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1

    脑子里不自觉地胡思乱想了瞬,她用最快的速度把包接了过来,打开暗扣察看,钱包,证件,手机一样不少,甚至连前天晚上从封宅拿走的糖果都还完完整整地放在里面。

    她心头稍稍安定几分。之前她还很担心,这个男人私自扣下了她的物品,很有可能限制住她的自由。而现在看来,这种担心应该是多余的。

    思忖着,眠眠已经将手机拿了出来,解锁之后快速打开科学计算器,清了清嗓子,细细的指尖在上面戳来戳去,语气相当轻车熟路,道:“北孔普雷,我欠你的钱折合成人民币,总共是这么多。”

    按下一长串触目惊心的数字后,她抬起小手,给面无表情的男人展示手机屏幕。然后收回来,浓长的眼睫微垂,盯着屏幕快速地进行加减乘除,口里道:“总共的酬金,减去我手上能拿出来的钱款,还差这么多。”

    她指着手机屏幕上的数字,漂亮的大眼睛直视那张沉冷面容,一字一句道:“这一部分,我要求用昨晚抵消。陆先生,这才是我的提议。”

    “咔”的一声,她指尖微动锁上了手机屏幕,听见自己的嗓音四平八稳地响起:“至于‘结婚’,”她笑了下,漂亮的五官在灯光的流转下显得很灵动,也很坚定,“完完全全,从头到尾,都是陆先生您的误会。”

    董眠眠很佩服自己();。

    在被他强行不可描述之后,她竟然还能用这么平静淡定的语气和这个男人说话。

    他的眉眼看上去十分的沉静,水晶灯的光芒下,那副五官显出几分不真实的璀璨。在眠眠说话,按计算器,跟他解释的整个过程中,他始终静默不语,俊美的面容很淡漠,看不出所思所想。

    冷硬得像一具完美却没有生气的机器。

    没有反应的反应才最为令人胆战心惊。尽管面上无谓而淡然,但是只有董眠眠自己知道,她紧张得双手全是汗。她不愿意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得慌张无措,所以就算再不安,她也会尽力去掩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整个屋子里没有人说话,无论是倨傲冷硬的指挥官,还是站立在一旁的佣军,都非常安静。

    董眠眠心头越来越忐忑。

    就在她忍不住就要开口的前一秒,那个男人穿着黑色制服军装的挺拔身躯微动,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坐姿随意,修长的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浑身上下却依然不怒自威,威严而沉静。

    “坐。”他淡淡道。

    他坐着,她如果继续傻站着,难免显得气势矮一大截,这对谈判非常不利。董眠眠也没犹豫,径自提步走到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这时,一旁那个代号赌鬼的佣军却自发地送上去一个文件夹,厚厚的一沓,端端正正地摆放在男人面前。

    陆简苍拿起文件夹随手翻阅了几页,然后往旁边一扔,黑眸看向她:“学习巴西柔术七年,棕带水平?”

    眠眠诧异地与他对视,心中起先感到诧异,后来想起,当时把她强行带来这里的雇佣军也对这一点了如指掌。眠眠释然了几分,料想他们应该是调查过她,毕竟她也勉强算是和他们有生意往来的对象。

    她不知道他说这个有什么用意,只是低低嗯了一声,再没有别的回答。

    须臾之后,她听见男人清冷淡漠的声音平静传入耳膜,音量不大,却十分地清晰有力,他说:“你应该也清楚,中国是国际雇佣军的禁地,一个没有利益的地方,不值得我停留太久。”

    “……”

    的确,他说的是实话,与世界上其他动荡不安的国家相比,这片广袤肥沃的土地确实和平安定,根本不会有佣军的市场。更何况,中国对枪.支管制相当严格,甚至不允许外来人口集结,佣军在这里,当然没生意,相应的,也不会收货任何利益。

    中国对于一向以利益至上为生存之道的佣军来说,当然是禁地。

    思忖着,眠眠心中莫名生出一丝丝的愉悦——这么说他们很快就会离开了?真是菩萨保佑,苍天有眼,头顶的阳光都灿烂了……

    然而她的嘴角还来不及上扬,就见陆简苍神色漠然道:“所以董小姐,我建议你尽快给自己确定一个身份,留在我身边。通过婚姻成为我的女人,或者加入eo,成为我的部下。”

    “……”我不如选择狗带。

    董眠眠脸皮子一抖,觉得自己很凌乱。她合了合眸子,坐在沙发上用尽量镇定的语气道:“陆简苍先生,我先声明,我接下来的这些话都没有恶意。我认认真真地告诉你,咱们两个的沟通好像真的有障碍。你的汉语可能不太好,从你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我就没哪句是听明白了的。”

    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竟然提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要求。留在他身边?凭什么?

    黑色军装之上,陆简苍英俊的面庞犹如最匠心独运的浮雕,无懈可击,可是冷硬得令人心底发凉();。他用很平稳沉静的口吻,朝她道:“我可以给你一定的时间,在做出决定之前,你可以慎重考虑。”

    这句话嗓音低沉,语气平和,可是在她听来完全像种恩赐。

    眠眠浑身都僵了。

    这句话听上去很人性化,但事实上却是绝对的独.裁和专断。她脑子都是蒙的,刚才自己苦口婆心说了那么多,是这位仁兄的耳朵聋了还是她表达能力真的有问题,他哪只耳朵听见她同意留在他身边了?

    盯着那张平静倨傲的面容,董眠眠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给他一闷锤的冲动,几乎是咬着后槽牙道:“算了,这个先不谈了,越绕越乱。我的长命锁在哪儿,还给我,立刻。”

    相较于她逼近盛怒边缘的失控,他依旧很冷静,薄唇微勾,露出了一丝透出凉意的微笑。这一次,他的声音竟然柔和了几分,淡淡道:“我说过,那是我的。”

    “……”鬼大爷才是你的,抢了她的东西据为己有,然后大言不惭地说,那是他的?脸皮简直厚得一比,无耻,可恶,呕!

    董眠眠攥紧拳头捏了捏眉心,怒道:“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之前寄放在你那里,现在请你务必完好无损地归还。”

    话音落地几秒种后,她看见对面沙发上的高大男人长指微动,然后,将一块雕花精致的金色小锁取了出来。

    她越来越觉得莫名可怖——这个男人,竟然把刻着她名字的小锁,放在军装里衣的口袋里,贴身带着?

    不过这时候眠眠也没工夫细想了,她以为他要把东西还给她,下意识地伸手,然而他却只是将精致小锁微微举高,沉声对她宣告:“如果之前只是寄放,那么从今天开始,这个东西完全属于我。”

    “想都别想!”抢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妈的智障啊!

    “我没有和你商量。”陆简苍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这只是一个通知。”

    “……”通知你大爷的腿儿,你咋不不上天,咋不和太阳肩并肩?

    董眠眠气结,一股莫大的挫败感袭上心头。她讨厌这种任人摆布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很糟,糟透了。但是现实又太过悲催。别人的地盘上,对方不仅有权有势,还有一大帮人高马大的帮手,她再生气也不可能真的和他干一架。

    深吸一口气吐出来,眠眠竭尽全力调整自己暴躁的情绪,扯起嘴角挤出个笑来,几乎要给他跪了:“请问,陆先生,我不就欠您钱么?而且我也没打算赖账,您这么……”

    后头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十分突兀刺耳的手机铃声就在偌大的别墅里响了起来。

    “收——废品。旧——家电。洗衣机,电视机,旧电脑——”

    诡异的东北腔男声在空气里飘飘扬扬,原本安静矗立在沙发旁的高大白人青年,嘴角几不可察地抽搐了一瞬。

    “……”

    死的心都有了——两个坑爹的死龟孙儿,偷偷给她设置的什么破铃声(╯‵□′)╯︵┻━┻!卧槽!

    只在这一瞬间,眠眠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势,眨眼的功夫就被破坏得连渣都不剩。

    她根本没有勇气抬头看陆简苍的表情,只能飞快低下眸子一扫——屏幕上跳动着几个无比闪耀的大字:容嬷嬷,后面还跟了个无比嘲讽的doge脸。

    是她的辅导员兼工程力学课讲师——赵芙蓉();。

    董眠眠一秒变雕像,刹那间,她眼前的所有东西都实现了质变,变成了无数充斥着力矩弯矩各种矩的示意图,三角形的受力图,圆形的受力图,长方形的受力图……最后的最后,所有的力的三要素都化成了一张无比狰狞可怖的面容。

    ……尼玛,竟然忘了今天是周一,一二节就是容嬷嬷的工程力学……

    呼啦啦,眠眠听见自己先石化后风化的声音。

    不断重复响起的收废品喇叭音中,对面制服笔挺的男人淡淡瞥了她一眼,“接电话。”

    “……哦。”

    董眠眠蓦地回了神,用两秒钟的时间想好说辞,然后纤细的小手指抖如风中落叶,小心翼翼的,滑开了接听键,嗓音颤颤巍巍:“喂……赵老师?”

    听筒里瞬间爆发出一阵中气十足的中年女人音,气势如虹,气吞山河:“董眠眠,你一连请了半个月的假,周一还翘课,作业也不交,最关键的是,我打电话问你们楼下宿管阿姨,你居然两个月没回过宿舍了?你有没有把学校的规章制度放眼里,还想不想毕业了?”

    眠眠吓得虎躯一阵,差点儿躲进草丛,用一种十分造作的嗓音有气无力道:“啊,赵老师,我今天不是很舒服,忘了提前给您请假了……咳咳。”

    这话倒也不是假话,她确实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来着==……

    那头的容嬷嬷语气相当严肃:“我看过课表,你们下午五六七八都是满课,到时候点名要是你不在,期末工程力学直接补考!”

    “我……”

    “还有,上回就听见有人举报,你是不是在外头租房子?”

    董眠眠欲哭无泪,心道哪个闲得蛋疼跑去党政办嚼舌根了?泥煤。悲愤交加,她差点儿连申辩的力气都没有了:“没有,真的没有,赵老师你真的要相信我……”

    赵芙蓉顿了一下,似乎认真思考了须臾后,道,“好吧,这个我相信你,你又没男朋友,在外头租房子的可能性也不大。”

    “……”#¥%……

    生无可恋地挂断电话,眠眠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她咬了咬下唇抬起眼,看向对面那个从始至终都沉默不语的男人,只觉自己的脸估计都丢到印度洋去了。

    五秒钟的沉默。

    “那个……”眠眠捋了下头发清了清嗓子,用最镇定淡漠的语气道,“陆先生也听见了,我现在有点急事要处理,长命锁和酬金之类的事,我建议咱们下次再详谈。”

    陆简苍眼底清清冷冷,朝她微微点了下头,吩咐一旁的赌鬼:“让秦萧直接送她回xx大学。”等赌鬼说了个是转身离开后,他冷冽的视线重新落回眠眠身上,起身朝她走近。

    眠眠被这突然的靠近唬了一跳,神色警惕,条件反射地想要躲。

    然而还不等她有任何动作,他已经俯身抬起了她的下巴,在她的唇角落下一个冰冷的浅吻,笑容冷淡:“祝董小姐好运。”

    “……”好运你大爷……

    董眠眠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唇,抱着小包包在沙发上滚了一圈儿,脱离开那个被他禁锢的狭小空间。然后迈开两条小细腿,飞快地朝大门方向疾奔而去。

    诅咒世界上所有的蛇精病唧唧都短十厘米,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