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9

    眠眠嘴角一抽,两条小细腿颤颤巍巍,差点儿就给贺楠兄弟跪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墙头草两面倒,哪边风多就往哪边缩,她觉得,这简直就是萝卜头的真实写照。

    此时,凉风微微日光和煦,墙头草的脸上的笑容却比头顶的阳光还热情。董眠眠敢指天发誓,她和这小子朝夕相对了十大十年,这厮从来没对自己笑得这么真诚而狗腿过。

    大爷的,这什么待遇差距,难道真的是长相决定命运,气场改变人生?

    小初中生笑容满满,陆简苍薄唇弯起一道淡淡的弧度,点了点头,“你好。”

    他的面容仍旧清清冷冷,只是嘴角那抹淡笑,令整副冷厉的面容都生动柔和了几分。

    老董家的三个娃都是机灵鬼,别看萝卜头年龄小,打小在佛具行帮忙,他察言观色的本事丝毫不逊色于那张嘴的甜度。眼前这位大哥哥颜值爆表,气质冷漠又沉稳,身上的黑色西装剪裁精良一丝不苟,一看就知道——好有钱。

    一直以来,贺楠同学给自己的定位都是“一个有气节并善于审时度势的少先队员”,在“岑姐夫”和“陆姐夫”两个选项中,萝卜头只徘徊了不到2秒钟,就做出了一个对自己今后的人生具有深远意义的选择();。

    *的屈服只是一时的,精神上的支持才是永久的,这么浅显的道理还用思考么?老岑,我绝对支持你到底!嗯!

    在内心向岑子易表明了忠贞后,小萝卜头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让开两步朝前头比划比划,嘿嘿嘿道:“姐夫真是太客气了,第一次见面就来帮我开家长会,多不好意思呢!来来来,我们教室在三楼,姐夫慢点儿。”

    眠眠听了白眼乱翻,内心鄙视的情绪汹涌成了一条小河。她在贺楠手臂上拧了一下,压着嗓子说:“瞧你丫这狗腿样儿,就差跟人摇尾巴了。还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简直有辱斯文!”

    董眠眠同学看着娇俏玲珑身娇体弱,力气却一点儿也不小。她自以为自己没用力,萝卜头却依然疼得鬼叫了一声,转过头来怒道:“水灵灵一大姑娘,怎么老喜欢动手动脚的?好歹我在五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

    顿了下,他又换上一副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嘴脸,攥着小拳头道:“谁说我有辱斯文,我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懂个球。”接着又笑眯眯地看向他姐夫,化身小哈巴狗,“姐夫这边走,清洁阿姨刚刚拖了地,有点儿滑哦!”

    “……”哦你个头啊,什么时候见你这么关心过她,到底谁养了你啊喂(╯‵□′)╯︵┻━┻!

    眠眠心里很不爽,然而又不好表露什么,只能暗搓搓地瞪着大眼睛,朝萝卜头的后脑勺扬拳头。正腹诽得不亦乐乎,忽然腰上一紧,被一只修长的手臂捞了过去。她踉跄了几步,娇小的身体紧紧贴上冰凉却柔韧的黑色西服,清冽熟悉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笼罩。

    她的脸瞬间红了,目光尴尬地四下张望一番,周围人来人往,今天是初中部的月考家长会,除了穿着五中校服的男生女生外,还有不少的老师和学生家长。萝卜头的教室在第二教学楼的三楼,中间要穿过一个很长的大厅,此时他们正走在其中,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眠眠又羞又囧,陆简苍的个子非常高,身姿笔挺,面容俊美,走在人群中想不成为焦点都困难。腰上的大手扣得很紧也很稳,迫使她紧紧和他挨在一起,她阴区区地左右观察了一下,发现不少小女生都在偷偷看他,或许胆子小,并不敢明目张胆,扫一眼之后就飞快跑开了,三五成群,红着脸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脸上的温度越来越烫,眠眠连雪白的耳朵根都红透了,低着头,拉拉他的衣袖,看见那银白色的袖扣在光线下熠熠生辉。他低下头看她,低沉柔和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轻声问:“怎么了?”

    “能不能不要抱着我……”她试着伸出爪子推了他一下,整个人像一只煮熟的虾米,声音很小:“这样不太好呢。”

    囧,这里是学校,而且周围好多都是小初中生,全是懵懂无知情窦初开的年纪,打桩精你这样,很容易让他们想早恋的造么……

    陆简苍静默片刻,然后松开环在她小腰上的手臂,“抱歉。习惯了。”

    很平静的三个字,算是一个解释,却令眠眠原本快要退热的脸重新滚烫。她当然知道这是他的习惯,他连睡着之后都会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不许她离开一步。这像是一种无意识的举动,是他对她强烈的独占欲.望的表现方式之一。

    正面红耳赤地思索着,前方就传来萝卜头处于变声期的嗓音,闷闷的,有点焦急的语气:“快走吧,家长会已经开始了三分钟,估计成绩单都发完了呢。”

    第五中学对学生的成绩非常重视,和其它示范中学一样,它也是按照成绩给班级划分序号。萝卜头所在的数学实验班是初二(2)班,班上的学生或多或少都有点门道,出生知识分子家庭的占大多数,所以当迟到的眠眠,带着她家硕大无比的某只走进教室时,大部分家长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给予过分的关注();。

    贺楠的班主任姓张名平安,是一个长得凶神恶煞,实则温柔和蔼的中年大叔,江湖人称偏哥。

    萝卜头入学以来,眠眠给他开过很多次家长会,和偏哥也挺熟。进门儿之后,她牵着陆简苍的大手跟偏哥打了个招呼,一对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正儿八经地胡扯:“张老师,不好意思,路上太堵了。”

    偏哥中气十足地嗯了一声,威猛霸气的面容上浮起一个笑,“自己找位子吧。”然后朝她身旁看了一眼,瞧见一个挺拔如画的高个儿男人。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觉得面生,不由微微皱眉:“这位是贺楠的……”

    “哦,他是我……”眠眠斟酌了一下词句,然后笑盈盈道:“我先生。”

    张平安点了点头,递过去几页装订在一起的a4纸,然后嘱咐董眠眠道:“等会儿开完会,你们到办公室来找我一下吧。”

    眠眠垂眼一看,见那几张装订在一起的纸,印着的是贺楠单科成绩,对应的单科年级排名,总成绩,以及总成绩年级排名,点点头,“嗯嗯,好的张老师。”

    抬眼扫了扫教室,只有最后面还有两个位置,刚好挨着。她大眼眸子一亮,小手拉着陆简苍的大手,牵着他走过去坐好,然后就见班主任打开了电视机,一个戴着厚眼镜的方脸同志出现在了画面中,清了清嗓子扶了扶眼镜,镜头外一个声音道:“ok辣!校长!”

    校长同志点了点头,然后就笑嘻嘻地开口了,“各位家长同志,你们好,我是第五中学的校长郑州荣……”

    电视机里,郑校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电视机外,家长们大多都在仔细浏览自家娃的成绩单。身为贺楠小朋友的姐姐,眠眠这个家长也很称职,她的目光专注地停留在单科成绩单上,然后把另一张总成绩单往旁边儿一递,头也不抬道:“来,一起研究。”

    “……”

    旁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一只骨节分明的右手伸了过来,将成绩单接过。

    教室里静悄悄的,只有校长叽里呱啦的声音格外刺耳。五分钟之后,眠眠已经研究完了单科成绩单,皱起眉头摸了摸下巴,小模样十分怅然,“萝卜头的语文又没及格,忧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萝卜头?”清冷平静的嗓音,低沉悦耳。

    她怔了下,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解释,呵呵道:“哦,就是弟弟。他小时候头大身子小,就跟萝卜一样,全小区的人都那样叫他。”

    话刚说完,后门的方向就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嗓门儿,虽然压得低低的,但是丝毫不能掩饰其中的怒火中烧:“董眠眠!给我shutup!”

    眠眠侧目一瞧,只见教室的后门儿开着,萝卜头伸了个脑袋进来,瞪大了眼睛朝自己呲牙咧嘴。她看了一眼之后就移开了目光,压根没打算搭理他。只顾自继续说:“在家里我们都叫他萝卜头,萝卜头是我们对他的爱称,是他的乳名,必将伴随他健康成长,伴随他幸福一生。”

    “……”

    门外的贺楠同学咬着小手帕哭晕在厕所:卧槽,董眠眠也太牙尖十八怪了,见个人就宣传他叫萝卜头,巴不得全世界都晓得一样。他对陆姐夫很有好感啊,在姐夫心中的美好形象就这样毁于一旦了!嘤嘤嘤……

    这头的眠眠还在感叹,她托着下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忧伤不已,“萝卜头的数学很好,语文很差。偏科现象简直是就是一个魔咒,伴随着我炎黄子孙世世代代……”说着一顿,瞄一眼陆简苍英俊冷漠的侧脸,鬼使神差道:“你中学最好的科目是哪科?”

    他正面无表情地浏览那张成绩单,闻言抬眸看向她,神色沉静,“没有();。”

    “没有?”什么意思?

    陆简苍移开视线不看她,神色很淡漠,语气也显得有些冷,漠然道:“进入军校参加正规学习之前,我在军队长大。”

    眠眠一滞,敏感地察觉到了他话语里的不对劲。她不大了解在军队长大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似乎勾起了某些令他十分不愉快的回忆。毕竟记忆之中,他对她一直都十分的温柔并且宠爱,只在很不高兴的情况下才会语气冷冷地对她说话。

    她眨了眨眼睛,自己只是随口聊聊天,这种反应多少令她有些窘迫。视线微转,看向他平放在双膝上的双手,十指修长,呈现出的淡淡的浅麦色,看上去十分的漂亮有力。她这才注意到,他是以很标准的军姿坐在椅子上,神色清冷如玉。

    浅绿色的课桌和椅子,是初中生门日常用的,对他们来说偏大,正常身高体型的大人坐在上面却很合适。然而……陆简苍的个子太高,骨骼又很大,端坐在这种椅子上……真的是,太特么好笑了==……

    眠眠连忙别过头,忍了忍,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时校长的讲话刚好告一段落,整个教室里安静极了,愈发显得她的笑声突兀,不和谐。前排的家长们好多都回过头来,狐疑地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她察觉了,顿时窘迫不已,捂着嘴干咳了两声别过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家长会继续进行,校长唠叨完,就是班主任和各科老师依次上阵了。

    眠眠原本还打着精神强撑,拿着小本子和笔努力地记啊记,后来等语文老师讲的时候,她听了两分钟就撑不住想睡了——尼玛,总算知道萝卜头的语文为什么差了,这个大妈声音又小又没力度就不说了,整段话连一点起伏都没有,简直是催眠摇篮曲……

    催眠摇篮曲悠悠飘扬,眠眠宝宝很快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于是乎,后面的家长会就被她那么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冰凉的触感轻轻拂过她温暖的脸颊,冷冷的不大舒服,瞬间将瞌睡虫大军驱逐了大半。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揉着惺忪的睡眼支起身,抬眸一瞧,发现家长们已经窸窸窣窣地起身,很快,以各科老师为中心的包围圈就形成了。

    眠眠一双大眼眸子还有几分迷离,恍惚间往身边的位置看了看,空空如也,顿时吓得全醒了——卧槽,打桩精呢!刚才惹他不高兴,所以他扔下她走了?不是吧(⊙_⊙)!

    她惶惶的,一面掏手机一面站起身,忽觉肩上有什么东西滑了下去,连忙捞住,发现是一件宽宽大大的黑色西服外套,冰丝一般,凉而韧……可不就是陆简苍穿身上的那件么?

    刚才她在睡觉,所以他把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她身上……

    眠眠双颊一红,顿觉心里暖暖的。将外套小心翼翼地抱好后,她提步走出教室,不料刚一出门儿抬头看,一张硕大无比的狰狞面容赫然入目。

    她吓得噔噔噔倒退三步,背靠着墙,两条小细腿抖啊抖,颤巍巍地挤出几个字:“张、张老师?”卧槽,突然凑那么近是要干嘛?不知道大叔你的脸长得像超社会的么!

    偏哥方方的脸上是圆圆的眼睛,笑了笑,“贺楠的姐姐,你醒啦?”

    “……嗯。”她拍拍心口惊魂未定,忽然想起了什么,赶忙站直身子道,“哦哦,张老师不是要单独找我么?请问有什么事?”

    张平安笑嘻嘻的,摆摆手,“不用了,刚刚你在睡觉,要说的我都跟贺楠的姐夫说了。”说着,他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眠眠顺着看过去,只见暮色已经低垂,昏暗的浅墨色将天空渲染得像一匹绸缎,走廊上的灯光很暗,周围有点模糊();。视线中,初二年级的班主任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人影,一个穿着浅蓝色的五中校服,勾着脑袋,身形瘦小,另一个则一身纯黑色的衬衣,身躯笔挺冷毅——是萝卜头和……陆简苍?

    他们似乎在交谈,但是隔得太远,她完全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单从这副场景来看……竟然出人意料的,和谐。

    脑海里窜起这个词的时候,董眠眠整个人都惊了惊。

    和谐?萝卜头和打桩精很和谐?Σ(°△°|||)︴她是不是还没睡醒……

    和张平安打了个招呼之后,眠眠抱着西装外套缓缓走了过去。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大部分班级的家长会都结束了,整个教学楼显得有点空。

    走近之后,首先飘入耳朵的是萝卜头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乖巧,和平日里的凶巴巴全然两个样。他说,“姐夫放心吧,我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再上课玩儿手机了,也……尽量不把手机带来学校。”

    “不是尽量,是必须。”男人漠然开口,声音很冷淡,“她要求你做的事,你不能违背。”

    “……”萝卜头耷拉着脑袋,似乎有点不情愿,但又不敢悖逆,只好哦了一声,委屈兮兮的小模样,“我知道了,姐夫。”

    光线暗暗的,她看不见陆简苍面上的表情,只是他的声音是一贯的强硬冷漠,她猜测,他现在的脸色一定不好看——唔,对啊,她今天惹到他了,他本来就不是很高兴。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男人根本不用摆脸色,他只要站在那儿,不言不语都是一种无声的威慑。不知为什么,眠眠觉得这种情景有点大快人心,又有点温暖。贺楠越来越大,她是个女孩子,管教起来难免有点力不从心,岑子易又向来为大不尊,更指望不上。

    在萝卜头的童年中,她很大程度上扮演了一个类似“母亲”的角色,洗衣做饭,照顾他,关心他,但是“父亲”这个角色却一直是空缺的。她想,陆简苍的出现,也许能弥补这个孩子的一些遗憾?

    正胡七八糟地思索着,那道清冷淡漠的嗓音再度传来,平静无波,“她时常为你烦恼。我不允许这样。”

    贺楠瘪了瘪嘴,小声地回答:“下次不会了。”

    两人的交谈有些机械化,眠眠始终安安静静地站在不远处,既不靠近,也不出声打断。她有些惊讶,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看起来并没有之前那么陌生,便猜测,也许是在她醒来之前,已经说了一些时间的话了。另一方面,是因为陆简苍。

    他的性子向来是寡言少语的,能一次性和萝卜头说这么几句话,已经很不同寻常了。

    为什么?

    只是单纯因为,想要帮她管教一下这个小破孩儿?还是有其它的什么原因呢?

    思考了没有结果,索性也不再想了。刚好,这时那一大一小的两只已经谈完,萝卜头抹了把汗舒了口气,顿时如蒙大赦,他转过头朝旁边一看,诧异地眨了眨眼,“眠眠?你睡醒了啊,傻站在那儿干什么?”

    她回过神,“哦。没有,看你们在说话,不好打扰嘛。”边说边上前几步,仰起头,乌黑的大眼睛里盛满笑意,亮晶晶的,嗓音娇柔,带着些小心翼翼试探的意味:“我们先送弟弟回家?”双手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胳膊。

    陆简苍的面色原本还有些阴沉,黑眸低垂,扫了眼她挽在自己手臂上的纤白十指。然后,眠眠就看见他眼底的光芒明显柔和了很多,微微点头,嗓音平静:“好。”

    见他这个反应,她紧绷的神经也暗暗放松下来();。经过这段时间,她已经基本可以应付这个男人的喜怒无常了。通常情况下,只要她主动亲近或者跟他撒娇,他的心情都会变得很好。

    眠眠估摸着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便放下心,至于为什么今天他会忽然不悦……难道是因为提到了小时候的事?她想起他说自己在军队长大时,那种冰冷的眼神,心头突地一沉。

    是啊,正常小孩子为什么会在军队长大?而且他身上有那么多伤,大大小小,各种武器……

    眠眠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心疼,尽管很细微,但是那种感觉却很清晰。她不再深思了,具体原因,等以后再慢慢弄清楚吧。

    离开五中之后来到停车场,陆简苍照例抱起董眠眠,把她放进了副驾驶室,替她系好安全带关上车门。然后长腿一跨坐进驾驶室。可怜的萝卜头同志十分悲催,这种越野车的底盘高度,完全超出他这种还在发育的初中狗的接受范围。

    贺楠站在车门前可怜望,巴巴地眨了眨眼睛。转头一瞧,车里的两个同志都看着自己,一个满脸担忧,一个面无表情,眉宇间甚至还露出了一丝不耐。

    他吓尿,连忙踩着脚踏手脚并用地滚上了后座。

    回文庙坊的路上,眠眠问了些家里的情况。老岑去x城了,所以现在就是刘彦和萝卜头两个人住,她听得皱眉,望向贺楠试探道:“最近,家里有没有什么人来找麻烦?”

    她可没忘记刘彦是个大麻烦,周秦光的人一直在追着他砍,现在老岑不在,赌鬼和秦萧也搬回了陆府,家里就那位大哥和萝卜头,这危险系数也太高了点儿吧……

    不料贺楠一副天真脸,“麻烦?没有啊。我和刘哥都商量好了,你和老岑回来之前,咱们就叫外卖,我软件都下了五六个了。”边说边阴恻恻地笑了下,嗓音低下去,“我跟你说,新用户都有优惠。万事俱备,只待点单!”

    “……”

    眠眠扶额,懒得跟他鬼扯了,只是转眼看向身旁的男人,轻声开口:“他自己在家,没有问题吧?”他说过已经警告了周家,但是却没有告诉她警告的具体内容,她安全了,那周秦光是否会对她的家人动手呢?

    陆简苍清冷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的脸上,英挺的眉微蹙,沉声道:“你质疑我?”

    “……”卧槽,你什么蛇精病逻辑……

    她无语了,生怕又碰到这只打桩精的玻璃心,连忙摇头,小脑袋甩得跟拨浪鼓似的,惶惶道:“没有没有。最近岑子易不在家,就贺楠和刘彦两个人,我只是有点担心……”说完还不忘溜须拍马一番,无比恳切道:“陆先生是何许人也,上可去青天揽月,下可到五洋捉鳖,神通广*力无边,妥妥的神仙转世……”

    后座的萝卜头直接被呛住了,“得了吧你,谁都是神仙转世。上回你把土狗当哮天犬卖的时候不也这样瞎吹么?”

    一听这话,眠眠顿时就变了脸色,她忙忙去捂贺楠的嘴,皱紧了眉头道,“再乱说,老子不客气了!”

    萝卜头灵活的小身板在后座躲来躲去,听见驾驶室里传出一个低沉微冷的声音:“……哮天犬?”

    贺楠乐呵呵的,“姐夫还不知道啊?之前我姐给一户豪宅看风水,卖了一只‘哮天犬’给那户人家,还说那宅子的主人是二郎神转世。”说着哈哈哈了好几声,捂着肚子在后头笑得打滚儿,“八大八万啊,一只土狗,你说那冤大头是多倒霉哈哈哈!”

    “……”

    晴天一道雷劈了下来,眠眠僵在原地风化后再石化,最后哗啦啦碎了一地——呵呵,生无可恋[再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