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独占 > 24|Chapter 24

24|Chapter 24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4

    秦萧的话轻描淡写,然而在董眠眠那里造成的效果就好比一颗重磅炸弹shakalaka。她不认为陆简苍和她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他却对她有这种极端并且怪异的想法,这令眠眠很不安。

    不喜欢她和其它异性接触?

    因为这次随他一起来中国的女性.雇佣兵中只有秦萧,所以那个男人才会把接送她的差事都交到秦萧手里?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忽然生出一个猜测。如果这一次随同人员中没有女性,他难道会事事其力亲为?

    想想都可怕……

    眠眠被自己这个念头生生一惊,连忙甩了甩头,眼观鼻鼻观心,遏制住胡七八糟的思绪,只坐在越野车的后座默默地拿出手机,纤细柔软的指尖在屏幕上东戳一下,西戳一下,怀抱着一种万分悲切的心情,卸载了微博,q.q,微信等一系列社交软件。

    自从“二荆条”微博号暴露之后,董眠眠就陷入了一阵森森的恐慌。敌人侦查能力太强,今天是翻出了她的微博号,明天说不定就会翻出她的q.q号微信号各种号,为了扼杀这种被敌人渗透进内部的可能性,眠眠小拳头一握,做出了一个决定。

    忖度着,她打开了支付宝,挨着把一系列和她有过邪恶交易的室友朋友基友各种友都翻了出来,添加到好友列表。

    一长串的验证发了出去,之后就有断断续续的提示音,显示:您和xx已经是好友了,快打开对话框聊聊天吧!

    眠眠正托着鼓鼓的腮帮子进行这场浩大的工程,一个黑白非主流酷炫头像却跳了出来。她戳开一看,是岑子易,对话框里显示:[微笑]咋地,突然想起来添加支付宝好友,要给我和萝卜头发工资?

    眠眠一脸冷漠,回复:[微笑]我已经把微博,q.q,微信都卸载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平时交流就用支付宝吧。十年,三亿人的账单算得清,美好的改变,算不清[微笑]。

    对面静默了长达5秒,然后弹出来一个“……”。

    又过了不知多久,就在眠眠的眼皮子不堪重负地开始打架的时候,支付宝对话框里又弹出了岑子易的消息,他问:封宅婚礼那天晚上你没回来,回学校了?

    不提则已,一提惊人。盯着屏幕上几个清清楚楚的大字,眠眠整个人都不好了,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开始回放一系列限制级的画面,男人黯沉一片的深邃眼眸,高大挺拔的身躯将她牢牢禁锢,沉重的呼吸每一次都拂过她细嫩的耳垂……

    ……卧槽。

    她虎躯一震,甩了甩头,抖着小手颤颤巍巍地按九宫格,睁着眼说瞎话:是啊……回宿舍了[微笑]。

    岑子易很快就回她:哦。你上回不是说你们宿舍有蚊子吗?我驱蚊水都给你买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屋拿过去。

    董眠眠心头一阵小感动,发了个嘤嘤嘤:老岑最帅[坏笑]。

    又和岑子易闲拉鬼扯了一通,秦萧驾驶着越野车不知何时已经驶出了b市城区。周遭的建筑物逐渐变得零散,满目的绿色成片而来。眠眠抬眼,透过车窗朝外观望,将近七点半左右,原本通亮的天已经逐渐被墨色浸染,暮色下的绿化带,颜色很深也很暗,云层厚重,无星无月();。

    ……这种马上就要上断头台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车轮碾过泊油路,脱离开城区川流不息的车流,黑色越野车的速度逐渐加快。董眠眠看向前面默默开车的大丽花同志,清了清嗓子,试探着挤出一句话:“……秦小姐,等会儿吃完晚餐,你会送我离开的,是吧?”

    秦萧透过后视镜朝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小姐,我是个军人,当然会绝对地服从命令。”

    服从命令。

    至于是服从谁的命令,当然不言自明。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令眠眠有点不自在,就在这种惴惴不安的心绪中,黑色越野车平稳前行,七点四十分左右,车子停在了陆府庭院中。

    董眠眠坐在车上没有动。她的视线透过车窗看向那幢白色单调的庞大建筑,只觉满目都是冰冷。由于职业原因,她过去也去过不少大户人家,其中当然不乏有头有脸的名门望族,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宅子像这样干净单调。

    白色的建筑,黑色的车辆,甚至连为数不多的植物也是白色的铃兰。色彩很单调,单调得令人微微心惊。

    忖度着,驾驶室里的秦萧已经拉开了后座车门,眠眠眸光微动,眼中映入一张素净端庄的俏脸。短发女军官依旧是利落简单的打扮,脚上的马丁靴踩在地上,发出一种沉闷的声响,她礼貌并客气地微笑:“小姐,到了。”

    说出来实在丢人,此时此刻,董眠眠竟然诡异地生出了一种掉头就跑的冲动。

    她不想见陆简苍,可为了拿回长命锁,这个约又不得不赴,眠眠有点无奈。这个宅子给她的感觉很不好,就像它的主人,压抑,冰冷,干净,却四处都充斥着一种令她忐忑不已的气息。

    深吸一口气定定神,眠眠抱着双肩包下了车。秦萧比了个请的手势,随之提步上前,她沉默跟在其后,静静看着那双交错前行的大长腿,包裹在灰色为底的迷彩长裤下,修长有力,十分的健美。

    从铁门的位置开始,中庭,花园入口,别墅大门,每一个关键位置都有站岗的哨兵。境内严格禁止枪.支流通,所以和董眠眠预想的不同,这些肤色各异高大魁梧的佣兵手中没有机.枪,但是即便如此,那一条条肌肉纠结,不少还遍布纹身的手臂,已经足够形成一种威慑。

    眠眠低着头往陆府内部走,尽管那些探究诧异的眼神不甚明显,但却依然被她察觉。一段距离不长的路走得略微艰难,等她走进别墅大门时,在前方沉默引路的秦萧却回过了头,朝她微微一笑:“指挥官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处理,小姐可能需要等上一会儿。”

    她也没什么反应,哦了一声,点点头,“我知道了。”

    目光扫过一周,整个会客厅的空间非常大,家具色调简单,除了几具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刀架之外,几乎没有其余装饰品。董眠眠嘴角一抽,觉得这个屋子和那个男人还挺搭调,都是分分钟能把人憋出抑郁症的款式:)。

    她垂眸看了眼白色的沙发,纤细的两条腿迈出去,准备坐下来等。

    不料秦萧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带着丝丝疑惑和诧异,“小姐换了衣服,难道不喜欢指挥官送你的裙子么?”

    董眠眠动作一顿,下意识地低头打量自己。中国风的棉麻上衣和长裤,脚上踩着一双暗红色的绑带绣花鞋。早上的那件白色连衣裙是他给的,她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

    蛇精病送的裙子,不换下来难道穿着过冬吗……

    眠眠觉得这句话听上去很奇怪,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笑着回答道,“那件衣服颜色太浅了,我怕弄脏了不好洗();。这次有点匆忙,下次我会洗干净了送还回来的。”

    女军官的表情更加诧异了,“小姐,我认为那是指挥官送给你的礼物,坦白说,如果你退还或者表现得排斥,我想这些举动会令他失望。”

    “……”卧槽,这么容易失望,是有多玻璃心……

    她一脸无语没有吱声,又见大丽花微蹙着眉头感叹,有些惋惜的口吻,道:“指挥官为小姐准备了很多衣服呢,精挑细选,如果小姐不喜欢的话,整个储物室的衣服就都报废了。”

    董眠眠原本还没觉得什么,然而听完这番话,她却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准备了很多衣服?还精挑细选?她又想起之前那条白色连衣裙,尺寸方面非常合她的身,简直就像拿着尺子量身定做……

    如果说家庭和学校这些信息,可以解释为eo曾经对她进行过专门的调查,那这些如此细节的东西怎么解释?做个生意连她的三围都查?尼玛是有多变态……

    思忖着,眠眠只感到背上轻薄的衣料被冷汗微微打湿。她心头隐隐慌乱,正迟疑着怎么回秦萧的话,一阵脚步声却从大门的方向传来。

    她侧目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眼熟的面孔,身姿挺拔手臂结实,五官不算精致却十分硬朗,是之前那个代号白鹰的南亚佣军。

    在指挥官的府邸里看见除大丽花以外的女人,白鹰眼中的诧异显而易见。目光在董眠眠身上扫视过一圈后,白鹰看向大丽花,习惯性地英文交流:“指挥官呢?”

    秦萧道:“在二楼的工作室。中东的客人安全送走了?”

    白鹰点头,绕过会客厅里的两人,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微蹙着眉,嗓音听上去有些怪异的沉闷:“我向总部递了申请,休假半个月。”

    秦萧看出一些不对劲,揶揄打趣儿的口吻:“受伤了?上回断了一根肋骨,这回断了几根?”

    两人的关系明显很好,或者说,从这些人聊天说话的语气来看,这群佣军的关系都很好。董眠眠站在一旁沉默地发呆,过了会儿,白鹰起身上了楼,秦萧则接起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她朝董眠眠道:“董小姐,指挥官说让你久等了,请你跟我来。”

    眠眠哦了一声,接着就跟在秦萧身后上楼梯。安安静静的空间中,脚步声规律并且缓慢地响起,她压着步子前行,时不时转头打量四周。

    上了二楼之后是一条宽敞的过道,柔和的浅金色灯光淡淡笼罩着一切,就像蔓延的雾霭。秦萧领着她走到一个暗色的实木房门前,然后顿步,道:“这里就是指挥官的工作室,他在里面等你。”

    不知为什么,听见“等你”,董眠眠只觉得浑身血液都有逆流的趋势。这种感觉很怪异,或许是因为害怕,或许是因为紧张,她听见胸腔里的跳动声逐渐加快。

    说完那句话之后,秦萧似乎看出了她表情的不自然,于是朝她安抚性地一笑,接着就转身准备离去。

    董眠眠忽然有点慌乱,下意识地道:“你不一起么?”

    秦萧回首,脸上的神情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道:“当然。指挥官的工作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很抱歉小姐,我没有这个权利。”说完勾了勾唇,转过身长腿一迈,大步离去。

    不许任何人进入?那她为什么可以进去?这种矛盾令她有一丝丝恐慌。

    沉默着傻站了好一会儿,眠眠做了个深呼吸,在心头说服自己淡定淡定。她看了眼门上的密码锁,接着抬起手,敲了敲门,砰砰,然后尽量令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镇定:“陆先生,你好,我是董眠眠……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前半段说得很镇静,然而后头的尾音却明显弱弱的();。眠眠感到懊恼,她为什么要对一个蛇精病这么有礼貌==……

    很快,里头传出一道清冷平静的嗓音,淡漠,疏离:“请进。密码是1224。”

    密码是……1224?

    董眠眠晶亮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惊异的神色,扶在门把上的纤细五指甚至有轻微地发抖——1224,她的生日……是巧合吗?

    现在的情形变得相当古怪。一个对她而言还算陌生的蛇精病boy,把她的生日设置为自己工作间的密码,并且这个工作间似乎还十分私密,不允许其它人入内……

    脑子里无数疑云萦绕不断,她吸一口气呼一口气,纤细白皙的指尖在密码锁上按下了1224这个数字。果然,咔哒一声,门的密码锁……开了。

    董眠眠提步走进去。

    这个房间的装修风格很奇怪,四面墙壁的外壁似乎都是一种不知何种材料的金属,在苍白明亮的冷光下反射出道道银白。这种墙壁令原本就很大的空间显得更加开阔,视觉的延展性很强,但是冷冷冰冰。

    一张金属质地的办公桌放置在距离房门一段距离的左侧,她压着步子谨慎地朝前走,一个拐角之后,被遮挡的视角完完全全呈现在眼前。

    黑色沙发椅上坐着一个人,体格十分的高大,背对着她,从眠眠的角度只能看见一道笔挺的黑色背影。

    她穿着软底鞋,尽管脚步声已经足够轻微,却仍旧轻而易举被对方觉察。很快,沙发椅上的男人回过头,冷毅英俊的侧颜被白光笼罩,看向她,目光清冷漠然。

    “……”这种冷淡却又专注的眼神,看得她相当尴尬。清了清嗓子,董眠眠试着朝他挤出一个笑容,僵硬地招了招手:“……嗨。”

    陆简苍淡淡嗯了一声,淡漠的视线将她从头到脚审度了一遍。不知是不是错觉,那双黑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的不悦,然后扫一眼对面的沙发,“坐。”

    尽管不大情愿,她还是点了点头,走过去坐了下来。

    整个房间里十分安静,静到眠眠甚至能听见自己刻意控制了的呼吸声。她垂眸看着地面,注意到那大片银色金属上有淡淡的浮雕纹路,仔细看才发现是两个英文字母“e”和“o”,下方是一个鹰形的徽章,应该是eo的标志。

    这种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抬眼朝前方偷瞄了几眼,看见陆简苍正低着头,清冷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看上去十分的忙碌而专注。

    “稍等。”他眼也不抬道。

    “……哦。”

    所以……把她叫进来就是为了让她看着他办公吗……有病吗otz……

    她囧。

    干坐了会儿,董眠眠觉得又无语又无聊,视线微转往身后的方向随意看了一眼,却整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

    一副巨大的丹青画像,挂在背后的墙壁上。正对着那张金属办公桌,那个男人抬头就能看见的位置。

    中国风的丹青挂在这样一个工作室,怎么看都格格不入。不过这并不是董眠眠诧异的重点。

    重点是,画上的年轻女孩儿扎着马尾,中长直发,笑容温婉——怎么那么像,她高中时候的样……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