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2

    从陆家出来,董眠眠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真是无比美好。

    阳光在头顶流淌成一片浅金色的薄纱,她浑身都放松了几分,之前那种不自在的寒意也逐渐被暖阳驱逐干净。唯有嘴角,那个临走前被陆简苍吻过的位置,还依稀残留着一丝丝冰凉。

    脱离开那种令人不适的压迫感,眠眠紧绷了很长时间的神经总算松懈几分。坐在越野车的后座,她沉默不语地观望着车窗外连绵滑过的景物,莫名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受。

    昨晚之前,她还乐呵呵地在封宅里大梭四方,昨晚之后的现在,她不仅和一个完全还算陌生的男人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还在事件发生后,被对方冷漠倨傲地宣告,要么和他结婚,要么替他打工。

    对此,董眠眠在心里很仔细地盘算了几分钟,勉强推测出一个结论:

    在那个男人心里,她欠他那么多钱,如果结了婚,那就是夫妻共同债务,欠了也不用还。如果不结婚,她也可以在他的公司打工卖命,工资就悉数拿去还欠款。

    对,一定是这样。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性,来解释陆简苍在事后的一系列冷淡强势而又莫名其妙的说辞。

    眠眠咬了咬牙。

    大爷的,岑子易那个小婊砸别的本事不大,乌鸦嘴倒是一说一个准。这下好了,她果然是惹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不仅惹火烧身,那火还窜天猴似的,都快蹿她眉毛上来了==……

    叹了口气,董眠眠打了个哈欠,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些烦心事。

    昨天晚上被陆简苍翻来覆去不可描述了一整晚,她的睡眠时间还不足三小时,这对于一向认为睡觉比天大的眠眠来说,rio痛苦。心灵遭受的创伤无法弥补,能补的就只剩下觉了。

    生无可恋地忖度了一阵,她打了个哈欠,疲乏兮兮的大眼睛合上,开始伤春悲秋地打盹儿。

    驱车送董眠眠离去的,是之前给她送过一杯咖啡,然后在陆简苍面前嘚吧嘚吧她发呆的女军官,在eo代号大丽花的秦萧();。

    越野车里两个姑娘,一个神色淡漠地把着方向盘,一个脑袋一点一点地在打盹。底盘极高的黑色越野车在路上平缓前行,视野比普通车窗高出许多,整个内部空间十分安静,只有极其轻微的,车轮碾过减速带时的声响。

    原本,眠眠以为这场沉默会持续到她到学校,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驾驶室的短发女军官忽然开口,低声道:“董小姐,请问我应该把你送到x大的南门还是北门?”

    眠眠睡得迷迷糊糊的,闻言掀开惺忪的大眼眸子看了眼外头,这才发现,原来越野车已经驶入了城区。她理了下头发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道:“南门吧,那儿离食堂近。”

    回学校差不多也是饭点儿了,欠了一屁股外债的神婆没有资格在校外就餐。她打算和食堂阿姨一起,共度接下来一年多的大学时光。

    秦萧点了点头,然后静默了几秒钟,继续一边驾车一边道:“董小姐,虽然这么说可能显得多事,但我还是想提醒你,指挥官在中国不会待太长时间。”

    “……”她忽然说这么句话,倒是令董眠眠没料到,因为这个女人看起来并不像话多并喜欢交谈的人。

    不会在中国太长时间?陆简苍之前也跟她说过,雇佣军の禁地嘛。那很好啊,有什么问题么?

    眠眠在座椅上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随口哦了一声,拧开秦萧之前给的矿泉水瓶,“我知道。秦小姐为什么忽然说这个?”接着就喝了一口。

    随着车辆的逐渐增多,黑色越野车的行驶速度明显放缓。秦萧单手扶着方向盘平视前方,闻言勾了勾唇,透过后视镜看向背后的年轻女孩,道:“没什么。只是听赌鬼说,你拒绝了指挥官的求婚,不得不说,我们感到非常惊讶。”

    “噗……”董眠眠一口矿泉水没包住,直接一口喷了出来,透明水滴飞溅到前座靠椅的黑色真皮上,她脸蛋涨得通红,捂着心口,咳得昏天暗地上气不接下气。

    ……那个代号赌鬼的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原来雇佣军也这么八卦?忽然这么接地气简直hold不住好么?而且求婚是什么鬼?他们哪只眼睛看见陆简苍跟她求婚了……这添油加醋的omg……

    秦萧转过头来直视她,英气的秀眉微蹙:“小姐,请问你还好吗?”

    眠眠肺都要咳出来了,她举起白生生的小手摆了摆,“没、没事……”然后摸出一包心相印,抽出纸巾擦擦嘴,满目惊恐:“秦小姐,赌鬼他纯粹是在忽悠你。而且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你居然相信这么天打雷劈的话?”

    秦萧调转视线看向前方,转动方向盘,将汽车开进了一条较为狭窄的小路,然后狐疑地蹙眉:“我认为,赌鬼并没有理由骗我。”

    “……”董眠眠扶额,心道拉倒吧,你这么好骗,是个人都想骗骗你。

    紧接着又听见女军官十分认真地道:“董小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拒绝指挥官……也就是陆先生的求婚。他是eo的老板,洁身自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非常大。而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认为,指挥官十分喜爱小姐你。”

    “……”

    幸好这次董眠眠学乖了,在秦萧这句话说完之前,她已经把嘴里的水咽干净了,否则估计会直接呛死。

    她合上眸子捏了捏眉心,觉得和这个姐姐的交谈很难正常进行下去。是不是雇佣军都有妄想症?上了床就是十分喜爱?这些当兵的,思想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单纯,难怪都说军队是我家,幸福你我他。

    对于这种结论,眠眠只能干笑着呵呵,“你开心就好:)。”

    越来越不懂这个画风清奇的世界了();。

    秦萧从后视镜里看了董眠眠一眼,那带着尴尬微笑的娇俏面容上,明显丝毫没把这句话放心里。

    她嘴角勾起一丝半带无奈的笑,抬眼一看,只见越野车已经驶入了大学城,无数打扮青春,眉眼间洋溢着朝气的学生们来来往往。大约五百米远的位置,x大的南校门在日光下庄严矗立,题字银钩铁画,苍劲有力。

    看到亲切的母校校门,董眠眠感动得差点儿泪奔。她面上浮起一个微笑,一面收拾东西一面推车门,朝驾驶室的漂亮女军官挥挥小手:“先走了秦小姐。”说着踩着脚踏跳下越野车,走到半路上想起什么,倒回来敲敲车门,当当当。

    秦萧摇下车窗,有些不解:“小姐,还有什么事么?”

    董眠眠眼底精光闪闪,唇畔的浅笑带着些讨好和吊儿郎当,指了指那方空空荡荡的中控台,很职业性地道:“开着车出门在外,还是得放些摆件儿,保平安嘛。什么弥勒佛啊,莲台灯啊,我们家都卖,秦小姐来的话——”她挑了挑眉,嗓音压下去,“我给你最低折。”

    等眠眠话音落地,女军官礼貌一笑:“这辆车的车主是指挥官,小姐的建议,我一定转达到位。”

    “……”我……靠。

    董眠眠眼角一垮,小脸上的微笑瞬间荡然无存,蜜汁尴尬:“转述就不用了,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呵,秦小姐拜拜。”说完转过身,躲鬼似的一溜烟儿窜进了往来的人群。

    在食堂随便点了份十五块的套餐解决午饭后,眠眠回了宿舍。

    推开房门朝里一瞧,破天荒的,寝室三个狐朋狗友都坐在座位上奋笔疾书。她大跌眼镜,往后退了几步抬眼一瞧,一头雾水:“……是520,没走错门儿啊。”边手边踢了踢最近的一张椅子,“都鬼上身了?整啥呢?”

    被踢椅子的姑娘叫王馨印,和董眠眠高中就是一个学校的,是她的地道铁磁,全系公认的大长腿美女。听见响动,王馨印皱眉,110公分的美腿直接回踹了一脚,“玩儿够了,还知道回来?我们还以为在外面养野男人了呢。”

    董眠眠嘴角一抽,心道养倒是没养,野男人倒貌似真的有一只,还是相当野的那种……

    她没吭声,探首探脑在三人的书桌上扫了一圈儿,顿时换成副苦瓜脸:“我勒个去,又是所有课后习题?容嬷嬷疯了吧。”

    回应她的是飞来的一个作业本,坐在最里头的是寝室的三好学霸卷卷,她白了董眠眠一眼,扶了扶镜框投去一记王之蔑视:“我做完了,你赶紧抄,嬷嬷说明天上午交不上去平时成绩就为零。”

    哗啦啦啦,眠眠听见了自己的玻璃心碎掉的声音。

    按照x大的夏季作息时间,下午上课的时间是两点半,也就是说,在下午上课之前,董眠眠还有两个多小时空余。她取出小夹子将刘海挽上去,拿起小本本就开始龙飞凤舞地狂抄。

    正抄到一道弯矩大题的时候,那阵收废品的手机铃声在安安静静的寝室里激昂响起:“收——”

    这回眠眠早有防备,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经把电话接了起来,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按下免提公放按钮,埋着头一边画力矩一边道:“喂你好,董氏佛具行竭诚为您服务,我们承接……”

    一个明快的嗓音从里头传出来,道:“大湿,是我。上回你不是让我帮宁馨介绍点好资源么,有眉目了。”

    是朱莹莹。

    闻言,董眠眠猛地抬起头,将小手机关掉扩音放到耳边,“真的?”

    “希遥最近接了个大制作,女二的位置刚好空着,顺口一提,刘导也就同意了();。”说着,电话另一头的人顿了下,然后随口道:“不过也挺奇怪的,好些日子没见宁馨,气色比以前差了不只半点儿,病怏怏的。”

    听了这话,眠眠也是一阵狐疑,不过也没有细想,只是道:“这些日子那位姐压力也挺大的,估计等接了戏,她心情一好,气色也就跟着好了吧。”

    几分钟后,她挂了电话,正打算埋头继续和弯矩图作斗争,王馨印的声音却传来,随口打趣儿道:“你之前不是卖了个佛牌给那个大明星么?”然后嗓音压下来,神神秘秘道:“该不会那玩意儿有问题吧。”

    董眠眠白了她一眼,“别瞎说。那东西可是我从泰国冒着生命危险给她弄来的,各种注意事项写得清清楚楚,有个毛蛋问题。”

    闻言,刚刚从卫生间出来的陈小鱼嗤地笑了起来,揶揄道:“开个玩笑吓唬你玩儿呢,当什么真。”

    眠眠暗搓搓地瘪嘴,心道这种玩笑真是一点都不好笑。

    说来,这次背地里替宁馨找资源,既不是董眠眠圣母心泛滥,也不是她闲得蛋疼,而是卖佛具的一种手段。思忖着,她打开微信给岑子易发了个微笑小贱脸,附字:给宁馨找资源的事儿弄好了。

    几秒钟的功夫,岑子易回复:[坏笑]那就好了。让她觉得咱们的佛牌有用,那就万事大吉,财运滚滚。

    这头的眠眠盯着手机屏幕皱了皱眉,随即,她迟疑着,在九宫格上敲下一行字:[敲打][敲打]那个佛牌……你确定没问题[发呆][发呆]?你该不会为了多赚人家几个钱弄假货来吧[吓]?

    对于这种说法,岑子易只回了一个字:[再见][再见][再见]滚。

    *********

    补完作业,董眠眠爬上床打算睡个午觉,然而人有时候很奇怪,原本挺困的,真上了床却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她思绪乱飞,闭上眼,一会儿看见陆简苍的脸,一会儿看见哮天犬的脸,一人一狗交错闪现。

    最后做出个总结——昨晚加今天白天,在她脑海里已经形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唉,蛋蛋的忧桑。

    ——不行。妈哒,生命还很漫长,自己怎么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终于,在五六节课预备铃响起的同时,董眠眠调整好了情绪,小手捞起手机戳开微博,打开了微博名为“二荆条”的二十万粉丝号,发送:[微笑]人生何其美好,就是要喝最烈的酒,日最野的狗。[得意][得意]

    小网红更博,立刻引来无数脑残小粉丝的欢呼雀跃。在眠眠从寝室走到教学楼的十分钟时间里,该微博点赞数已过五千。

    走进教室,她迅速钻到最后一排坐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然后摊开厚厚的《房屋建筑学》,开始,刷微博。

    挨着回复了几条赞美她胸大有志的评论后,董眠眠正打算戴上耳机看会儿内涵段子的视频,原本安静躺在课桌下的手机,却嗡嗡震动了起来。

    眠眠正在调耳机的音量,一个不注意,直接摁下了耳机上的接听键,不禁微微一囧,连忙用小手掩着嘴巴压低嗓音道:“您好,董氏佛具行竭诚为您……”

    一道低沉平静的嗓音,从耳麦里传出,很近,就像紧贴着她的耳朵响起,语气淡漠倨傲,依稀透出不悦:“二荆条,是你?”

    “……”……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