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30

    这个声音十分的悦耳并且清晰,硬邦邦的胸膛紧贴着眠眠冷汗涔涔的后背。钳制住她手腕的五指骨节分明,两条修长的双臂从纤细柔软的腰肢上环过,用力收拢,将她整个人牢牢地扣在怀里紧抱着。

    她瞬间诧异地瞪大眼。

    这个嗓音并不陌生,带着丝丝的凉意,却比之前的任何话语都轻淡,柔和,冰冷的呼吸像是轻盈的羽毛,从她雪白的耳垂上拂过。

    董眠眠全身上下仍旧很僵硬,但是却已经不再试图攻击。她汗水淋漓的小脸上神色狐疑,细细的脖颈一寸一寸扭过去,大眼眸子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抬起头,她看见的是一副极其高大挺拔的身躯,男人背光而立,五官在黑暗中显得有些模糊,只能看出一副棱角分明的轮廓,和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深邃幽亮。他静静注视着她,视线无比的锐利清明。

    是……陆简苍吗?

    当然是。

    那双漂亮冷黑的眼睛,留给她的印象太深刻,甚至一度是她的噩梦。只是清冷平静的一道目光,就能令她莫名的胆战心惊();。

    纤细的十指在男人柔韧冰凉的袖口上无意识地收拢,眠眠心头一松,紧绷多时的神经忽然就松懈下来,只觉全身的力气都在瞬间被人抽走。与此同时,男人的手臂将她的腰箍得更紧,非常用力,像是要将她嵌进身体里。

    眠眠没有拒绝,也没有一点力气拒绝。刚刚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她整个人都是萎的,甚至连说话的劲都提不起来。男人的胸膛十分的宽阔,衣料冰凉,却怪异的,莫名令她感到心安。

    静谧至极的空间光线昏暗,她甚至能听见陆简苍平稳轻浅的呼吸。和医院里那种无处不在的消毒水气味不同,他身上的味道很独特,很清新,夹杂着一丝……令人脸红心跳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董眠眠鬼使神差地觉得,她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陆简苍呢==。

    至少,他的体温,他的气息,没有令她反感到想立刻推开的地步。

    陆简苍沉默地抱紧怀里的娇躯。和过去的那些拥抱和触碰不同,她纤瘦的背脊不再僵硬笔直,或许因为之前的打斗耗费太多精力,她不再防备警觉,白皙的小脸双颊泛红,软软地窝在他怀里,无比柔顺而乖巧。

    微凉的大手在她的背脊上一下一下地抚摩,力道不轻不重,带着安抚的意味。

    他低眸静静看着她还有些没回过神的小脸,木呆呆的,透明的汗珠顺着额角滑落,缓缓淌过脸颊,蔓延到嘴角的位置,像在邀请他细细品尝。

    原本平静的眸色变得黯沉一片,陆简苍伸出右手,粗粝的指腹捏住那小小软软的下颔,抬高,嗓音低哑,语气倨傲:“我要吻你。”

    眠眠还有点懵,小脑袋还有些木呆呆的,完全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晶亮的大眼睛直视着那双灼灼的黑眸,“……哈?”

    然而不待她有所反应,男人已经低头,重重吻住了她红艳艳的小嘴。

    眠眠眨着眼睛低呼了一声,随后,所有的声音都被他封堵得干干净净。冰冷有力的舌描摹着她轻微颤抖的唇瓣,直令她心脏狂跳,紧张得血液都开始倒流。细嫩的十指用力抓紧他的袖口,她试着扭头躲避——

    我勒个大叉,现在外头那个拿着刀想行凶的也不知道走没走,这个时候亲亲亲,亲个ball啊!

    然而这种抗拒瞬间就被毫无悬念地压制。他扣住了她的后颈加深这个吻,长臂微动,眼也不抬地将房门一把甩上。“砰”的一声闷响之后,眠眠心头一阵慌乱,紧接着被他压到了门板上,高大的身躯俯低,薄唇含住她粉嫩的唇瓣用力吮吻。

    他吻得相当强势,舌尖坚定地撬开她的贝齿,探入,湿濡地和她的小舌纠缠共舞。

    董眠眠挣脱不开,只能硬着头皮,被动地配合他唇舌的入侵和攻占,感觉到扣住她后颈和细腰的大手越来越用力,甚至令她丝丝疼痛。

    一个热吻结束,眠眠差不多已经连站稳都成问题了。

    她气喘吁吁,白皙的小脸上红扑扑的,清亮的眸子里氤氲着一层淡淡的水雾,看上去极其的妩媚撩人。

    陆简苍微微低头,薄唇在她滚烫的脸颊上亲吻流连,未几,低沉沙哑的嗓音传入她通红的小耳朵,语气微冷:“为什么一个人来这个地方?”

    眠眠被他亲得神魂颠倒,闻言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下意识地诚实回答:“有个客户生病了,让我过来看看……”说完她就后悔了。

    尼玛,自己这是脑壳吃铁了吗?为什么他问什么她就要老实交代?短短几天,她竟然被压迫出奴.性来了么otz……真是太可怕了,好歹她在中国也算是个有名号的人物,被个洋鬼子欺负出奴.性,让她们老董家祖宗们的脸往哪儿搁……

    思忖着,眠眠攥紧了小拳头清了清嗓子,脖子往边儿上一偏,吃力地将自己的脸蛋从那张漂亮的薄唇下拯救出来,皱着眉头道:“不对不对,这句话应该我问陆先生您();。我来这儿是探病,那您为什么来这儿?”说着顿了下,略思考,继续追问:“身体不舒服么?”

    或许是她最后的问句语调轻柔,又或许是她乌黑的大眼睛神色认真,陆简苍的嘴角,竟然微微上扬,勾起了一个弧度。

    眼睛习惯了黑暗,视野不再如之前那般混沌不清。很近的距离,她看见他冷毅英俊的面容,莫名变得柔和了几分。和印象中的强势冷漠不同,那双幽深的黑眸目光温和,夹杂一丝很淡的笑意。

    “你关心我。”他轻声说了四个字,结论性的一个陈述句,字里行间都流露出若有若无的愉悦。

    “……”前后两句话的逻辑关系在哪儿?来医院不是探病就是看病,她只是随口做了个合情合理的推测而已啊==。

    眠眠扶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这还真是个难以解释的误会。

    几秒钟的沉默后,她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之前那个被忽略了好一阵子的持刀歹徒同志,顿时脸色微变,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男人黑色西装的袖口,细软的嗓音压得低低的:“那个拿匕首的,陆先生看见了么?”

    他嗯了一声,神色冷冷淡淡。

    董眠眠心头一沉,猛地想起病房中还昏迷不醒的宁馨,顿时面色大变——之前她的突然出现打断了那个杀手的行动,而在这段时间当中,他完全可以折返回去杀死宁馨……她暗道一声糟糕,只祈祷着那个坑爹的助理大哥早就回到了病房,不然就真的悲剧了。

    忖度着,她也不敢再耽搁,连忙伸出两只小爪子抵在陆简苍硬邦邦的胸膛上,推啊推,试图把堵在面前的这座高山挪开,口里忙忙道:“陆先生,我这儿还有急事呢,您要看病赶紧去吧,不是我骗你,在咱们b市的大医院,排队挂号比骑着窜天猴上天还难……”

    “不看病。”他淡淡开口,捉住她的两只小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我来这里,只是因为你。”

    很轻的几个字眼,从陆简苍口中说出来,轻描淡写,却在眠眠有些昏沉的脑袋瓜里形成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立体声环绕,还是双语的。

    因为你因为你因为你……auseofyou……

    董眠眠一阵惊诧,被他逐个亲吻过的指尖像被烫着一样。在他沉静而专注的视线下,她愣了好半天才勉强找回正常语言功能,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红着脸,九宫鸟般结结巴巴道:“因、因为我?”

    什么鬼……

    陆简苍点头,语调平静,“你刚才有危险。”

    ……所以,刚才不是巧合,他是专门来救她的?

    她的疑惑越来越多,大眼睛里交织着不解同惊异:“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医院?”然后瞠目:“你、你跟踪我?”

    卧槽,真是白瞎了这张颠倒众生的脸,不仅是个蛇精病,还是个跟踪狂吗尼玛……

    听了她的话,陆简苍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对这个说法不甚认同,沉声道,“秦萧说,你和人约在这里见面。”

    董眠眠目瞪狗呆,越来越不理解这个男人怪异的思维方式了。在她身边安插个人形移动监控也就算了,她和人见面,和他有什么关系吗……于是又紧接着道:“我约人见面,你来做什么?”

    看着她粉嫩小巧的唇瓣在黑暗中开开合合,他扣住她的下颔骨,低头又是重重的一番亲吻,道:“你有烦心事,我很担心();。”

    这道嗓音十分低沉清冷,仿佛说出话再自然不过。

    “……”很、担心?

    眠眠眸光一阵闪动,心头忽然升起了些慌乱,一股极其诡异的情绪从内心深处涌上,丝丝缕缕爬遍四肢百骸。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红潮迅速弥漫,几秒钟的时间之内,她连雪白的耳朵都红透了,整个人像一只煮熟的虾米。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有让她心慌意乱的本事。

    呆滞了几秒后,董眠眠几乎是有些慌张地移开了视线,别过头干咳了两声,借以掩饰窘迫。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一个跑江湖靠嘴皮子吃饭的,有朝一日脸皮也能这么薄——这真不是一个好现象。

    有句古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蛇精病的,果然也会变得越来越不正常==。

    胸腔里的心脏砰砰砰直跳,一声一声敲击着眠眠脆弱的耳膜。这种感受真是古怪极了,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紧张而烦躁,尽管,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紧张烦躁个what……

    诡异的气氛在寂静的空气里静静弥漫,身姿高大笔挺的男人似乎很享受将她禁锢在自己空间里的感觉,手臂搂着她的腰,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摩着她脸颊上柔滑的肌肤,似乎爱不释手。

    董眠眠鸡皮疙瘩都要被摸出来了。

    她清了清嗓子,决定开口终止这种令自己不适的尴尬。调整好情绪抬起头,男人线条凌厉而流畅的下颔映入视野,她面上挤出一个微笑,诚恳地问出了一个问题:“陆先生,上次你救我是明码标价。这一次……能不能给我算便宜点?”

    eo雇佣兵恶名昭著,为了利益甚至可以置国家和民族于不顾,身为eo的顶头上司,她不认为这个男人救她会是无偿之举。

    令眠眠意外的是,听完她的话,陆简苍原本淡漠的脸色一寸寸地沉了下去。

    原本抚摩她脸颊的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男人清冷的眸光透出一丝危险的意味,俯视着她,声音有点冷:“董眠眠,你很喜欢做交易?”

    这种目光令她心里发毛。

    显而易见,他生气了。可是为什么呢,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这喜怒无常的玻璃心简直是没sei了好吗……

    眠眠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意弄得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这位大哥又是哪根筋搭错了。

    注视了她一阵后,陆简苍面上浮起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不知为何,他分明在笑,却令她觉得阴森彻骨。

    未几,他几乎是面无表情地宣告,道:“既然你不承认婚约,那么我尊重你,来谈交易。我救了你两次,理所当然,你的命,你的人,你的所有都属于我,只属于我。”

    “……”wtf……

    她被这番话弄得云里雾里嘴角狂抽,盯着他,一副看鬼的眼神,好半晌才艰难地支吾出一句话:“陆先生,要不,要不我陪你去楼下的心理科挂个号吧……”妄想症到这个地步,简直都快没得治了好么。

    陆简苍直接无视了她的这句话。他的手臂将她松开,微微侧首,毫无瑕疵的侧脸线条刚毅而冷漠。眠眠听见他用一种十分冷硬的语气,完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每晚,救你两次的交换条件。晚餐之后秦萧会联系你。”

    说完,他拧动门把拉开了储物室的门,沉稳清晰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每晚?

    董眠眠整个人都惊呆了——陆简苍说每晚?可他明明承诺过在不会再强迫她,那每晚干啥?陪他玩儿奇迹暖暖吗卧槽……

    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圈圈诅咒蛇精病之后,眠眠甩了甩脑子暂时抛开杂念,深呼吸,定定神,拉开储物室的门走了出去。

    惶惶不定地回到724病房前,她探首一瞧,只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了。转动门把推开房门,当一室光亮连同助理大哥那张大脸一同映入眼帘时,她心中悬着的巨石总算落了地。

    和之前一样,宁馨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上戴着氧气罩,心电监护仪上显示的生命体征都较为正常。

    她松了一口——看来那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并没有得手。

    侥幸帮助大明星逃过一劫,一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神圣感在眠眠心头油然而生。她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就将刚才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宁馨的助理刘彦,提醒他早点报.警,加强宁馨身边的安保工作。

    听她讲完,助理大哥一张大脸顿时从额头惨白到了下巴,他又惊又疑,瞪大了眼道:“……有人要杀宁姐?不可能吧大师,这剧情也太非主流了,您是不是眼花看错了啊?”

    眠眠翻了个白眼,心道老子旅个游都能招惹上一个变态的佣军老大,剧情要多抽象有多抽象,要多玛丽苏有多玛丽苏,你这算个毛蛋。

    她一面腹诽,嘴上也没闲着,继续道:“我反正该说的都说了,要不要采取措施是你们的事儿。”边说边拍拍屁股站起身,“行了,我已经仔细给宁小姐看过来,没什么小鬼作妖,事到如今,也只能好好配合医院的治疗了。”

    刘彦犹自沉浸在之前那个爆炸性的消息中,压根儿没听见董眠眠之后说了些什么。他一脸惊恐,沉声道:“如果真像大师所说,有人想置宁姐于死地,那那个人会是谁呢?得多大仇多大怨才能下这种狠手啊。”

    “……”你问我我问谁,你家娘娘平时和谁有梁子,她知道个铲铲==。

    董眠眠捏了捏眉心。刚刚在这个医院里渡了个生死劫,还莫名其妙赔上了自己的夜晚自由权,她心里的感受就宛如吃了一盘死蚊子,当然也不会有什么闲情逸致继续陪助理大哥闲话家常。

    于是乎,简单跟助理大哥告了个别后,眠眠转身离开了x医院,怀揣着一种生无可恋的心绪,拦了一辆出租车赶赴学校。

    翻开手机看了眼屏幕,时间显示是下午四点整。眠眠有点疲累,细细的小指头戳开支付宝,在好友列表里翻找了会儿,把岑子易找了出来,点开对话框,输入:[笑哭]弄清楚了,和咱们的佛牌应该没关系。

    过了几秒钟,岑子易的回复弹了出来:[微笑]活久见,老子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把支付宝当聊天软件的人[再见][再见]。

    眠眠:[微笑]不服憋着。

    岑子易:行了不和你贫了。都跟你说了咱们的佛牌不会有问题,你还偏不信,这下安心了吧,万事大吉。

    视线从对话框里的两行字上扫过,董眠眠没有再回复,锁了屏幕后脖子后仰,靠着椅背开始闭目养神。

    万事大吉……再联想到即将开启的“盖着棉被纯聊天or握草or一系列未解锁新技能”的晚间生活,真是处处都透出迷之嘲讽。

    她分分钟想找根绳子去自挂东南枝。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因为骗了第一次,一定还有下一次();。譬如不知何时才能睡得完的陆简苍,譬如不知何时才能不堵车的交通路况。

    漫长的穿城之旅结束在傍晚五点四十左右。

    一路塞塞停停颠颠簸簸,当司机大叔将董眠眠送回学校时,她的生命状态基本上已经可以用“萎如死狗”来形容了。头昏目眩地给完钱之后,眠眠离弦之箭一般从出租车里弹了出去,三两步跑到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面前大吐特吐。

    ……所有晕车的少年,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堵不起〒▽〒……

    清理完胃里所有的残余物后,某人可谓奄奄一息,在小卖部买了一瓶纯净水漱了漱口,再用干净纸巾擦干净嘴,收拾妥当后,她拖着残躯给扬言要请生日餐的室友陈小鱼打了个电话。

    获取完晚上胡吃海喝的地点之后,眠眠小身板儿一震,内心激昂的小红旗高高飘扬,感觉浑身上下都重新燃起了满满的斗志——聚餐地点竟然在b市鼎鼎大名的碧乐宫饭店,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不把自己吃成个皮球简直愧对她家列祖列宗:)。

    怀抱着对疑似枪了银行的陈小鱼同志的十二万分敬意,以及对碧乐宫美食的无限神往,董眠眠乘坐着地铁四号线来到了聚餐地点。

    打眼一望,两扇古色古香的朱漆兽头大门矗立在眼前,两座石狮子蹲在两旁,威风凛凛,门匾上的招牌是三个金漆大字,银钩铁画,苍劲有力:碧乐宫。

    两个身着修身旗袍的迎宾小姐端庄地立在两旁,笑容满面的看着她。

    嗯!就是这儿了!

    眠眠半眯了眸子,攥了攥小拳头,接着就一头往碧乐宫里头冲。然而将将要踏上台阶,一个声音微凉低柔的女声却在背后响起,有些诧异的语气:“董小姐?”

    她娇小的身子陡然一僵,疑惑地回过头,当背后的几个人高马大的身影映入眼帘时,她仿佛看见了无数只长着翅膀的小天使围着她转圈圈,然后开始,撒纸钱。

    这清一色的大高个,清一色的马丁靴,清一色的一身黑,不就是eo的驻中小分队吗吗吗……

    刚刚喊她的人是秦萧,而盛开在这朵大丽花旁边的那位,极其高大挺拔,黑色西装笔挺整洁,衬衣上的黑金色纽扣笔直地延伸向修长的脖颈,五官俊美无铸,脸色淡漠,看上去十分的威严沉肃,冷厉迫人。

    “……”

    日你仙人。

    这神奇的缘分,宛如男生寝室一个月不洗的灰袜子,那酸爽,简直不敢相信。

    躲肯定是来不及了,装不认识又显得蠢如狗,心头一番翻江倒海之后,董眠眠选择了坦然面对残酷的人生。所以她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朝对面的几位挥挥小手,“哟,陆先生啊,这么巧?你也在这儿吃……”

    “晚饭”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又一道嗓门儿就传入了耳朵:“眠眠!眠眠!这儿呢!快过来,大家等你半天了!”

    董眠眠一滞,认出这个声音是王馨印的。她转头四处张望了一阵儿,然后在碧乐宫旁边的一家辣妹子串串店门口,看见了正朝自己遥遥招手的闺蜜。

    “……”

    陆简苍淡淡瞥了她一眼,迈开长腿从她身旁施施然经过,扔下一句话:“祝董小姐用餐愉快。”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也不是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站在同一个地方,你走向了一桌几万的碧乐宫,而我走向了人均三十块的冷锅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