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37

    一通来自闺蜜的短信,分分钟将眠眠脑子里的粉红泡泡们戳破了。

    望着手机屏幕上几个闪闪亮亮的大字,她漂亮的小脸蛋先是一白,再是一青,最后变成了黑不溜秋与绿了吧唧相交织——尼玛,果然大学就是打电话,迟早都特么要挂();!

    她们今天的下午七八节是施工组织设计,任课老师叫龚毅忠,在x大的城建学院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个人简历牛逼哄哄,是f大的土木工程硕士研究生,毕业之后留德四年,妥妥的一枚大海龟。

    不过x大自古以来人才济济,单凭学历这一条,还不足以令海龟叔名扬四海。说起海龟叔在x大老师中的成名之路,简直可以用“一战成名”四个字来形容——三年前的一次期末考,由他授课的“施工组织设计”与“工程识图”,两门课几乎挂掉了工管专业一半的娃,从此腥风血雨,名动江湖。

    此时此刻,面对着“施工组织设计已挂”这个悲催无比的事实,还被某人压在身下的眠眠,心中呼啸过一排流着宽面条泪的小黄人。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呵呵,果然男人的话能信,母猪都能上树——说好的同意她去上课呢?这位姓陆的大爷是打桩机成的精么?我靠,一言不合就压倒,不是把她往床上压墙上压就是桌上压,这种利用身高体形对人进行打压的行为,真是可!耻!呢!

    眠眠被被亲得娇喘吁吁,一双白生生的小手抬起来,抵在男人硬邦邦的胸膛上,推啊推,皱紧了眉头开口,嗓音软软的,语气却很凶巴巴:“陆先生,快放开我,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挂科了,我现在心情很狂躁,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说着,她将小手机举到他面前怒冲冲地展示,“看!这是我室友给我发的短信!因为你一直亲我,所以我挂了!”

    ……咦这句话的逻辑怎么这么诡异……

    陆简苍眸色越来越深,将眠眠的手机随手仍在一旁,整个高大的身躯完全覆上去,和她紧紧贴在一起。长臂一伸,捉住那双白软的小手送到唇边,黑眸定定注视着她,然后开始逐一吮吻那十根纤细的小指头。

    湿热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暖暖的,很痒,眠眠整个人瞬间羞成了一颗熟透的小苹果——他竟然直勾勾地盯着她,用那张漂亮的薄唇……亲她的手指。

    尼玛,大哥你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军装,做这么色.气满满的事,真的好吗otz……

    胸腔里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眠眠呼吸失序,小脸红彤彤的,奋力将自己的小爪子往回缩,嗓音娇软微哑:“快松手……呃,松口。”

    陆简苍垂眸看了眼怀里的小东西,那双清亮灵动的大眼睛水雾弥漫,脸蛋潮红,娇喘吁吁,这副娇软勾人的小模样拨撩得他喉咙发干。他静默了一瞬,随后牢牢压住她的四肢,更加凶狠热切地吻住她微张的红唇,有力的舌在那张甜腻的小嘴里攻城略地。

    “唔……”

    缺氧的大脑越来越混沌,眠眠嘤咛了一声想要挣扎,双手却被禁锢得没有一丝动弹的空间。她脑门儿上瞬间滑下一滴豆大的冷汗,觉得自己大约要成为第一个由于接吻而窒息升天的人了==。

    被高大强壮的某人压在桌上又啃又舔地吻,董眠眠整个人都是晕的,迷迷糊糊地思索着挂科的事,估摸着自己只有去海龟叔的办公室里跪着来一首征服,才能勉强在补考的时候混个及格了……

    唉,心塞塞。

    心头正无语凝噎着,一阵轻微的疼痛却从嫩嫩的舌尖传来,她娇呼了一声,软软窝在男人怀里的小身子蓦地僵住,0.1秒后,化身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炸毛猫:“陆先生,你咬我干什么?我都挂科了呢!”还有没有同情心,有没有人性!

    陆简苍黑眸低垂,静静注视着怀里又软又娇的小东西,嘴角微微勾起,嗓音低哑传来,带着丝□□哄的意味:“伸出来();。”

    “什么?”她有点懵。

    他低头用舌尖描摹她小巧的唇瓣,沉声轻柔道:“舌头。”

    眠眠眨了眨眼睛,虽然疑惑却也没有深思,依言将粉色的小舌头伸出去。陆简苍黯沉的视线一片浑浊,在她的舌尖上轻轻舔了舔,然后薄唇微张,将那香软的小舌完全含了进去,细腻轻柔地吮吸。

    她一双眸子瞪大,羞得脸颊能滴出血,忙忙收回舌头,抬起两只小手捂住嘴,满脸惊恐:“……干什么?”

    “咬疼你了,”有力的双臂将她抱得紧紧的,男人优雅的薄唇在她滚烫光滑的脸颊上流连轻吻,嗓音很轻,语气十分认真:“补偿。”

    “……”补偿……个ball。

    眠眠默,完全放弃了和这个痴.汉蛇精病交流的念头——两个人的思维完全是两个频道,她在地球,而陆简苍这只打桩精,估计来自火星吧:)。

    心中腹诽着,陆简苍已经又埋头亲了下来。董眠眠嘴角一抽,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卧槽,亲了差不多半大半个小时了,她嘴都麻了好吗?这位指挥官,难道您老人家都不会腻么……

    她有点无语,视线一转,余光里看见落在桌面上的手帕,心中又酸酸地柔软起来,准备推拒的双手刚刚举起,旋即又收了回来。其实在昨晚之前,他一直都十分的隐忍禁.欲,所以现在才会这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吧。

    从现在他对她的各种反应来看,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这个男人的制止力,确实好得惊人。

    心头升起一丝软软的甜,眠眠被吻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迟疑了会儿,随之两只纤细的手臂抬起来,试探着勾住了男人的脖子,整个娇软的身子怯生生地依偎上去。然而令她十分诧异的是,那副高大挺拔的身躯明显一僵。

    眠眠蓦地囧了囧——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抱他一下的好么……

    她脸色更烫,有点尴尬,纤白的胳膊用最快的速度往回收,试图掩盖这种有点蠢蠢的举动。然而这时陆简苍却抬起了头,她呼吸不受控制地加快,掀开眼帘便看见那张熟悉又俊美无铸的面容,近在咫尺,漆黑的眼眸色泽很深,像是染不开的浓墨。

    这眼神……诧异,欣喜?

    眠眠相当窘迫,干咳了两声别过头,慌忙地移开视线,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干涩,舌头也有点抡不直,磕磕巴巴道:“只是突然……想抱抱你,咳,而已。”

    他幽沉的目光早已不复清明,俯视着她,手臂撑在她小小的脑袋瓜两侧,高大的身躯挡去头顶的白色灯光,形成一片阴影。她被这种灼灼的视线盯得心惊肉跳,那双黯沉的黑眸明显有涌动的暗潮,沉静却灼热,仿佛随时都能冲破桎梏汹涌而出。

    “……”为什么又是这种想把她一口吃掉的眼神,我靠……

    光整笔挺的黑色军装下,男人精壮的胸膛明显起伏得略快,她有点害怕,瑟缩着向往后躲,却被他轻轻捏住了下巴。

    粗粝的指腹轻柔无比地左右滑动,像是抚摩一件奇珍异宝,她看见他视线极其专注,声音很轻,也很低哑:“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抱我。”

    他说的是事实,她也没办法反驳,只能干巴巴地笑,“呵,你开心就好。”

    沉静了片刻,迟迟没有听见陆简苍的下一句话,眠眠有些疑惑。她飞快地侧眸朝他瞟了一眼,那张无懈可击的俊脸上,竟然浮起了一丝很浅的笑容,使得整副英俊的五官都更加的生动夺目。

    有力的指掌轻轻握住了她纤细的两只手腕,陆简苍俯首,高挺的鼻尖缓慢而又亲昵地拂过她柔滑的脸颊();。他说:“眠眠,我喜欢你的主动。我会给你加倍的宠爱。”

    “……”啊?

    董眠眠滞了一下,瞬间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蠢事——以这个男人对她的近乎疯狂的喜爱和异于常人的思维,他该不会觉得,她在勾引他……吧?

    这特么就尴尬了。

    她愣住了,目瞪狗呆地瞪着他,然后,她看见那骨节分明的长指微动——他摘下了军帽,随后开始解自己军装领上的黑色纽扣。

    ……打桩精的脑子里除了亲亲和爱爱就没有别的了吗?吗!

    眠眠顿时吓得脸色都变了两只手抬起来在胸前比划了个x,嗓音出口几乎变调:“等等!陆先生!你要干什么?”好好说话,脱衣服搞毛啊!

    话音落地,她就瞥见了那副熟悉的,精壮而布满伤痕的麦色胸膛,在白光之中,看上去就像是一樽雕像。她吓得不停往后躲,却被他温柔而坚定地箍紧细腰,她简直都想爆粗口了——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一直在做,基本上都没停过,他的精.力也太旺盛了,不愧是打桩精……

    眠眠两颊羞出了两抹酡红,用力抵着他的胸膛道:“在这里?不是吧……”这里到处都是她自己的画像,这种感觉简直让人想死好吗……

    “嗯。”他的嗓音很压抑,却又很温和,还带着些隐隐的兴奋:“这里很好,都是你,我的眠眠。”

    “……”

    ********

    结果到了晚上,董眠眠同学基本上连走路都是飘的。浑浑噩噩地吃完晚餐,她整个人还有些恍惚,白皙美丽的小脸上乌云笼罩,俨然写着四个大字:纵、欲、过、度。

    看着镜子里那张明显萎靡的面容,眠眠小脑袋一耷,顿觉消沉无比。

    入夜之后,平日里无比冷清的陆府出人意料地忙碌起来。看着那些来来回回的黑色身影,眠眠估摸着,大约是有工作。

    而当她将这个疑惑向好几米外的高个子白人青年提出来时,赌鬼银灰色的眸子里竟然是满满的无奈:“今天有一笔很重要的生意要谈,原本应该在下午开会的。”说着摊开双手叹了口气,“可怜的埃尔比亚人,等了整整十个小时,我赌三百美金,他们现在一定在想方设法地给我们压价。”

    “……”下午开会?

    听了这话,眠眠脸皮子一抖,悻悻地笑了两声,接着就转过头不再说话了。下午开会?然而那个时候,你们英明伟大的指挥官却在工作室里和她进行异常深入的交流:)。

    忖度着,那个身形彪悍如熊的俄罗斯汉子正好从大门外走来。她侧目一瞧,只见代号巨人的佣兵穿着紧身的黑色军用背心,手臂上鼓囊囊的肌肉十分狰狞,而那暴戾阴狠的视线扫过来,瞬间令她小心肝儿颤啊颤。

    眠眠脑子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这个巨人,恐怕一只手就能把她捏死。

    ……这帮人,真尼玛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她有点无语。不久之前自己还生活得十分光明而美好,而现在,她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身份是拥军头子的未婚夫,这也就意味着,她曾经从来没有涉足甚至想象过的世界,会逐一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眼前。

    巨人已经走到了赌鬼身旁,眠眠注意到,他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的金属长形盒。体积庞大,看上去应该很沉重,但是在那只魁梧的手臂下,仿佛轻得像团棉花();。

    她觉得好奇,不由多看了几眼,就在这时,赌鬼已经调高了眉毛打了个口哨,雀跃道:“嘿。”他瞟了眼巨人手上的大家伙,“这就是封家说的最新型速射机.枪?”

    巨人咧开嘴一笑,硕大的手掌在金属盒子上拍了拍,“这是样品。先送给指挥官过目,试用之后才能决定是否大批量购入。”

    黑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几人身后,闻言挑眉,径直上前将那个撞了机枪的大盒子提了过来,挑眉:“轻型?”

    “对,很方便携带。”

    董眠眠听这几人随意地交谈,暗搓搓地瘪嘴,心道我们这儿明令禁止枪.支流通,你们这群外国佬也太特么猖狂了。腹诽着,她低下头继续玩儿手机,这时一通电话却拨了过来,她定睛一看,来电显示:[猪头]老岑。

    额头忽然突突地一跳,她皱起眉,蹙眉朝四下张望了几眼后,清了清嗓子,迟疑地开口:“那个,兄弟们……”

    细细软软的嗓音突兀响起,瞬间将男人的话语打断。佣兵们转头,视线落在坐在白色沙发上的那抹娇小身影。几人滞了一下,随后戏谑的笑容收起,恭敬而生冷的嗓音传来:“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

    “……”干嘛这么严肃……

    眠眠简直都要尴尬爆了。她挤出个干笑,然后指了指手里的小手机,语气弱弱的:“我要接个电话,麻烦你们……暂时,只是暂时停止讨论,可以么?”

    几人沉声道:“是!”

    “……”#¥%……

    她嘴角一抽,讪笑了一下后回过头,做了个深呼吸,将电话滑开:“喂,老岑?”

    连线接通,很快,听筒里传出一道十分熟悉的男性嗓音。清润干净,只是语调却明显沉得发冷,道:“我在微信上问过王馨印,她说,你这两天都没有回宿舍——眠眠,你在哪儿?”

    董眠眠发誓,她认识岑子易十大十年,从来没有听过这厮这么严肃地说过话。

    这种近乎质问的语气,没由来的令她有点心虚——卧槽,难怪都说纸是包不住火的,瞒得过初一瞒不过十五,这下好了,穿帮穿得猝不及防……

    在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她并不打算跟老岑说实话。再者说了,她家那两个兄弟都是和自己一样的红色共.产主义接班人,一时半会儿的,肯定接受不了他已经有了个美利坚未婚夫的事实。

    更何况,那个未婚夫还是恶名昭著的eo指挥官,卧槽==。

    别说老岑了,连她自己都还有些接受不能好么[再见]。

    为了保护岑子易大哥脆弱的小心脏不受伤害,眠眠清了清嗓子,决定编织一个美好而善意的谎言。于是她嘿嘿嘿地笑了三声,道:“隔壁寝室一姐们儿在外面租房子,她男朋友这几天有事外出,这不是害怕么?让我过来陪两天。”

    那头的岑子易冷哼了两声,字里行间满满的不信任,道:“哪个姐们儿?名字报上来。你们学校和你关系不错的,老子全都加了微信。正好,男朋友出差,老子机会就来了。”

    “滚。”眠眠直接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你贫。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听筒里的声音更阴阳怪气了,“哟,瞧大师这话说的,您老人家见天儿没个人影,我非得有事才能打电话?“

    她简直要跪了,无可奈何只得妥协,“好好好,我没良心我不是人,千错万错全是我的错行了吧?我明天就回来给你和萝卜头做水煮鱼行不行?所以岑哥,敢问您究竟有何贵干?”

    “水煮鱼?”岑子易嗤了一声,“老子是那种看见吃的就低头的人吗?得了,萝卜头月考完了,下周一有个家长会,我刚好接了个x城的活儿,明天就得飞过去();。你去开会,把那小子的成绩单拿回来,看看成绩升了还是降了。哦,那个家校通的费也得交了,四百三,记住了没?”

    眠眠点头如捣蒜,拿出笔和小本本认真地记,“嗯嗯,你可以了无牵挂地去了。”

    “……”岑子易顿了下,随后怅然又欠扁的嗓门儿传出来:“唉,萝卜头马上都初三了。你说咱俩这一个当爹一个当妈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听了这话,眠眠被呛得差点儿哽死,一脸黑线地嫌弃道:“大哥你语文差就不要乱用修辞手法,什么破比喻,谁跟你一个当爹一个当妈。挂了!”说完也不等岑子易开口,指头一戳就将电话挂断了。

    收好手机,她把刚才记了东西的纸条认认真真地折叠起来,然后放进随身的小包包里。就在这时,一道清冷低沉的嗓音却从背后传来,骤然打破了原本的安静。

    “谁的电话?”

    这个语气仍旧是印象中的柔和,只是不知为什么,眠眠隐约觉得一股寒气顺着脊梁骨攀上来,很凉,凉得她头皮都在阵阵发麻。

    起身转过头,只见一个十分高大的黑色身影就站在她身后,军装军帽穿戴齐整,修长的十指被纤尘不染的白色手套包裹,整个人都仿佛沾染着深冬寒夜的气息。而那张容颜俊美冷毅,居高临下看着她,神色清冷。

    直觉告诉她,他有点奇怪。

    眠眠忽然有点惶恐。他排斥异性和她接触,如果知道,她在过去的十年中一直都和两个男生住在同一屋檐下……简直是太可怕了==。她猜想他应该不了解她的家庭成员,否则现在的反应绝对不可能这么平静。

    所以刚才……他听见了那通电话,因为听出了对方是个男性,所以生气了?

    ……也不对。

    眠眠咬了咬唇。这副英俊的面容虽然神色冷漠,但是眉宇间却并没有怒意。她觉得有点头疼,这个男人实在太喜怒莫测了。

    内心翻江倒海了一阵,眠眠认真思考了须臾,然后朝他露出一个甜甜软软的微笑,上前直接挽住了他修长的手臂,直接跳过了刚才的那个问题。转而侧目看向他身后的秦萧,柔声道:“要工作了么?”

    大丽花也穿着雇佣军军装,齐耳短发被压在军帽之下,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英姿飒爽。闻言,她微微一怔,像是没有料到董眠眠会向自己开口,顿了下才点头,语气十分恭敬地回答:“是的,小姐,有很重要的会议。”

    “时间大约多久?”她随口问。

    “未知。”

    “嗯,好的。”眠眠点了点头,仰起脖子重新看向眼前军装笔挺如画的高大男人,轻声乖巧道:“那你去吧,我自己呆着就行。”

    不料话刚说完,陆简苍就将她一把抱了起来。她惊呆了,完全没想到他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她,低呼了一声后捉紧他冰冷的前襟,压着嗓子道:“……你做什么?”

    白鹰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为难,迟疑道:“恕我直言,这或许有点不妥,指挥官。”

    “没有什么不妥。”陆简苍脸色冷漠,嗓音没有一丝起伏,“她在eo形同于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wtf?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