脑子都很昏沉,被动地接受他肆虐在她身上的一切。从刚开始的咬紧牙关忍耐,到最后的大脑空白晕厥,她甚至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当白天压倒黑夜的时候,太阳光荣地出生。

    旭日朝晖从天边的尽头处冉冉升起,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一丝光线从隙开一隅的窗帘外投射入内,不偏不倚,将好照亮床上女孩的脸。

    白皙的双颊潮红未退,乌黑的发丝凌乱地披散在深色系的枕头上。她闭着双眼,鼻头和眼皮都红红的,光溜溜的小身子蜷缩在大床里侧的一角,浑身遍布青红交错的吻痕,浓密的睫毛依稀带着残留的湿润。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醒了过来。

    夜里被折磨了一整晚,身体很疲惫,可是大脑却驱使着她从梦中惊醒。与此同时,身上那种难以启齿的酸软无力感也紧随着袭上。

    董眠眠神色恍惚地躺在床上,瞪着头顶灰白色的天花板,几秒钟的呆滞过后,首先在脑海中浮现的,竟然是昨晚发生的一切();。

    男人宽厚的背和窄瘦的腰,紧拥着她的有力胸膛,和从他额头滴下的汗水,温度灼人。

    董眠眠合上眸子揉摁眉心,嘴里低声咒骂了一句。

    视线扫过四周,这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坐起身,浑身的骨头像是被拆开重装了一次,眠眠忍住身体的不适,用最快的速度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环境。

    昨天晚上的情况特殊,她甚至没有机会看清这个地方的构造。只见金色的阳光从床帘缝里丝丝透入,将这间陈设相当简洁冰冷的房间照亮些许。

    绝对的暗色系,每一样家具摆件都十分冷硬。如果不是身下的这张床,董眠眠绝不相信这是一个活人的卧室,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一丝丝人气。

    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整齐刀架上,有三排,每一排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军刀,鞘身分离,金属的冷光有些刺眼。

    这是……那个男人的住处?

    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眠眠有种还没缓过神的感觉。

    如果不是身处这间死气沉沉的卧室,如果不是她身上还酸软得想死,她绝对会认为自己昨天是做了一场噩梦。

    她抬起手抚了抚额,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咬紧牙关坐起身,然后拖着仿佛被掏空的身体下床。

    腰酸背痛,四肢乏力,好像身体被掏空……

    董眠眠心头的感受难以言喻,*的悲伤只持续了小小的一会儿,她甩甩头,拳头一握鼓励自己振作起来。她的人生理想伟大而充满阳光,决不能因为一只半路杀出来的发情公狼而消沉!

    自我催眠了会儿,她弯下腰,将昨天被那个男人撕烂的衣服捡了起来。垂眸,观望两眼,然后愤愤咬牙:靠,这么贵的裙子就这样报废了,仙人板板。

    正纠结着怎么走出这个房间,房门出却传来了一阵门把被转动的声响。眠眠吓了一大跳,惊慌之下连忙飞叉叉地跳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一双大眼睛,警惕地瞪着忽然开启的房门。

    很不幸,是她此时此刻,乃至今后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对象。

    眠眠在心头连骂了十句日龙包。

    和之前的制服以及黑色西装都不同,男人穿着一件非常简单的纯黑色衬衣,西裤包裹着的两条腿笔直而修长,站在不远处,像一棵挺拔又傲慢的乔木。

    他关上门,沉静幽深的黑眸看向床上的董眠眠,俊脸淡漠,语气清清冷冷:“醒了?”

    “……”#¥%&……

    眠眠其实在心里预演了无数遍,她指着这个蛇精病的鼻子痛骂的场景。只是千算万算,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哥的反应会这么平静无奇。这种口吻,就像昨天不是她被他强行xx,而只是他们一起愉快地斗了通宵地主。

    她被哽了一下,然后略思索,朝他很警惕地道:“……那个,陆简苍先生,你该不会还要我对你负责吧?”

    话音落地,整个偌大的卧室陷入了刹那死寂。

    眠眠裹着被子cos鸵鸟,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遥遥观望。几秒种后,陆简苍迈开长腿,脸上毫无表情地朝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再挪了挪,一副如临大敌的神情();。

    很快,陆简苍走近了她所在的大床,停住步子,居高临下地俯视她,神情带着丝丝习惯性的倨傲。眠眠咽了口唾沫,迟疑着想说些什么,一件纯白色的女装却摆到了她面前。

    男人淡淡道,“算是赔偿。”他的视线掠过一旁已经被损坏的礼服裙。

    盯着那件崭新纯白的连衣裙,董眠眠愣了下,然后才定定神,伸手拿起来。她当然求之不得,毕竟谁都不回喜欢光着身子和人说话。

    然而刚刚拿起裙子,董眠眠的动作就顿住了。她的神情变得很不自然,抬起眼帘,古怪地看向他。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沉默地矗立在她面前,英俊的面容沉冷漠然,丝毫没有准备出去的意思。

    ……所以,她只能在他面前穿衣服?

    董眠眠嘴角一抽,尽管知道不可能,但是她还是试探性地开口,维持着基本的礼貌:“……我要穿衣服,可以请你……可以请陆先生,暂时出去一下么?”

    他几乎连想都没有想便一口拒绝,沉声道:“这是我的卧室,董小姐无权干涉我任何自由。”

    ……所以你特么就能堂而皇之地看她换衣服?

    这种傲慢又不讲理的姿态令她董眠眠的火气蹭蹭往上窜,她皱起眉,心中丝毫不想示弱。做坏事的人不是她,为什么自己反倒要畏首畏尾?反正昨晚上能看的不能看的都看完了,他那么大一人物都不嫌吃亏,她虚个毛线。

    忖度着,她咬了咬牙,掀开被子转过身,当着他的面就开始穿衣服。

    这种带着些赌气念头的做法,在几秒种后,令董眠眠感到了一丝后悔。背对着陆简苍,可是即便不转身,她也能感觉到那种肆无忌惮的视线在她光裸的背部游走,简直就像是锋芒在背。

    她眼观鼻鼻观心,努力催眠自己背后的是只狗背后的是只狗,克制着双手十指不发颤,万分艰难地将那件纯白色连衣裙笼到身上。

    竟然出乎意料地合身。

    董眠眠也顾不上其它的,匆匆穿好衣服就下了床,巴不得自己背上长出一对翅膀,能直接打开窗户飞上天,这样就不用再和那个男人共处一室了。

    她胡七八糟地思索着,也不搭理陆简苍,只是光着一双白生生的小脚站起身,踩在冰冷的地板上东奔西顾,寻找自己不知所踪的高跟鞋。

    徒劳的寻找持续了整整三分钟,毫无所获,她小眉毛一皱抓了抓头发,心情变得越来越烦躁。

    鞋呢?难道被那个蛇精病藏起来了?一大老爷们儿藏女人的高跟鞋,是有多变态……

    眠眠心头一阵无语,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转过身,抬头望向两步远外的高大身影,不情不愿道:“陆先生,你把我的鞋放哪儿……”

    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话,她就瞪大了眸子惊呼了一声——他忽然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冰冷的黑色实木书桌上,脸色冷漠如常。

    眠眠吓了一大跳,反射性地抓住他柔韧却冰凉的黑色衬衣,细嫩的指尖下,男人结实有力的肌肉很硬。

    她坐在桌子上有些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直到陆简苍转身,再次回来的时候,那只漂亮修长的左手上,多了一双小巧精美的黑色高跟鞋。

    “……”她愣了下,小脸上有些尴尬,忙忙伸手去接,嘴里下意识地道:“谢谢……”

    然而令董眠眠万万没想到的是,下一刻,他微凉的大手握住了她纤细精巧的足踝,她诧异地蹙眉,眼睁睁看见他高大的身躯微微俯低,黑眸低垂,另一只手拿起了一只高跟鞋();。

    呃?他这是……要给她穿鞋?

    董眠眠瞬间有点凌乱。

    带着硬茧的右手有意无意地拂过娇嫩的肌肤,她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地抗拒。他抬起眸子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别动。”

    这道嗓音很低,但丝毫不影响其中的威慑力和威胁意味。眠眠权衡了一下,只能硬着头皮由他去。

    直到两只高跟鞋重新包裹住漂亮的小脚,董眠眠盯着那张离得很近的沉静面容,犹豫着,在经历过昨晚之后,自己应该怎么称呼这个男人。半晌之后,她终于清了清嗓子,道:“陆先生,”然后顿了下才继续道:“请问我的长命锁,你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

    陆简苍一时没有回答。

    她以为他没有听清,又道,“我的长命锁?你该不会忘了吧,之前在泰国,你拿走了我挂在脖子上的一样东西……”然后又觉得美国佬应该听不懂长命锁,于是换了种说法:“那个小金锁一样的项链,那对我很重要,非常重要,请你一定要还给我。”

    男人原本始终保持沉默,片刻之后,他却直起身,猛地一把将她压倒在桌上,捏住那尖俏的小下巴重重吻了上去。

    董眠眠始料未及,娇小的身体被他牢牢地压制在怀里,在她惊诧的眼神中,他放肆地吞噬她的呼吸和唇舌,吻得很深,也很用力。

    她被亲得缺氧,肺部甚至都开始细微地疼痛,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去的前一刻,他松开了她的唇舌,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低声道:“不,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东西,属于你的一切也都是我的。”

    “……”

    她愣了下,然后明白过来:他这是不要脸,打算不还了。

    眠眠眉头大皱,想也不想地冲口而出,几乎是用吼的:“你骗我?”说话的同时,身体的动作形成连贯反应。她曲起右肘,用最重的力道朝他狠狠撞了上去。

    然而只是刹那,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终止她的攻击,低眸审度那张怒气盈盈的小脸,“力度不错,速度有待提高。”

    “……”我靠,谁要你嘚吧嘚吧地指点江山了……

    董眠眠一双灵动的大眼眸子朝他怒目而视,男人的力气大得惊人,仅用一只手就将她禁锢得毫无挣脱之力。瞪着那张冷漠俊美的面容,她心头的挫败感急剧放大,觉得自己宛如一只弱鸡。

    他的目光沉静无波,注视之后,他淡淡开口,语气淡漠得像一潭死水:“董眠眠,记住一件事,一切属于我的都只能顺从。”

    “……”妈哒,智障!

    眠眠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被他钳制的手腕动弹不得,只能将拳头攥得死紧。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一阵规律的敲门声,陆简苍压制着她,好整以暇地观望她盛怒的小脸,淡淡道:“什么事?”

    回答他的是一个男人的嗓音,恭敬而生硬:“陆先生,视频会议将在八分钟后召开。”

    “我知道了。”

    外头沉稳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陆简苍微微低头,捏着她的下巴,黑眸注视着她愤怒不减的晶亮眼睛,嗓音冷冽低沉,“去楼下等我,乖一点,别给自己惹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