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0

    万众瞩目之下,眠眠的脑袋越埋越低,只觉脸上火烧火燎。

    她窘迫,她尴尬,她愤怒,她无语——卧槽,认识系主任也有三大三年了,过去她来上课,一旦迟到,下场无一例外,妥妥的记名字扣平时成绩四分。而此时,主任非但没有发飙,还给他们指空座位……

    眠眠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待遇差距实在太大了,她简直抑郁到变形:)。

    x大的第一教学楼位于老校区,每间教室的装修风格都是几十年前最原始的款。420这间阶梯教室,座位区域分成中部,左部,右部三大块,区域与区域之间以长长的过道隔断。而此时,由凶残系主任亲授的必修课课堂上,放眼整个大教室,用座无虚席来形容,一点儿都不夸张。

    于是,眠眠她更郁闷了——唯一的几个空座位都在最后一排,也就是说,她想要走过去,中途必须穿越两旁全是吃瓜群众的长过道。

    呵呵,之前还指望一声不响地上完课就走人,不惊动老师不惊动同学也不惊动一草一木,如今好了,一切美好的幻想都化成了阳光下的泡沫。眠眠敢肯定,用不了多久之后,他们x大的贴吧首页就会涌现出无数“寻人”、“求此男联系方式”、“啊啊我看到了男神”之类的花式花痴贴();。

    她扶额。

    ……也是心累[困][困][再见]。

    无数道视线齐刷刷地投向教室门口,没有一个人说话,整个教室非常安静,甚至连书页翻动的声响都没有。这诡异的死寂令董眠眠死的心都有了,就在这时,一只微凉的大手轻轻握住了她垂在身侧的小拳头。

    眠眠脑子里嗡嗡的,抬头看见陆简苍英俊的脸,薄唇微抿倨傲迫人。他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牵起她,迈开长腿,走向了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

    如果说,最开始看见两人同时出现的时候,520室其余三人的表情是三脸懵逼,那么当那位如孤山绝立般的大高个男神,牵起她们董眠眠的小猪蹄时,只听得“啪嗒”“啪嗒”“啪嗒”三声,520室全体成员手里厚厚的管理学课本,依次落在了地上。

    看着两人越来越近的身影,卷卷那颗拥有147高智商的脑袋瓜有点卡壳。她颤颤巍巍地伸手扶了下滑到鼻梁下端的眼镜,嗓音出口,抖得跟风中落叶似的,“千万别告诉我,这个男神要坐在我们旁边……”

    闻言,陈小鱼虎躯一阵,脖子机械地旋转六十度,看了眼身旁紧邻过道的空座位,然后干巴巴地咽了口唾沫,“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貌似,或许,确实是这样。”

    “偶买噶……”卷卷伸手扶了下额头,“距离我和这丫头上次见面,过了不到48小时,怎么感觉世界都变了。”说着,她用胳膊肘撞了下王馨印的肩,嗓门儿压得很低:“大师什么都喜欢先跟你说,什么情况?这谁啊?”

    “她的……”王馨印嘴角一阵抽搐,目瞪狗呆地盯着已经走到她们面前的一对璧人,一字一顿地吐出了猪室友口中原封不动的名词:“未、婚、夫。”

    “啪”一声,弯腰捡书的小鱼毫无防备,闻言身形一僵手指一抖,悲催的课本君再次可怜兮兮地掉到了地上。卷卷扶眼镜的右手一滑,修剪精心的指甲差点儿戳眼睛里去。

    几秒种后,三本躺地上的课本同时被一只纤细的小白手抓了起来。眠眠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将三本书往桌上一放后微微皱眉,瞪了眼已经完全石化的闺蜜,然后手一抬,往王馨印脑门儿上拍了一下,低声道:“看什么呢?往里面挪,赶紧的!”

    这道声音犹如当头棒喝,瞬间令520室的三人回过了神。

    定格的画面开始运动,滞留的空气开始流通,安静的世界总算多了一丢丢声响。王馨印捂着嘴干咳了两声,连忙往里头挪了两个座位,妆容精心的容颜上挤出个干笑,呵呵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座位空了出来,眠眠立即放下小包包弯腰坐下,往里头挪了挪。随后,她抬眼往前方扫了一遭,只见所有人的目光仍旧整齐划一地看着他们所在的方向。

    “……”脖子扭成这样了还在看,也不怕得颈椎病:)。

    眠眠又囧又无语,连忙伸出小手拉拉身边男人的袖子,很小声地催促道:“陆先生,快坐下。”边说边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一双大眼睛亮亮的:“这里这里,挨着我呢。”

    ……你再不坐下,同学们这节课真的没法儿上了==……

    陆简苍点了点头,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他本就高大,长椅上的座位空隙瞬间被填得满满当当,眠眠担心他坐得不舒服,连忙再往里头挪了挪,整个人几乎贴在了闺蜜同志的身上。

    王馨印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举起课本随便翻了一页,挡住半张脸,声音压得很低:“董大师,别怪姐们儿事先没提醒你,这件事你要是不交代得清清楚楚,咱们满清十大酷刑伺候。”

    眠眠被呛了一下,同样举起课本竖得高高的,小声答道:“我真不是成心瞒你们,情况hin复杂,三言两语并不能说清楚();。不如今天晚上你请我搓一顿,我组织一下语言,跟兄弟们娓娓道来……”

    话还没说完,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就从她细细的小腰杆上环了过去,眠眠怔了下,然后就被陆简苍搂了过去。低沉清冷的嗓音响起,淡淡道:“过来,你挤到别人了。”

    他的手臂牢牢地搂住她的腰,微凉的大掌轻轻贴在她小腹的位置。狭小的空间里,她被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完全笼罩,整个人顿时羞得脸都红了,低着嗓子小声道:“可是这样……会挤到你。”

    这话不知怎么被卷卷听了去,她愣了下,然后十分诚恳地道:“对啊这位先生,你们这样很挤啊。你让眠眠坐过来点,我们个子小,没关系的……唔!”

    王馨印简直要给这个一根筋的学霸跪了,她面上维持着笑容,做了美甲的纤纤玉指却在课桌底下狠狠拧了一把卷卷的手臂,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丫是不是傻?给我闭嘴。”果然是这辈子都没谈过恋爱的,这点儿情趣都不懂!

    眠眠脸皮子一阵抽搐,接着就看见闺蜜君摆出一副十分关切的表情,伸手在卷卷的背上拍啊拍,“怎么了卷?是不是磕着桌脚了?怎么这么不当心呢。”

    “……”有没有筷子,她想把这几只丢人现眼的东西直接夹出去:)。

    室友们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看得董眠眠有些窘迫又有点愧疚。她清了清嗓子,转头看了眼陆简苍英俊沉静的脸庞,这才鼓起十二万分勇气,很郑重地开口:“那个,呃,我还是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话音落地,520室其余三人顿时脸色骤僵,0,1秒后,纷纷下意识地理了理头发挺了挺腰杆,在座位上坐得极其端正。

    眠眠额角一行黑线,干咳两声后,她飞快地扫了眼讲台上疑似正在翻点名册的系主任,接着身子微侧,细细的指尖依次从室友们身上指过去,“这是陈小鱼,这是于娟子,哦,平时我们都叫她卷卷。”最后介绍身旁的闺蜜,“这是王馨印,我一般叫她隔壁老王。”

    陆简苍嘴角勾起一丝疏离的微笑,沉声道,“你们好,我是眠眠的未婚夫,陆简苍。”

    三人虎躯一震,异口同声地说了四个字:“陆先生好!”

    “……”卧槽,这种首长检阅士兵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otz。

    就在这时,教室正前方传来了一阵打扫喉咙的声响。眠眠举目一瞧,看见系主任正在调试扩音器,时不时还有电流的杂音从里头飘出来。几分钟后,系主任大叔拿起了桌上的点名册,镜片后的目光环顾四周一圈儿,然后道:“嗯,我们开始点名,几个班的学习委员记录一下,课间的时候把没来的同学名单报给我,我们要进行人性化的严肃处理。”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

    系主任这番话,非常有效地将全教室的注意力从最后一排给拉回到了自己身上。点名工作井井有条地展开,从工管一班开始,按照花名册的顺序依次点到。

    “杜金城。”

    “到——”

    “李思雨。”

    “到。”

    ……

    从古至今,古今中外,课堂上老师和学生永远都在两个频道。比如说,小学时,老师在讲台上讲司马光砸缸,你躲在桌子底下吃辣条。中学时,老师在讲台上讲勾三股四弦五,你躲在桌子底下玩儿手机。又比如说,现在。

    系主任正在讲台上点名,所有的工管dog们却都在窃窃私语();。

    “唉,谁知道最后一排的那个学长是哪个学院的?以前怎么没见过?”这是女生a。

    “可能是研究生学院那边的?”女生b暗搓搓地朝后面瞄了一眼,“你们不懂,这种钻石级别的男人全身自带闪光灯,如果是这个校区的,我们没理由不知道。”

    女生c疑惑地挠了挠脑门儿,“那个大帅哥看起来挺年轻,但老实说,我觉得他不像学生。”

    前排的男同胞往后一瞥,投去一记相当鄙夷的眼神:“讨论这些有意义么?没看人家是陪董眠眠来的,无聊。”

    众女同胞默,几秒种后,一个满头酒红色波浪卷的漂亮美人叹了口气,酸溜溜道:“那丫头平时凶得跟个母夜叉一样,看不出来,还挺有一套嘛。能泡到这种极品,看来改天得去请教请教。”

    整个阶梯教室划分成了几十个小团体,三五成群,窃窃私语,系主任在上头唾沫横飞,学生们在底下叽叽喳喳。而处于舆论中心地带的最后一排,却被完全地隔绝开,成了万千八卦海洋中的一股清流。

    得知再过一周就是半期考试,一贯视学习为身外之物的学渣眠慌了神,连忙借了卷卷的课本勾画重点。正认认真真地画啊画,忽地,扩音器里系主任洪钟一般的嗓门儿传了出来:“抽个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说着,似乎是在低头看花名册,然后借着道,“嗯,董眠眠,请假三次旷课一次,很有挂科的危险啊。就你吧。”

    “……”抽问就抽问,后面那几句补充说明是个什么鬼?主任,多大仇,你特么要在陆简苍面前这样啪啪啪打她的脸……

    眠眠简直想跪下来唱征服了。

    好不容易从焦点位置抽离出去的最后一排,再度沦为重灾区。顶着一道道或羡慕或嫉妒或同情或看好戏的目光,她捏了捏眉心,伸手轻轻将环在自己腰上的大手移开,然后用堪比蜗牛的速度缓缓站起,压着嗓子低声道:“他刚才问的什么?”

    室友们抬眼,一双双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比她还茫然。

    董眠眠扶额,暗骂了一句流年不利,一道嗓音却从身旁传来,低沉而平稳,音量不大,却字字清晰有力,“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自尊需要,自我实现想要。”

    “……”what?

    她小脸上木呆呆的,转过头朝旁边望过去,看见陆简苍俊美如画的脸上,一双黑如幽潭的眸子正看着她,视线清明而平静。她有点蒙,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不由道:“什么?”

    “就这样回答。”温和而低柔的声音,语气淡漠却坚定,听不出任何情绪。

    眠眠一怔,这时主任大叔似乎等得不耐烦了,蹙眉催促道:“你刚才在听课么?知道我的问题是什么么?”

    她心里惶惶的,听见陆简苍在耳畔淡淡道:“马斯洛层次需要理论的五个层次。”然后她硬着头皮原封不动地说了出来。

    系主任挑剔的目光审度着她,“嗯。哪五个?”

    董眠眠长吁一口气,回忆了一下刚才从陆简苍口中听到的几个需要,结结巴巴地复述了一遍。

    话音落地,系主任大叔微微点头,不再为难她,“坐下吧。以后不要旷课,也不要总是请假。”说着一顿,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她身边的位置,然后才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这间教室是我专门跟学校申请的,咱们专业的大课如果到齐,刚好能把这间教室坐满。今天是个例外,以后,请其它专业的同学体谅一下。如果已经提交了选修申请,我会在教务网上帮你退掉();。”

    这时前排几个男生笑了起来,很好心地解释了一句:“主任,人家是陪女朋友来上课的,不是选修。”

    “陪上课?”系主任皱着眉头抚了抚镜片,然后摇摇头继续翻书,“现在的年轻人谈个恋爱,花样还不少。”

    整个教室静默了几秒钟,然后哄堂大笑。

    眠眠嘴角一抽,内心的囧囧之气越升越高,然后突破天灵盖直冲霄汉。伴随着阵阵笑声,她弯腰重新坐回了座位,内心羞涩与窘迫的情绪相交织。侧目悄悄朝身边观望了一眼,只见陆简苍仍旧沉默地坐在原处,对周围戏谑的笑声人声充耳不闻,容颜清冷,整个人显得异常孤远。

    她微微蹙眉。

    他的性格向来安静,陪她来学校,单纯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这种笑闹对她来说是常态,但是他……应该不喜欢吧。

    忖度着,她忽然有点心疼,压着嗓子解释道:“陆先生,他们没有恶意,就是单纯开玩笑,闹着玩儿的。”

    这时他也转过头看她,拥挤的座位使两人的距离本就很近,他鼻腔里呼出丝丝凉气,羽毛一般拂过她额角的碎发。她心尖发颤,感觉到搂住自己腰身的手臂微微收紧,然后,她听见他低低嗯了一声,幽深的眼底浮起一丝浅淡的笑意。

    “这是你的生活。”低柔的嗓音响起,悦耳醇厚,“很好。”

    “……”看错了吗……为什么觉得,这个男人笑得这么,乖巧?

    他看她的眼神又变得专注而炽热,眠眠脸上滚烫一片,连忙转过头,生怕这个打桩精在众目睽睽之下干出什么令她羞裂宇宙的事。这时旁边传来一道声音,语气好奇又诧异,是王馨印的,“陆先生刚才在听主任讲课?”

    眠眠闻言怔了下,连忙也惊诧兮兮地看向他——对啊,她也觉得很奇怪,这种枯燥的课程乏味的课程和古板的授课方式,他竟然也能听得进去……果然是军人才有的超强自制力otz。

    不料陆简苍却微微摇头,“恰好听见。”

    520室众人:“……”

    呵呵,恰好听见你还答得这么遛,秀智商吗:)。

    眠眠无语了,翻开课本继续划重点,勾着勾着觉得无聊,于是便拿出手机戳开微博,有一搭没一搭地浏览热搜。蓦地,她脸色一变想起了什么,转过头,一双晶亮的眸子定定地看向身旁的男人。

    他的手指在她腰背的部位轻柔地抚摩着,“有事?”

    “……”她对这种亲昵的触碰几乎都习惯了,顿了下,指尖微动锁上手机屏幕,然后在心里斟词酌句组织语言,低声道:“之前,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微博?”那次的质问实在令人记忆犹新,她很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对她还很冷漠,语气冰冷地问她:是不是叫二荆条==。

    陆简苍凝视着她,眼神专注,清冷的黑色瞳孔异常地幽深。

    眠眠被他盯得越来越紧张,下意识地往旁边瑟缩了下,却被他牢牢地禁锢在只属于他的空间里。片刻之后,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他低沉清冷的嗓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在泰国见到你之后,我来到中国b市,知道了那个社交软件。”

    “……”你这抓的是个毛线重点,谁关心你什么时候知道新浪爸爸的微博:)。

    他的回答完全没在点子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眠眠耳根子发红,小脸上红彤彤的,继续道:“不是啊。我是说,你为什么要……要专门去看我的微博?”

    粗粝的指腹在她柔细白嫩的掌心上轻轻摩挲,他的声音很低,有些莫名的微哑,“因为有很多你的照片();。很白,很美,可爱。”

    照片?

    眠眠滞了下,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愣了会儿后反应过来,觉得他指的应该是,她的自、拍。大部分都是愚蠢的剪刀手,要么嘟嘴卖萌,要么高冷装x,很白也就不说了,她本来肤色就白,他又对白色格外钟情,有这句称赞也不足为奇。

    但是,很美,很可爱??

    ……这盲目の爱果然是情和义,值千金,比天高,比海深……

    内心暗搓搓地鄙视了会儿指挥官清奇的审美,眠眠嘴角一弯,甜甜的微笑不自觉地挂上脸颊。

    周围的空气中全是恋爱的酸臭味,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520室三只,遭受的暴击伤害几乎只能以吨位来计。望着身旁格外恩爱的某人和某人她老公,猝不及防被喂了满嘴狗粮的三人,内心感受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生无可恋。

    ……尼玛,这么旁若无人地秀恩爱真的大丈夫?这碗狗粮实在太虐了,简直分分钟想一脚踹翻好么?

    于是乎,三四节的管理学就在无数粉红泡泡炸弹的攻击中,过去了。

    下课铃响的前几秒,眠眠就跟室友们打了招呼,铃声响起的瞬间,她便一手拎包包,一手拉打桩精,眼观鼻鼻观心,催眠自己那些不是同学是萝卜,不是同学是萝卜,穿越过重重人潮飞奔出教室。

    下课的十分钟是教学楼区域人流最多的时段,眠眠精打细算了好久,最终确定了一条完美的遁走路线:出教室之后走小楼梯,绕开一教大厅,然后从网球场后面的小路绕出去,来到操场旁的停车空地。

    既不算绕路,又最大限度地避开了人潮,嗯,完美,她真是个天才o(≧v≦)o。

    然而世事难料。

    当眠眠和她家打桩精大手拉小手,下了楼梯准备绕过一教大厅时,一声极其凄厉又哀怨的男声突兀乍起,“眠眠!”

    眠眠脚下的步子蓦地顿住——这嗓门儿,怎么这么熟悉?

    她漂亮的两道小眉毛拧起一个结,探首探脑往大厅的方向扫过去,回忆着在哪儿听过这个声音。

    而伴随着那道震耳欲聋的喊声,往来的人潮大军纷纷停滞,很快,人越来越多,偌大的大厅竟然变得水泄不通。

    眼看着黑压压的人群,董眠眠嘴角一抽,一点儿上前去察看的心情都没有了,正打算拖着陆简苍往外走,从后头赶上来的王馨印却抖着脸皮蹦出一句话:“我靠,上回在碧乐宫那儿被教训得那么惨,还来?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眠眠一滞,眉头越皱越紧:“谁?你认识?”

    “废话……”卷卷正要脱口而出,余光里却瞥见那抹笔挺高大的身影,顿时哽住,重新换了一个更委婉的说法:“眠眠,你也知道,咱们学校里肖想你的莺莺燕燕可不少。上回在碧乐宫那儿念诗的那个川普哥你还记得么?是经管学院三年级的,叫杨林涛。”

    心头顿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她扶额,手指头颤颤巍巍往大厅的方向指了指,“……别告诉我这就是那个姓杨的。”

    室友们很同情地点头,“对啊对啊。”

    “……”大爷的,心理变态么?表现*这么强,简直是一朵盛开的奇葩啊卧槽……

    一阵凉悠悠的风吹过来,眠眠有点凌乱,犹豫着是现在过去把川普哥打一顿,还是先把打桩精诓上车,再把川普哥打一顿();。就在这时,低柔平静的嗓音却冷不丁响起,“爱慕你?”

    这三个字很轻,语气也很柔和,没有一丝一毫生气的征兆。然而她早已见识过这个男人的阴沉莫测,只觉得心头微惊。

    “我们走吧,不用理……”

    “去看看。”陆简苍淡淡道。

    “……”

    他已经做了决定,眠眠知道,再多说也无益了。她不大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任由他带着,往人头攒动的大厅方向走去。

    人很多,几乎堆积成了几片人墙,而被人潮包围在正中的空地上,一个清瘦的高个子年轻男人站立着,肤色白净,眉眼清秀,手捧大束妖艳的蓝色妖姬。周围的人无一不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也有不少人开始掏出手机拍照。

    “杨林涛?”有人诧异地低语,“这是干什么?又要跟他女神表白?”

    “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董眠眠,这还用说么?估计是被校会主席的那条说说给炸出来了,他女神今天领了一个男人来学校,可能……受刺激了吧。”

    蓦地,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突兀响起,“找她有什么事么?”

    周围分明嘈杂,这道声音并不大,却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膜。人群不约而同地回头,然后往两旁分散开,自发地让出一条通道。

    一个极其高大的男人缓步走来,普通的一件浅灰色衬衣,黑色长裤,在他身上却有种异样的英挺。光线投落在那张五官立体深邃的面容上,他唇角勾着一丝清淡的笑,眼中神色却冷如霜雪。一旁,一个娇小白皙的女孩儿顺从地跟在身后,和男人一起走了过来。

    众人明显一怔,脑子里划过四个字:一对璧人。

    眠眠死的心都有了。

    ……她想低调,最终却还是只能最牛b的炫耀……尼玛。

    看着逐渐走近的两个人,杨林涛的目光却只定定地落在董眠眠身上,他目光澄澈而认真,声音出口甚至有些激动的颤音,“董眠眠同学,你好,这是我第一次向你正式介绍……”

    然而话音未落便被硬生生打断。

    陆简苍脸色愈发的冷,嗓音低得几乎森冷,“她不认识你,也不需要认识你。”

    “……”杨林涛面上的笑容骤然僵住,他眉头皱紧,看向站在她身旁的高大男人,语调中全是恼意:“我在和她说话,你是谁,凭什么管?”

    眠眠几乎被这句话吓得脸都白了,她有些惶然,虽然地这个貌似脑子有问题的川普哥没有好感,但也没讨厌到见死不救的地步。她敢肯定,如果自己不阻止这番交谈,那么后果一定会不堪设想。

    “其实……”

    “我凭什么?”陆简苍淡淡的嗓音传来,很随意的一句反问。

    她抿了抿唇,紧接着,他的嗓音轻柔而缓慢地响起,朝她道:“眠眠,告诉他们。”

    眠眠的心脏狂跳不止,她呼吸吃紧,抬眼看过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张张惊诧好奇的面孔走马灯一般从眼前掠过,又都变得很不真实,全世界仿佛都模糊了些许,只有陆简苍沉静英俊的容颜格外清晰。

    几秒钟的沉默之后,她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蓦地下巴一紧,他微凉的唇已经重重吻了上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