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19

    在男人的身影映入视野的刹那,秦萧就从沙发上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她抬起右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面色沉冷地开口,道:“先生。”

    陆简苍漠然地颔首,黑眸淡淡看向站在一旁的娇小身影,低沉的嗓音平静响起:“向我汇报。”

    眠眠面色依旧警惕,心头却相当懵逼。汇报?汇报什么?

    就在她疑惑的当口,秦萧已经答了个是,一五一十地回答:“在过去二十七分钟里,她见过北极熊,并且和他说了一句话,只有三个中文汉字。和我交谈的过程中,说了三句话,其余时间,小姐都在一个人专注地发呆。就是这样,先生。”

    董眠眠嘴角一抽,内心的感受顿时犹如干了一碗热翔——这是干什么?

    ……这么正儿八经地胡说八道真的好么?哪只眼睛看到她在发呆,她明明在思考人生好么?而且这个蛇精病居然让这个漂亮女军官来监视她的一举一动,这根本是侵犯人身自由权!泥煤!

    眠眠瞪着大眼睛看向秦萧,红唇微动正要说话,陆简苍却先她一步开口,吩咐道:“这里没你的事了。”

    秦萧行了个军礼,迈开长腿大步离去。

    “……”把她忽略得还真彻底:)();。

    董眠眠更加气不打一处来,然后他走近,垂着黑眸静静看着她,嗓音清冷,却比平时多了几分莫名的柔和:“等急了?”

    她瞬间整个脸都僵了,猛地抬起头,眼神古怪地盯着那张冷漠平静的俊脸,很认真地挤出一句话:“你真的想太多了。”

    片刻的沉静,陆简苍没答话,只是朝她又走近了一步。

    “别忙,你站住——”

    安全距离级距缩短,眠眠吓得虎躯一震,下意识地朝后退两步,漂亮脸蛋上神色惶惶,盯着他,然后抬起白生生的小手,指了指他此刻站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彼此之间的距离,道:“听过三八线么?陆……陆先生,你记一下,我们以后说话就都保持这个距离,我友情提醒你,最好不要再靠近了。”

    陆简苍沉默了两秒钟。

    须臾之后,那道冷淡的视线里掠过一抹饶有兴味的神色,然后在董眠眠的戒备警惕的注目礼下,男人大步上前,一把提起那纤细柔软的腰肢,直接单手将娇小的她抱了起来。

    她一时大为慌乱,吓得惊呼了一声,双手下意识地捉紧他的黑色制服。柔嫩细腻的指掌下,他的军装质地柔韧却冰凉,一种极其陌生又极其熟悉的气息,顷刻间将她铺天盖地地包裹。

    陆简苍轻轻笑了,低头亲吻她黑发间雪白柔软的耳朵,声音有点冷,低低的:“还疼么?”

    “……”不受控制的,红潮从雪白的耳垂迅速蔓延开。

    眠眠甚至连脖子都红透了。她感到羞恼又窘迫,歪着脑袋躲开他暧昧的亲吻,声音出口略微发抖,可是听上去很坚定,就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陆先生,我们谈谈吧。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要非常郑重地,和你谈一谈。”

    这话她说得很认真,也尽量使自己看上去冷静沉稳,可是红晕渐重的双颊却暴露了内心的紧张和不安。

    陆简苍黑眸平静,垂着眼淡淡看着她。

    这种四目相对的情景很尴尬,尤其是在发生过昨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件之后。眠眠心里更乱了,她一贯缺陷少筋,在男女之事上的经验为零,甚至连和异性对视的机会都很少。

    以前她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能令人心跳失常到这种地步。

    董眠眠怀疑自己脑子出问题了。

    胡乱思忖着,她沉着脸色将视线移开,然而就在下一瞬,男人修长的右手捏住她小小的下颔,以一种很轻却不容悖逆的力道,将她的脸重新掰了回来,朝向他,迫使她和他对视。

    “我在问你话。”

    这道嗓音有些低哑,不知是不是错觉,听上去比之前柔和几分。他低头朝她靠近了几厘米,呼出的冰凉气息拂过她柔嫩白皙的皮肤,带起丝丝凉意,“还疼么?”

    “……”

    眠眠很无语。她不理解这个男人怎么会执着这种奇怪的问题,昨天晚上差点要了她的命,如果不是积年累月的柔术训练奠定了良好的体质底子,她怀疑自己会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

    而现在,他问她这个做什么?简直是怪迷日眼。

    男人有力修长的手臂将她紧扣在怀里,柔韧冰冷的黑色制服贴着她的肌肤。董眠眠身体有些僵硬,迟疑了会儿,然后说了一句话,语气非常不好。

    “关你毛事();。”

    他的眸子有些黯沉,闻言静默了片刻,语气生疏而沉静:“你睡着之后我仔细检查过,没有受伤,所以不用担心。”

    “……”#¥%……&?你是怎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这么句话来的?

    检查过?还特么仔细检查过?在她睡着之后?

    董眠眠顷刻间被无形的火焰给点着了,0.1秒的瞬间,她从头发丝儿红到了脚趾头,看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古怪离奇——那会是一副怎样天雷滚滚的画面?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合了合眸子沉吟三秒,然后吐出一口气,察觉到自己的洪荒之力已经到达突破极限的边缘。

    下一刻,愤怒战胜了理智,她猛地掀起眼帘挥出拳头,不由分说,直接朝他发起了突然的攻击。

    反抗被压制得毫无悬念。

    面对那只娇小白皙,却来势汹汹的右拳,陆简苍脸色冷漠,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她以为他会躲,但是并没有。眨眼的功夫,她甚至没有看清他的任何动作,修长有力的大掌就钳住了她纤细柔软的手腕。

    “脾气不小。”

    男人面色沉得发冷,眼底却浮起丝丝若有所思的神色。一手扣住她的细腰,一手钳制着她纤细的手腕,他将她扔在了柔软的黑色沙发上。

    粗粝的指腹和掌心,结着薄而硬的茧,和她手腕的柔滑细腻截然不同。尽管他根本没有用力,但是她依然痛得皱眉,大眼睛瞪着他,气愤又无奈的情绪在脑海里恣意蔓延——

    实力悬殊太大,她的反抗显得相当弱鸡。

    手被钳制,双腿也被禁锢,男人沉静而倨傲的黑色眸光中,映出董眠眠逐渐恢复平静的白皙面庞。

    她绷紧的四肢松懈下来,察觉到这一点,相应的,陆简苍的力道也略微放松。他薄唇弯起一道冰凉的弧线,微微低头,“不打了?”

    “不了,反正也打不过。”眠眠回答得很诚实。

    她垂眸简单打量了一下两个人此刻的姿势,然后翻了个白眼,咬咬牙,强迫自己朝他露出一个漂漂亮亮的微笑。

    然后,董眠眠看着那张冷毅的俊脸,很正经八百地跟他装逼,道:“陆先生,摸着良心说,我不是那种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人。不过你也是做生意的,肯定明白亏本的买卖做不得,是吧?”

    天知道,要维持这种表面的平静,对眠眠来说有多困难。她甚至根本不想也不敢看到他,这个男人身上的一点一滴,包括那种清淡冰冷的气息,都提醒着她,他们的身体曾经多么炽热疯狂地亲密过。

    陆简苍的视线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她的脸。

    等她说完,他低沉清冷的嗓音传来,很冷漠,却带着绝对的不容置疑:“董眠眠,这不是一笔买卖。”

    “这怎么不是?”

    董眠眠毫不犹豫地开口,盯着他,一字一句地反问,神色坚定,“昨晚,加上我手上能拿出来的钱,我和eo就算两清。陆先生欠我的长命锁得还,至于我,出于江湖道义和现在提倡的明礼诚信,当然会立刻把筹到的钱打到指定账户。你意下如何?”

    屋子里陷入了片刻安静。

    须臾之后,他有力的手指固定住她的下颔,薄唇俯低,细密的吻落在她明显僵硬而抗拒的唇瓣上,淡淡道:“你的提议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选择拒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