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36

    “可以。我陪你。”

    “……”#¥%……

    董眠眠原本正在翘板凳,陆简苍话音落地的同时,她被呛了一下,高高的实木椅往边儿上歪倒,只听哐当一声,她的小屁.股就和坚硬无比的大理石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

    ……什么叫做语不惊人死不休,今天算是彻底见识了。

    陆简苍陪她去上课?

    我了个大叉,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眠眠惊呆了,疼得呲牙咧嘴倒吸凉气,一面拿手揉屁股一面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就“陪同上课”这一问题和对面那位大哥进行一次深入而全面的探讨。

    然而细白的小爪子刚伸出去,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她怔了下,随之嘴里溢出一声低呼。因为陆简苍不知何时已经到她跟前,高大的身躯俯低,直接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微微蹙眉,嗓音很轻:“摔疼了?”

    她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脖子,注意力完全在刚才那件事上,也顾不上回答,只是满脸惊恐道:“陆先生,你刚才说……要陪我去学校?”……

    “有问题?”他淡淡道。

    “当然有!”眠眠瞪大了眼,几乎是脱口而出。暗道这位大哥你真是太没有自觉了,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整个画风和她完全是两个世界吗?平时惊吓她也就算了,竟然还想去惊吓她们学校那群圣洁清新的老师同学,简直是丧心病狂……

    然而这句话刚刚出口,董眠眠就后悔了。因为她抬眸就看见陆简苍原本沉静的脸色沉了下去,薄唇微抿,看上去阴晴不定。

    “……”她心里惴惴的,隐约觉得他有点生气,意识到大概是自己刚才的话太过直白,伤害到了这个大傲娇的……玻璃心?otz。

    思忖着,眠眠嘴角一抽,清了清嗓子后重新开口,“呃……我的意思是说,陆先生您平时宵衣旰食日理万机,陪我上课这种事,确实不用亲自去。”说着顿了下,抬起小白手,壮着胆子拍拍他的肩,安抚又试探的语气:“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全,我很理解,所以不如,让秦小姐……”

    话还没说完就被陆简苍低声打断:“不用。”

    “……”哈?

    他黑眸低垂,注视着她,威严而平静,“所有工作都能推掉。”嗓音更低哑几分,沉稳有力地传入她的耳膜:“为了你。”

    眠眠蓦地一愣,随之脸颊变得滚烫。0.1秒之内,红潮迅速从白皙如雪的脸蛋弥漫开,将她整个人从头到脚蒸成了一只熟虾米。心脏在胸腔里扑通扑通地乱跳,面对这句猝不及防的强势告白,眠眠觉得,自己着实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就在这时,又一阵军靴落地的脚步声从客厅的方向传了过来。眠眠侧目一望,见是前一秒还被自己提起的秦萧。她神色冷凝,眉宇间全是一个女军人独有的沉稳坚毅,径直上前行了个军礼,人站得笔直,“刚才这边传出异响,请问有什么吩咐么?指挥官。”、

    眠眠原本还没觉得什么,蓦地想起自己还被陆简苍抱在怀里,顿时尴了个尬。干咳了两声,正要让他把自己放开,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却从头顶响起,漠然而严肃:“让军医立刻过来。”

    秦萧闻言一怔,视线微转看向餐桌方向,只见一把白色的实木椅歪倒在地,顿时明白过来,于是沉声应了个是。

    “……”

    眠眠确信自己没有眼花——那位恭谨沉稳的女军官在回话时,原本平静无波的清秀脸庞,隐隐抽搐了一瞬。

    她瞬间更囧了,小手捉紧男人胸前的黑色制服,细软的嗓音压得低低的,有点炸毛:“只是摔了一跤而已,没有必要叫医生呢();!”尼玛,关键是那样的话,陆府上上下下不就都知道她从椅子上摔下来了么(╯‵□′)╯︵┻━┻!

    陆简苍完全无视她的抗议,脸色冷漠地继续道:“更换餐桌的桌椅,调整为适应她的高度。所有大理石地面,今天之内全部铺上地毯。”

    “是。”

    这一次,秦萧的面色没有丝毫异常,她恭敬地颔首敬礼,随后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眠眠抬起手抚了抚额头,整张脸黑了大半——她只是摔了一跤而已,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兴师动众吗?虽然心里微微的有些甜,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做事方式实在是……极端得让人胆战心惊。

    思索的同时,陆简苍已经抱着她脸色漠然地往楼梯方向走去。

    眠眠并没有针对“换桌椅,铺地毯”的问题无语太久,毕竟这个宅子是他的,要怎么改造都是他的自由。她纠结的重点很快回到了之后去学校的事情上,于是大眼睛微抬,暗搓搓地瞄了眼那副棱角分明的下颔。

    他的态度如此强硬,做出的决定根本不可能有改变的可能。怎么办呢?

    ……呵呵,凉拌吧:)。

    在这种心如死灰的心情笼罩下,头顶一片小乌云的眠眠任由陆简苍将她回了楼上的卧室。为了方便随传随到,军医是原本就在陆府的,所以在他将她放到床上的同时,便有人轻敲房门,“指挥官,小姐。”

    董眠眠微微抬眸,越过男人宽阔的肩膀,她看见一个身姿高挑的外籍妇人站在卧室门口,穿着白大褂,金色卷发高高盘起,神色温和。

    “进来。”平稳冷硬的嗓音。

    为她检查的军医是个女人,这令眠眠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一想又明白过来——这个男人本来就不喜欢别的异性靠近她,送接送她上学都只安排唯一的女军官,更不可能允许男医生给她看病了。

    检查从开始到结束,大约只花了十分钟。英籍女医生在眠眠的腰臀上揉摁了几下,确定尾椎骨和臀部都没有受伤后,她抬起头,看向安静矗立于床边的高大男人,道:“小姐并没有大碍。”

    陆简苍漠然地点头,“出去吧。”

    “是。”说完,女医生提起医药箱转身离去。

    脚步声很快就消失不见。

    眠眠身子微动,准备从床上爬起来,不料大床外侧却凹陷了大片,身着笔挺军装的男人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她眸光中掠过一丝诧异,随后便看见他骨节分明的左手微抬,捏住了她柔软的下巴,“你心情不好。”

    这道嗓音低沉而平静,听不出半点情绪。

    眠眠掀起眼帘,目光对上那双幽深专注的黑眸,只觉心头一颤。这人向来阴沉莫测喜怒难辨,她根本就摸不清他在想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她实话实话,告诉他“老子真的不想领着你丫去学校”,那么后果必然是她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为了避免惨剧的发生,她面上挤出了个微笑,抬起两只小手,轻轻覆上他捏住自己下巴的大手,语气十二万分的真诚:“没有心情不好,陆先生想多了。”

    “不想我去你学校?”陆简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嗓音低沉而轻,“因为还没有做好,承认我是你未婚夫的准备。”

    “……”我靠,还真是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一针见血,会心一击……

    极力掩盖的事实被轻而易举地戳破,眠眠瞬间有些发窘,盯着他,讷讷的不知该说些什么,索性沉默();。

    虽然有过昨晚的意乱情迷,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内心还是没有完完全全地接受他。如果带陆简苍去了她的学校,那就意味着将这段关系展现在了阳光下,等于是间接承认了他一直以来都非常坚持的说法——他们有婚约,他是她的未婚夫。

    她想自己对陆简苍已经产生了好感,这应该是一个好的现象。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要说敞开心扉完全接纳,还需要一个过程。

    整个卧室陷入了一阵难耐的死寂。

    陆简苍安静地注视着她。不知为什么,这种平静温和的目光令董眠眠心里发毛,直觉告诉她,这种柔和无害只是一种表面的假象。

    半晌之后,眠眠听见自己的声音干巴巴地响起,打破沉默,显得很突兀。她低下头,尝试着缓和氛围,说:“你几次三番地救我,我很感谢,你对我很好,我也能感觉得到……”然后顿了一下,继续挤出几个有点苍白又有点木呆呆的字眼:“陆先生,其实我并不讨厌你,一点也不。”

    话音落地,头顶上方却仍旧沉默,迟迟没有任何回音。

    ……好特么诡异的感觉……

    眠眠整个人更不好了——刚才那番话虽然蠢得毫无逻辑,但是里面的友好和善意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和平的橄榄枝已经伸出,白鸽也已经放飞,对方却连个泡都没冒一下,这实在令人尴尬。

    这种安静令她越来越不自在,几秒种后,她有些忍不住了,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一阵冰凉的触感却爬上了脸颊。她的身体微微一僵,感受到他修长的指尖在自己的皮肤上轻轻滑动,很缓慢,从眼角眉梢一路滑向嘴角,来回抚触,使人毛骨悚然。

    “……”蛇精病又犯了吗……

    眠眠心惊肉跳地抬起眼,只见那张清冷俊美的容颜微微垂着,深邃的眼眸像是笼罩着一层冬日晨间的薄雾,暗沉而朦胧,俯视着她,目光极其专注。

    这时他的手指已经游移到了她嘴唇的位置,粗粝冰凉的指腹在柔软的粉色唇瓣上来回摩挲,她浑身毛毛的,想躲却又不敢躲,只能硬着头皮硬生生地承受。忽地,他轻声开口,嗓音很低,也很柔和,“最完美的礼物。”

    呃?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语令她心头一惊,疑惑道:“什么礼物?”

    “你。”他低头朝她靠近,呼出的气息丝丝缕缕喷在她的嘴角,有点像低柔的轻哄,“你是最完美的礼物。”

    她是……完美的礼物?

    眠眠脸上一热。这句赞美来得没头没尾,甚至和他们前后的交谈没有任何关联,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说这句话。而且这个比喻实在是有些怪异,礼物,为什么她会是一个礼物?

    “为什么这样说?”她眨了眨眼睛,试探而又小心翼翼的语气。

    陆简苍没有回答,微凉的薄唇在她额头和脸蛋之间轻柔流连。董眠眠心口一阵接一阵地发紧,被他轻吻的地方像是羽毛拂过,很凉也很痒。不多时,他的唇终于印上了她微微颤抖的唇瓣,她闭上眼,掌心泌出汗水,纤白的十指在身侧用力收拢。

    然而和预想中疯狂热切的亲吻不同,他只是轻微触碰了一下便离开了。眠眠有些惊讶地掀开眼帘,随后便感觉到他的唇吻上了她敏感雪白的耳垂。她颤抖了一下,听见他低声在耳畔道:“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

    “……”

    她小脸红红的,眸光微动,表情惊讶而又疑惑();。陆简苍重重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随之将她拦腰抱起,脸色沉沉地走出了卧室。

    **********

    眠眠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又把她带到那间不允许任何人涉足的工作室。到处都是银色金属的,挂满了她画像的密闭空间。

    摁下开关,白色的灯光惨惨淡淡地溢满一室。她的目光快速从四周扫过,随后便低下了头,环住男人脖子的双手紧紧交握——和之前一样,那些属于她的丹青画像挂在原有的位置上,浮光掠影一般侵袭她的视觉。

    蓦地,一个古怪的疑惑从脑海深处窜了起来:这个房间的墙上都是她的画,他平时单独待在这里的时候,都在做什么?发呆?还是……

    正有些分心,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语气仍旧十分的轻柔,“眠眠,我要把你放下来。”

    她还在想事情,闻言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嗯好。”

    陆简苍等了几秒钟,那双细白的小胳膊却仍旧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似乎丝毫没有松开的打算。他眼底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低头在她娇红未褪的脸颊上轻轻啃了一口,低哑道:“乖,先松手。”

    “……”嗯?

    眠眠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牢牢抱着他,不禁大为羞窘——这副姿势,简直就跟赖在他怀里一样。

    她脸蛋通红,瞬间恨不得直接挖个坑坑跳进去,连忙松开双手从他怀里跳了下去。退后三步远,眼观鼻鼻观心站定,然后清了清嗓子捋了下头发,干笑了两声,“有点儿走神。”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欲盖弥彰的解释,“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嗯。”

    很简单的一个回应,但是那嗓音,分明清冷中透出笑意。

    “……”卧槽,爱信不信吧,手动再见。

    她低下头翻了个白眼,心里暗暗有些懊恼,也不再开口,只是沉默地等待。很快,她听脚步落在金属地面上的声响,很闷,但是十分的沉稳。须臾的光景,脚步声去而复返,低垂的视野中,映入一双光亮崭新的黑色军靴,靴身较长,包裹着一截笔直有力的小腿。

    董眠眠抬起眼帘,看向面前的男人。高大颀长的身躯站得笔直,白色光影将那身黑色军装映照得愈发笔挺整洁,往上些许,英俊冷毅的五官表情沉静而严肃。

    他递过来一样东西。

    “……”什么鬼。

    她疑惑地挑了挑眉,伸出双手将那件东西接过来。垂眸打量片刻,白皙精致的小脸上顿时写满疑惑——这是,一张手帕?

    柔软,干净,洁白如雪的底布,左上方染了一个妖异的红色玫瑰,黯淡,清晰,透出丝丝诡异的美丽。

    “漂亮么?”他轻声问。

    “……”所以那么神神秘秘的,只是为了让她欣赏一块手帕?

    眠眠头顶飞过了一大片扑闪着翅膀的小乌鸦,她有点无语,又担心表现出来了会触怒陆简苍,只好嗯了一声,笑嘻嘻地给出一个评价:“挺好,美美哒呢。”

    闻言,他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黑眸璀璨如夜色中的星云。他低眸定定地看着她,沉声低柔道:“很美,不是么?它一直由我保管,我一个人保管。”

    不知为什么,这种格外认真的语气令她心底升起一丝寒气——只是一块手帕,他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难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么?

    眠眠微怔,低下头重新仔仔细细地端详这块白色染花的手帕,试图看出一些端倪来();。就在这时,他的嗓音传来,很轻,很淡,却每个字都敲在她心底深处:“关于你的所有,都值得珍藏。”

    “……”关于她的……所有?那是什么意思?这块手帕和她有什么关系么?

    眠眠困顿不解,看着掌心里四四方方的小布料认真地回忆,蓦地,一个念头闪电般从她的脑海中劈裂过去——白色手帕?

    她背脊一凉,之前在泰国监狱里的一幕不受控制地浮上脑海:他埋头在她颈项间的啃咬,淋漓的鲜血流淌而出,被他近乎轻柔地用手帕拭去……

    是那块手帕么?沾着她鲜血的手帕?ohmygod,那这上面的玫瑰花,是个啥?

    无数情绪在心头交织成一片,诧异,震惊,惶恐,毛骨悚然。眠眠的小脸微微发白,攥紧手帕的十指有些发抖,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嗓音有些发颤,不可置信地问道:“这是我的血?”

    “不。”有力的手臂从她的腰际环过,收拢,他将她娇小柔软的身躯用力箍紧,埋首在那温热馨香的颈窝处,喉咙深处溢出隐忍的叹息:“这是我们的血。你的鲜血和我无法分离,身体和我无法分离,灵魂和我无法分离。你属于我,只属于我。”

    “……”你以为自己在念诗吗……

    这番话像通知又像宣告,董眠眠嘴角一抽,瞬间就有些无法直视手里的帕子君了——很明显,这块手帕经过特殊处理,上面的玫瑰花是她和他的血。这种行为着实是偏激,极端,疯狂,而又令人……有些难以拒绝==。

    眠眠一方面胆战心惊,一方面又难以抑制地好奇:陆简苍对她这种近乎疯狂的执念到底从何而来?

    毫无疑问,她心底极其的触动,与此同时又有种酸涩的甜。白嫩的小手迟疑地抬起,轻柔地放在那冰凉的银色肩章上,嗓音娇柔温软,试探道:“陆先生,我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那个,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问完之后,眠眠屏息凝神,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发现自己竟然比预想中还有期待他的答案。

    陆简苍静默了几秒钟,然后长臂一动,蓦地将她抱了起来,压在了质地冰凉的金属桌面上。她涨红着小脸低喘了一声,后背凉意沁心,紧接着他狠狠吻了下来,扣住她的手腕,固定住她的下巴,唇舌湿濡疯狂地和她纠缠。

    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个几乎歇斯底里的吻,只能合上眸子,眉头微微蹙起。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停了下来,浊重的呼吸交织在她的唇齿间,黑眸黯沉一片,低哑地命令:“回吻我。”

    “……”这个充满掠夺性的深吻中断,眠眠的脑子已经缺氧得快昏厥了,闻言迟迟地睁开雾汪汪的大眼睛,有些茫然:“……不是很会。”说着伸出粉嫩的舌尖轻轻舔了舔他的薄唇,问得很认真:“像这样吗?”

    随后,她明显感觉到扣住自己双手的修长五指猛地收紧,力道重得都有些疼了。陆简苍低头含住她敏感的耳垂,嗓音沙哑道:“做得不错。”

    眠眠头昏脑涨,被他压在桌上亲得差点窒息,忽地,一阵短信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叮——”

    她晕乎乎地摸到手机,举起来一看,发信人是王馨印,赫然一行大字:你的施工组织设计缺勤三次,已挂,特此喜讯,喜大普奔。

    “……:)”

    陆简苍,老子要杀了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