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39

    关于让陆简苍陪自己去学校上课的事,眠眠同学的内心,其实经过了一场十分激烈的思想斗争。把*oss往学校领,这不仅意味着她承认他的未婚夫身份,同时也意味着,她即将被室友朋友基友各种友,吊起来拷问……

    眠眠试着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顿时打了个冷战。

    带陆简苍去学校,结局是被朋友们吊起来打,拒绝带陆简苍去学校,结局是被他压在床上打,两相比较,她觉得,还是前一种死法比较有人性化。

    忖度来忖度去,眠眠咬咬牙心一横,攥紧小拳头就做了个决定——尼玛,上个课而已,她们专业经常有不知道哪个学院哪个系的男男女女来蹭课,反正最后一排是她们520室的老根据.地,到时候把打桩精往边儿上一放,没准儿大家还以为是其它学院来蹭课的呢?

    再者说了,她家打桩精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那都是一流中的一流,领出去上个课而已,权当给自己长长脸吧:)。

    努力给自己进行了一番心理疏导,眠眠终于解开了纠结的小球球,叼着牙刷小脑袋一伸,她眨着大眼睛看向还在床上的某人,“陆先生,今天你不能穿西服,军装当然更不可能了。”说着说着,她脸蛋儿更红,支支吾吾地小声道,“你有什么比较富有青春朝气的衣服没?去我学校,就算吓不到老师同学,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其实说这番话之前,眠眠也是认真考虑过的。

    陆简苍是一个军人,自从他们认识以来,他不是穿的黑色军装就是穿的黑色西服,实在是rio刻板和严肃,她觉得吧,虽然打桩精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但是,去学校这么青春洋溢的地方,军装或者西服……毋庸置疑,一定违和到不忍直视,呵呵==。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入,深色大床上,男人修长有力的四肢舒展着,整副身躯如同豹一般精壮优雅。陆简苍深邃的黑眸定定看着她,这种专注的目光不夹杂任何情.欲,却令眠眠原本就红彤彤的脸蛋更烫了。

    “……”她被他看得发窘,竟然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一般,只好举着牙刷挤出一句干巴巴的话来:“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静默了片刻,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半晌之后,低沉微哑的嗓音传来,透出丝丝慵懒又性.感的意味,“眠眠,过来。”

    不知为什么,眠眠心跳蓦地加快,迟疑了会儿,然后迈开小细腿,一点一点地挪到了大床跟前,停下来,一双乌黑的大眼眸子望着他,有些惴惴不安。

    陆简苍黑眸微抬,看着眼前俏生生的小女人。她小脸红红的,两抹彤云胭脂一般勾勒在两颊。雪白的脖子和锁骨处吻痕密布,一直往下延伸进白色睡裙的领口,全都在昭示着他在她身上肆意宠爱的痕迹。

    他眸色一深,大手轻轻握住她柔软的细腰,将她娇小轻盈的身子提起来放到腿上,手指习惯性地抚摩那柔滑的脸蛋。他的指腹粗粝而冰凉,和她细腻滚烫截然不同。眠眠紧张极了,未几,她听见他低沉的嗓音从耳畔传来,呼吸有意无意地喷在她敏感的耳朵上。

    “你接受我了。”

    眠眠确定,这句话没有一点询问的意思,而是一个陈述句。

    她微微一囧,下意识地想开口反驳,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是咬了咬下唇,涨红着小脸憋出一句很欲盖弥彰的话:“咳,只是因为……你让我没办法拒绝。”

    陆简苍沉沉一笑,捉起她的小手轻轻咬了一口,脸颊贴上她滑腻的脸蛋轻柔地蹭了蹭,然后侧头含住她小巧珠润的耳垂,引来她敏感的颤栗。他双臂收紧,将她整个圈进怀里抱紧,低声在她耳畔道:“眠眠,我有点难受。”

    一瞬间,眠眠连耳朵根都红透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她当然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他这句意有所指的话——打桩精就是打桩精,尼玛,果然连身体构造都和她这种正常人不一样!昨晚又不是没喂你,大清早的,难受个巴拉拉啊……

    董眠眠很有几分无语,她羞得都快冒烟儿了,连忙手脚并用地推搡他,十分坚定地拒绝:“不行不行,你快放开我,不然我等下要迟到了呢。”尼玛,施工组织设计已经光荣无比地挂了,再这么下去,她的成绩单势必一片山河壮烈红,迎来历史新巅峰,噢漏。

    然而话刚说完,男人的唇就重重落了下来,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

    眠眠惊惶惶地瞪大眼,陆简苍扣住她的下巴微微使力,有力的舌温柔却坚定地撬开她的贝齿,强势地舔舐拨撩,勾住她的小丁香抵死缠绵,直吻得眠眠心惊肉跳娇喘吁吁。

    一个热吻结束,她的脑子已经晕乎得没办法思考了,恍恍惚惚被他重新压回身下,蓦地回过神,娇软的嗓音瞬间夹杂哭腔,期期艾艾无比哀婉:“还有半个小时就必须出门了,从这儿到学校起码得四十分钟呢!”

    陆简苍舔吻着她的小下巴,手指熟稔地在她雪白的娇躯上点火,哑着嗓子耐心安抚,柔声道:“乖,我争取三十分钟之内结束。”

    “……”眠眠嘴角一抽,赤红着小脸很不信任的样子:“骗人,你哪次是三十分钟之内!”我靠!

    “可以的。”

    “……”我靠,其实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

    事实证明,向来持久力异常惊人的陆打桩精,他确实可以三十分钟之内。只是缩短了时间之后,单位时间内的频率和力道理所当然地上升了一个档次,而他又似乎格外激动,以致眠眠在半个小时之内连晕过去两次,创下丢脸新纪录。

    对此,眠眠气得快抓狂了。

    这一天,往卧室送早餐的eo小分队成员有了一个新发现,那就是他们平日里威严沉肃的指挥官,眉宇间格外的神清气爽。而他们平日里生龙活虎的未来小老板娘,漂亮脸蛋格外的萎靡不振,俨然一颗被霜打了的蘑菇。

    大丽花十分的诧异。

    下楼之后,按照惯例,美丽的女军官将这个发现讲了出来,和同僚们严肃地探讨。窃窃私语喋喋不休,这时,一向面瘫脸的白鹰同志很淡定地说了一句话,为这场讨论画上了一个十分圆满的句话。

    他说:“这实在正常,只能说明董小姐的身体素质还不够强壮。”

    众人一怔,片刻之后恍然大悟,纷纷竖起大拇指:“真是一针见血。”

    此时,主卧中,那颗被霜打了的蘑菇很消沉,很郁闷,很悲愤。望着镜子里满身暧昧又密集的吻痕,眠眠无力地扶了扶额,忖度了片刻后,她拖着虚软的残躯爬到了衣柜前,在一大堆款式相似的白色连衣裙中翻找了一阵,最后找出一件领子最高的换上。

    穿好衣裳后,她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下,确定身上的草莓大军完全隐蔽,这才稍稍放心几分。

    等一切都收拾妥当,奄奄一息的眠眠同学开始吃早餐();。她从餐盘里拿出一块三明治,半眯了眸子,催眠自己这不是三明治这是打桩精,这不是三明治这是打桩精,然后闭上眼,卯足了力气狠狠咬了一口。

    化悲愤为食量吧,等会儿还要去学校和系主任两个斗智斗勇,补充体力才是关键,嗯!

    正吧唧吧唧地嚼着,身旁的桌椅却被人拖动了一下,眠眠没怎么在意,继续呼哧呼哧地吃,余光里瞥见一截麦色有力的小臂后,她微微一怔,脖子旋转九十度看过去,顿时,“啪嗒”一声,可怜的三明治君从她嘴里掉到了地上。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阳光缱绻犹如微风下的柔纱,温柔地落进这间色调无比冷硬简洁的房间,使得这处极具男性气息的空间显出几分宁静的祥和。一身浅灰色衬衣的男人,静静坐在高大的实木椅上。光线,微风,一切的色调和背景,都是他身后的衬托,即使静默不发一语,也如同最华丽的风景。

    黑色短发柔顺地服帖着额头,那张冷峻的侧颜线条也跟着柔和几分,愈发显得俊美如画,英秀迫人。

    董眠眠脸皮子一抖。她想起之前看过的体检报告,年龄那一栏是29。

    陆简苍和她之间的年龄差是九岁。

    这个男人过去总是一身冷硬笔挺的军装制服,给人的感觉也太过冷漠,总是令她有种他大她很多的错觉。然而此时,面对着那张沉静英俊的面容,仿佛是鬼使神差,眠眠脑子里蹦出一个词儿来:学、长。

    ……果然颜值决定命运,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她呆呆地盯着他,两颊不自觉的有些发热。也许是看得太久目光太直勾勾,很快就令对方察觉。陆简苍抬头回视过去,目光凝滞地停留。上下打量了一番她身上的白色裙装后,视线微转,回到她白净精美的小脸上,随之点点头,嗓音低沉如细润的水流,“很美。”

    “……”这个男人,还真是从不吝啬给予她赞美==。

    眠眠脸更红了,心想我也没问你好不好看,不过面对这种淡漠却有诚恳的惊艳,她已经试着开始习惯,所以只是清了清嗓子颔首,笑笑,“谢谢。”然后顿了下,非常犹豫地补充了一句回敬的溢美之词,声音很小,很小:“……陆先生也很美。”

    唔,是相当美~(^_^)~。

    陆简苍没有回话,眠眠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只以为他是没听见,便不再多想,只端起鲜奶喝了一口。

    吃着瞥了眼墙上挂钟的时间,蓦地,嘴角一凉,有什么东西轻轻地抚了过去。

    眠眠一愣,转头发现他正定定地看着她,修长的手指间是一张干净的纸巾,上面沾着点点面包碎屑。她微微一囧,抬眼撞进一双黑如墨染的眸子,看着那清冷而又专注的眼神,眠眠最近很没规律的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加快。

    未几,他的声音安静地响起,低沉而平稳,“你是我的妻子,你的所有要求,我都会尽力满足。”

    话音落地,她怔怔的,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富有青春朝气的衣服”这件事……otz。

    眠眠心头忽然一暖。

    这个男人,他手下骁勇的士兵们,驰骋在世界各种硝烟弥漫的地区,他漫天要价,无法无天,血洗战场。然而却会珍藏她的一幅幅丹青,摆放在最私密的空间里,对她百依百顺,极尽疼爱。

    周围仿佛变得很安静,包括狂跳不止的心脏();。

    董眠眠觉得,喜欢一个人可能就是一刹那的事。看着那张沉静俊美的面容,她忽然生出了一个有些羞羞的念头,迟疑不过两秒钟,很快,她将这个念头付诸了行动……

    她飞快地支起上身朝他靠近,清楚地看着那张俊脸在眼前放大,清楚地看见那黯沉的黑眸里掠过一丝诧异,最后变得无比锐利而灼热。

    很多思绪在脑海中浮光掠影地滑过去,她有点晕,有点无法思考,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她伸手捏住了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然后闭上眼,轻轻将嘴唇印了上去。她吻住他形状漂亮的薄唇,柔声羞怯道:“这是……给你的奖励。”

    陆简苍嘴角勾起一丝浅笑,“那应该更多。”

    “……”

    她愣了下,随即感觉到后脑勺一紧,被骨节分明的大手稳稳扣住。他含住她的唇瓣坚定地反客为主,吞噬她羞涩的低呼和甜美的气息,吻得过去任何一次都凶狠动情,她舌根被吸得有点疼,却也毫不介意,细细的胳膊热情地勾住他的脖子,整副娇软的身躯依偎上去,窝在他怀里娇柔地回应。

    清早八晨确定了自己对陆简苍的心意,董眠眠同学的内心是甜蜜的,是激动的,是热泪盈眶的。身为一只单身二十年的单身狗,突然脱了单,这种复杂又喜悦的心情,当然是无以言表。

    被喂了这么多年的狗粮,从今往后,翻身单狗把歌唱,她终于也能喂别人了:)。

    眠眠很开心,一颗颗粉红色爱心几乎能从大眼睛里冒出来,然而通过这件事,伟大的命运之神再次向我们证明了一点:乐极,必定生悲。

    脱单成功的董小姐,她丝毫没有辜负人民群众对她的期望,也没有逃过损友们对她的蜜汁诅咒——早上三四节的管理学,她迟到了:)。

    当上课铃如同夺命丧钟一般敲响时,眠眠所在的黑色越野车才刚驰入x大的北校门。她欲哭无泪,恨不得长出双翅膀直接飞进教学楼。一面左顾右盼一面往旁边扯啊扯,她急忙忙道:“操场旁边有停车的空地,就停在那儿吧!”

    ……而且操场离第一教学楼很近,下了课就能直接跳上车飞走,她并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呢,囧。

    陆简苍垂眸,瞥了眼紧紧攥住自己袖口的纤白小手,熨烫得平滑光整的衣袖被扯得皱皱巴巴。他捏住她的下巴往上一抬,视线在那张惶惶然的小脸上扫过,眸光沉了几分,低声道:“你很怕你的老师?”

    “废话啊!”眠眠急得都快哭了,握住他的大手无比哀婉道:“你是不知道,我们学院的老师是整个学校里出了名的变态!特别严!”

    然而话音刚落她就后悔了。因为她清楚地瞅见,陆简苍清冷的眸子里,迅速掠过了一丝显而易见的不悦和阴狠。

    “你不喜欢他们?”

    低沉的嗓音,很平静,听不出半点怒意,眠眠却一秒吓尿——这只打桩精喜欢她的程度甚至有点病态,当然见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她抱怨一句只是无心之言,他该不会生出什么可怕的想法吧?尼玛……

    忖度着,她连忙改口,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我喜欢他们,老喜欢他们了!老师是园丁,我们是花朵,老师严厉是为我们好,为了我们茁壮成长!”说着连忙转移话题,指着一个空着的停车位道:“就那儿吧!”

    操场边的停车场距离一教只有五分钟的步程,为了不让打桩精惊吓到一干小清新老师同学,眠眠可谓是精打细算。然而她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陆简苍的这辆她不认识牌子的越野车,往操场边旁的露天停车场一放,根本自带bilingbiling闪光效果。

    所以,当两人大手牵小手走进教学楼后,一群暗搓搓围观多时的莘莘学子们,不约而同地掏出手机,打开美颜,比出剪刀手,拍照发说说:[吓][吓]我看到了什么?哪个好心人一下杨林涛,他家的暴力女神领了个188来学校();!这辆车起码得六位数吧!

    一个头像是蜡笔小新的同志秒赞,评论:杨林涛?上次在碧乐宫那儿表白,完了不仅没成功,还没扁成猪头的那个?他女神是谁?

    底下紧跟着回复:[微笑]杨林涛。他女神是咱们城建院著名的柔术棕带董眠眠,脚踢南山幼儿园,拳打北海敬老院,是我大城建励志培养成武术协会会长的种子人才。不谢。

    三楼:为了车,转。

    四楼:为了车,转。

    ……

    五分钟内,转发数突破三百。

    已经在校园内引起轩然大.波的董同学毫无所觉,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某人提出的抱她上楼这一建议后,她嘿咻嘿咻地爬着楼梯,到四楼之后拨通王馨印的电话:“卧槽,给姐们儿累够呛……哪个教室啊?”

    闺蜜骂了她一句,嗓门压得很低,“420,尼玛这学期都快一半了连管理学在哪个教室上都不知道!主任说两分钟后点名,赶紧死过来!”

    她忙不迭地点头,说着转头一望,看了眼身后面色沉静气定神闲的某指挥官。然后咽了口唾沫,举着小手机干巴巴地憋出几个字:“那个,老王啊,你记得给我多占一个座位……”

    “哦。”王馨印也没多想,随口道,“岑子易跟着你来蹭课?”

    “不是……”她支支吾吾,埋着头一边朝前走一边开口,声音尤其心虚:“呵,是我男朋……”

    陆简苍侧目瞥了她一眼。

    她怂了,连忙改口:“是我未婚夫……”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须臾,紧接着,闺蜜君的嗓音传出,语气很不确定:“眠眠,你还好吧?是不是不舒服,出门儿的时候脑子被驴踢了?”

    “卧槽,你才被驴踢了!”

    “到了。”一个淡淡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眠眠嘴角一抽,脖子一寸一寸地向上抬起,果然,面前的大教室里乌压压的全是攒动的人头,一个中年大叔正站在讲台上说着什么。教室门上方,赫然三个阿拉伯数字:420。

    ……尼玛,这种想掉头就跑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大爷的,迟到也就不说了吧,竟然还尼玛是全专业一起上的大课……大课……课……

    正拿着手机cos雕像,身旁的某人却已经抬手,面无表情地敲了敲门,“砰砰”。

    刹那之间,原本喧嚷的教室安静得鸦雀无声,同学们纷纷抬头,齐刷刷的视线射.向站在教室门口的两个人。

    “……”好讨厌这种世界突然安静的感觉……

    这时,讲台上的中年大叔抬起了头,厚厚的镜片往上一扶,看向那位无论是容貌气质都格外出众的年轻男人,迟疑着不解道:“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

    “老师你好,我们在这里上课。”陆简苍面色冷漠,低沉的嗓音波澜不惊,“请问可以进来么?”

    系主任愣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指了下阶梯教室的后方,“那儿有空座位。”

    “谢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