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3

    原本,董眠眠以为自己的心态已经调整得很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塌下来还有以上的撑着,然而,万万没想到,一通电话从打掉她的不锈钢防护罩,到满血击杀,只需要两秒钟。

    陆……简……苍……

    尼玛,美国人不是都用k或者r吗?不是不在中国停留太久吗?那你下个新浪爸爸的微博搞毛啊(╯‵□′)╯︵┻━┻!世界上还有比他更阴魂不散的蛇精病吗……

    拿着手机石化了几秒钟,等大脑重新恢复运转,眠眠只想一头撞死在面前的桌子上。让她来好好回忆一下,从泰国回来之后,自己都发了哪些明嘲暗讽的微博:

    1、陆简苍是狗。

    2、陆简苍是狼狗。

    3、陆简苍是被她日了的最野的狼狗……die,手动再见:)。

    心头一通翻江倒海,眠眠脸上却表现得很得体。无视周围同学异样的眼神,她摘下耳机拉远10公分,吸气呼气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才重新将耳机塞进右耳,清了清嗓子,控制着音量,一脸冷漠:“哦,是陆先生啊,咋的,想互粉?”说着,她眼皮子掀起扫了一眼前方,一个戴老花镜的爷爷正迈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走进教室。

    左边的王馨印拿胳膊肘撞了她一下,用口型给她递了个暗号:“石大爷来了。”

    董眠眠会意,小手微抬比了个ok,一边拎着耳机话筒转了个方向,尽量避开三个室友狐疑又探究的目光。

    与此同时,听筒里的声音再度传来,清清冷冷,听不出什么情绪:“在上课?”

    就目前的情形来说,陆简苍之于董眠眠,完全好比是lol里的大龙,看上去遥遥若高山之绝立,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可人人心里都想给它一闷锤。对于这个头号公敌,眠眠的语气当然不会好哪儿去。

    她从鼻子里发出了个音儿,颇轻蔑地嗯了一声,然后也不磨蹭,直接开门见山,压着嗓子沉声道:“请问陆先生在这种关键时刻打电话过来,有何贵干?”

    对方淡淡回道:“下课之后不要乱跑,我派人来接你。”

    话音落地,眠眠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因为他说这话的语气不仅轻描淡写,还极其地自然,仿佛是在谈论明天会出太阳。

    ……呵呵,他是她的谁啊?自来熟到这个地步,她的尴尬癌都要犯了好么?

    她扶额,一时间竟然被这种淡漠的口吻噎住了。斟词酌句好几秒,她才打扫了一下喉咙,艰难地挤出一句话:“陆先生,我个人觉得,咱们不是很熟吧。”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谁理你:)。

    静默了几秒种后,低沉漠然的嗓音继续紧贴着她的耳朵响起,“你七八节下课的时间是十八点十分,秦萧会在x大的南门等你。”

    “……”选择性无视她的话吗……

    董眠眠扶额,肺都要被气炸了,想也不想地就冲口而出:“我不……”

    不待她说完,听筒里那个低沉醇厚的嗓音就继续传出,字里行间没有温度:“一次晚餐换你的长命锁,我随时可能改变主意();。”

    听完附加条件,眠眠眸光一闪,连忙想也不想地改口,嘴角一抽扯出个干巴巴的笑:“我不……来不行。”说着,课桌下的两只小手“咔擦”一声掰断了一支绘图铅笔,柔声切齿道:“谢谢陆先生的邀请。”

    须臾的沉静,隔着一根电话线,他微凉的嗓音似乎沾染一丝淡淡的笑意,“和你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董小姐。”

    对于这种行为,她只能呵呵。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拐弯抹角地骂那只蛇精病几句,原本窃窃私语叽叽喳喳的教室,诡异地寂静了下来。

    “……”眠眠一脸茫然地抬头——什么情况?

    “那位同学,戴着耳机的那个……对,别东张西望了,就是你。”石大爷站在讲台上一脸严肃,指着幻灯片的教鞭方向一转,指向了教室里的某个位置,“来,你站起来,跟大家说一说房屋的耐火等级通常按照什么划分?”

    0.1秒之内,大教室里所有的目光全都齐刷刷看向了最后一排。

    “……”眠眠一脸懵逼,对角懵逼,立方最密集懵逼。

    然后,她听见电话另一头的仁兄的声音低沉含笑:“好好上课,再见。”说完挂断了电话,嘟嘟嘟的盲音宛如末日的钟声在她耳畔敲响。

    “咔擦”一声,断成两截的铅笔君可怜兮兮地断成了四截。

    ……陆简苍(╯‵□′)╯︵┻━┻!

    窗外微风和煦,教学楼安静地矗立在温暖的日光之中。万众瞩目下,董眠眠极缓慢地站起身,朝着任课教师石大爷,露出了一个尴尬の笑,绞尽脑汁挤出几个字:“按照……耐火极限?”

    石大爷嫌弃地蹙眉,“还有燃烧性能!”说完教鞭往桌上一抽,吓得眠眠打了个哆嗦:“坐下!”

    她虎躯一震,忙不迭地重新坐回凳子上,暗搓搓地瞄了眼旁边,然后把书翻到了对应页码。

    边儿上的卷卷笑得一脸暧昧,挑了挑眉:“刚才,和谁打电话呢,春情荡漾的。”

    “……”她给跪,“大姐你眼镜度数又涨了。”

    哪只眼睛看到她春情荡漾,她明明是心如死灰好吗,荡漾个ball啊==。

    整个下午的好心情都被一通电话摧毁殆尽,当董眠眠按照约好的时间,一脸生无可恋地拖着残躯走到南校门时,之前那辆熟悉的越野车车已经停在了对面街边,似乎等了一段时间了。

    眠眠握了握小拳头。

    为了拿回长命锁,一时的忍耐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嗯!

    忖度着,她一面给自己加油打气一面上前,左顾右盼东张西望,趁人不注意,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抬眼一瞧,驾驶室的秦萧透过后视镜朝她微微一笑,很客气地道:“小姐辛苦了。”

    “……”眠眠尴尬一笑,觉得不说话似乎有点尴尬,于是随口道:“秦小姐是女性,平时的工作应该比白鹰他们轻松多了吧?”很闲吧,不然也不可能对她个弱鸡小人物又接又送的吧。

    不料秦萧摇了摇头,沉声道:“不是,只是这次只有我一个女兵跟随指挥官来中国而已。”

    咦?

    她叹了口气,语调无奈:“这趟差事交给我,只是因为,陆先生不喜欢除他以外的异性,和你接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