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34

    此刻,眠眠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反击??是她耳朵出毛病了,还是这个男人脑子瓦特了……

    她嘴角一抽,拿着枪的小手甚至有些轻微地发颤,探首一望,只见漆黑的夜色之下,一辆黑色轿车紧随他们之后,三把手.枪分别从三扇车窗里伸出,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她所在的越野车。

    她顿时吓得腿都软了,连忙用最快的速度趴回身旁的男人怀里,双臂从他精瘦的腰身上环过,纤细的十指用力交握收拢,声音出口有些发颤:“陆先生,怎、怎么反击?老实说我也不瞒你,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拿枪……”

    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前一秒她才吃完室友的生日餐,还准备拿出手机玩儿保卫萝卜,现在却被一辆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车追杀,自己还握着一把从来没见过的□□准备和人干架?卧槽,一个晚上,短短的几个小时,这人生的画风也转得太快了。

    没等来陆简苍的回答,回应她的是越野车又一个快而狠的甩尾,清脆的一声轻响乍起,子弹擦着驾驶室的车窗斜飞过去,击中了路边的防护栏。

    董眠眠被这记闪避弄得头昏眼花,紧扣的十指松开,整个人被大力甩在了副驾驶室的座位上。她努力地吸气呼气,将胃里那种翻江倒海的感受压下去。握抢的掌心泌出丝丝汗水,不住打滑。

    就在这时,身旁的男人长臂一揽,再次将她捞过去放在腿上,紧扣她纤细柔软的腰身。她紧张极了,不自觉抱紧他的脖子,感受到恐惧像一只无形的手,牢牢攥住胸腔里的心脏,心跳如雷一般击打耳膜。

    这一次,陆简苍没有再松开她,有力的手臂将她箍得很紧,甚至令她呼吸有些困难。他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下,和她的慌张失措截然不同,这个声音清冷而平静,甚至带着些温和的意味,“抱歉,让你经历这种危险。”

    “……”

    闻言,董眠眠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随之惊讶地瞪大眼。

    从瞄准副驾驶的第一枪来看,那群人的袭击目标明显就是她,如果今晚不是被他带走,她很有可能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换句话说,这个男人明明是受连累的一方,却在这种危急关头,对她说抱歉?

    她完全没能帮上忙,甚至还要他分心来照料,他却向她道歉?

    真是……神奇又古怪的脑回路==。

    脑子里嗡嗡的,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撞击在胸腔的位置,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诡异蔓延的暖流,丝丝流淌过四肢百骸。眠眠脸上一热,浑身的温度更烫了。

    陆简苍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把住方向盘,落在后视镜上的视线锐利冰冷。

    就在这时,指掌下明显传来一丝异样。眠眠滞了下,探手一摸,发现震动来源于男人的黑色西服之下。

    “接听。”他漠然道。

    话音落地,眠眠咬牙,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将他的手机翻了出来();。垂眸一扫,屏幕上的来点显示是“未知号码”,她快速滑开接听键摁下扩音,还没等她开口,一个男性嗓音就从里面传出,语速很快,非常恭敬而沉稳:“我们正在向您和小姐的位置靠近,大约需要九分钟达到射击范围。”

    她的心跳已经达到了极限,随后便听见陆简苍毫无温度的声音:“对方人数。”

    “只有一辆车,四人左右。”

    “全歼。”他淡淡道。

    这道嗓音出奇的平稳漠然,却令董眠眠刹那间遍体生凉——她绝对相信佣兵们的执行力,在这段没有监控录像的马路区域,制造一场车祸实在是太轻而易举的事。

    电话另一头的人道:“是,指挥官。”

    嘟嘟的盲音从听扩音孔里传出,对方已经切断了连线。

    在这样一个幽冷静谧的夜晚,□□完美掩饰了一场或许蓄意已久的谋杀。背后的攻击还在继续,她纤细的五指握紧了掌心里的沙漠.之鹰,整个人被禁锢在陆简苍冷硬的胸膛上,背上的衣料早已被冷汗尽数打湿。

    作为一个生长在社会主义旗帜下的新时代大学生,董眠眠从小尊老爱幼,积极向上,遵纪守法,当然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亲身感受这种惊心动魄。反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恐惧和慌张也令大脑清醒异常,她的每个感官都出奇的鲜活和灵敏。

    腰间的手臂有力地箍紧着,她没有排斥,也一点都不想排斥,这种临界死亡的时刻,只有这个男人冰冷的怀抱令她无比心安。

    ……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毫无防备就来了一场保卫萝卜现实版——背后持枪的是要啃萝卜的怪兽君,陆简苍是保卫萝卜的炮弹君,而她,就是那颗倒了八辈子血霉的萝卜:)。

    “今天的事,我会竭尽全力补偿。”

    正胡思乱想着,沉默良久的男人忽然开口,语气比之前沉冷许多。眠眠滞了下,只觉有阵阵寒气侵入骨髓一般。

    她不大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脖子微抬,看向陆简苍。黑色的夜空无星无月,车内没有开灯,一室之内全是黯然,他棱角分明的下颔线条映入视野。往上些许,薄唇微抿着,清冷英俊的容颜沉静冰凉。

    “你说什么?”她有些茫然地问了一句。

    补偿?什么补偿?

    陆简苍垂眸看她,漆黑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幽深,目光无比的锐利坚定。他说:“身为一个男人,我必须确保自己的女人没有任何危险。今天是个意外,我向你承诺,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眠眠眸光微动。

    他说这话的语气很平静,甚至有些刻板和冷硬,却令她心底的异样翻涌得更加强烈。以这个男人的性格来看,他的承诺,分量必定很重,她丝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而他给予这种承诺,很明显是完全把自己置于她未来丈夫的角色上,将她划入势力范围,给予绝对的偏袒和保护。

    她想起那满屋子的画像,还有他每一次强势炽热又压抑的亲吻,忽然后知后觉地升起一个念头来:陆简苍多次强调她和他的“婚约”,并且强迫她必须承认,或许不是因为婚约本身,只是单纯的因为……他很喜欢她?

    是这样么?

    不知为什么,这个猜测窜起来的一瞬间,眠眠的耳朵和脖子根都跟着红透了。在他沉默专注的眼神注视下,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越来越烫,似乎下一瞬就会烧起来。

    垂下头,移开和他对望的视线,慌张得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面对这种字里行间全是大男子主义,却又令她莫名悸动的宣告,董眠眠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从和陆简苍初遇至今,发生的所有事,就没有一件不大大超出她的想象。

    比如说,现在。她完全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因为这个蛇精病一样的男人而心烦意乱。

    这种怪异的感受,实在不妙。

    她想沉默,却又觉得不回应很不礼貌,尤其是几分钟前,他又救了自己一次。于是只好清了清嗓子,很不自然地发出一个音节:“……哦。”

    这种回答其实无异于默认。

    陆简苍冷凝的眉目逐渐柔和,清淡一抹浅笑缓缓抚上唇角。他微微俯首,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落下一吻,随后抬起头直视前方,修长如玉的五指握着方向盘,另一手臂环过她细软的腰肢,完全将她玲珑的身体包裹在怀里。

    之后就是一阵难耐的死寂。

    须臾,董眠眠终于发觉背后的袭击不知何时已经终止,这才蓦地反应过来——距离刚才那通电话,早已过了不止九分钟。也就是说,在她毫无所觉的时候,陆简苍的部下已经悄无声息地处理完了一切。

    他们已经脱险了。

    噢、漏。

    意识到自己还坐在他腿上,纤细的两条胳膊树袋熊一般抱着他的脖子,她蓦然一囧,连忙尴尬不已地松开手,呵呵干笑了两声:“对不住对不起,刚才走了个神……”边说边挪了挪,想从他怀里离开。

    “别动。”

    忽地,他轻声在她耳畔道,嗓音低低沉沉,有些沙哑。拂过她耳垂的呼吸微重,扣住她腰肢的大手同时收得更紧。

    “……”卧槽。

    话音落地的同时,眠眠小身板一僵,当真一动也不敢动了,原本就红得像苹果的脸蛋更加火烧火燎——尼玛,真是太tm尴尬了:)。

    唧冻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然而,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屏住呼吸,眼观鼻鼻观心,董眠眠在心里念了二十几遍阿弥陀佛,僵直着背脊,拼命让自己无视他身体的反应。

    又保持了这种坐姿几分钟后,她终于有些稳不住了,于是打扫了下喉咙,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稳:“陆先生,我坐在这儿,你也挺难受的,不如……”

    谁知他打断她,嗓音低哑:“都一样。”

    “……什么?”

    他低眸看向她,原本清冷的眸子里幽深黯沉,哑声道:“你坐哪里没有分别,只要看见你,这就是必然的结果。我已经习惯了。”

    什么意思?

    眠眠起先没明白,微微蹙眉,将前后几句的意思联系起来理解了一下,整个人顿时从头发丝一路红到了脚趾头——只要看见她就唧冻吗……还已经习惯了,这种事也特么能习惯……

    看着那张表面上无比清冷禁.欲的面容,她嘴角一抽,有点凌乱。

    这个男人平时寡言少语,却是绝对的不言则已,一言雷人。了解这一属性之后,眠眠十分明智地选择了闭嘴,不再与他交谈,生怕再听到什么能让自己从今年羞到明年的话();。

    她垂眸看了眼还被自己握在掌心的银色手.枪,连忙拉开中控台下方的抽屉,被烫着一般将它扔了回去,归还原位。

    作为一个勤劳勇敢的好公民,这种东西,能不碰就不碰吧:)。

    一路缄默不语中,越野车驶入了b市郊外的洋房别墅区。这些建筑物之间相隔很远,庞庞然而立,灯火遥相辉映点缀着夜空,使得整个区域从夜色中突围出来,醒目而不突兀。

    笔直地行驶了一阵后,越野车掉转车头拐入了一条小道,片刻之后,两旁绿油油的植物望到了尽头,一扇铁门庄严矗立。两个威武健壮的高大士兵立在大门两侧的圆台上,面上没有一丝表情,苍白的庭院路灯照在头顶,看上去就像两个冷冰冰的蜡像。

    不多时,铁门往两旁大开,董眠眠抬眸,看见哨兵不约而同地抬手行军礼,沉默地目送他们驰入庭院深处。

    汽车熄火后,一个人从外头拉开了车门,她注意到那是一个十分高大的壮汉,据目测,他的身高超过190厘米,浑身上下全是鼓囊囊的肌肉,五官粗犷,一条长长的刀疤直接从额头横亘到下颔左方,看上去很蛮横,也很狰狞。

    她想起一句歌词:跑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正惊异着,陆简苍已经抱着她下了车。她脸上的热浪还未褪去,瞬间又添一层,连忙小声道:“放我下来。”

    然而他却像是完全没听见一样,面色沉静冷漠。眠眠撅了撅嘴,随之便看见那个熊一般壮硕的跑马汉朝陆简苍说了什么。

    她眨了眨眼。

    这句话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她听不懂,但是从发音来看有点像俄语。她又打量了一下那个汉子,觉得这长相,的确像剽悍的战斗民族款。

    陆简苍点了下头,同样用俄语回答。两人交谈了半分钟后,北国大汉忽然皱起眉,视线定定落在指挥官右边的手臂上,语气迟疑:“您的手臂……”

    董眠眠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顿时神色微变:他上臂肱三头肌的位置,黑色西装裂了一道口,并且颜色明显深了一块。

    ……受伤了?

    记忆回流,她想起之前那句“趴下”。当时她完全没反应过来,被他一把拉进怀里,这才堪堪躲过了那颗子弹。他……是那个时候受的伤吗?

    思索着,眠眠眉头皱得更紧,盯着那个伤口看,心里的滋味忽然变得很复杂。

    突地,一个沉沉的嗓音传入耳朵,低柔道:“小伤而已,不用担心。”

    “……”

    她没有抬头也没答话,静默着,只是俏生生的小脸明显比之前更红。心道你皮糙肉厚满身都是伤,多一道不多,少一道不少,鬼大爷才担心呢>_<。

    当然,世界上不可能每个人都和董眠眠一样胸大心大。

    几分钟后,代号巨人的雇佣兵就已经通知了随行的军医,命令他替指挥官查看伤势包扎伤口。

    陆府主卧之中,明亮的水晶灯投落下纯白色的灯光。这是眠眠第一次见到主卧开大灯,干净单调的白光冷硬地打亮一切,深色的大床,深色的沙发,深色的书桌,些许摆放军刀的刀架,除了这些外,整个室内几乎没有其它装饰品。

    简洁,刻板。

    眠眠的背脊有点发凉。这个偌大的宅子里,很多东西都是重复的();。比如白色灯光,比如冰冷刀架,就像同一个区域不停地在复制粘贴,一点都不像正常人的住所。

    ……当然,陆简苍本来也不是正常人==。

    胡思乱想着,一个声音将她飞远的思绪拽了回来。那人道:“只是皮肉伤,做完消毒处理后敷上药物就能包扎了,没有大碍,指挥官。”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和大多呆板冰冷的eo成员不同,这位大叔有慈祥的眉眼与和蔼的笑容,整体画风完全游离在所有人之外。董眠眠对他很有好感,就像是在一群精神病患者当中总算遇见了一个正常人,亲切感油然而生。

    “有劳了。”然后就是陆简苍清冷淡漠的嗓音。

    两人说话,乃至军医替陆简苍上药的过程中,董眠眠始终都呆立在远处,垂着头,不发出声音,也没有什么动作,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然而,这种怂不拉几的鸵鸟状态很快就被人终止了。

    “小姐?”军医大叔朝她喊了一句。

    眠眠木呆呆地回过神,刚想抬头又顿住了,视线飘忽地看向天花板,口里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请问有什么事?”

    军医露出灿烂的笑容,上前几步,“我已经处理完伤口了,请你为指挥官包扎。”说着,在董眠眠目瞪狗呆的注目下,他将手里的纱布和剪子递给她,笑容不减:“是指挥官的吩咐,请小姐不要拒绝。”

    “……”我靠……

    虽然这个伤是因她而受,她理所当然尽绵薄之力。但是,医生在这儿杵着,放着专业医护人员不用,让她个搅拌水泥的去包扎伤口,真是#¥%……

    她无语了。

    迟疑了一阵后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将纱布和剪刀接过来,攥在手中,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才抬眼看向坐在床边,黑眸直勾勾盯着她的男人。

    然后就无法避免地看见了他精壮健美,同时又伤痕累累的麦色身躯。宽阔的双肩,精瘦的窄腰,结实的胸肌和八块腹肌线条流畅而平整,十分地引人瞩目。与其它的陈年旧伤不用,有力的右手上臂处,一块略深的擦伤很鲜艳,上了药,血已经止住了,小部分凝固在伤口四周——

    所以,为什么只是手臂上个药,这位大哥你要把所有上衣都脱光,脱光,光==……

    眠眠抖着脸皮朝他走近,猜想自己此时的面部表情,一定花花绿绿像一颗彩虹糖。

    很短的一段路,大概十来步的距离,她却走出了千山万水的架势。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陆简苍身前,她调整了一下呼吸,抬眼看向他手臂上的伤口。

    董眠眠原本以为自己要弯腰,或者半蹲下,真的靠近了才发现完全没有必要。这个男人实在太高了,即使端坐也不比自己矮多少==。

    ……倍……受……打……击……

    她小肩膀一垮,本来就down的心情更加消沉了几分。几秒种后,在陆简苍灼灼的注视下,她小心翼翼地用纱布裹住那只肌肉纠结的手臂,一圈一圈缠绕,怕弄疼他,所以动作尽可能的轻柔。

    缠好后系结,然后用剪子将纱布剪断,眠眠有些心虚地盯着自己包扎的作品,小声地问道:“这样可以么?”

    陆简苍低头打量了一眼,一个小小的蝴蝶结绑在他手臂的位置,突兀又怪异。然后他点了点头,嗓音低沉,“很好。”

    “……”真的很好吗……

    其实她觉得好奇怪呢,囧();。

    这时军医大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含笑嘱咐她道:“小姐,指挥官的伤口不能沾水,否则会有感染的可能,洗澡的时候请提醒他注意。”

    她下意识地点头,“哦哦,好的,我记住了。”然后才反应过来有点不对劲。

    你们伟大的指挥官不就在你面前吗,你直接提醒他不就行了吗大叔,为什么要告诉她啊……otz。

    交代完注意事项之后,笑眯眯的军医叔叔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于是偌大的主卧里便只剩下了眠眠和陆简苍两个人。

    她站在原地,不自觉地感到忐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低着头假装自己是一颗安静的蘑菇君。

    就在这时,他大掌一伸,握住了她白嫩嫩的一双小爪子。眠眠心头一紧,抬起头来惴惴不安地看向他,大眼睛将好对上那双漂亮深邃的黑眸。

    “乖,去洗澡。”他低声说,另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细腻光滑而又滚烫的小脸。

    “……哦。”

    能暂时不和他独处,眠眠当然求之不得。进入浴室之后,她用最慢的速度拆头发,最慢的速度放水,最慢的速度打泡泡,等把能摸的鱼全都摸了一遍之后,她才穿上叠放得整整齐齐的白色睡裙,从浴室里小蜗牛一般挪了出去。

    大灯已经关了,只有壁灯的暖色光线柔柔倾洒。

    和昨晚的情景如出一辙,陆简苍已经沐浴完毕。他沉默地坐在床沿,黑色短发柔软地贴着额头,看上去少了几分冷漠和刚毅,显得安静,英俊,像一幅清寒的画卷。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不等他开口便提步走了过去,强迫自己不看他,垂着头走到床边坐下,踢开拖鞋翻身上床。然后爬到里侧躺好,拉高被子盖住自己的头,整个裹成一颗小肉粽,最后快速闭上了眼。

    一片黑暗中,她听见自己的心跳擂鼓阵阵,脑海中很多画面和词句都挥之不去。

    ……

    “只要看见你,这就是必然的结果。”

    “我已经习惯了。”

    ……

    眠眠脑子里乱糟糟的,隐约感觉到外侧的大床凹陷下去,她忽然感到非常紧张,纤细的十指用力交握,紧接着,微凉清新的呼吸就喷在了她脸颊的位置。

    她微微瑟缩了下,下巴一紧,陆简苍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这次的亲吻比过去的任何时候都热烈,近乎啃咬。似乎他的忍耐快要濒临崩溃的边缘,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宣泄对她的渴望。她吃痛之余吓了一跳,双手被他扣在头顶,呜咽了一声,迷迷糊糊,所有感官似乎都在远去,只有被他深深占据的唇舌格外的敏感和清晰。

    心脏狂跳不止,唇舌口鼻都全是他身上的男性气息,昏沉缺氧之中,她听见他低哑沉闷的嗓音就在耳畔,像是呢喃又像是低语,“眠眠,可以吗?”

    “……”她头都是晕的,闻言怔忡了下,水光迷离的眸子睁开,茫茫地看着那张英俊忍耐的面容。

    也许是头太昏,也许是她觉得这个平日高高在上的男人有点可怜。眠眠听见自己鬼使神差地反问了一句,嗓音娇娇软软:“会不会……疼?”

    他含住她雪白泛红的耳垂,嗓音里带着某种压抑的难耐和喜悦:“不会,我向你保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