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8

    “……”

    当“岑子易”三个字,从陆简苍那张格外漂亮的薄唇里蹦出来时,眠眠小身板儿一僵,一个重心不稳,差点儿从他腿上摔下去。

    还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人吓人很容易吓死人好么?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白皙的脸蛋上赫然是个大写的懵逼,一时间语言功能丧失殆尽,只能盯着他,一副十分形象的目瞪狗呆脸——wtf?为什么打桩精会知道岑子易,我勒个大叉,难道是秦萧和赌鬼趁她不备,阴区区地就背信弃义了?

    ……也不能够啊。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晚陆简苍从世纪豪绅大酒店把她弄回来开始,他们俩就一直待在一起,洗澡穿衣吃饭睡觉,她十分的肯定以及确定,打桩精并没有机会和大丽花或者赌鬼单独说话。

    那么他为什么知道岑子易?还是这么一副不咸不淡又意味深长的语气。眠眠内心惶惶的,觉得相当凌乱。

    午后的时间,窗外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帽檐下,他的脸庞有一半隐在暗处,另外半张脸迎着光,轮廓线条被镶嵌起一圈迟重温和的金色。他显得很安静,眉目间的神色十分淡漠,只是幽黑的目光牢牢锁定她,里头有种湖光夜色的清冷气息,深不见底。

    太近的距离,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眠眠手臂上的小毛毛立起来一片,被他看得发憷,总觉得这种平静很诡异。

    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来看,这种反应明显不正常();。虽然一直以来,他对她都温柔耐心,但是这并没有让她忽略,他对她那种,偏执而又病态的独占欲——他连她和其它异性共乘一辆车都相当反感啊。

    omg,一旦知道了她家里两位男同胞的存在,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眠眠的小心脏噗噗直跳,周围太过安静,她听见自己的心跳速度呈直线上升,仿佛一群小黄人在敲着锣打着鼓。她摸不准他在想什么,于是也不敢回话,只能战战兢兢地和他大眼瞪小眼。

    “为什么不回答?”忽然,他淡淡地问。

    她眨了眨眼睛,感觉到一丝凉意从脸颊拂了过去——是他的手。问这句话的同时,他修长的手指自然而然地绕起了她的一缕黑发,把玩须臾后,送到唇边轻轻一吻,黑色的眼眸深邃黯沉。

    “……”卧槽,现在这么严肃的气氛,大哥你这样撩她是犯法的造么?

    他的姿势和动作无比熟稔,落入眠眠眼中,顿时令她脸颊一红。她光滑的皮肤紧贴着那冰冷柔韧的黑色军装,与他接触的地方隐隐发烫。

    董眠眠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别过头不敢再和他对视,内心却迅速展开了一番激烈无比的思想斗争。

    眼下只有两条路:a:承认。向打桩精同志和盘托出,深刻反省自己隐瞒实情的罪恶行径,请求党和政.府的原谅,然后结局,可能十分惨烈。b:否认。直接装傻充愣,一问三不知,然后结局,毋庸置疑的狗带。

    眠眠默。

    怀抱着对我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路线的全方位信任,沉默了2秒钟后,她选择了老实交代,耷拉着小脑袋点了点头。

    不远处摆放着一座欧式大立钟,指针咔哒咔哒地游走着,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而。

    这种难耐的等待又持续上了一会儿,他一直没有说话,她有些忍不住了。这种感觉很奇怪,她像一个在等待训诫的小孩子,又像一个在等待主人宣判的宠物——尤其是她还只能乖乖地坐在他的腿上,仿佛一只没有任何还击之力的猫。

    眠眠咬了咬唇,抬头就看见他平静倨傲的面容,眉目清冷,视线锐利,仿佛从来没有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过。

    她突然就明白了。

    他不准备给予任何回应,在她主动交代完所有——瞒而不报的事实之前==。

    心头突突的一跳,眠眠几乎是立刻就低下了头,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道:“很抱歉,在今天之前,我没有向你坦白过我的家庭情况。”

    提起这个话题,她心里最脆弱的某个角落仿佛跟着被触动,整个人的表情显得有些恍惚,“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车祸去世,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在我十岁那年,爷爷从孤儿院领养回了两个男孩儿,一个比我大一些,一个只有三岁,从那之后,我们就一直生活在一起。我们感情很好,我们是一家人。”

    后面的这段话,她的语速快得惊人。

    每个人心底都会有一道伤口,残缺的家庭,从未感受过的父爱母爱,是董眠眠的伤口。这道伤十分的陈旧,太多年的时间将它掩埋。她以为已经被抚平,其实没有。这种滋味相当难受,就像是把自己最可怜的一面剥开在了阳光下。

    尽管她的语气轻描淡写,嘴角甚至有一丝刻意的微笑。

    片刻之后,她抬眼看向陆简苍,却刚好对上那双幽深如墨的眼眸。他的神色仍旧淡淡的,只是清冷的目光明显比之前阴沉了几分,这使得原本就很冷厉的轮廓更加冷毅,严肃,看上去有点吓人();。

    箍在她腰上的手臂,收得非常紧。

    董眠眠不知道他会说什么,内心升起了一丝不安,索性也跟着沉默。毕竟两人已经那么亲密,甚至感情还不错,她对他不可能还停留在一无所知的阶段。她觉得他会生气,因为他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阴晴不定。

    然而很快,头顶上方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语气平静,瞬间将她之前的一切推断都粉碎了,“岑子易和贺楠,的确在我对你的了解之外。在拿到秦萧最新的报告之前,我并不知道,你的家庭成员中还有这两个人。”

    “……”

    眠眠猛地抬头看他,晶亮的眸子里惊讶同疑惑交织闪现。

    这番语调淡漠,但是却有弦外之音的话,是什么意思?岑子易和贺楠在他的了解之外?也就是说,除了他们,他对她的情况非常了解?也包括……她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

    她困顿不解,脑子里顿时萦绕起了一团接一团的迷雾——这里存在一个矛盾,一个一直被她忽视的矛盾。之前,她一直以为陆简苍对她的情况清楚,是因为在泰国那个协议达成之后,他专门调查过她。

    可是现在看来,如果真的是那样,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岑子易和贺楠?

    董眠眠皱了皱眉。

    于是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或许,他知道她,远在泰国之行前很久,很久,久到那个时候,老岑和萝卜头还没有进入她的生活?在她十岁之前?

    她忽然想起那个,在他口中无数次被提起的“婚约”。她之前一直怀抱着怀疑态度,关于那个长命锁,关于莫名其妙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天翻地覆改变她生活的“未婚夫”。也试图过联系爷爷求证,然而老爷子只要一出外差就找不到人,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处于失联状态,一直毫无结果。

    ……不行,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地鸵鸟度日了,她应该把这些事都搞清楚才对,再这么糊里糊涂的,迟早会被自己蠢死==。

    眠眠迟疑了会儿,决定直接开口问陆简苍。然而抬眼一望,那张英俊的面容仍旧沉沉的,虽然看不出半点怒意,但还是令她有些心虚。

    ……不对,只是问个正事而已,尼玛,她又没做亏心事,虚个ball啊,这种自来怂的抖m心态是怎么冒出来的?大不了卖个萌,毕竟天底下,没有对陆简苍撒娇不能解决的事。

    打定主意之后,眠眠伸出两条纤白的手臂环住男人的脖子,挪着小屁股朝他更凑近了几分,嗓音甜甜软软道:“陆先生,我想问你一个事。”

    陆简苍顺势握住那把不盈一握的小细腰,低头盯着她,淡淡道:“问。”

    她在心里暗搓搓地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清了清嗓子说:“关于我们的‘婚约’……你是怎么得知的?”如果这个“婚约”属实,为毛她这个当事人之一什么都不知道??

    他静默了少顷,然后凝视着她轻声回答:“我母亲。”

    “什么?”

    “她告诉我,我今后要娶一个名为董眠眠的女人。”他的嗓音很低柔,黑魆魆的眸子里莫名显出几分温润的柔和,褪去了往日的冰凉冷漠,看上去竟然格外专注而清澈。

    听他这么一说,眠眠耳根子蓦地有些发烫,晶亮的大眼睛在男人面上静静打量。

    有点奇怪,他的心情好像忽然变好了?只是因为,提起了……和她的婚约?

    她小脸蛋红红的,趁着他心情不错,继续试探着问道:“……你的母亲,和我们家有什么渊源么?”

    话音落地之后,陆简苍低头吻了吻她柔滑绯红的脸颊,然后一把抱起她站起身,径直朝楼梯的方向走去();。她惊呆了,勾住他的脖子诧异道:“干什么?”好端端为什么要上楼,尼玛,打桩机又要开始工作了吗?吗!

    他的目光已经恢复了一片黯沉清冷,上楼之后才低头看她一眼,淡淡道:“关于我母亲的事,今后我会告诉你。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整,我似乎记得,你的弟弟有一个家长会。”

    “……”卧槽,刚才那通电话他听见了?家长会!

    家长会家长会家长会……

    一时间,这三个字音在她脑海中形成了立体声环绕,敲得她脑子嗡嗡作响。半晌之后,她蓦地回反应过来了什么,小手捉紧了他冷硬冰凉的制服,乌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不生气了?”

    陆简苍面色淡淡的,没言声,径自走进卧室,然后把她放在床上乖乖坐好。

    眠眠一张白净的小脸红得像染了天边的流云,吓得拽紧了衣领就往后躲,盯着那高大的黑色身影结结巴巴地开口,道:“陆、陆哥,我跟你讲,总是这样对身体不好,关于那啥那啥的时间和次数问题,咱们有必要好好讨论一下……”

    话音刚落,那位大哥就开始脱衣服了。

    董眠眠瞠目结舌,满脸呆滞地看着他抬起修长漂亮的十指,开始解一颗颗黑金色的制服纽扣,银色肩章在日光下隐隐反射着雪亮的光。须臾的光景,那副精壮健美的宽肩窄腰就暴露在了空气中,刀伤枪伤不胜举数,浑身上下都是浓烈的侵略气息。

    她死的心都有了,只觉一股血液直冲脑门儿,隐隐有从鼻子里往外喷的趋势……

    卧槽!

    不是前一秒还在提醒她家长会么?这种前后矛盾的行为是搞铲铲啊,彰显他打桩精独特の逻辑方式吗?

    看着那副笔挺光裸的全躯,董眠眠欲哭无泪,忖度了瞬后,她一咬牙一横心,两手一摊,大大方方地躺好了,闭着双眼,一副英勇就义的姿态:“来吧,给我个痛快的,速战速决。”

    既然他都不怕肾亏,她怕毛:)。

    然而令董眠眠万万没想到的是,陆简苍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然后伸出修长的手臂,拉开了衣柜……衣柜……柜……

    眠眠呆了,整个僵在了床上。

    举目而望,那个被陆简苍拉开的衣柜显得空空荡荡,只挂着几件式样一模一样的黑色军装,很整洁,但是看上去十分刻板,冷清。挂好制服后,他打开了另一个衣柜,里面是几件熨烫得笔挺光整的黑色西服,和配套的黑色衬衣。

    然后她就明白了。

    左边是工作服,右边是生活装。

    其实这两个衣柜旁边还有一个更大的衣橱,不过装的就不是陆简苍的衣服了,而全是他给她挑选的白色连衣裙……原来刚刚脱衣服只是换装么?囧,她的思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污力涛涛了……

    自我鄙视了会儿,眠眠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陆简苍身上。他背对着她换衣服,宽阔的肩背肌肉起伏,线条很流畅。定定地观望了会儿后,她终于想起来害羞,于是别过头,随口挤出几个字:“你也要出门?去哪儿”

    哦对,今天他们休假。

    “第五中学。”他淡淡道。

    “……”瓦特?眠眠着实震惊了,扭过脖子,声音出口有些变调:“那不是我弟弟的学校么?”我靠,这个大哥去干什么?实现每个孩子的童年梦想,背上炸药包炸学校?

    “休假,应该陪你();。”他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嗓音低沉悦耳,听上去很轻,很柔和,并且理所当然。

    “……”为什么有种迷之乖巧的错觉……

    眠眠的脸又很没出息地红了。不过这种漂亮的色彩只在那张小脸蛋上停留了0.1秒,下一瞬,她面上的神色全部被震惊所替代,因为听见他继续道:“关于你父母的事,我很抱歉。我接受你的所有家人。你过去缺少的东西,我都会尽力弥补。”

    接受她的所有家人?包括岑子易和贺楠?

    望着那张平静清冷的容颜,眠眠心里涌起丝丝微酸的甜蜜。默了几秒种后,她心中升起一个强烈的冲动,而身体的反应比大脑更快,等回过神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扑进了他怀里,抱紧他的脖子,照着那张漂亮的薄唇就狠狠亲了上去。

    清冽淡雅的气息再度充斥着口腔和呼吸,她用力地吻他,含住他的唇瓣用力吸吮。他明显一怔,然后用力扣紧她柔软的细腰反守为攻,轻而易举夺回主导权,抱起她压在墙上热烈地回吻,黑眸之中黯沉一片。

    直到怀里的小东西全身无力软软地依偎着他时,陆简苍才松开她,替她整理好微乱的黑发和衣襟,抱起她出门。

    ********

    虽然经常被眠眠数落,但不得不承认,萝卜头读书还是很上进的。

    第五中学是b市的示范中学,初中部高中部都在一个地方,校园占地规模很大,环境优美,也是许多家长学生心目中的理想学堂。贺楠小升初的成绩不错,加上眠眠认识教育局的客户,所以很容易就进了第五中学的数学实验班。

    小萝卜头是个孤儿,没爹没妈,从小开家长会都是岑子易和眠眠轮流来,虽然在这一点上,他和班上的其它同学很不同,但萝卜头一直是个乐观向上的好少年,并不会介怀这种芝麻大的事。

    和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开家长会之前,萝卜头尿遁到了初中部门口,站在铁门外翘首以盼,静候他家眠眠老大的光临。

    时间已经是四点二十了,距离家长会开始还有十分钟,班上大多数同学的老爸老妈爷爷奶奶都陆续到校。贺楠两只胳膊从铁门的缝隙里伸出,抱着铁门小脸紧皱,烈日当空,那张清秀白净的脸蛋被烤得红彤彤的,神色凄婉,目光幽怨。

    在二十二分的时候,萝卜头有些慌了,他家老姐打小就有些迷糊,标标准准关键时候掉链子的主,该不会……把他家长会这一茬儿忘了吧?

    思及此,他一惊,连忙无比谨慎地四下张望一眼,跑到一个小角落,在校服里头专门缝上去的兜兜里掏了半天,摸出一个小,然后暗搓搓地把电话打了出去。

    眠眠坐在陆简苍的车里,正低着头玩儿手机,看见来电显示,她眉毛一挑就把电话接了起来,恶狠狠道:“不是不让你带手机么?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是吧!”

    萝卜头一脸嫌弃,将手机扯远几厘米后和她对吼:“你还好意思凶我!还有八分钟就家长会了!你人呢!在哪儿吃喝嫖赌抽呢!”

    “你丫最近胆儿肥是吧!等着,看老子拿了成绩单再收拾你!我在你们朴园巷巷子口了!”眠眠火大,指头一戳就把电话给挂了,一面扳下镜子补妆一面自言自语地埋怨:“这兔崽子最近肯定叛逆期,气死我了。”

    闻言,陆简苍眼底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不说话,径自将车拐进幽深的小巷。

    道路两旁树荫茂密,树冠亭亭如盖,遮天蔽日,隔绝了大部分毒辣辣的阳光,绿幽幽的一片阴凉();。

    她趴在车窗上,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憧憬,小小声道,“我小时候一直都想在这儿上学呢。可是我小升初的时候考得不好,只去了一个普中,后来中考又考得太好了,直接去了二中。这辈子都和这儿没缘分呢。”

    “这个学校的师资很好?”他忽然问。

    眠眠诧异地眨了眨眼睛。她这话只是随口一说,完全没想到他会感兴趣,于是摇头,漂亮的小脸上写满真诚:“师资力量都是其次的。主要是我喜欢这条街上的树啊。”她反手指了指身后,“全是紫荆树,你现在看不出个所以然。等十二月份左右我再带你来,可漂亮了,整条朴园巷都是紫荆花。”

    陆简苍侧目定定看着她,视线专注:“喜欢紫荆?”

    “哎呀也没有……”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呵呵道:“哪儿那么玛丽苏。我就是单纯觉得好看,你想啊,一条街都是花,就跟一盘菜里全是肉一样,赏心悦目嘛。”

    “……”

    停好车后看时间,距离家长会开始还有不到四分钟。董眠眠暗呼了一声糟糕,也没多想,一把拽起身边的仁兄就朝着初中部方向飞奔过去。呼哧呼哧一路疾奔,走到门口的时候,贺楠哀怨的目光宛如伽椰子。

    眠眠囧。

    ……理亏,想发的飙就只能往肚里咽。她悻悻地吞了口唾沫,朝小萝卜头干笑了两声,试探道:“没事儿,每次开始前五分钟都在发成绩单,耽误不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掌给stop了。

    贺楠清秀的班草脸上满是震惊,打断董眠眠的话后,他保持着原本的表情扬了扬脖子,看向她身后西装笔挺的黑衣男人。他的目光原本专注地停留在叽叽喳喳的董眠眠身上,等那丫头话音戛然而止后,他才淡淡看了一眼身前的小初中生。

    萝卜头的嘴都要合不拢了,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这位哥老官是……”说着一顿,还不等眠眠介绍,他就十分了然地哦了一声,“这就是老岑说的188!啧啧,看这身高准没错了,就是188!”

    “……”八你大爷啊……

    眠眠扶额,上前几步横在了两人中间,面向贺楠,十分镇定地摸了摸他的头,道:“萝卜头,我向你郑重介绍一下,这是陆简苍陆先生,你们以后要互帮互助,相亲相爱。”说着凑近几分,勾住萝卜头的肩膀往自己一带,抬起小手遮住嘴巴,低声道,“咱们家新来的,楠哥,罩着点儿。”

    萝卜头是个高智商少年,略一琢磨顿时就明白了。他在陆简苍身上一打量,接着便朝董眠眠投去一记十分鄙夷的小眼神儿,压低了嗓子轻蔑道:“傍大款?”

    “……”什么鬼!

    眠眠气结,两个腮帮鼓得像两颗小包子,表情极其凶恶道:“他追的老子!”还是死缠烂打的那种呢!

    贺楠十分不屑地“切”了一声,暗搓搓地瘪嘴,“难怪最近老岑心情不好,原来你丫变心了啊。”

    变个巴拉拉……

    她听了一阵无语,正要解释解释自己和老岑纯洁的革命友谊,又见萝卜头用自己那张十四脸叹了四十岁的气,摇头惋惜说,“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我是永远支持我子易哥哥的。”

    说完,他一把推开眠眠,仰头看向那个始终沉着脸静默不语的高个子男人,笑成了一朵小菊花:“姐夫好!”

    “……”多么高洁的少先队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