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6

    事实证明,陆老大就是陆老大,能如此自然地在“禁欲系高冷男神”和“打桩机成的老妖精”之间随意切换,这技能简直逆天,也是没sei了。

    眠眠满脑门儿都是黑线,爆粗口的心都有了——刚才的情景不应该很温馨么?按照正常的电视剧或者言情小说套路,他不应该深情款款地抱抱她亲亲她,然后感情顺利升温么?我勒个大叉,抱倒是抱了,亲也亲了,但是后面那句话是什么鬼啊(╯‵□′)╯︵┻━┻!

    车厢内完全是一个封闭空间,车窗和车门都被锁得死死的,凝滞的空气温度攀升。

    她被牢牢扣在男人怀里,四肢都被禁锢得死死的,封堵完所有退缩和挣脱的后路。他的呼吸像轻盈的蝶翼,沉迷流连地拂过她红成一片的小脸,仿佛在轻嗅她身上的气息。然后薄唇印上去,啄吻细嫩的面颊。

    回过神后,眠眠吓了一大跳,原本就滚烫的小脸顿时成了颗熟透的红苹果。

    她无语了,两只白生生的小手臂努力地挣扎,试图从他的大手里挣开,涨红着脸蛋不断偏头躲避,慌张道:“不要在这里,先回家,先回家嘛!陆简苍!”我去,竟然想在车上,真是丧心病狂好么!

    男人的黑眸幽深得吓人,他微微抬头,看见漆黑一片的空间里,她嫣红小巧的唇瓣是唯一鲜艳的色彩,不断地开开合合,诱惑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眠眠见他停了下来,以为是自己的循循善诱唤醒了这只打桩精的良知,于是大眼睛一亮,准备再接再厉。然而刚一开口,一个字儿都还没蹦出来,陆简苍的吻就劈头盖脸地缄封了她的小嘴。

    “……”凸=_=凸!

    和之前那次相比,这回的吻更加强势凶狠,他含住她的唇瓣用力吸吮。一手握住她的细腰,一手钳住她的两只手腕,高大的身躯将她死死压制在副驾驶室的座椅上,吻得越来越深入。

    熟悉清新的气息,铺天盖地占据了眠眠的所有感官,她晶亮微湿的眼睛瞪着,看见那双漂亮的黑眸近在咫尺,早已不复平日的清冷沉静,而是浊沉难辨。

    他的呼吸很重,热烈地和她交缠在一起,应该是压抑了很久。

    她恍恍惚惚,艰难地用浆糊似的小脑袋思考着,这才反应过来——在晚宴上时,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热烈地吻她,应该是那个时候就忍耐到极限了,又不想被那么多人围观,所以才会意犹未尽地说出那句话:等会儿再继续……

    于是,眠眠不得不再次佩服这个男人的自控力。

    陆简苍的吻还在继续。

    她已经完全头昏脑涨了,他却不知疲惫不知餍足,仿佛亲吻她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翻来覆去无休无止。也许是亲的时间太长,也许是他吻得太过深入,她晕乎乎的,鬼使神差地开始回吻,小小的粉舌在他的薄唇上舔了舔,然后轻轻咬了一下();。

    他明显一怔,随后,眠眠明显感觉到,抱住她细腰的长臂收得更紧,然后身子一轻,她蓦地回过神,惊讶地发现自己被陆简苍抱了起来,放在了他的腿上。

    她脸蛋红得能滴出血来,趴在男人怀里,不断地顾着腮帮子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借以平复呼吸。柔软微肿的唇瓣上,修长粗粝的手指暧昧地左右滑动。她羞成了一只煮熟的小虾米,小脸软软地埋进他的颈窝。

    发髻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散开了,柔软的黑色长发披在脑后。他低头亲吻她的黑发,哑声道:“不想在这里?”

    “……”这不是废话吗,在室外,简直突破她这个小清新的心理极限……

    眠眠嗯了一声,往他怀里贴得更紧,抱着他的脖子摇摇小脑袋,软软道:“不是很想……”然后脸憋得更红,支支吾吾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如果实在很难受,我们、我们可以快点回去……”我骨子里可是一个很保守的人呢>_<。

    陆简苍的吻落在了她雪白泛红的耳朵上,没有回答。

    眠眠心里惴惴的。虽然他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疼爱有加,但是这种事上面,他一直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思忖着,她抬起小手轻轻捏住了他有力的手臂,气息不稳道:“你、你一定要现在吗?”

    车厢内安静极了,隔音效果很好,甚至连外面的丁点儿声响都听不见。

    静默了须臾后,陆简苍长指一挑抬起了她的下巴,低头在她的嘴角用力吻了吻,嗓音无比的低哑而难耐,“宝贝,你真会折磨我。”

    “……”她浑身的温度更高了。

    这句话无异于妥协。眠眠稍微松了一口气,有些心疼又有些感动,纤细的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她在那副棱角分明的下巴上用力么么哒了一大口,嗓音甜甜软软道:“陆先生最疼我了。”

    陆简苍顺势吻住她的红唇,又亲了好一阵子才把她松开,然后放到一旁的副驾驶座位上,扣好安全带。她一双晶亮的大眼睛湿漉漉的,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捂住脸颊,用手掌心的温度给脸蛋降温。侧目朝左方一瞧,见某只打桩精已经重新发动汽车了。

    越野车驰出了幽黯的小街,大路两旁的街灯像是繁星下的彩色流水,五彩斑斓的光芒投射入内。他半边脸隐在暗处,冷毅英俊的侧颜轮廓被镶上一丝淡淡的光圈,黑眸直视前方,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

    然而看见他这副样子,眠眠的心跳却更加急促了。

    他的忍耐力一直都很惊人,从过去的很多时候都能看出来,而与之对应的是,他的爆发力也比正常人强悍可怕得多……

    看来今天晚上势必是一场恶战了。她的心,有一点累:)。

    和过去的每次一样,由于陆简苍对董眠眠近乎病态的独占欲,可怜的几位随行军官只能挤在另外两辆汽车上回陆府。

    夜幕低垂,越野车没入往来不息的车流,望着街灯流景繁华入目,才刚刚从索马里归来的几位雇佣兵男士,都不可避免地生出了一丝感叹——

    大约二十个小时之前,他们还在索马里丛林鏖战,耳畔充斥着炮弹爆炸,眼前填堵着机.枪扫射,有人牺牲,有人伤亡,铁骨铮铮的将士们和正规军联手,最终成功营救出了被困小组队员,并一举端掉了拉汉文兰的一个营地。

    赌鬼点燃了一只香烟,叼在嘴里吸了一口,袅袅烟雾在车厢内升腾。秦萧眉头皱得紧紧的,抬起长腿就踹了一下他的座椅,骂道:“蠢货,把你的烟熄了,这是指挥官的车,他不喜欢烟味。”

    “oh*();!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赌鬼闻言一滞,连忙打开车窗将还没吸完的烟扔了出去,摇着头唉声叹气道:“妈的,日子总算恢复正常了。我打赌,再在董眠眠家住几天,我的职业会从声名赫赫的eo职业雇佣兵,变成她弟弟的英语课外辅导。”

    驾车的白鹰疑惑地挑眉,“弟弟?”

    “哦,不是亲生的,是她爷爷收的徒弟。”赌鬼吊儿郎当地往嘴里扔了颗口香糖,边嚼边道。说着,他转头看了眼始终不发一言的巨人,北方汉子微微合着眸子,庞大精壮的身躯几乎占据了后座的大半空间。

    “嘿,大块头。”他握拳砸在巨人的左肩位置,银灰色的眼睛里满是戏谑,“这次断了几根骨头?”

    “该死!”

    巨人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睁开眼睛怒目而视,“为了尽快结束战役,指挥官下令五天之内扫平一切,老子已经整整五天没合过眼了,该死的灰眼睛,给我闭嘴,否则老子立马撕了你。”

    赌鬼轻轻一躲避开巨人的重拳出击,挑眉,“别这样伙计,你这种反应,会让我觉得你是欲.求不满。”说完,他也不再搭理巨人,转而看向驾驶室里的白鹰,瞄了眼秦萧后,他用乌尔都语快速道:“索马里的女人怎么样?”

    白鹰嫌恶地蹙眉,神色冷冷的,用乌尔都语回道:“那儿的女人从小就要举行割礼,你有兴趣?”说着,他侧目扫了一眼面容淡漠的大丽花,随后重新看向赌鬼,“你们最近进展不好?”

    说起这个赌鬼就一脸神伤,压着嗓子无奈道:“几个月之前,我在柬埔寨的时候去了一次当地妓院,纯粹任务需要。她知道以后连续两个月没理我,现在气是消了,但是人家放了话,永远没戏——”

    除开在战场上的勇猛果敢外,eo对雇佣军们私下的作风,其实并没有太严苛的要求。男人们身强力壮血气方刚,和女兵们风流一夜的事情时有发生,然而,却不是每个佣兵都能将*和感情划分得开。

    受上级重用的几位军官中,关于赌鬼和大丽花之间的故事,堪称永远不会过时的谈资。

    秦萧不懂乌尔都语,但是越瞧越觉得不对劲,索性扬手分别给了两人一记重拳,狠声道:“两个蠢货,别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两位男士毫无防备,肩背硬生生挨了一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大皱其眉。白鹰脸色仍旧冷冷的,单手把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曲肘狠狠撞在赌鬼的胸口,低声道:“管好你的女人。”

    赌鬼一脸无语,捂着胸腔连咳了几声,耳畔便响起大丽花的声音,一字一顿道:“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上过床怎么可能没关系?”赌鬼愤怒地直视着她。

    “上过床就有关系?”大丽花倒显得很诧异,“就跟eo女兵中你只和我上过床一样。”

    “你……”

    “真他妈吵。”

    巨人终于忍不住低喝了一声,面朝另一方,继续睡他的觉去了。

    *********

    陆府位于b市的郊区,距离城中心很远。董眠眠之前看过时间,从世纪豪绅大酒店出来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半左右,而当陆简苍驾驶的黑色越野车驰入陆府,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

    别墅区修建在青山绿水之下,每一座之间相隔很远。由于已经是深夜,所以大部分的建筑都是漆黑一片的,远远望去,灯火通明的陆府就显得十分耀眼,成了黑暗中唯一的亮光,很独特,也很醒目。

    眼看着庞大的建筑物越来越近,眠眠的心跳也随之加快();。她掌心汗湿了一片,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眼身旁的男人,他的容颜仍旧清冷沉静,看不出半点异常。她收回视线,脸上不自觉地又开始发热。

    哨兵们打开了铁门,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地直入内庭。

    眠眠朝后观望了一眼,却并没有如预想一般看见秦萧北极熊他们的车辆,后来转念一想,陆简苍半道上把车拐进了一条暗街,把她压在车座上亲了那么长时间,另外两辆车肯定早就已经回来了。

    她静了一瞬,内心默默囧了囧。

    汽车停稳之后,陆简苍面无表情地走出驾驶室。眠眠在座位上没有动,木呆呆看着他绕到自己的方向,拉开副驾驶室车门,弯腰替她解开安全带,然后将她抱起,转过身,脸色漠然地走进了那栋冷冰冰的大宅。

    和她猜想的一样,赌鬼等人果然比他们先到。客厅里的水晶灯通亮,好几个雇佣兵坐在沙发上,她侧目观望了一眼,发现少了一两张熟面孔,不由微微惊讶。

    见两人进来,沙发上的军官们纷纷站起身,恭敬地行军礼。眠眠这才注意到,巨人和白鹰的神色沉冷,只是眉宇间都有几丝掩盖不住的疲惫。这时,一道清冷平静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下,淡淡道:“好好休息。”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令军官们都怔愣了瞬。陆简苍的治军手段铁血强硬,在下属们面前也从来不苟言笑,很少会对他们展露出关心的一面,哪怕只言片语。由此可见,现在,此时此刻,佳人在怀的指挥官,虽然面色沉静,但心情却相当不错。

    客厅中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些许。

    眠眠埋着头在想事情,倒是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勾着陆简苍脖子任他将自己抱上楼。就在这时,军官们里头传出一个声音,戏谑地玩笑道:“指挥官也好好休息,请您放心,除非十万火急的军务,我们绝不打扰。”

    “……”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她整个人唰的一下就红透了,脸不住地往他颈窝处埋,羞涩得想钻进他怀里。

    极为难得的,平日里冷漠严肃的指挥官,非但没有动怒,他的嘴角,甚至勾起了一丝很淡的浅笑。见状,本性桀骜的佣兵们也不再维持着平日的绝对拘谨,纷纷用暧昧含笑的眼光盯着已经快冒烟的小老板娘。

    眠眠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

    他抱着她上楼往主卧的方向走去,脚步声沉稳有力,像是每一步都震动着她的心尖,带起一阵异样怪异的感受。

    很快,陆简苍抱着她进了卧室,然后将她放了下来,随手关上房门。由于莫名的紧张,她的心跳十分急促,呆呆地站在原地,小脸赤红,甚至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心头翻江倒海——尼玛,为什么明明滚了那么多次了,现在还会这么紧张==……

    听见脚步声从身后靠近,她嘴角一抽,连忙往浴室的方向冲,干笑道:“我先去洗澡,先去洗澡……”

    然而刚刚走了两步,一只微凉的大手就轻轻握住了她纤细的小臂,力道温柔却坚定,不容拒绝。

    眠眠步子顿住,只觉呼吸都被他轻易掌控了一般,心跳顿时突破了极限。

    有力的手臂从背后搂住了她纤细的小腰,男人高大的身躯将她轻轻包裹,她瑟缩着眨了眨眼睛,随后感觉到他粗粝的手指顺着她滑腻雪白的手臂下移,然后轻柔地握住那只小巧白嫩的手掌。

    “洗澡?”他的嗓音低低的,紧贴着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细嫩的脸颊。

    眠眠点了点头,嗓音出口有些发颤,“是……是的();。”

    陆简苍轻轻地笑了,大掌握住她纤白的小手,转过她的身子。她紧张得睫毛都在发颤,两颊通红,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目光对上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

    他的视线专注而锐利,直勾勾地盯着她,牵引着她的小手缓缓覆上自己的衣领。黑金色的纽扣质地坚硬而冰冷,她现在体温偏高,直接被激得指尖微颤抖,听见他的嗓音沉沉地传来,带着几丝暧昧的沙哑,低柔道:“眠眠,帮我洗。”

    “……”帮个巴拉拉啊,自己没手吗……

    董眠眠脸皮子一阵抽搐,拒绝的话几乎脱口而出,然而刚刚一张嘴,他就继续低声道:“你不是想知道我有没有受伤么?这是最直接的方式,你可以仔仔细细地检查。”

    检查,有必要把你扒光了检查么?有没有受伤,你直接告诉她不就行了吗……这只打桩精实在是太尼玛磨人了……

    眠眠扶额,脸颊滚滚发烫,没有吱声。陆简苍低眸凝视了她片刻,然后轻声柔和道:“或者我帮你洗也可以。”

    “……”这副勉为其难的语气是个什么鬼,她有哪一点表现得很想和他一起洗澡吗……

    她眨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只有这两个选项么?”

    陆简苍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眠眠欲哭无泪期期艾艾,娇软着嗓子怯生生道:“那……我可以不选么?”

    “可以。”出乎她的意料,他十分的好说话。然而还没等她欢呼雀跃,他就面色从容地作出决定,“我在出门前已经洗过了,很干净,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做。”说着就长臂一伸将她抱了起来。

    眠眠瞬间给跪,“等等!我还没洗!我脏,我必须洗!”卧槽,这只打桩精这么饥渴,实在是太恐怖了,必须能拖延一时是一时……

    她白生生的一双小手用力抓紧男人的黑色西装,很郑重并且严肃地做出了选择,涨红着小脸柔声道:“还是……我帮你洗吧。”然后又很低地补充了一句,“你保证只是单纯地洗澡。”

    “好。”他黑眸之中笑意渐浓,“我保证”

    ********

    在过去的很多时候,董眠眠都觉得,自己不属于那种脑子很聪明的人。就连萝卜头都时常肆无忌惮地耻笑她,说她蠢得像头猪。而无数次的经历却都证明了一个事实:她并不是蠢得像猪,而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猪——

    竟然天真地把“替陆简苍洗澡”当成逃避和他xx的方式,眠眠怀疑,自己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脑子一定被门夹了。

    浴室的灯光是淡淡的白色,热腾腾的雾气袅绕中,男人高大健壮的麦色身躯仿佛大师手下的雕像,每一快肌肉,甚至连每一处的伤痕,都透出致命的美感。他背靠着浴池的墙壁,长臂舒展,英俊的面容神色平静,黯沉的视线灼灼盯着她。

    看着陆简苍伤痕累累,却仍旧无比挺拔健美的全躯,眠眠只看了一眼就别过了头,羞涩得目光飘忽。她喉咙莫名地发干,清了清嗓子,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后才面红耳赤地拿起毛巾和准备好的小板凳,小蜗牛一般挪了过去。

    她将小板凳放在浴池旁边,然后弯腰坐下,仰着小脖子默默地望着天花板,含混不清道,“唔,先洗手臂吧。”

    “到水里来。”他的嗓音低沉含笑,透出丝丝的沙哑,“我帮你洗。”

    眠眠当然不可能和他一起泡水里,危险系数太高了。为了珍爱生命,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摇着小脑袋道,“不要,我不和你一起洗,我等会儿自己……”

    话还没说完,纤细的右腕就被修长有力的大手牢牢握住了,她诧异地瞪大眼,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整个人就被大力往下一拉,跌入了温热清澈的水流中();。

    虽然这个浴池比普通的浴缸大很多,但使人呛水是不至于的。眠眠毫无防备,被那股大力带着滑倒进去,唇齿间不受控制地溢出一声惊呼。

    有力的双臂环了上来,搂住那纤细的小腰,她娇小的身躯瞬间就被圈进了一个宽阔温热的怀抱。她有点生气,想要狠狠斥责这种偷袭行为,然而一抬头,那双幽深漂亮的黑眸就撞入视线,目光炽热。

    由于刚刚的大动静,他清冷的容颜溅上了不少水花,晶莹透明的水珠顺着冷厉的轮廓滑落,俊美得像一幅流动的画卷。

    眠眠咬了咬唇,两抹绯红浮上俏丽的脸颊,也顾不上生气了,满心满怀都被浓浓的羞怯填满。视线不经意间往下一瞄,顿时被呛了下,慌慌张张地移开目光看向别处。

    “看着我。”

    陆简苍捏住她柔软的小下巴,轻柔却强硬地迫使她抬起头,氤氲着水汽的大眼睛怯怯地望着他。纤细白皙的十指不自觉地用力收拢,捉紧了他肌肉纠结的结实小臂。

    而他低头静静地看着她,目光越来越黯。

    眠眠害羞之余又有点疑惑,顺着他的视线垂眸一看,顿时整个人都被点着了——为了不弄湿那件死贵死贵的礼服,在进浴室之前,眠眠已经换上了白色睡裙。然而此时,她浑身上下都是水,白色礼裙紧贴着身段曲线。

    简直是火上浇油雪上加霜锦上添花balabala……

    刚刚暗道了一声糟糕,他微冷的唇已经重重吻住了她。啃噬舔吻了好一阵子,直到她快晕倒的前一秒,他才松开她粉嫩的小舌,薄唇抵着她的唇瓣,溢出一声很低的叹息,哑声道:“眠眠。”

    她迷迷糊糊的,“嗯?”

    “那个保证作废。”他的嗓音很轻,低柔温和。

    “……呃?”什么保证?

    眠眠被吻得气喘吁吁,加上室内温度太高,她脑子发胀根本回不过神,湿润的大眼睛疑惑地望着他。下一瞬,他取走了她小爪子里攥得紧紧的毛巾,随手往边儿上一扔,低头寻找她黑发间的雪白耳朵。

    她蓦地清醒了几分,小手努力推着他硬邦邦的胸肌道:“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陆简苍吻着她的小耳朵道:“为了尽快回来见你,我五天没有合过眼。”说着,他轻笑了一瞬,嗓音压得更低,“如果有什么意外,宝贝,原谅我。”

    “……”

    五天没有合过眼?难怪白鹰和巨人那副衰样……

    眠眠胸口顿时涌起暖暖的甜蜜,又是心疼又是感动,不过更多的却是惊呆。这种情况下这只打桩精还这么迫不及待?同时也反应过来,他口中的“意外”,应该是指自己五天没睡过觉,没有休息好,所以有可能在过程中,出现“意外”?

    忖度着,她心中愉悦的小红花开了一簇又一簇,面上却摆出一副十分体谅的小模样,小手拍拍他的宽肩,完全安抚的语气:“嗯,你放心,我绝对理解你。”

    然后……

    然后接下来整个晚上,眠眠的大脑几乎一直处于无法思考状态,唯有一个印象格外清晰:所谓的陆简苍的“意外”,大概,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