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28

    此时此刻,董眠眠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扔进水里的猫,原本已经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却又忽然被人从水里给拎了出来。她眸光微闪,娇小白皙的身躯僵硬地被男人抱在怀里,他胸膛上硬邦邦的胸肌紧贴着她的脸颊,温度灼人。

    闭上眼睛……睡觉?

    眠眠感到十分诧异,迟疑着,伸出一根白皙纤细的指头,小心翼翼地戳了下他肌肉起伏的手臂,“陆先生,我们就……只是睡觉?”幸福来得太突然,她还有点云里雾里。

    她指尖的皮肤光滑而又细腻,和他的粗粝硬朗截然不同,若有若无地从他手臂上划过,羽毛一般轻盈。陆简苍沉默地侧躺在大床外侧,空气里浮动一丝很淡的香气,像一种不知名的水果,很清甜,是她身上的味道。

    黯沉的视线静静地落在董眠眠脸上,察觉到他灼灼的注视,她紧张极了,两只小白手无意识地握在一起,掌心里汗湿一片。

    这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尴尬,迷之尴尬。

    静默了片刻后,陆简苍忽然伸出修长的五指,她一滞,瞪大了眸子,眼睁睁看着那只漂亮的右手越来越近,然后,将她的两只手完全包裹在掌心,牢牢收拢。

    “你必须尽快接受我。”他的语气很平静,嗓音却明显低沉沙哑,听在她耳朵里,像是过了一道奇怪的电流。停顿了下,他继续道,“我的忍耐有限度,所以董眠眠,这个过程不能太长。”

    “……”为什么能这么淡定地讨论这么囧的话题……

    眠眠干咳了一声。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有多红,那温度,分分钟就能煎熟几个鸡蛋。听完他的话,她一方面松了一口气,一方面又觉得奇怪,这个男人的性格那么强势,完全不像是会在这方面压抑自己的人。

    为什么?

    这个疑惑只冒出来了两秒钟,紧接着就立刻被董眠眠一巴掌拍飞了——她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好奇这种问题做什么?她关心的重点不应该是今晚逃过了一劫,不用高歌炮兵进行曲吗:)。

    忖度着,她朝身旁的男人挤出了一个干巴巴的笑容,鬼使神差道:“谢谢陆先生……”然而话音刚落,眠眠就恨不得一口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这种事道个毛的谢……

    在男人锐利暗沉的视线下,董眠眠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不清醒,再这样下去,她指不定还会说出更加丢脸的话来();。于是她飞快地朝他说了句晚安,接着就闭上眼睛,眼观鼻鼻观心,开始认认真真地,数羊。

    这个夜晚相当煎熬。

    眠眠很矛盾。她希望自己尽快入睡,这样就能摆脱那种即便闭着眼睛也能清晰感受到的注视,她又害怕真的睡着。毕竟“切身”感受过那个男人旺盛的欲.望和精力,她生怕他会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提枪上阵……

    真是太可怕了==。

    思绪胡七八糟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基本上入睡,呼吸逐渐变得绵长均匀。隐约感觉到细密的吻落在她光洁的额头,柔软的脸颊,细嫩的耳垂,她迷迷糊糊地皱起眉,白生生的小手伸出来挥舞了一下,被人用力握住,之前那种凉凉的柔软的触感便转移到了她的手背上。

    “……”卧槽,居然有蚊子=_=。

    眠眠咕哝了两句,翻了个身,两只小胳膊一揽,直接将那只折磨她的大蚊子紧紧抱住。小八爪鱼一般缠上去,双手环住“蚊子”精瘦的窄腰,脸埋进“蚊子”温热的颈窝里,抱好,含混不清地嘀咕道:“乖,不要吵本宝宝睡觉。”

    “大蚊子”明显滞了一瞬,她心满意足地勾起唇角,嗯,世界清净了o(n_n)o。

    *********

    和蛇精病睡一窝,董眠眠本来以为自己一定会失眠,然而事实却和预料完全相反。她不仅没有失眠,还睡得十分酣畅淋漓荡气回肠,整个晚上连个梦都没做。

    清晨六点半整,董眠眠小手机上调的闹铃准时响起:“中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青春的活力——”

    她闭着眼睛皱起眉,一巴掌呼啦过去,然后啪嗒一声,手机君直接被她从枕头底下拍到了床底下。周围的世界重归一片安静美好,她皱紧的眉头舒展开,翻了个身,抱着大抱枕继续呼呼大睡。

    原本安安静静的“抱枕君”沉默了会儿,随之直起上身,单手扣住她细细的两只手腕压在头顶,接着就埋头亲了上去。

    然后……然后董眠眠就被吓醒了==。

    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呆滞了几秒后回过神,连忙别过头将自己的嘴巴从他的薄唇下拯救出来,红着脸结结巴巴道:“……我的闹钟把你吵醒了?不、不好意思,那你继续睡,我早上有课,要起床了……”

    男人双眸里暗潮汹涌,静默了须臾后,他抬起左手捏了捏她挺翘的小鼻尖,嗓音带着几分慵懒的沙哑,低声道:“眠眠,我有点不舒服。”

    “……”大清早的喊这么甜是要干什么,老子和你很熟吗喂。

    她嘴角一抽,心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干巴巴挤出几个字:“不舒服,吃药。”

    陆简苍低头失笑了一下,深邃的黑眸璀璨生辉,然后在董眠眠惊恐加日了狗的眼神下,将她两只白生生的小手不由分说地拉了过去。

    “……”#¥%……

    从董眠眠醒了到她起床,中间的过程可谓是千辛万苦,极其不可描述,等她终于洗漱完吃完早餐,最后爬上那辆熟悉的黑色越野车时,她终于深刻地明白了一句话: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果然从本质上就是两个层次。

    ……尼玛,说好的忍耐呢,不xx就是忍耐么?陆简苍忍的就是个ball:)

    经过这个一点都不纯洁清新的早上,眠眠已经完全无法直视自己的双手了。她靠在车窗上,顶着一副生无可恋脸盯着破晓不久后的朝晖,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一整个上午都是测量课,让她如何用这双手去触碰学校圣洁美好的测量仪otz……

    面对后座那位从始至终蔫头耷脑的乘客,秦司机投去了一记十分同情的目光();。她一面打方向盘一面开口,沉声道,“小姐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他们指挥官的身体素质一直好得惊人,这个小姑娘身娇体弱的,真是rio心疼。

    眠眠的声音有气无力,小脑袋靠着车窗四十五度角望天,语调哀婉:“秦小姐,你们eo最近生意不行吧?”在她们大中华都呆了那么久了,还不走,信不信分分钟举报你们老大非法持枪[再见]。

    单纯的耿直girl立刻诧异地瞪大眼,“怎么会?eo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佣军公司,我们永远不愁没有生意。”

    听了这话,董眠眠差点儿给这位姐姐跪下来:“那你们呆在中国干什么?”

    大丽花清秀的面庞浮起丝丝无奈,道:“如果小姐能早点做决定,我想指挥官很乐意带着你尽快离开。”

    “……”什么鬼。

    关她毛线事,中国是她家,她离开个巴拉拉啊……

    紧接着又听秦萧狐疑道:“小姐为什么总是拒绝陆先生的求婚?你们原本就有婚约,而且陆先生又十分喜爱你,你为什么不愿意留在他身边呢?”

    难道世界上所有的军人都是一根筋,无论男女?眠眠有些无语,也不指望这个枪林弹雨里混出来的美女能理解自己这颗普普通通的少女心,只是简单地回答道:“婚约到底有没有,我得问过我爷爷才知道。另外,我和你们的指挥官连八字都不合,怎么结婚?”

    再者说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没有好结果的,我和你们陆先生这辈子都不可能:)。

    晨光已经从最初的浅淡趋于灿烂,金灿灿的光芒轻纱一般笼罩着世界。驶入城区后,车流逐渐增多,董眠眠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内心泪涌如注:还有八分钟就上课,看样子又逃不过迟到的宿命了。

    琢磨着,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几声之后,听筒里传出一道熟悉的嗓音,语气听上去有些焦急:“正说给你丫打电话呢,这个点儿了不见人影,又不来上课?测量实验是黄显斌,那可是全院挂科率最高的大爷,你心里得有数。”

    “别急别急,我都在路上了,等会儿要是点名,你懂的。”眠眠暗搓搓地瞄了眼前方驾车的秦萧,捂着嘴巴小声道。

    “ok,眠眠君isinwc。”

    董眠眠无比欣慰,将机智的闺蜜夸赞了一番后就准备挂电话,然而王馨印却紧接着道:“等等,你昨晚上没看微博啊?”

    眠眠一怔,挠了挠脑袋道:“我把微博卸载了啊,不是跟你们说了么,以后找我都用支付宝,咱们先打钱再聊天。”

    “滚。”电话另一头的王大美人翻了个白眼,压着嗓子道:“我说你丫缺根筋你还不信。昨天宁馨的新戏《新龙门》开机,你知道不?”

    眠眠一脸茫然,“不知道。”

    王馨印无语了几秒钟,紧接着道:“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开机仪式的时候,宁馨晕过去了!现在都还在医院抢救呢!”

    “什么?抢救?”她面色大变,只觉得一股寒意猛地顺着脊梁骨蹿了上去。

    闺蜜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透出莫名的不安,每个字都清清楚楚地敲打着眠眠的耳膜:“我也觉得很奇怪。眠眠,你说——会不会真的是那个佛牌有问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