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5

    丹青不是照片,容貌五官不够写实。然而这副丹青却是十分精致的,一看就是出自大师手笔。画上的女孩儿很年轻,眉眼间青涩而又朝气蓬勃,神韵十足,浅浅一抹笑容挂在唇角,有种濯清涟而不妖的美态。

    中国风长袖连衣裙,米白为底的小碎花绑带绣花鞋,肤色欺霜赛雪,无疑是个美人。

    眠眠的嘴角已经抽得快癫痫了,俏生生的脸蛋上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这种穿衣打扮她再熟悉不过。由于董氏佛具行做的是和中国传统文化息息相关的生意,所以她的衣柜里,十件衣服有八件都是这种风格。

    又是巧合吗?

    退一万步说,如果这幅画上的人真的是她……那就太特么天雷滚滚了();。陆简苍竟然把她的画像挂在工作间,正对他办公桌的位置——什么情况?难道是她的威名太过如雷贯耳,以至于这位国际友人把她的画挂在宅子里辟邪?

    卧槽,不知道什么叫肖像权?把她当钟馗吗:)。

    董眠眠抖了抖脸皮,僵硬着脖颈,将脑袋一寸一寸地转了回去。整个空间开阔的工作室没有一点声音,窗外的月色像清澈的流水,缓慢淌过墨一般的夜色流进室内,她调整着慌乱的心跳和呼吸,微微抬眼。

    清淡的白色灯光静静笼罩一切,那抹笔挺料峭的身影坐在金属办公桌的后方,黑眸低垂,浑身上下都是沉稳威严的清冷气息。他的视线漠然地注视着前方的电脑屏幕,反射出的淡淡光线,落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容之上。

    眠眠抿了抿唇。

    他在工作,看上去极其的安静并且专注。她心里很纠结,那种好奇又惊诧的情绪在她的脑海里翻江倒海,她想自己有充分的理由进行一次义正言辞的质问,然而敌我双方气场悬殊太大,她……略怂==。

    正犹豫着怎么出声,对面沙发椅上的男人却先她一步开口,平稳微冷的嗓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你坐立不安。”音调平缓,是一个陈述句。

    白色灯光下,他微微抬起的脸庞俊美而冷硬,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淡淡落在她身上,“不舒服?”

    不知是不是错觉,董眠眠竟然从这轻描淡写的三个字里,听出了那么一丝温和关切的意味。她心头微微一沉,忽然觉得蜜汁尴尬。沉默了须臾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道:“那个……陆先生,后面那幅画……”

    不对……为什么是这副弱鸡的语气,卧槽,说好的质问呢!

    眠眠扶额,连忙打住,清了清嗓子,小腰杆儿挺得笔直笔直,重新沉着嗓子来了一遍:“陆先生,我是说——你把我的画像挂这里干什么?问过我了吗?征求过我同意吗?”

    董眠眠说完之后有点后悔。她琢磨着自己应该走到陆简苍面前去说,因为那儿有张桌子,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一番话如果拍着桌子说,肯定相当有气势……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思索着,随之,她看见陆简苍的视线重新落回了电脑屏幕,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低沉清冷的嗓音淡淡传来,“不喜欢挂在这里?那就挂回卧室。”

    “……”你这什么理解能力,她是这个意思吗?吗!

    这副淡漠的语气听得眠眠差点儿吐血,她捏了捏眉心,安慰自己这不仅是一个蛇精病,还是一个美国蛇精病,理解能力十分的美利坚,身为一个礼仪之邦的友好群众,她应该原谅,应该包容。

    给自己进行了一番心理辅导之后,董眠眠握了握白皙的小拳头,耐着性子继续道:“陆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您为什么会有我的画像,又为什么要把我的画像挂您家里?”有病吗?吃药啊。

    或许是这回的表述更加清楚,又或许是这回的语气比之前更加凶神恶煞,办公桌后的黑衣男人,抬起了头,清冷锐利的视线直视她。

    “……”眠眠被他看得有些心慌,却又不甘示弱,于是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直勾勾地与他对视。

    片刻的死寂,须臾之后,她看见他薄唇徐徐弯起一道弧线。

    那个男人,竟然……轻轻笑了?

    董眠眠心头一沉,在她疑惑并且诧异的眼神注视下,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微动,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脚步声清晰,沉稳,有力,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她忽然很紧张,只觉周围的空气都有点凝固,压得人喘不过气。

    他身上穿着笔挺的黑色制服,没有戴军帽,黑色短发疏离得一丝不苟。麦色的皮肤映照在白光下,看上去十分的硬朗沉稳。和她的记忆中一样,五官深邃冷厉,眉眼清冷,气质冷漠迫人,却又和她的记忆有丝丝不同。

    陆简苍看她的眼神,带着一种格外的专注。

    这种奇怪的注视令眠眠心里发毛。掌心里滑腻腻一片,全被汗水打得湿透。她莫名地紧张,紧张极了,甚至生出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好在惧怕的心理没有最终还是没有战胜理智,董眠眠坐在沙发上,背脊笔直,没有动。

    稳住,稳住,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

    男人走近了,在她身前半步远的位置站定,低着头,以一种俯视的角度看着沙发上的董眠眠。她僵硬着脖子和他四目相对,头顶的光线都被那高大的身影全部挡去,她被笼罩在阴影之下,脑子里莫名其妙窜出七个大字:黑云压城城欲摧……

    他双手随意地抄在裤兜里,人站得笔直,犹如一颗高傲的黑色乔木,俯视她片刻后,清冷的目光看向墙上那幅精心描绘的丹青,薄唇微启,淡淡道:“觉得美么?”

    “……”鬼使神差的,她小脸微微一热。

    这个询问很平和,语气非常平静,应该是在问那副丹青。的确,就连董眠眠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那幅画基本上把她所有的瑕疵都掩去了,每个地方都美化得相当到位。她听见自己胸腔里的心跳越发失序,砰砰砰,像是下一秒就能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眠眠平时虽然脸皮厚嘴巴溜,但这种技能仅限于为佛具行拉生意。画上的人是自己,她就算真的觉得美,也不能大大咧咧地说出来往自己脸上贴金吧……

    于是她尴尬地干咳了两声,别过头,红着脸挤出两个字:“……还好。”

    “不。”清冷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男人高大的身躯俯下,修长有力的右手轻轻捏住了她白软尖俏的下巴,低着头,目光专注,似乎在仔细地审度,然后淡淡道,“很美。”

    他离得很近,呼出的气息轻轻拂过她脸上细软的绒毛,凉凉的,有点痒。十分平和淡漠的语气,却令董眠眠原本就微热的脸蛋滚烫成了一片,红潮迅速蔓延,直直从雪白的耳朵根红到了脖子。

    这个男人是在,夸她美?

    董眠眠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句赞美。这种平静柔和的对话令她非常惊讶,她赤红着小脸支支吾吾了半天,好一阵儿才艰难地挤出两个字:“谢、谢谢。”

    她不敢去看他的脸,目光落在他笔挺的黑色军装之上,右肩处银色的肩章冷光莹莹。沉默了几秒钟,她忽然反应过来被他捏着下巴,于是微微皱眉,偏了偏头,试图脱离开这种太过亲昵的触碰。

    然而他冰冷的唇重重落了下来,吻住了她由于惊讶而微张的红唇。

    眠眠惊呆了。

    有力的双臂将她牢牢抱在怀里,她瞪大了眸子,下巴被迫抬高,身体僵硬得像块石头。这个吻和过去的每一次都不同,尽管同样强势,却明显温和了许多。他含住她柔软的唇瓣细细吮吻,显然,嘴唇的触碰并不能使他满足,冰冷的舌从她的唇齿间探入,准确无误地捉住她慌忙躲闪的小舌。

    “……”我靠!

    董眠眠回过神来大皱其眉,连忙抬起双手推拒,然而身体忽然一轻,她慌了神,出于本能抱紧男人的脖子();。他将她打横抱起,含住她娇软的唇舌吻得专注而细腻,迈开长腿,往远离办公桌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眠眠窒息之前,陆简苍放开了她被啃咬得红肿一片的唇。她呼吸大乱,双颊由于长时间的缺氧而更加潮红,抬眼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被他抱进了一扇侧门。

    是工作室内部一个较小的房间,和外部一样,四处都是冷冰冰的金属墙壁,墙面上似乎有东西,可是没有开灯,看不清楚。只大概能看见这里除了不远处的一张黑色单人沙发,甚至没有多余的一件家具或者摆设。

    陆简苍抱着怀里的女孩儿矗立在门口的位置。

    黑暗会催生人对未知的恐慌。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升上心头,董眠眠心中毛毛的,略微抬头,只看见一张棱角分明的下颔。他的面容隐在一片阴暗中,看不见脸上的神色和表情。

    未几,他长臂微抬,按下了某个位置的开关。

    轻微的一声闷响之后,刺眼的白色光线瞬间从头顶四处投射下来,她的视野变得一片明亮。

    董眠眠抬起手略微挡了一下,然后半眯着眸子举目四顾,俏脸上的神色瞬间大变。

    画像,很多的绢丝画像,大约一米四长,排列得十分整齐有序,悬挂在四面金属墙壁上。上面清一色的是一个人,她。

    眠眠已经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此刻这种……诡异又恐慌的感受了。

    一个男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弄来了一大堆她的画像,挂在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里,这是……何等的变态。

    “你……”她试着动了动唇,慌张不已地瞪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的疑虑和困惑实在太多,根本不知道从何问起——这些画像怎么来的?什么时候挂在这儿的?又为什么要挂在这儿?这个蛇精病难道闲着没事就把自己关在这里,看她的画像?卧槽……

    眠眠的视线看向那张中央偏后位置的黑色沙发,只觉得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陆简苍冷漠平稳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很轻,也很平静,道:“这些都是你。”

    “呃……我知道。”她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吗……

    接着他低头看向她,视线专注而沉静,审度了一阵后再度开口,语气冷淡:“你比画像上看起来更美。”

    “……”这嘴真是甜得她猝不及防==……

    董眠眠嘴角一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试着动了动身子,垂着头低声道:“陆先生,不如你先把我放下来,我虽然只到你胸大肌,但是胜在四肢健全,您这样……不累么?”抱来抱去的多不好,和你又不是很熟……

    陆简苍没有答话,放在她腰背位置的左手离开,关了灯,然后立刻又重新将她紧抱在怀里,转身走出了那间屋子。

    刚才抱他的脖子纯属意外,此时此刻,眠眠双手交放在身前,满脑子都是刚刚那遍布三面墙壁的丹青画像。

    他走到那张金属办公桌前,将她放在桌子上坐好,清冷的黑眸微垂,“你很紧张?”

    “……没有啊。”她扯了扯嘴角,边说边冷冰冰的桌面上挪了挪小屁.股,刻意拉开和他的距离,然后小手抬起来随意地扇了扇,“我一点儿都不紧张。”

    这个人貌似特别喜欢把她往桌子上放,董眠眠之前以为是他的特殊癖好,后来才发现,他个子太高,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方便面对面说话();。

    沉默了须臾后,男人微微俯身,有力的两只长臂撑在她身体两侧。眠眠下意识地又往后挪了挪,身子后仰,生怕他又一言不合就亲下来,连忙一脸正色地捂住嘴,闷声闷气道:“陆先生,有话好好说……我只是来拿锁的,拒绝其它一切特殊服务。”

    他面上没什么表情,淡淡道:“上次的事,考虑得如何了?”

    “……”眠眠一脸懵逼,“哈?”什么上次的事?

    修长的手指箍住她的下颔骨往上一抬,陆简苍吻了吻她柔软的下巴,声音沉沉的,“成为我的部下,还是我的女人?”

    董眠眠漂亮脸蛋上神色一滞,脱口而出道:“那句话不是你开玩笑的么?”

    陆简苍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看着她,面色阴沉。

    她被这种目光注视得越来越慌,忖度了瞬,决定先绕过这个根本不可能产生答案的选择题。

    默默在心里给这道题点了个辛,眠眠清了清嗓子,尽量用最严厉的口吻道:“陆先生,那些莫名其妙的画像,我暂时不追究你对我肖像权的侵犯。这样,你先把长命锁还给我,其他的事咱们过后再慢慢捋。”

    ——缓兵之计,先拿回命根子再说,嗯!

    原本以为又是一场悲壮的拉锯战,不料几秒钟的静默后,陆简苍长指微动,从军装里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把金色的精致小锁项链,眠眠眼前一亮,心头感动得泪奔——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蛇精病居然这么听得懂人话……

    她雀跃不已,连忙伸出双手去接,他却径自撩开了她披散在耳后的黑色长发,指尖的温度凉得她打了个冷战。

    “我帮你。”他神色清冷道。

    “……”眠眠被哽住了。很平缓的口吻,却冷漠而强势,不容拒绝。她迟疑了一阵儿后选择暂时妥协,缓慢点了点头,“……谢谢。”

    长发被拂到一旁,露出纤细雪白的脖子。她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在心头默默背诵心经,强行摒除一切杂念,催眠自己:现在给你戴项链的是爷爷,是爷爷,是爷爷。

    整个过程只用了短短的两分钟,在眠眠看来却仿佛过了半个世纪。终于,冰凉的十指离开,她连忙将头发拨回脑后,只觉浑身上下都有点发热。

    左手下意识地摸重新回到胸前的小锁,她悬了多时的心总算稍稍安稳几分。细嫩的指尖摩挲着长命锁上熟悉的纹路,却蓦地皱眉,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董眠眠眸光微闪,举起那把小锁仔细端详,白色灯光下,正面的刻画浮雕清晰精致,而背面刻字的位置,却是一个令她找个豆腐撞死的名字——陆简苍。

    “……”#¥%……&[微笑]

    逗逼吗!说好的高冷禁欲高高在上呢?大哥你到底是多幼稚啊啊啊(╯‵□′)╯︵┻━┻!

    眠眠秒炸,颤巍巍的小手抬起来,怒指面前的男人,气急败坏道:“陆先生,您这么喜欢我的锁,自己去买一个啊!弄个假的来骗我,好歹名字刻对啊!你当我人傻好欺负么!卧槽!”

    相较于她的怒火中烧,陆简苍的反应极其冷静。他伸手将属于她的长命锁取出,清冷的黑眸中神色沉静,道,“除了上面的姓名,这两把锁一模一样,不存在孰真孰假。”

    “……”董眠眠万脸懵逼。什么意思?

    他脸色冷漠,垂眸看她一眼,道:“董小姐,这代表一个婚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