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7

    在眠眠帮陆简苍洗澡的过程中,他直接无视了之前那个“纯洁洗澡”的承诺,抱起她就压在了浴室的墙壁上。而接下来的一整个晚上,眠眠简直杀人的心都有了。

    她被折腾到精疲力尽,累得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等男人终于觉得满足的时候,外头的夜色已经近乎褪尽,东方泛起了一丝白。他亲吻她汗湿的额头,抱着她在床上翻了个身,她动都不想动,皱着小眉毛咕哝了一句,然后就趴在他硬邦邦的胸膛上沉沉入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经是中午的十一点半。

    眠眠从沉甜的睡梦中悠悠转醒。睁开眼,视野里首先映入的就是大片浅麦色的结实胸肌,她愣了下,这才发现自己脑袋底下的不是枕头,而是陆简苍修长的右臂,而腰间沉沉的,被他另一只手牢牢扣住。

    她的眸子往上一抬,看见男人安静的睡颜();。他闭着双眼,黑色短发柔和地服帖着饱满的额头,那副眼睫尤其的浓密纤长,微垂着,像两把小扇子。由于是侧躺,高挺笔直的鼻梁陷入了柔软的枕头,神色平和,呼吸均匀,看样子睡眠很深。

    由于挡光帘隔绝了所有阳光,整个卧室之内还昏暗如暮。他还在睡,而她在他怀里,纤细的腰肢被他的手臂圈抱,依偎得十分亲密。

    连续五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昨天夜里也整晚没睡,也难怪他会一觉睡到现在。

    事实上,从眠眠无数次亲身感受的情况来看,陆简苍作为一个军人首领,体魄的强健程度已经十分惊人了,不过,是个人就会有疲乏的时候,她睁着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那张放大的俊脸,既觉得好笑又觉得心疼。

    发了好一会儿呆后,她打了个哈欠,小心翼翼屏息凝神,两只小爪子从被子底下轻柔伸出,想要将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挪开。然而嫩嫩的指尖刚刚挨上去,还未有任何动作,睡梦中的男人就微微皱起了眉。

    “……”(⊙_⊙)被吵醒了么?

    眠眠吓了一跳,顿时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也许刚才的动作惊扰了陆简苍,他眉心拧起一个漂亮的结,环住她的手臂忽然往里一带,她娇小的身子瞬间就紧紧贴上了他温热的胸膛,将她抱得更紧。

    确定她没办法挣脱之后,他的眉宇才重新舒展开,呼吸仍旧绵长。

    这下眠眠可以肯定了,他没有醒,刚才的那些完全是一些下意识的动作,单纯不允许她逃离而已。

    她垂眸观察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姿势:紧贴在他身上,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从腰上环过,甚至连双腿都被禁锢,几乎没有丝毫可以活动的空间。均匀的呼吸喷在她的耳垂上,温热的,很有规律。

    眠眠嘴角一抽,顿时无语了——这位大哥抱得这么紧,两个人贴得像连体婴一样,她想要起床,那就只有等他睡醒再说了。

    昨天晚上劳心劳力,眠眠原本就没有睡够,此时睁着大眼睛干等了会儿,瞌睡虫大军很快就卷土重来了。她在他怀里扭了扭,找到最舒服的姿势乖乖躺好,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比之前的要浅,做了很多梦,光怪陆离接连不断。她梦见了很多小时候的事,爷爷给她长命锁,说那是她的命根子,叮嘱她一定要好好保管……小学的时候,班上有男生嘲笑她没爹没妈,那天刚好是她值日,她听完之后很平静,甚至还十分淡定地倒了垃圾擦了黑板,然后飞起两巴掌就给那小男生招呼了上去,打得他直接愣在了原地……爷爷给她报了巴西柔术培训班,从那之后,学校里就再也没人敢拿她父母开玩笑……

    董眠眠在生活中是一个相当乐观的人,她不善于描画悲剧,任何悲剧在她身上,总会显现出几分阳光的影子。

    父母早亡这个成长背景,放在其它人身上,没准儿十几年后就是个报复社会的变态。她却成长得还算健康,加上佛具行的生意摆在那儿,她的性格阳光,也善于与人交际。老董家三个孩子,一个双亲很早就去世,两个都是孤儿院的孤儿,却一个比一个活泼,一个比一个开朗。不笑难道哭么?哭给谁看呢,谁会在乎呢。

    只有在笑的时候,她才会觉得他们和其它家庭健全的孩子,没什么不同。

    爷爷从小教育他们,人活着就要坚强,人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那就只有想方设法地改变自己。

    她没有父母可以依靠,那就什么都靠自己,跟着爷爷走南闯北,经营老董家的风水行当,将贺楠从三岁拉扯到现在,头顶没有伞,身后也没有墙,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她单枪匹马活到现在,还没有哪一件事是搞砸了的。

    梦境很乱也很杂,混着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思绪,不知怎么的,她眼角一湿,泪水无意识地就流了下来。然后梦里面的场景就变了,她看到了爷爷,爷爷慈祥和蔼的面容像一朵向日葵,轻轻抱着她,苍老的手掌一下一下轻抚她的背脊,轻柔地哄着她……

    眠眠一直哭,像是毫无原因,又像是有太多的原因,她用力将脑袋埋进爷爷怀里,胸口堵得难受,有好多话想说想问,可是张了张口,想起自己是在梦里面,又都咽了回去,生怕一说话这个梦就醒了,喜欢倒斗的爷爷又不见了();。

    陆简苍是被一阵轻轻的抽泣声惊醒的。

    那个声音很细,很轻微,像是竭力在压抑。他蹙眉,低眸看向怀里的小东西,浓密的睫毛湿湿的,那张白净漂亮的小脸上泪痕交错,牙齿轻轻咬着下唇,娇小柔软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

    他眉头皱得更紧。

    骨节分明的大手抚上她的背脊,他将她抱得更紧,亲吻她紧皱的眉心,在她耳边低柔地轻声哄慰,“怎么哭了?乖,醒过来,别哭。”

    眠眠只听见耳畔有一道低沉的嗓音,可是嗡嗡的听不清楚,一着急,竟然越哭越伤心,两只纤细的胳膊抱紧他的脖子,脸埋进他的颈窝,温热的泪水倾泻如柱。陆简苍静默了须臾,蓦地捏住她的下巴重重吻上去。

    她正哭得难受,小鼻子堵堵的,只能用嘴巴呼吸,此时完全被隔绝了氧气,终于泪眼婆娑地醒了过来。视线还有些模糊,眼前赫然是一双锐利迫人的黑眸,紧紧盯着她。

    眠眠脑子一懵,还身处状况之外,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到他的舌头撬开她的牙齿钻了进去,近乎地暴戾地纠缠挑.逗。

    和以往的沉静冷漠不同,他的情绪明显有些失控,握住她纤腰的大手用力收紧,几乎使她疼痛。唇舌狠狠吞噬她的,热烈地缠着她的小舌,在那向来甜软的味道里尝到了丝丝苦涩,是她的眼泪。

    男人吻得越来越深,也越来越用力,眠眠的肺部开始胀痛,缺氧得全身无力,偏偏又挣脱不开,只能错愕地瞪大眼。好一阵子,他终于松开她,她憋了太久,别过头,猛吸了一大口空气进入肺部,被呛得咳嗽了两声。

    伸手抹了一把脸,手背上湿哒哒一片,她怔住,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做了梦,然后在梦里面……莫名其妙哭成了狗==。

    所以他刚才才会那么凶狠地吻她?他很烦躁,因为她哭?

    想到自己刚刚做个梦都哭成那样,眠眠脸上一热,顿时尴了个尬。她抬起两只爪子揉了揉眼睛,将眼眶里参与的泪水全都擦干净,然后眨了眨略微酸涩肿胀的眼睛,嗯,世界又重新一片明亮了。

    “那个……”她抬眸,看见他漆黑阴沉的双眼,顿时更囧了,忙忙垂下头支支吾吾地解释:“我梦见爷爷了。他在外头跟着土夫子跑生意,已经、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呵呵。”

    陆简苍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黑眸盯着她,没有说话。

    她被他看得更加窘迫,别开头又抹了抹脸,把挂在腮边的那些水珠子全都擦干净。转念一想,他这种性格的人,理所当然会把“哭”视作最懦弱无能的表现,其实不止是他,就连她自己都不大喜欢哭哭啼啼的人,那样会令她觉得很没出息。

    脸擦完了,眼睛却还是肿肿的很难受,而他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她,这令眠眠相当无语。她忽然有点不高兴了,因为这种行为会让她觉得,他在看她笑话。

    “没见过人哭鼻子么?”看你大爷个腿儿啊……

    她凶巴巴的,语气很不好,说完爪子一抬,“啪”的一声打在男人肩膀上。

    陆简苍忽然轻轻笑了,英俊的容颜璀璨生辉。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嘴角,扣住她挣扎的小手贴近她雪白的耳朵,低声道,“眼睛肿得像两个桃子();。”

    桃子?

    ……你想说肿得像核桃吧,什么唧唧中文水平==……而且她哭得这么伤心,你还在这儿卖弄修辞手法取笑她,真的好吗……

    眠眠脸皮子一抖,觉得她和打桩精的爱情小床可能要说翻就翻了。

    陆简苍高大的身躯将她禁锢得死死,她挣了两下没挣开,于是沉默了片刻,吸气蓄力,腰腹绷紧,猛地一个打挺翻身将他压在了下头,手脚并用将他牢牢钳制。白嫩的手肘子一扬,抵在他喉结的位置,阴恻恻地半眯眼:“你惹到我了,后果很严重。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咱们俩之间我说了算,everything.”

    他握住她的腰,没有答话,幽深的眼睛里黯沉一片。

    可能是大清早的脑子还不大清醒,也可能是陆简苍脸上的浅笑营造了温润无害的表象。眠眠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子,学着他一贯的动作,伸出两根纤白的手指,捏住那副棱角分明的下巴:“听见了么?”

    陆简苍静默了须臾,然后一把捉住她的双手扣在了床上,眠眠眸子里掠过一丝惊诧,完全没看清他是怎么动作怎么挣脱的束缚。等回过神之后,他已经重新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了,黑眸中透出死死危险的意味,低声道:“休息够了?”

    “……”卧槽,怎么嗅到了一丝丝不祥的气息……

    眠眠惊呆,小脑袋摇得宛如一只拨浪鼓,“不不不,没有休息够,休息不够,我选择继续睡觉。”

    他黑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俯身吻了吻她的耳垂,然后握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朝浴室走去,淡淡道:“该吃午餐了。”

    “……”吃午餐?

    她脸上一热,原来是自己想歪了吗……眼风一扫瞄了眼墙上的挂钟,指针显示,现在已经是下午的一点多,的的确确也必须吃午饭了。

    正思忖着,一道低柔平静的嗓音冷不丁从头顶上方传来,他沉声道:“以后想哭的话,不用压抑自己。”

    她心头蓦地一沉,抱住他脖子的双手不自觉地收得更紧,有点担心他觉得她软弱会,于是弱弱地解释道,“我很少哭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次只是个意外。”

    他又继续道,“虽然那样会令我很心疼。”

    “……”眠眠瞪大了眸子,被这冷淡却又格外戳心窝的一句话弄得十分愕然,丝丝红云在脸颊上肆意渲染开。

    “有些话,我从来没有具体告诉过你。但是现在看来,很有必要。”他的嗓音低沉而柔和,却字字坚定有力,“你开朗,乐观,坚强。这很好。但是从今以后,你必须完全信任我,依赖我,把所有问题交给我处理。”

    这番话听上去十分温和轻柔,但字里行间,每个用词都十分的强硬,透出十足的大男子主义。眠眠闻言一惊,心头却有阵阵暖流涌动,软着嗓子甜甜道:“那个……陆先生,我心里其实是非常感动的,但你这样会不会有点……”

    “不会。”他面色沉静,淡淡打断她道,“我是一个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我理所当然要爱你,保护你,满足你。”

    “……”爱她保护她就行了,后面那个“满足”怎么越想越别扭……

    她悻悻地笑了下,当然不可能真的问他,那个“满足”具体是指哪方面,毕竟好不容易度过了一个温馨美好的早……呃,中午,她要珍爱生命,坚决不撩打桩精。

    眠眠身上还软软的没什么力气,任由陆简苍抱着进浴室清洗身体。其实从根本上来说,她内心是十分娇羞并且拒绝的,然而最后还是放弃了拒绝,毕竟小说里经常写,有四个字叫“欲迎还拒”,为了不让打桩精产生这种可怕的误会,她索性破罐子破摔();。

    ……咦这什么破比喻?

    唉算了,将个烂就,懒得重新倒回去思考一遍了。

    共浴向来是件暧昧的事,一起洗澡,眠眠又免不了被某人啃来啃去了好一番。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下楼,将好瞧见专门煮饭的阿姨把饭菜端上桌,看见她之后还颇为关切地打了个招呼:“小姐起来了啊?”

    “……”你这种喜不自胜的表情是个什么鬼?

    眠眠挤出一阵干笑,然后和煮饭阿姨两个寒暄了两句后就坐上了桌,捧起碗筷埋头就吃。陆简苍一袭笔挺的黑色制服,从容优雅地切着盘子里的牛肉,银色的刀叉反射光线,在眠眠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

    她早就饿成狗了,捧着小碗扒拉白米饭,正吃得不亦乐乎,一只修长漂亮的右手就映入视野。她怔了下,抬眼一瞧,看见他把切好的牛肉推到了自己面前。

    “……”嗯?她抬头疑惑地看他。

    陆简苍神色清冷,眼帘微垂,淡淡道,“吃完。你太瘦。”说着,他用锋利的刀刃从另一个大大的圆盘里切下一块牛肉,放进嘴里。

    眠眠无语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堆成小山的食物,额角滑下一片黑线——这是在喂猪吗……而且她哪里瘦了,脸蛋一掐全是肉,他还想把她喂成什么样==。

    内心忿忿不平,然而敢怒又不敢言,只能忍了。于是她给自己打了打气,拿叉子叉起一块儿牛肉放进嘴里嚼啊嚼。

    一顿饭吃完,眠眠的肚子胀成了一颗小皮球,坐在椅子上动都不想动。

    今天陆府显得很冷清,平常到处瞎晃悠的军官大人们都不见了踪影,董眠眠四下扫了一圈儿,目光里头透出几分不解。这时对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语调淡漠道:“休假,伤员都在休养。”

    她闻言点点头。之前大部分人都跟着陆简苍去了索马里,枪林弹雨的,受伤在所难免。接着又随口道,“秦萧和赌鬼呢?”

    “你家。”

    眠眠瞬间惊诧地瞪大眼,盯着他冲口而出道:“我家?”

    他眼也不抬地嗯了一声,面色漠然,“昨晚有些匆忙,他们的东西留在了那里。”

    “……哦。”

    她反应过来后微微颔首,这才反应过来还有一大堆正事没有跟他说,于是斟词酌句捋,捋了捋思路,清了清嗓子道:“……陆先生,你走的那天,我在我家附近的小巷子里救了一个人。”稍顿,补充说明:“是宁馨的助理。哦,宁馨就是上次在医院差点被杀的那个女明星,你还救了我来着,记得么?”

    话音落地,陆简苍手上的动作稍稍一顿。他抬起头直视她,眼中的神色有些冷,薄唇里头吐出两个字:“性别?”

    “……”果然关心的重点很别致啊……

    眠眠瞬间就尴尬了,别过头干咳了两声,摸了摸鼻子闷闷道:“男的。”回答完后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果然,那张俊美淡漠的面容顿时脸色一沉,直直看着她,放下了手里的刀叉。

    她吓尿,慌不迭地抢救自己:“唉这不是重点,你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然后就马上跳到了关键的话题上,“那个助理叫刘彦,他告诉我,自己在被周三少爷追杀,原因就是他手上有一个闪存器。那个闪存器很重要,是周三少爷的把柄,宁馨给他的();。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串联到一堆,就是说,周秦光要杀宁馨,要杀刘彦,也要杀我……”

    和董眠眠预想的截然不同,听她说完之后,陆简苍的反应出奇的平静。他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只是淡淡道,“没有人能伤害你。我已经警告过周家,一切威胁你安全的事都不会再发生。”

    “……”sowhat?这就完了?

    她一滞,慌忙忙地起身跑到他面前站定,瞪着一双大眼睛道:“然后呢?”

    “没有然后。”他答道。

    “……”眠眠的神色有些狐疑,朝他道:“我们不应该把这些事情查清楚么?你警告了周家,周三少爷当然不敢再伤害我,可是刘彦和宁馨他们还是很危险……”

    虽然她从小贪生怕死,对待任何闲事的态度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宁馨都不说了,但那个助理大哥在她家住了好几天,该交的钱一分没少,时不时还帮着贺楠辅导下物理化学,跟她的交情也算不错了,真要见死不救,她良心上,有点过不去。

    陆简苍的视线从她面上扫过,将那双眼眸中的为难和不安收入眼底。然后,他神色冷漠地朝她伸出了右手。

    眠眠怔了怔,看着那只骨节分明指节修长的手掌,日光透过落地窗幕投入,那掌心的纹路十分清晰,看上去格外的干净,漂亮。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能迟疑地将自己的手朝他伸去。

    白嫩的小手放上去的刹那,立刻被修长有力的五指收拢握紧。另一手搂住她的腰往怀里一带,她眸子里掠过一丝惊异,然后就被他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他一手箍住她的腰,另一手轻柔地抚摩她柔软的黑色长发,微凉的薄唇贴近她的耳垂,声音听上去很轻柔,但令她毛骨悚然:“无关紧要的人。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眠眠不安地挣扎了一下,她最不喜欢他阴沉莫测的样子,那样令她觉得有点可怕。正要开口说话,一阵手机的震动声却从裙装的包包里传出,嗡嗡个不停。

    她连忙伸手摸出手机,垂眸一瞧,顿时死的心都有了——岑子易。

    尼玛,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这个节骨眼儿,让她怎么当着他的面接另一个男人的电话……而且老岑不是去x城出外差去了么,也不嫌话费贵……

    震动了好半天,一道平静的嗓音传入耳膜,“接电话。”

    “……”她嘴角一抽,深吸一口气吐出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滑开接听键放到耳边,“喂你好,这里是董氏佛具行……”

    balabala说了一大堆,堵得电话另一头的人半天开不了口。与此同时,她飞快地将音量调到了最低。

    “……你抽风?”岑子易的声音沉沉地传出来,语气听上去很不好。

    眠眠扶额,看了眼陆简苍,他神色平静地看着她,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她坐在他腿上身子后仰,尽力不让他听见听筒里的声音,咬着后槽牙挤出一句话:“……有事儿不能发微信发□□发支付宝么!”

    “发了几十条都不回,现在怪我咯?”岑子易冷冷道,“你以为老子想给你打电话。上次萝卜头的家长会不是推迟了么?下午四点半,爱去不去。”说完就挂了电话。

    嘟嘟的盲音传出,眠眠眉头蓦地皱紧,气得差点儿把手机砸了——这个傻b最近是疯了吧?吃炸药了还是怎么滴,说话阴阳怪气凶神恶煞的,她招谁惹谁了!

    正气愤难当,箍在她腰上的手臂却轻轻地收紧了,陆简苍在她耳畔低声了吐出三个字:“岑子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