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3

    说起这段日子的遭遇,刘哥可谓是满肚子的苦水无处倒,满腔的怒火没处撒。据说,那帮疑似周家的杀手是在一周之前就盯上他的,“你们是不知道。我去超市,他们跟着我,我去公司,他们跟着我,我连买个菜都总觉得有人在偷窥。刚好那几天,我们小区里出了个专门偷男士内裤的色.魔,把老子吓够呛,以为要晚菊不保了。”

    刘彦咬牙切齿骂骂咧咧的,将手里的棉签狠狠往垃圾桶里扔。

    这下用力过猛,细细的棉签直接落到了董眠眠的脚边。她嘴角一抽,内心对刘哥的同情指数再度攀升了一个百分点:可怜,年纪一大把的单身狗,不仅要时时提防被杀手咔擦,还要提防被变态骚扰,真是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捡起棉签扔进垃圾桶,眠眠十分端庄地叹了一声气,用很宽慰的口吻道:“摸摸头。那伙人跟着你,十有八.九是想通过你找到那个闪存器。”边说边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黑亮的大眼睛微微眯起,认真地疏理,“先是跟踪尾随,发现没结果,于是就狗急跳墙直接找你要,你拿不出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灭了你的口。”

    嗯,没错,肯定是这样,她真是个天才o(≧v≦)o。

    刘彦臭着脸微微点头,伸手在医药箱里翻腾了会儿,取出支消炎的外用药膏,挤出来小心翼翼地往腿伤上抹,冷笑道:“我估摸着吧,那个闪存器里头肯定就是周三少的大把柄,否则他没理由那么紧张();。”

    “现在看来,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要么找到那个闪存器,要么直接去问宁馨。”眠眠说着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儿忙忙站起来,一面往厨房走一面问道,“对了刘哥,现在宁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眠眠的爷爷是风水大拿,通常情况下,越有逼格的老人越爱喝茶,所以眠眠家最不缺的就是好茶叶。她在摆满整个玻璃柜的茶叶盒子里选了半天,最后拿出一袋洞庭碧螺春,挖出三勺放进茶杯,然后用开水一冲,便见片片青色在里头上下浮动翻飞。

    客厅里传来刘彦的声音,语气明显有些压抑,他说:“宁姐昏迷,医院那边怀疑她体内有神经毒素,具体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然后停顿了下,又道,“上回那件事之后,我已经跟警.方联系了,他们派了人24小时守着宁姐,确保她的安全。”

    眠眠将三杯滚烫的茶杯端了出去,秦萧见了脸色大变,连忙上前接过来,眉头微蹙:“小姐不用对我们这么客气。”

    “没事儿,在这儿你们是客人,应该的。”她笑了笑,然后注意力便集中到了刘彦的那番话上,秀丽的眉宇间神色有些凝重,迟疑道:“可是刘哥,据我所知,周家虽然一直在x城,但说到财力势力,全中国能媲美的也没几家。如果真是周秦光想要宁姐死,你确定那几个警.察有铲铲用?”

    这个世道,有钱有势就等于有了一切。因为董老爷子的关系,眠眠打小见识的豪门世家也不少。当然,富二代里头不乏风度翩翩的绅士,然而剥开光鲜亮丽的外表,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恃强凌弱的一路货色,就算闹出人命,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能用钱和关系摁平的“小事”。

    “那不然呢?咱们都是小老百姓,真和周家对着干?周秦光是什么人,在x城跺跺脚,天都得变色,白的吃黑的也吃,谁惹得起那位爷。”刘彦翻了个白眼,愤然道,“当初知道宁姐和周秦光在一起,我还劝了半天,结果那个大姐一门心思要进周家的门,什么都不进去……算了不说宁姐了,这个节骨眼儿,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吧。”

    一番话说下来口渴,刘彦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几口,眼珠子一转琢磨了会儿,接着抬起头,朝董眠眠腆着脸挤出个笑来,“大师……”

    “……”叫人就叫人吧,声音忽然这么酥媚入骨干什么?好端端的严肃悬疑画风简直秒破好么!

    眠眠一阵恶寒,两条白生生的小胳膊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望着那大伤小伤各种伤并且布贴满邦迪的大方脸,以及那双闪闪发光的单眼皮眸子,她扶额,忍住给那厮一巴掌的冲动道:“干什么?”

    刘彦眨了眨眼睛,也不说话,只是向她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无比真诚的笑容,然后站起身,一瘸一拐地朝眠眠走了过去。然而在距离她还有两步远的位置,秦萧手臂一拦就挡在了他面前,脸色和声音都很冷:“刘先生,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我们听力都很好。”

    “……”刘彦脸色一僵,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大丽花,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把玩金属打火机的白种男人,最后十分明智地认了怂。他干咳了两声重新落座,两只手掌无意识地交叠搓动,支支吾吾道:“其、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单纯想问董大师一件事。”

    “问我?”眠眠狐疑地蹙眉,视线在刘彦颇是忐忑的面容上扫一圈儿,“什么事?”

    刘哥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又清了清嗓子,这才继续道:“那个……呵,之前在巷子里的时候我都看见了。”他讪笑着抬起手,飞快地指了下秦萧又收回来,扯着嘴角含混不清地道,“这个姐姐手上,不是有枪么。”

    之前在暗巷里救人,大丽花在情急之下对那些杀手进行了射击,刘彦当时就在现场,看到她的□□也很正常。眠眠也没多想,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嘿嘿嘿……”

    “……”嘿你大爷的腿儿啊:)();。

    眠眠扶额,相当头疼地憋出一句话来:“刘哥,直接说人话吧。”像你这种长相类型的男同胞请谨慎注意自己的表情和言行好么?否则一不留神就能突破猥琐的极限好么?

    “哦。”

    刘彦别过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十分郑重地开口,道,“董大师,咱们今儿个也算有过命的交情了吧。”说着,他在秦萧和赌鬼身上飞快地瞄了一眼,嗓门儿骤然压低几分:“我是混娱乐圈儿的,阅人无数,你这俩朋友是个什么来头,你哥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眠眠瞬间无语了,心道你看出来个巴拉拉,然而面上却还是维持着很礼貌的笑容,呵呵道:“是么?”

    “那可不。”蓦地,刘彦的表情变得很雀跃,很激动,很慷慨激昂,他兴冲冲道:“听说你也成天被周秦光的人追着砍。老实说,这哥们儿和姐们儿是你专门花钱请来的吧?保护你的安全,是吧?”

    后面那句话倒是猜对了,可前面半截是什么鬼?她皱眉,刚才的几个小时里得知了太多重磅消息,她的神经有点衰弱,没什么精力应付这个2b兮兮的助理大哥,只好有气无力道:“刘哥你问这个做什么?”

    见她不反驳,刘彦以为自己说对了,顿时一拍大腿道:“哎呀,我这辈子最欣赏身手好,枪法也好的人。”说着眨巴眨巴眼睛,朝董眠眠抛了个媚眼:“大师,哪个保镖公司请的啊?赶紧把电话给我,就靠这个救命了!”

    五分钟后,浑身是伤的刘助理被赌鬼单手拎着扔进了一个房间。

    董眠眠一脸担忧地站在门外观望,忧心忡忡的语气:“唉,他身上还有伤呢,老这样扔来扔去的,会不会太残忍了?”然后就听见一个重物落地的闷响,“bong”,紧接着是刘彦的鬼叫传出:“卧槽!你特么能不能轻一点儿!老子这是人胳膊,不是猪蹄!”

    几秒种后,又一阵闷响传出,整个黑漆漆的小房间就归于一片祥和了。

    赌鬼神色淡然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顺手关上房门,视线掠过已经目瞪狗呆的眠眠,落在面无表情的秦萧脸上。点点头,十分风轻云淡的口吻:“打晕了,不会再吵。”

    处理完如苍蝇一般聒噪不休的刘唐僧,眠眠觉得整个屋子都亮堂了几分,空气清新,世界美好。

    由于要来小住,赌鬼和秦萧都是带了行礼的。眠眠站在客厅里琢磨了好一会儿,最终替两个eo小伙伴安排好了房间——秦萧住岑子易之前的屋,赌鬼住爷爷的屋,老岑和小萝卜头挤一个屋,至于暂时睡在贺楠房间里的刘唐僧,客厅的沙发是他的归宿:)。

    安排好房间之后,赌鬼和秦萧便将各自的行李拎进了房间。眠眠倚在房间门口啃苹果,大眼眸子一扫,注意到除了行李箱之外,两人手上还各自拎着一个黑色旅行袋,沉甸甸的,不知道装的什么。正好奇地观望着,赌鬼手里的袋子拉链却被什么勾住了,直接拉开了一道口。

    “哐当”一声,一把漆黑的金属步.枪落了出来,重重砸在深棕色的地板上。

    眠眠一秒石化,手里的小苹果也跟着砸在了地上,咕噜咕噜滚到了一边儿。

    两个大口袋里装的全是军火?我勒个去,这要是哪天遇到个查水表的,把这些东西翻出来,那她下辈子估计只能蹲在班房里密西窝窝头了:)……

    赌鬼似乎有些尴尬,摸了摸高挺的鼻尖,弯腰将步.枪捡起来重新装回袋子里,然后又顺手把苹果捡起来给她递过去,耸了耸肩,“刚才挂住了。”

    “……哦。”眠眠僵硬地点了点头,接过苹果,随之便看见赌鬼神色自若地转身,进了房间。她咬了咬唇,迟疑了半天后还是一点一点地挪到了他的卧室门口,干笑着道:“……呃,那个,我家有个小朋友,这会儿上学去了还没回家();。赌鬼先生,麻烦您把您的包……放得稍微隐秘一点。”

    赌鬼挑了挑眉,漂亮的银灰色眸子抬起来看她,然后勾起个吊儿郎当的笑容,“小姐放心,大丽花之前就提醒过我。我们带这些东西只是为了应付特殊情况,保证不会吓到你的家人。”

    达成共识之后,董眠眠把落在地上的苹果洗了一遍,然后就叼在嘴里回了房间,打开电脑进入百度,开始铺天盖地地浏览关于x城周家父子的消息。

    “周氏集团加速中国旅游产业的发展”……

    “周氏集团收购国内数十家中型企业”……

    “周氏集团公子miuc约会名模,出手阔绰豪掷千金”……

    ……

    眠眠捏了捏眉心,关上电脑躺上床,一双大眼睛木呆呆地瞪着天花板,认真疏理今天听到的所有事。想了一会儿觉得头疼,索性拿出手机玩儿游戏,保卫了一会儿萝卜,又把今天的奇迹暖暖签好到,她眨了眨眼睛,嫩嫩的小指头戳开通话记录。

    唔,虽然打桩精的号码是很早之前就有了的,但由于以前,她对他一直怀抱退避三舍的念头,所以通话记录中,那个号码仍旧只是一串冷冰冰的数字,在其它或亲昵或恶搞的备注名中显得十分突兀。

    她抿着唇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在姓名那一栏当当当敲下几个字:打桩机成精的指挥官~。

    录入备注后,眠眠眨了眨大眼睛,脸蛋红扑扑的,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实在没忍住,开始输入短信内容:

    “〒▽〒才分开几个小时就有点想你了啊,可以早点回来吗?”输完后觉得有点矫揉造作蛮不讲理,于是删掉删掉。

    “索马里那边貌似有海盗啊(⊙_⊙)!”输完后觉得太愚蠢,删掉删掉。

    “在丛林作战很危险吧?/(tot)/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来哦,不能缺胳膊也不能断腿,头发丝都不能少一根。”……==删掉。

    一连重新输了几条信息都觉得不好,眠眠烦躁地抓了抓乱蓬蓬的鸡窝头,捧着小手机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儿,最后终于又录入了一句话:(≧3≦)。然后小心翼翼地,摁下了发送键。

    信息发送完,眠眠屏息凝神,目光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然而一等等了十来分钟,对话框里却始终只有她发出的对话泡泡。她有点失望,转念想到陆简苍现在应该在赶往索马里的路上,所以才没空看她的信息吧╮(╯。╰)╭。

    忖度着,眠眠将手机放到一旁,忽觉困意袭来,于是闭上眼睡了过去。

    六点左右,岑子易回家。

    眠眠午觉睡得不深,听见开门的声音便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走出卧室,打眼一瞧,看见他手里异常丰硕的战果,不禁惊喜的挑眉,笑容满面道,“不错啊老岑,够哥们儿,今天的晚餐就看你表演啦!”

    然而令眠眠意外的是,岑子易的反应很冷淡。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听她说完也不搭理她,只径自提起蔬菜和肉进了厨房。她愣了下,三两步追上去,面前的厨房推拉门却已经“哐”一声合上了,差点儿碰到她鼻子。

    “……”抽什么风……

    她抬起小手挠了挠脑门儿,一脸懵逼。

    七点半左右,老董家的小初中生下晚自习回来了。眠眠正在摆碗筷,听见敲门声后上前开门,穿着校服的白净男生哭丧着脸立在外头,乌黑的眸子微抬,看见她后吸了吸鼻子,万分凄凉地喊出两个字:“眠眠……”

    董眠眠脸皮子都开始抽搐了,她干笑着往后让开两步,心道今天这是撞了什么鬼,家里一大一小的这两只,是不是都中邪了==……

    贺楠蔫头耷脑地换拖鞋,眠眠连看了他好几眼,终于试探道:“怎么了这是?作文又是十分?默写又全错?语文又没及格?”

    听她说完,萝卜头原本阴云密布的小脸更黑了();。他瞥了她一眼,“你怎么这么在意成绩啊?像你们这种人,一点儿都不关心我的身心健康!”

    身、心、健康?

    眠眠认真思索了一下这四个字,反应过来后差点儿被口水呛死,瞪大了眸子道:“萝卜头,你还这么小就要出柜了啊?”

    “滚滚滚,什么乱七八糟的。”贺楠一脸嫌弃,绕开她就往客厅的方向走,“以你的智力水平,我们很难交……”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动画片金刚葫芦娃的第二部,里头的蛇精正吆喝着蝎子精帮猪二娃。一阵阵激昂的打斗声此起彼伏,而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外形十分出众的青年男女。他们目光专注,面容冷漠地……看着动画片。

    “……流。”惊呆的萝卜头干巴巴地咽了口唾沫,把刚才那句说完整了。

    听见了响动,大丽花和赌鬼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客厅入口处的少年身上。审度了一阵后,赌鬼压着嗓子说了一句话:“这就是小姐的弟弟。”然后一顿,疑惑地补充了一句:“中国的中学生放学这么晚么?”

    秦萧看贺楠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同情,低声解释道:“你不懂。听说,他们平时的作业会写到晚上12点。”

    “oh,天哪。”赌鬼一脸感叹,“原来每年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上,经常获奖的就是这些家伙。”

    两位身经百战铁血沙场的佣军精英,十分淡定地谈论着一个小初中生的八卦。就在这时,眠眠过来给几人互相介绍,萝卜头一脸的云里雾里回不过神,直到进房间的时候都还在自言自语地念叨:“r?我靠,董眠眠为了给我补英语真是丧心病狂……”

    岑子易臭着脸,贺楠心情不好,刘彦还在昏睡,eo的两个佣兵同志也维持着一贯的高冷,整顿丰盛的晚餐吃下来,眠眠只觉得味同嚼蜡,特么的尴尬癌都要发作了……

    老岑一直不和她说话,董眠眠心中毛毛的,吃完晚餐之后主动请命洗碗和打扫厨房。她讪笑着一面收碗筷一面道:“老岑,辛苦了,辛苦了。你歇着,我来收拾。”

    岑子易瞥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起回房间了。

    董眠眠:“……”

    怀抱着一种十分不解又困惑的心情,当天晚上,眠眠同学暗搓搓地敲响了萝卜头的房间门。砰砰砰几声之后,贺楠打着哈欠过来开门,满脸无语道:“大晚上的不睡觉,披头散发到处窜,你装鬼呢?”

    眠眠干笑着给萝卜头塞了一张毛大.爷,然后探着脑袋往里头张望了一番,“岑子易呢?把他叫出来,我有话要问他。”

    贺楠捻了下手里的红票儿,朝她飞了个眼神,“等着。”说完就转身进了房间。

    大约两分钟后,贺楠去而复返,朝她摊了摊手,“子易说他睡着了,没办法和你聊天,让你找你的188去。”然后顿了下,疑惑地挠挠头,“眠眠,什么是188啊?”

    “……”#¥%……

    呵呵,原来是生气自己谈了朋友没上报吗……

    眠眠闭上眸子捏了捏眉心,挥挥小手飘进了自己屋();。躺上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给王馨印发了个消息:[炸弹][炸弹][刀][刀]王馨印,你的大嘴巴子能不能消停点儿?什么事儿都跟岑子易说,你丫暗恋他啊!

    xx大晚上11点就要断电,所以睡觉之前,玩儿手机是莘莘学子们唯一的选择。于是,王馨印的回复很快就过来了:[疑惑]什么跟岑子易说?我咋了?[吓]

    眠眠:[微笑]还跟老子装蒜呢?你是不是陆简苍陪我上课的事告诉老岑了!

    对话框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讲话,几秒种后,一天语音发了过来。她戳开一听,只闻闺蜜君道:“大师别逗,你和你男人的照片都在贴吧首页置顶加精了,岑子易那个网虫,还用我通风报信么?愚昧!”

    贴……吧?卧槽!

    董眠眠惊呆了,连忙关了微信打开贴吧客户端,在众多“风水吧”“内涵图吧”“内涵段子吧”“网红吧”等诸多名称里翻了一大转,终于在最底下找到了“xx大学”。她瞪大了眸子屏息凝神,颤颤巍巍地点了进去。

    垂眸,果然,一条飘红的加精贴位于众多帖子之上,仅次于吧务发出的“吧规须知”。

    标题:不说话,只放图。

    戳进去,主楼按照惯例是一张镇楼图:画面中,高大挺拔的男人紧紧搂着一个娇小白皙的女孩儿,角度有些偏差,男人的侧脸看不大清楚,只能看见女孩儿惊恐地瞪大眼,两人的嘴唇严丝密缝地贴合着。

    竟然,是她和陆简苍的,接……吻……照……

    照片底下还有个小小的水印:x大青年信息中心新媒部摄

    “……”

    尼玛,还特么是官方组织拍的照……大爷的,现在的学生干部日常生活到底是多闲啊啊啊(╯‵□′)╯︵┻━┻。

    只浏览了两秒,眠眠就把页面关了,完全没有勇气去瞄底下长达四十多页的评论。惶惶不定了几分钟,王馨印再次发来一个语音:“看完了么?恭喜啊大师,彻底火了!”

    “……”火你仙人。

    她翻了个白眼,正打算联系让王馨印帮着联系吧主□□,微博里却显示了一个陌生号的私信。她蹙眉,见发信人叫“超级红人节”,点进去,发现发送时间是下午的时候,文字内容:董眠眠女士,您好,我们是第三届网络超级红人节主办发,现诚挚邀请您出席x月x号在世纪豪绅大酒店举办的第三届网络超级红人节。

    网络超级红人节?

    这个节眠眠知道,是由新浪微博主办,其它各大企业或平台出资,兴起的一场网红盛事。已经连续举办了两届,前两年的反响很好,能出席这个活动的网络红人都有超高人气,在红人节上获了奖的网红,通常都能较好地从网络艺人正式过度为艺人。

    ……超级红人节,邀请她?

    ?因为那个粉丝几十万的……二荆条神棍账号?什么时候红人节的门槛变得这么低了,这也太突然了……

    眠眠惊呆了,盯着手机眉头紧蹙。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拨了过来,屏幕闪动,来电显示:打桩机成精的指挥官~

    她一滞,连忙跳下床,光着脚丫子跑到窗边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滑开接听键,“喂……陆先生?”

    距离太长,很长一段时间的延迟之后,听筒里传出了一个低沉微哑的嗓音,带着几丝隐约的疲惫,几不可察。他问:“想我了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