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6

    婚……约?

    等陆简苍话音落地,这个词就在董眠眠的脑海里形成了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回响:婚约婚约婚约婚婚婚约约约……

    几秒钟的时间,她俏丽的小脸蛋已经白了又绿,绿了又红,红了又黑,最后变得宛如彩虹一般七彩斑斓——长命锁明明是她爷爷拿给她趋吉避祸保平安的,什么时候代表婚约了……这个男人不仅蛇精病病入膏肓,尼玛,居然还有重度妄想症吗……

    眠眠嘴角一抽,换上副关爱傻豹子的眼神,用很严肃的语气小小声道:“陆先生,有病得吃药,我们都要健康成长,除了身体健康之外,心理健康也很重要……”

    不等她说完,黑衣男人忽然弯腰伸手,将她娇小的身子从办公桌上抱了起来。董眠眠吓了一跳,猛地抬头,那张五官凌厉的面容就在上方,英俊,冷漠,修长有力的手指稳稳地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和膝盖弯。

    他抱起她,转身离开了那间空旷冰冷的工作室,清冷的黑眸平视前方,淡淡道:“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健康。”

    “……”你健康个巴拉拉。

    董眠眠完全无语了。尽管和陆简苍的接触并不算多,但是他的性格十分强势,这一点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她不明白,他怎么会因为两把一模一样的长命锁就认为他们有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婚约?

    八点档电视剧看多了吗……这么纯情而又少女心:)。

    走出工作室,走廊上的灯光变成了浅金色,比之前那种惨淡的白柔和了许多。陆简苍抱着她下楼梯,光亮崭新的军靴踏在地板上,发出一阵沉闷有力的响声。

    眠眠咬了咬唇,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斟词酌句,终于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目光定定地看向那张棱角分明的下颔,道:“陆先生,在这个世界上,有长命锁的人很多。我们两个的长命锁款式一样,那仅仅只是个巧合,只能说明你爸或者你妈跟我爷爷的审美相近而已。”

    有一样的锁就是有婚约?这神逻辑和想象力,真是6得飞起。

    他仍旧沉默不语地直视着前方,抱着她前行,仿佛根本没听见她的话();。

    这种无视令董眠眠不悦地蹙眉,她的身体被牢牢禁锢在他宽阔有力的胸膛上,吸入肺腑的空气里全是那种清新独特的男性气息,令人心头微乱。她试着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拔高音量沉声道:“陆先生,我认为这种误会应该到此为止。”

    这一次,陆简苍不再是沉默冰冷的毫无反应。原本平时前方的黑眸微垂,视线落在她夹杂怒意的俏脸上,漠然道:“没有误会。董眠眠,就是你。”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讲讲道理会死吗?

    董眠眠心头一排宽面条泪,瞬间生出一种找根面条上吊的冲动呢。她扶额,思索了一阵儿后,强压着爆粗口的冲动,微微一笑:“陆先生,我们的沟通太困难了。我们学校有一个专业叫汉语言学,你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去旁听一下。”

    仿佛没有听见她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陆简苍一路抱着她走到一楼的饭厅。被他牢牢扣在怀里,挣脱不开,董眠眠心里rio无奈,只能说服自己暂时走一步看一步,先配合这个男人吃个晚餐——毕竟他给出过承诺,一次晚餐换她的长命锁。

    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间面积很大的饭厅,和这间宅子的其余地方一样,整洁,干净,空空荡荡,除了正中的那个黑色的长形餐桌和配套的椅子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而饭厅入口站立着一个身姿英秀的高个子美人,面无表情站姿跨立,是之前那位代号大丽花的女佣兵。

    陆简苍抱着怀里的年轻女孩儿经过时,她抬起右手敬了个军礼,然后放下,从始至终沉默不语。

    眠眠起先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秦萧是在站岗。

    她不自觉地想起之前大丽花对她说的话。陆简苍不喜欢除他之外的任何异性接近她,所以她来吃晚餐,饭厅值勤的才会是这个唯一的女性?

    胡乱思忖着,董眠眠扫了眼餐桌,只见上面摆着大约五六样菜肴,数量不多,但是式样却十分精致。

    看着那些似乎悉心准备过的食物,她心头微惊——陆简苍是一个军人,从这间房屋的风格就看得出来,他对于任何事都极力追求简洁,有时甚至简洁得单调,冰冷,实在不像是会享受生活的人。

    悉心为她准备晚餐……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心头隐隐有些不安,眠眠微微蹙眉,就在这时,陆简苍停下了脚步,原本握住她肩膀的右手离开,拉开了一张椅子,高大的身躯俯低,将她放到椅子上坐好,然后自己在对面的位置上落座,眉目舒朗,神色沉静而冷淡。

    脱离开了他的怀抱,眠眠微松一口气。她垂眸看了看摆在自己面前的小瓷碗和筷子,又抬眼看了看对面那个无比冷硬的男人,心头悲伤的小河默默翻涌——这顿欺头看来是亏定了,在他眼皮子底下吃饭,她的饭量和食欲起码降低两个数量级otz……

    消沉地思忖着,随即便听见对面的人淡淡道:“吃饭。”

    清冷低沉的嗓音,醇厚悦耳,语调平缓,却完完全全是命令的口吻。这应该是他说话的习惯,高高在上,倨傲无礼,多少令眠眠有点不爽。

    不过她面上仍旧很平静,依言将面前的碗筷拿在了手中。悄悄抬眸看向对面,却见陆简苍已经开始沉默地进食,军装笔挺,神情漠然。他微垂着眸,从她的角度刚好能看见浓密的黑色睫毛,没有了眼神的威慑,他看上去似乎……柔和了几分。

    很快,他察觉到了她的目光,黑眸抬起直直看向她,“有事?”

    “……咳。”眠眠结结实实地尴了个尬,移开视线,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然后摆摆手,“没有。”说完埋下头拿起筷子,胡乱夹了颗青菜塞进嘴里();。

    一顿饭吃下来,董眠眠差点儿被憋出内伤。

    他相当安静,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只偶尔会用公筷夹一些肉类放到她面前的小碟子里,用眼神示意她全部吃光。

    眠眠不好拒绝,只能乖乖地把那些鸡肉牛肉各种肉统统吃掉。在最后一口肉下肚之后,她侧目望了眼外头黑压压一片的天色,然后暗搓搓地掏出手机瞄了眼时间,已经21点整了。

    噢漏。这个男人貌似尤其擅长一言不合就压倒,和他待在一块儿,绝对是越夜越恐怖。

    忖度着,她心头生出丝丝慌乱,不着痕迹地收好手机后,眨了眨大眼睛,清了清嗓子:“那个……陆先生,饭也吃完了,按照约定,你把长命锁还给我吧。我们寝室11点熄灯关门,回去晚了宿管阿姨不让进。”说完似乎觉得尴尬,于是又皮笑肉不笑地补充了两个字:“呵呵。”

    “吃好了?”

    她没有抬头,只听见那道熟悉的低沉嗓音从前方传来,听上去十分清冷。

    眠眠点头点头,“嗯。”快把我的锁还给我吧还给我吧还给我吧:)。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于是连忙抬起两只白生生的小手绕到脖子后面,去解挂在脖子上的东西,一面随口道:“这个不是我的,我得还给你。”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陆简苍幽深的黑眸平静地注视着她,淡淡道,“好好保管。”

    闻言,董眠眠手上的动作蓦地一僵。她抬起头,视线对上那两道平静的眸光,迟疑着蹙眉道:“……那我的那把锁呢?”

    他勾了勾唇,嘴角浮起一丝极淡的笑容,声音很轻,就像阴黑夜色下的流水缓缓淌过,“我很喜欢。”

    “……”你……喜……欢……个……球……啊……

    (╯‵□′)╯︵┻━┻!

    董眠眠内心的狂躁之气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她两只小拳头一握,合上眸子用力地吸了口气,然后睁开眼,朝对面那位仁兄露出了一个美美哒的微笑,嗓音温婉动人:“陆先生,冒昧一问——您这是想说话不算话么?”

    他清冷的容颜仿佛沾染着窗外夜色的寒意,漠然道:“我并没有失言。你得到了一个长命锁,不是么?”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眠眠扶额,差点儿噗通一声给他跪下来唱征服。难怪以前经常听王馨印讲,男人的话能信,母猪都能上树。她真是太愚蠢了,竟然真的以为来吃个饭就能拿回自己的命根子……他大爷的:)。

    意识到自己被彻彻底底耍了一次,她怒气翻涌,忍了忍没忍住,瞪着他冲口而出道:“你丫是不是变态啊?”先是咬她一口,再是抢了她的长命锁,现在变本加厉,不知从哪儿弄了一堆她的画像,挂得尼玛满屋子都是,还意淫她和他有婚约,简直是蛇精病里的战斗机啊卧槽!

    陆简苍淡淡看了她一眼,脸色微沉,低低地重复了一遍:“变态?”

    “那不然呢?”董眠眠气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明显不悦,俊美的面容透出丝丝阴沉,黑眸注视着她,里头黯沉一片。

    这样的目光看得她心里发毛,然而话已经说了一半,半道上认怂不大像她董眠眠的风格。于是乎,在这种十万伏特的威压下,眠眠鬼使神差气血上脑,扯着嗓子吼出了这样一番话:“抢我东西都不说了,动不动就亲我也不说了,你、你居然还偷偷摸摸藏了我那么多画像,陆先生您老实说吧,你是不是暗恋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