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32

    董眠眠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解释,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代号北极熊的佣兵就已经推开了那扇紧闭着的菱花门。陆简苍抬起头平视前方,抱着怀里的身躯僵硬的小家伙走进了那个雅间,神色一片冷漠。

    不受控制的,她掌心里泌出一丝细密的薄汗。

    他有力的手掌放在她肩头和膝盖弯的位置,冰凉的温度和她温热的皮肤相触碰,诡异的带起丝丝触电般的感受。眠眠微抬的视野中是他轮廓分明的下巴和性感的喉结,她心跳蓦地变得急促,白皙的脸蛋也微微发热。

    自己明明不喜欢他的触碰,却又总是会因为他的某些举动而心慌意乱。这个认知令她感到有些不安。

    雅间的装修风格和外面的大厅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古朴典雅,中式家具和摆件点缀着整个光线柔和的空间。

    眠眠心头生出一丝窘迫——这种亲昵的触碰应当很私密,他却丝毫不加以避讳,大庭广众堂而皇之,这令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她想雅间里肯定会有其他人,之前在门口的时候就遇到了很多熟面孔。大丽花,赌鬼,白鹰,北极熊,还有两个不知道代号的eo军官。

    囧囧有神。

    难道他准备直接抱着她到这些人面前去?不是吧,她脸皮很薄的好吗……

    眠眠胡思乱想着,很快,这种忐忑又尴尬的情绪就消失了。当陆简苍抱着她绕过大立屏和小长廊时,走进用餐的花厅时,她不纠结也不忐忑了,她想直接挖个坑坑把自己埋进去——

    巨大的原型餐桌周围,坐了起码十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外籍青年,身形魁梧,面目沉肃,眉宇间尽是军人的英挺与刚毅。看见陆简苍的同时,男人们不约而同地站起身,神态冷硬而恭敬地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异口同声道:“指挥官。”

    抱着她的高大男人甚至脸眉毛都没动一下。北极熊拉开椅子,他神色漠然地点了下头,用英语淡淡说了个“坐”。

    于是众人便又齐刷刷地坐了下去,整齐,利落。

    不知为什么,这种类似机械化的冰冷令她心头微惊。

    眠眠觉得,自己大概,可能,必须是要死慌了——这极有可能是eo内部高层的一次会面,从这些人沉稳不凡的气度判断,他们次于陆简苍,却都必定有着很高的军衔或者地位。

    ……自己这是闯进了个什么鬼场合,还是以这种被他整个抱在怀里的尴尬姿势,噢漏otz……

    人都进来了,想要半道上开溜几乎是不可能了。此时此刻,她只希望他能快点把她放下来,这样才能稍稍纾解她内心翻江倒海的囧意。心头思索着,随后便听见秦萧的声音响起:“我想需要再添一副碗筷和一把椅子,指挥官。”

    闻言,眠眠心中顿时欣喜了一下:果然还是女生最懂女生(≧3≦)();。

    “不用,她和我坐。”嗓音清冷没有一丝起伏。

    “是。”

    眠眠:Σ(°△°|||)︴wtf?

    陆简苍面无表情地落座,将已经目瞪狗呆的眠眠放到自己腿上坐好,修长有力的右臂极其自然地从她纤细的腰肢上环过,另一只手随意地平放在扶手上,完全占有的姿势。

    她的身体更僵了,挺直着身子直视前方,眼观鼻鼻观心,定定地看着不远处几乎没怎么动的一盘,八宝鸭。

    ……唔,好肥的鸭子……

    尽管她已经尽可能地无视,但依然能感觉到,无数道目光正齐刷刷地落在自己的后背上。

    惊诧的,好奇的,探究的——指挥官用餐途中忽然离场,再回来时,怀里竟然抱着一个娇小柔弱脸蛋红红的女人。这显然和指挥官从来不近女色的形象很不符,并且最奇怪的是,这个漂亮的小丫头还是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

    沉冷安静的中式雅间里,无形的粉红色小泡泡静静地蔓延。

    坐在陆简苍左手第一个位置的白人军官看向身旁的老兄,面无表情地用眼神交流:whoisshe?

    那人脸色刚硬而沉稳,一眼递过去:’w。

    赌鬼银灰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朝身旁神色漠然的白鹰递过去一个手机。白鹰瞥了他一眼,接过来垂眼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英文:他们实在是太八卦了。我赌500美金。今天之后,从来和绯闻八卦绝缘的老大,会成为eo上下的热议话题。

    白鹰敲下一行字还回去:热议?索马里前天还在请求增援,当心被发配前线。

    赌鬼:……

    董眠眠对自己沦为八卦核心的事情丝毫没有察觉。面对各种各样的眼神注目,她其实相当的欲哭无泪——自己只是偶然路个过,居然就被拎小鸡似的拎过来了。他抱着她的姿势透出极强的掌控欲和占有欲,令她觉得自己像个任人摆布的宠物,其尴尬之心情还真是一言难尽。

    片刻的寂静之后,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在雅间里响起,冷硬,平静,毫无悬念地解答了在场众人的疑惑:“她是我的未婚妻。”

    由于距离太近,他的声音异常清晰,眠眠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一时间根本回不过神来。

    未婚妻?

    他刚才说未婚妻?

    她惊呆了,完全没想到他竟然会在下属面前这样介绍自己——他怎么能单方面宣告这种事,决定她的归属权?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董眠眠内心惊诧之余又很火大,仰起头看向那张冷漠沉静的俊脸,她需要努力吸气才能克制住张开嘴狠狠咬他一口的冲动。然而还不等她提出抗议,在座的其余人却都露出了暧昧并且心照不宣的眼神,纷纷表达他们无比衷心并虔诚的祝贺:恭喜指挥官,恭喜夫人。

    “……”恭喜个蹦蹦岔啊……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吗……

    眠眠猜测自己的脸一定很红。

    她被禁锢在他的空间里,甚至连呼吸都全是他身上的味道,清淡好闻,不可抑制地唤醒她对他所有的记忆。包括亲吻,抚摩,甚至是那个夜晚疯狂的入侵和占有……

    脑子蓦地发热,她合了合眸子再用力睁开,漂亮的大眼睛死死盯着陆简苍,纤细的十指无意识地捉紧他平整光洁的黑色袖口,指腹席上金属袖扣的冰冷温度();。她压着嗓子开口,小眉毛皱得紧紧的:“为什么这么说?”

    这群外籍雇佣兵应该不懂中文,但这句话她仍然说得很小声。她可没笨到在大庭广众之下拆陆简苍的台,这个男人是如此强势冷硬,激怒他是十分不明智的。

    男人有力的指掌在她的背脊上轻柔地抚摩,这种力道很轻柔,和他面容的冷淡漠然截然不同。然后,她听见他说了之后的一番话。

    “你是我的女人,这个事实永远不会改变。我不在乎这会是个怎样的过程,因为结果不会有任何不同。董眠眠,我和你履行婚约只是时间问题,即将发生,也必须发生。我的容忍有限度,你必须学会接受我,不允许排斥。”

    “……”这种吊炸天又目空一切的自信到底是哪儿来的?

    这种感受实在难以形容。就像是夏天吃西瓜,你吃得正开心,忽然有人在你的西瓜上面撒了一大把的胡椒粉。董眠眠觉得,她原本平静美好的生活就是那颗大西瓜,而陆简苍,就是那把胡椒粉。

    而现在,这把胡椒粉竟然对她宣告,不许排斥??

    她有点无语,垂着眸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浓长的眼睫在白皙的脸蛋上落下淡淡的阴影,看上去有种娇娇柔柔的美,可爱,柔顺,乖巧。

    他冷凝的眉目逐渐舒展开,粗粝的指腹把玩着她小小软软的下巴,然后心念一动,低头在她粉色的唇瓣上轻吻了一下。

    眠眠刚才在想事情,完全没料到他又会忽然吻自己,眸子蓦地瞪大,整个人刷的一下就红透了,雪白的耳朵和脖颈都羞成了浅浅的粉色——这么多人都亲来亲去……你和田安安她老公真不愧是邻居加好朋友,难道是约好了的吗……沃日。

    沉稳冷毅的军官们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转过头,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别处。

    她以为陆简苍会吻得很深,很用力,就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然而这次却是出乎意料的浅尝辄止,薄唇停驻了片刻后很快离开了,她心头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喜,目光不经意间对上他的,却发现那双黑眸幽深一片,极其黯沉。

    “……”这副要把她生吞活剥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眠眠心里忽然一阵发毛。

    就在这时,菱花门忽然开了。她微微侧目,看见一个面生的亚洲男人恭恭敬敬地推门入内,站在陆简苍面前,抬手行了个礼。

    他粗粝微冷的手指在她细嫩的脸颊上流连抚摩,她想躲,腰肢却被他的手臂箍得死紧,只能硬着头皮硬生生地承受。随后,她听见他问那个青年,“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亚洲男人回答:“是一个x大的男生在进行一项名为告白的活动,指挥官。”

    “……”董眠眠小脸一阵青一阵白,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告白?”男人低低重复了一遍,声音很轻,轻得让她毛骨悚然,“向谁?”

    亚洲青年的表情变得迟疑,瞄了一眼被指挥官抱在怀里的年轻女孩儿。然后,他看见那个年轻女孩儿眨着乌黑妩媚的大眼睛,朝他不停地挤眉弄眼。

    佣兵收回目光,冷冰冰地回答道:“向您的未婚妻,指挥官。”然后顿了下,在董眠眠心如死灰的眼神中,他义正言辞地补充了一句:“虽然您的未婚妻试图阻拦我的汇报,但是我的忠诚不变。”

    “……:)”你真是棒棒哒呢[再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