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33

    忠诚不变的佣兵大哥很诚恳,而诚恳的后果就是,眠眠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狗带了。

    整个雅间相当安静,只有陆简苍轻浅的呼吸拂过耳畔,凉凉的气息喷在她额头的位置,带起一层敏感的颤栗。佣兵回答完毕,她几乎连呼吸都跟着屏住了,整个娇小的身躯僵硬如石,像在等待最后的宣判。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眠眠她,真的有点心虚。

    ……麻蛋,为什么会觉得心虚,好端端的,心虚个毛线球球啊==。他一不是她丈夫二不是她男朋友,她为什么心虚,凭什么要心虚?气势拿出来!

    思忖着,董眠眠定了定心神,原本有些畏缩的小腰杆儿瞬间挺得笔直,眼风一转,鼓起勇气直视那张淡漠平静的面容。

    他清冷的眉宇间仿佛沾染着夜色的凛冽,漆黑的双眸格外幽深。半晌,令董眠眠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勾起嘴角,冷峻的容颜上浮起一丝轻轻浅浅的笑容,竟然十分温和。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颔,嗓音平静:“向你?”

    不知为何,他越是表现得柔和沉静,她越是胆战心惊。

    下巴上的软肉在男人的指掌间,那两根手指的皮肤柔韧,却明显比她的粗糙很多。细腻得近乎温柔地摩挲着,感觉很亲昵,也很……诡异。

    尽管两人有过身体的结合,有过最亲密的疯狂,但扪心自问,董眠眠其实一点儿都摸不透这个男人。他给她的感受总是十分矛盾的,有时严谨沉稳,有时散漫随意。有时很冷毅,有时又阴沉莫测。

    总之,这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蛇精病。

    和蛇精病相处很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很需要说话的技巧。不幸中的万幸,作为一个神婆,眠眠在这两方面都算略有些成就。面对这种柔和得令人不寒而栗的询问,她琢磨了片刻,答道:“是我。我并不认识他。”

    董眠眠没说谎,两句都是千真万确的大实话。

    短暂的沉默之后,陆简苍黑眸低垂,视线定定落在她白皙微红的脸颊上。眠眠心头有些忐忑,正略微紧张地仰脖子看他,不期四目相对,那双眸子竟然十分的乌黑清亮,隐隐夹杂一丝浅浅的笑意。

    “……”忽然这么纯情地看着她是搞毛啊……

    眠眠被这专注的目光看得小身板一震,愣了下,随之后知后觉地回过神——问题一定出在她后面补充的那句话上,她强调自己不认识那个向她告白的人,难道,让他觉得,她在向他解释?

    他心情很好,因为他觉得她在跟他解释?

    ……卧槽,这么自作多情真的好吗……

    董眠眠被呛住了,在他灼灼的视线下,她清了清嗓子,决定更正一下他错误的理解,于是道:“我没有解释什么,我确实不认识那个人,这是事实,我只是……陈述事实。”

    “我知道。”他在她耳畔道,嗓音低柔,很轻。

    “……”怎么感觉越描越黑了……

    他的目光变得越来越专注,温柔,在这种注视下,眠眠两只细嫩的掌心甚至都开始微痒。脸上温度直线攀升,她咬了咬下唇,觉得这种时候大概说什么都不对,索性垂下头闭上嘴,什么话都不说了。

    陆简苍静静地看着怀里的女人();。她的皮肤很白,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羞涩,脸蛋和脖子都呈现出浅浅的粉色,看上去像一颗鲜美的水果。娇小的身躯不自在地坐在他怀里,他安抚性的触摸似乎并不能纾解她的僵硬,尽管表面柔顺平静,但是他依然能感觉到她内心的不适和排斥。

    她还是不能接受他。

    这种结果似乎早在意料之中,黑色西装之上,陆简苍冷峻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平静。静默了须臾后,他朝身旁的白鹰开口,面色淡漠,语气沉冷地命令:“那个向她告白的孩子,派兵去警告。”

    “……”董眠眠被呛住了。派兵去警告?那会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她面上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瞠目结舌盯着他,半晌都抡不动舌头说出一句话——她想,那句“派兵”应该只是这个男人的习惯性用语,他是生意人,同时也是eo全体雇佣军的最高指挥官,派兵只是顺口一说,总不至于真的叫一群佣军拿枪指着那个川普哥的脑袋吧。

    白鹰没有一丝一毫的质疑,敬礼领命,然后顿了下,补充道:“请问是什么程度的警告?”

    “确保她不再受到任何形式的骚扰。”他语气清清冷冷。

    “是,指挥官。”

    自从出任务负伤归来,白鹰便开始了长达半个月的假期。在这个期间能接到来自指挥官直接下达的任务,这对于一个忠诚的士兵来说无疑是至高无上的光荣。白鹰没有片刻的耽搁,军靴落地的声响清晰沉稳,很快,他拉开菱花门走了出去,连同离去的还有和他交情最好的赌鬼与黑刺。

    眠眠的小脑袋原本垂得低低的,闻言心头一沉,不自觉地抬起眼帘,偷偷瞄了陆简苍一眼。他察觉了,黑眸微垂将她试探的目光捉个正着,嗓音沉沉的,“有话想对我说?”

    “……”眠眠怔了下,然后很不自在地别开视线,摇头,“没、没有。”

    她发现,这个男人心情好的样子,比他拉着脸阴沉莫测的时候……更加的令人招架不住==。

    在座的eo军官大部分都是单身,血气方刚,面对这种场景难免有点不自在。其中一个捂着嘴干咳了两声,开口打破了沉默,抄着一口英式英语道:“指挥官,关于购进新一批军火的事,我回国后会立刻和封氏纽约总部联络。索马里丛林那边,海洛.因带领的猎豹突击队请求增援一事,我们也也在今晚之前处理。”

    陆简苍点头,“辛苦了,少将。”

    “为您分忧是我的职责,也是荣幸,指挥官。”青年男人面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请示的口吻:“请问指挥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他嘴角勾起一丝很淡的微笑,“这是你们的自由。”

    眠眠安静地听着几人用英语交谈着,“军火”“突击队”“增援”等一系列字眼令她心底微惊。她想起岑子易曾对她扫过的盲:雇佣军在国际上恶名昭著,出没于腥风血雨尸骸遍野,战争是他们的乐土,鲜血滋养他们茁壮繁衍。

    她想起陆简苍给过的两个选择,要么成为他的女人,要么成为他的部下。

    部下……服务于eo,替他卖命?

    呵呵==,真是亏他想得出来,手动再见。

    脑子里胡七八糟地思索着,蓦地,环在腰间的长臂用力收拢,她一滞,接着就被陆简苍抱着站起身。他面色冷淡,朝一桌子的eo高级军官颔首示意,接着便抱着她大步离去。

    碧乐宫的雅间构造独特。

    从花厅出来,有一条蜿蜒的小廊,尽头处才是雅间大门();。董眠眠僵着身子躺在陆简苍怀里,微微抬眸,头顶橘色的光芒轻柔洒下,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镀上一层很淡的光影,将那副冷峻的五官装点得,很柔和。

    和初见时的一身军装制服所渲染出的冷硬刚毅不同,在暖色系的光线映照下,她这才发现,他的硬朗更多时候来源于军人的气质,那副五官很出众,即使拆分来看都极其精致。身姿笔挺,清冷而沉稳。

    ……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十分有祸国殃民的资本。

    一路沉默地前行,陆简苍没有说话,她当然更不可能主动和他交谈。驻中小分队的成员们也安安静静地跟在后面,当他带着她坐进那辆相当熟悉的黑色越野车时,她脸色微微一变,想起之前他的那个交换条件:每晚。

    董眠眠一脸黑线,琢磨着是时候祭出奇迹暖暖了。

    她有些走神,忽然感觉那只扣住自己肩膀的手松了开,她被硬生生唬了一跳,条件反射般伸出两手抱紧他的脖子。

    陆简苍幽黑的眸子里浮起淡淡的笑意,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弯腰将她放了进去。意识到刚才他只是用右手开车门,眠眠窘迫至极,用最快的速度将两只胳膊收了回来,坐在椅子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他俯身替她系安全带。她下意识地往后躲闪了一下,背脊却贴上柔软的座椅靠背,整个人都被圈禁在他的怀里,鼻息间,他身上清冽的男性气息肆意充盈。

    见她显而易见的慌乱收入眼底,陆简苍清冷的眸光中浮起淡淡的笑色,很快直起身离开,替她关上了车门。

    眠眠听见自己的心跳鬼使神差地加快,手背往脸颊一探,果然,炙热得烫手。

    ……囧。

    很快,陆简苍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坐了进来。

    她以为,随行人员中至少会有三位和他们同路,然而却并没有。男人漂亮一双手随意地放在方向盘上,发动引擎,庞大的越野车平稳驶出。

    眠眠想起之前秦萧说的话。他不喜欢其它异性和她接近,所以若非必要,绝不让其它的男拥军接近她,当然也不会喜欢她和其它男人处在同一个密闭空间。

    这种极端的做法令她心理发毛,试探性地往左方瞟了一眼,男人英俊冷厉的侧颜映入视线。他漠然地看着前方,浓密乌黑的睫毛像两把微型的小扇子,看上去十分的柔软,细致。

    静静地打量了好一阵儿,董眠眠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偷看他,顿时虎躯一震。连忙收回视线端正地坐好,悄悄调整略微失序的呼吸。

    陆简苍驾车的速度不疾不徐,路线笔直,无一不表露出这个男人严谨沉稳的性格特点。她木呆呆地坐在旁边,窗外斑斓的夜景走马灯一般往后倒退。他不爱说话,她虽然话痨却也不想主动交流,无聊之下,只好伸手去翻自己的小包包,准备拿出手机玩一会儿保卫萝卜。

    打开暗扣,眠眠将手伸进去翻找了会儿,蓦地,一个东西掉了出来,落到了……陆简苍的脚下。

    她愣了下,探首定睛一瞧,等看清掉下去的是个什么东西后,她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卧槽,陈汉杰给小鱼写的情、书!

    ohmy雷迪嘎嘎。

    董眠眠脸上的表情一僵,惶惶然地盯着那个粉红色的信封,它可怜兮兮地躺在色调冷硬简介的越野车内,躺在陆简苍光洁锃亮的黑色皮鞋旁边,看上去……真是太不和谐了。

    她眨了眨眼睛,飞快地弯腰,细细的小白手伸出去,捞啊捞,试图把信捡起来。

    然而还没等她够到小信封,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就捷足先登了();。她嘴角一抽,眼睁睁看着身旁的男人将那个粉红色的信封捡了起来,黑眸随意地扫了一眼,然后看向她:“这是什么?”

    “这、这是……”眠眠扶额,呸了几下将舌头抡圆了,然后才继续道:“这是一封信,呵,谢谢陆先生帮我捡起来,麻烦你还给……”

    “我”字还没出口,陆简苍就单手将信封拆开了。她整个人瞬间目瞪狗呆,紧接着,她听见那道低沉好听的嗓音极缓慢地念出了一句话:“我要以永恒之夜的千只眼睛,独独欣赏你?”

    “……”眠眠陡然呆若木鸡。

    ……我去,念别人的信而已,大哥你念得这么深情款款干什么……

    鬼使神差的,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生怕他念出更多肉麻兮兮的情诗,连忙解开安全带直起身,伸手去抢夺那封信,口里不忘道:“这是我同学给我室友的告白信,很重要的,不能弄丢……”

    陆简苍一手拿着信封,单手控制汽车的方向盘,蓦地一个甩尾,将越野车靠边停了下来。

    眠眠原本就支起了上身,由于这个刹车来得太过突然,她脸色一僵,整个身体由于惯性朝身旁的男人扑了上去。腰间蓦地一紧,他的大手握住她不盈一握的细腰,她诧异地睁大眸子,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胸腔里的心跳越来越快,董眠眠抬头就对上那双视线专注的眼睛。下一瞬,他将她压在副驾驶室的座位上,低头重重地吻了上去。

    清新微冷的气息充斥着她的呼吸,他的这个亲吻强势得甚至有些暴戾。舌尖描摹她的唇形,手指捏住她的下颔微微使力,她吃痛,红唇微张,他冰冷有力的舌尖就顺势长驱直入,舔舐着她嘴里的每一寸柔软的土地,缠住她香甜的小舌用力地吮。

    大手分别箍住眠眠的腰和下巴,她根本连躲避都没有可能,只能仰着脖子被动地接纳。这个过程实在太久,久到她都有些缺氧窒息了,他仍旧津津有味地重复着每个步骤,吻得深切,专注,并且细腻。

    好一阵子,陆简苍的唇终于依依不舍离开了她的。额头和她的贴在一起,高挺的鼻梁紧紧压着她小巧圆润的鼻头,彼此的呼吸交错在唇齿间。

    眠眠的整张脸蛋都是红的,微微惊慌的眸子抬起,街灯流光不停闪烁,车子里黑暗一片,她看见他英俊的面容有些模糊,可是近在咫尺,原本清冷的眸光变得暗沉微浊。她心口都开始发紧了,微微皱眉,完全不明白这个男人分明在开车,怎么会忽然……忽然失控。

    他冰凉的手指滑过她滚烫的脸颊,薄唇在她嘴角的位置浅啄流连,嗓音低哑却有力:“我很高兴,你能对我露出这种笑容。真诚,美丽。”

    “……”难道他突然抱着她就亲,是因为她刚才……笑了一下?

    董眠眠觉得脑子有点混乱。刚才听见他认真地念情诗,她觉得很滑稽,才会忍不住笑了一声。如果他不提,她压根儿就不会注意也不会记得这个细节。

    这种诡异的感受前所未有,她嘴角一抽,伸出两只小手推了一下男人硬邦邦的胸膛,生怕这头泰迪狼一个激动就把她就地正法,赶紧道:“陆先生,冷静,冷静。”

    他承诺过不会再对她酱酱酿酿,这么大一人物,应该是作数的……吧?

    陆简苍埋首在她的黑发间,温热的呼吸喷在她颈窝的皮肤上。她一动不敢动,任由他紧搂着,眸子时不时朝四处张望一下,然后小手拍拍他的肩,清了清嗓子,不大自在道:“那个,陆先生,车停在这儿太久的话,会被开罚单。”

    静默了片刻后,紧扣住她腰身的大手终于稍有松动();。董眠眠舒了一口气,陆简苍放开她,重新替她将安全带系好,接着才坐回驾驶室的位置。

    发动引擎,驱动越野车,整个过程安静而沉默。

    黑色的越野车平稳地在马路上疾驰而过,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景物陡然一转,远离喧闹的城区,郊外两旁一例的暗色树木进入视野。

    她在副驾驶室坐着,只觉疯狂失序的心跳还没来得及平复。余光里看见旁边的男人,城市的浮光掠影落在那张立体冷峻的面容上,他的眉眼已经重归一片清冷,仿佛和几分钟前对她失控狂吻的是两个人。

    眠眠收回目光,抬起小手抚了抚惊魂未定的胸口。

    ……不难看出,他一定很压抑。

    她记起之前令她心理阴影达到正无穷的握草行动,顿时吓得脸都白了——这个男人的精.力和欲.望还真是无穷无尽。

    心中胡乱思索着,董眠眠深吸一口气吐出来,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伸手在包包里摸索了一阵。然而刚刚摸到手机,耳畔猝不及防响起一道冰冷的嗓音,命令式的口吻,强势并且冷硬:“趴下。”

    “……”呃?

    眠眠一滞,还不等她有所反应,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拉扯了过去,速度极快。她的额头冷不丁地撞上他的胸膛,很大力,冰冷黑金色纽扣甚至在她的脸颊上硌出了一圈印子。

    耳畔一阵怪异的闷响传来,她惊诧万分地回头,却见刚才自己坐的位置正前方,挡风玻璃上,多了一个圆形的小孔。

    她的瞳孔蓦地紧缩,冲口而出:“弹孔?”怎么会突然出现弹孔?

    ……刚刚他将她扯过去,是因为有人在用枪袭击,有人想要她死?

    脑子里骤然一阵空白,与此同时,眠眠明显感觉到了车身的颠簸。黑色越野车灵活得像一条有生命的蛇,在车辆稀少的公路上飞快行进,她瞬间反应过来——有人在追杀他们,陆简苍在躲子弹。

    追杀?枪战?

    *!什么鬼!她这是做梦吗……

    “是什么人?你的敌人么?”她猜测着,忽然又皱紧了眉头,“不对,直接攻击的我,目标是我?难道是上次在医院的……”

    “抱紧。”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打断了她。

    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矫情不能当饭吃。眠眠不假思索,两只手臂将他精瘦的窄腰缠得牢牢的,脸颊紧紧贴着他冰冷的黑色西装。

    胃部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她小脸一白,意识到自己的晕车症又要犯了。正咬牙切齿地忍耐着,忽然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个没有一丝温度的嗓音,问道:“会开车么?”

    眠眠囧得快哭了,支支吾吾地答道:“……科目二考了两次,还没过……”

    “打开你面前的抽屉,里面有一把沙漠.之鹰。”陆简苍视线漠然地直视前方,“拿出来。”

    身体的血液在倒流,心跳也分分钟突破极限,董眠眠紧张极了,还有些身在云里雾里的感觉。听了这话,她也不敢耽搁,连忙拉开驾驶室中控台下的抽屉,果然,一把通体银色的金属手.枪静静地躺在里面。

    她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伸出手,将那把冰冷的手.枪取了出来,握在手中,“拿出来了……”

    “目标现在在左后方。”他的脸色极冷,语气冷淡,又带着些倨傲的意味,“眠眠,反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