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50

    如果说现在面前有一把刀,董眠眠只会做出两个选择。

    a:砍死萝卜头。b:砍死自己然后再砍死萝卜头,和他同归于尽。尼玛啊……什么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哮天犬”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件都要拿出来叽里呱啦地说一下,你丫这么鞭神犬的尸,也不怕遭报应,麻蛋!

    ……还特么“冤大头”,冤你大爷个腿儿啊……

    车厢之内突然变得蜜汁寂静,在眠眠心如死灰的目光中,贺楠灵活如狗的小身板儿还在后座欢乐地滚动着,肩膀抽动脸皮抽筋,笑得几乎岔气。毕竟有整整六年的代沟,眠眠同学表示,自己完全get不到他的笑点,她只知道,自己大约,可能,肯定大限将至了。

    她忐忑极了,偷偷往驾驶室瞄了一眼,某冤大头正面无表情地平视着前方,冷峻的侧颜线条在夜色中无比流丽。

    这副不咸不淡的表情,看得眠眠小心肝儿一阵颤。下意识的,她往车门方向挪了挪,尽量把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坨,最大程度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做到静如呆鸡。

    于是就这么呆滞了会儿。然而呆滞着呆滞着,董眠眠还是有些稳不住了。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以她对他的了解来看,这位仁兄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前一秒表现得越平静,后一秒爆发得越彻底,为了避免今晚血流成河,眠眠小拳头一攥,决定坚强地直面惨淡人生();。

    “嗯哼……”她打扫了下喉咙,扶着门把在椅子上调整了一下坐姿,扭头四十五度,白生生的俏脸浮起一抹讪笑,“那个……陆哥啊,其实这事儿吧,不是你想的那样。”

    陆简苍黑眸微侧看了她一眼,神色平静,语气不冷不热,“是么。”

    “……”卧槽,这副“老子还不了解你?”的表情是什么鬼,王之蔑视吗……

    “呃,”眠眠被呛住了,干巴巴地呵呵了两声,面上一副吞了个苍蝇的纠结表情,好半晌才挤出几个字:“那只狗并不是普通的土狗,你养了这么几年,没觉得它格外的威风凛凛么?”

    想当年,她在宠物市场里溜溜地走了一下午,千辛万苦才从一堆土狗里相中那只,带回家又是刷毛又是美容,包装成神兽转世,比隔壁店里那些用草泥马冒充貔貅的走心多了好吗?

    而且她怎么知道那个宅子是陆简苍买的,这种缘分根本就宛如一坨热翔……

    萝卜头听了这话,原本哈哈哈的笑声直接卡在了喉咙里,被口水哽了个半死。他着实震惊了,瞪圆了眼睛瞠目结舌,“啥玩意儿?养了几年?原来你把那只癞头土狗卖给姐夫了?”说着,他换上一副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怒目而指:“董眠眠,你说你咋这么黑呢!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连姐夫的钱都讹,你个禽兽啊你!”

    “贺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眠眠内心的小宇宙濒临爆发的边缘,左手一抓,狠狠把一包卫生纸捏变形,“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皮痒痒了?”

    萝卜头被她唬住了,吓得闹脖子往后缩了缩,嘴里却不甘示弱:“我说错了么?小时候用一包香灰骗我压岁钱的事儿你忘了?那时候我才五岁啊,你也下得了手!专门坑自己人,从小欺负我和老岑就不说了,现在连姐夫都不放过!”

    眠眠气炸,热血冲头脱口而出:“给我闭嘴!都说了我当时不知道那宅子是他的了,要知道我才不止卖八万呢!”

    “……”

    “……”

    一室之内,安静如鸡。

    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之后,眠眠的表情已经不能任何汉语词汇来形容了。她恨不得直接把舌头咬下来,僵硬着背脊,小脖子机器人似的一寸一寸扭到一个方向,真的要哭了:“口误,口误,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这一回,陆简苍不再毫无反应。他冰凉的目光从窗外的某个方向掠过,眉头微蹙,看都不看她一眼,“安静。”

    这语气很不好,眠眠听了瞬间一阵尴尬,暗道果然是生气了。他蹙眉不语的模样十分的冷漠骇人,整个越野车内的温度仿佛都大幅降低。她怂了,自知理亏也不好辩驳,只好撅着小嘴低下头,委屈兮兮地对手指,弱弱地嘀咕了一句“真抠门儿”。

    不是最喜欢她了么?明明说他的财产都是她的嘛。果然男人的真心接受不住金钱的考验,妈哒,八万块钱就显出原形了……

    眠眠心里闷闷的,顿时有点不开心,连干煸萝卜头的心情都没了。车里死寂,贺楠心里也惴惴的。那位陆姐夫的气场本来就很吓人,这下子冷了脸,俨然一座巨型冰山镇定剂,他当然不敢再闹腾。

    悻悻地咽了口唾沫,萝卜头眨巴着眼睛看了眼窗外,这才发现越野车已经驶入了文庙坊一带,道路两旁是挨着的商铺,檐下清一色地悬挂着古色古香的风灯,遥遥灯火映照,映衬着明代时期的建筑群,愈发显得惶惶如画美不胜收。

    就着长街朝前打望,还差几百米就是老董家的老小区。见状,贺楠动了当身子,伸手把边儿上的小书包捞了过来,右手一伸打了打眠眠弱不禁风的小肩膀,压着嗓子道:“哎();。”

    眠眠还在郁闷打桩精那句冷冰冰的“安静”,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朝贺楠回头,凶巴巴的三个字:“干什么!”

    揭她的底拆她的台,还好意思跟她说话(╯‵□′)╯︵┻━┻!

    萝卜头一秒变小狗腿儿,嘿嘿嘿道,“老姐,这个月的生活费……”他三根指头捻了捻,小媚眼儿抛得风情万种,“是不是该发了啊?”

    “……”卧槽!

    揭她的底拆她的台,还好意思跟她要钱(╯‵□′)╯︵┻━┻!真是恬、不、知、耻……眠眠无语了两秒钟,扶额,然后将y的小钱包掏了出来,数啊数,数出几张毛大爷递了过去。

    萝卜头笑得一脸真诚,用唇形跟她说了一句“谢主隆恩”。

    董眠眠很快转过来身子,懒得理他了。

    夜色柔和而温婉,风灯勾勒起一片浅金色的光芒,将这片历史悠久的古巷轻轻笼罩。由于现在的时间还不算很晚,许多店铺都还开着,也有稀稀落落的行人游客还在取景拍照。

    纯黑色越野车明显减速,平缓前行,在一处所有光线不及的死角处,陆简苍将车靠边停稳。

    眠眠转头看了眼贺楠,语气不佳,“要我送你上楼么?”

    “不用不用。”萝卜头回答得很干脆,背好了书包就准备推车门,“都到楼下了——咦姐夫停得有点远……没事儿,我多走两步就行了。”

    “坐好。”陆简苍忽然说,低沉冷漠,完全命令式的口吻。

    闻言,眠眠怔了下,看向他,却见他锐利冰冷的视线平静地看着窗外。她家小区大门的不远处,依次停着三辆黑色轿车,很眼生,不像是他们小区里住户的私家车,隔着一段距离,也不怎么看得清车辆的标志。

    贺楠的五指原本已经碰到了门把,闻言立刻僵住了,抬起头,面色狐疑地望向董眠眠。她也很不解,陆简苍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奇怪,而且都到家门口了,竟然不许贺楠下车?为什么?

    不等眠眠将这些疑问问出口,陆简苍却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是陆简苍。今天负责文庙坊区域值勤的是黑刺,命令他立刻警戒。我所处的位置是……”他说出了一个十分具体详细的地址,沉声道,“这里有三辆可疑汽车,其中两辆的车牌号,我在周家见过,怀疑是周秦光的人。周家没有理由无视eo发出的警告,立刻联络北极熊,调查周秦光近两天的所有人员往来。”

    他的语气十分的沉稳冷静,然而这些话传入董眠眠的耳朵,却令她整个人都生生一惊。难怪之前他的脸色会忽然变得难看,她以为他是在生气,其实是因为发现了可疑情况?

    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目光透过车窗死死看着那三辆黑色轿车。夜色中,它们安静地停靠在路旁,车窗是半透视的,从外往里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异常,如果没有极其敏锐的洞察力和对危险的独特嗅觉,人们根本不会过多地注意。

    而且……她眸光中掠过浓烈的惊异——他起疑心,是因为车牌号?竟然会注意那种细节?偶买噶,这技能也太变态了吧,过目不忘吗Σ(°△°|||)︴……

    简短明了的下达指令之后,陆简苍挂断了电话,静默不语,眼中的神色却愈发沉冷。

    看着那三辆来路不明的黑色轿车,眠眠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掌心泌出了丝丝汗水,她咬了咬唇,纤白的十指不自觉地收拢,骨节处根根泛白,无意识地绞着纯白精秀的裙摆();。

    萝卜头还身处状况之外,脑子里一头雾水,却依然被忽然凝重的气氛所感染。他收回了握住门把的右手,循着两人的目光朝前看去,忽地想到了什么,大皱其眉:“遭了……”

    眠眠抬眸看向他。

    “姐……”贺楠稚气白净的面庞前所未有的严肃,嗓音出口,带着丝丝颤抖,“刘哥这会儿可是一个人在家里……”

    闻言,她心头一沉,却也没有立刻回话,只是侧目定定地看向陆简苍。那张英俊的面容淡漠而清冷,只是眉宇间仍旧拧着一个漂亮的结,俨然是在专注地思考,仿佛没有其它任何事能使他分心。

    她明白这个时候不能添乱,于是将心头的疑惑都按捺下去,飞快地朝后瞄了一眼,低声喊道,“萝卜头。”

    “怎么?”贺楠清秀的面庞仍旧惊疑,惶惶地回了一句。

    董眠眠沉声道:“从现在开始,保持安静。”

    “……哦,好。”他迟迟地点头,接着就拿手捂住嘴,不再吱声,只是战战兢兢地盯着窗外。

    浓黑的夜色如墨,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长街上的行人比之前更稀少了,不少的店主从各自的商铺中走了出来,关门灭灯,小半会儿的功夫,文庙坊的店铺就关得七七.八八了,只剩那些纸糊的风灯在夜风中摇曳晃动,孤零零的,显出几分凄婉之态。

    等待很难熬,眠眠的拳头越握越紧,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那三辆形迹可疑的黑色轿车有了动静。车门推开,下来数个青年。她凛目,注意到那些人的穿着不一,十分随意,但都是人高马大的魁梧壮汉,一看就非善类。

    她大致数了数,一共七个人左右。

    “眠眠,刘哥还在楼上,放着不管么?”贺楠有些着急了,虽然和那位明星助理非亲非故,但好歹也朝夕相处了十来天。看这阵仗,傻子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这群人来势汹汹,刘彦就一手无缚鸡之力的菜帮鸽子,不被削成片儿才怪!

    董眠眠脸上倒是很平静的样子,心里却在翻江倒海,正纠结不已的时候,汽车中控台的显示器接通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北极熊。

    “指挥官。”一道男性嗓音响起,语速略快,但态度极其恭敬,“b市时间的昨天晚上十点半,周秦光与sip的指挥官进行过一次视频对话,时长35分钟。我们怀疑,sip接受了他的雇佣。”

    “西蒙费克?”陆简苍平静地说出一个名字。

    “是的,西蒙费克。”北极熊答道,“在过去的五年间,sip一直在暗中破坏eo与各国的战役合作,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们接受雇佣,根本目的是正大光明与eo确立敌对立场,指挥官。”

    这番对话是纯英语,萝卜头一副听天书的迷茫表情,眠眠两道秀气的小眉毛却越皱越紧。sip?听北极熊字里行间的叙述,应该是另一个雇佣军公司,和eo长期处于你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你的状态。然后终于有了个机会,于是就要和eo开干了。

    ……好特么chi激==。

    她脑瓜子转得飞快,目光仍旧死死地盯着那些身形高大的壮汉。片刻的功夫,他们已经走进了小区,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看见他们小区的守门李大爷走上前去,大概是在照例进行询问和登记。

    几分钟后,单纯善良的李大爷回了门卫室,那几个大汉就朝老董家所在的单元楼去了。

    眠眠这下是真的慌了,豆大的冷汗顺着额角不住滚落。忽地,耳畔传来一个声音,低沉平静,没有一丝温度,“想救刘彦?”

    她眸子里浮现一抹诧异的神色,转头看,暮色中,陆简苍俊美沉静的面容冰雕一般冷硬();。这个节骨眼儿,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功夫思考,只能紧紧盯着他,点了点头,“……是的。”说完似乎有些心虚,移开目光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陆简苍静默了片刻,“那么黑刺会确保他的安全。”

    “?”

    董眠眠心头微惊,又听见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依旧平稳而清冷,“我承诺过。我只要你,其余你要求的,我都尽力满足。不会食言,任何情况下。”

    “……”

    她的心跳原本就非常急促,他的嗓音传入耳膜,奇异地安抚了焦躁不安的情绪,却令她血液的流速更快。脸上的温度烫得吓人,她猜测,自己现在一定像颗熟透的红苹果。

    “咳……”后座的人没忍住,直接咳出了声。

    猝不及防就被秀了一脸,萝卜头同志显得很尴尬。对于这种大手拉小手,虐遍天下单身狗的可耻行径,他极其之鄙夷,然而敢怒又不敢言,只能默默戴上耳机打开手机酷狗,放了一首“义勇军进行曲”,安抚自己受到暴击的小心脏。

    想起贺楠还在后面,眠眠的脸蛋更红了,毛茸茸的脑袋低低勾着,恨不能找个洞钻进去,再用泥巴把自己填平。

    “眠眠。”陆简苍低声道。

    她抬起头,白皙的双颊红红的,“嗯?”

    “过来抱着我。”他还是沉着脸,英俊的容颜没有一丝表情,冷漠的视线扫过越野车的左面后视镜。

    “……”这是瞬间从头发丝红到脚趾头的眠眠。

    “……”这是瞬间嘴角狂抽的萝卜头。

    她囧囧有神,惊呆,完全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抱着他??这种时候抱个巴拉拉啊,刘彦大哥还生死未卜呢好么……

    然而就在她愣住的同时,陆简苍飞快地解开了她的安全带,然后长臂一捞将她搂了过去,一手抱紧她的腰,一手飞快地打方向盘。她怔怔的没回过神,紧接着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吻落在额头上,很快又离开。

    他的唇在她耳垂边沉声命令,“抱紧。”

    “……”这回眠眠意识到到了不对劲,也不敢耽搁,乖乖在他腿上坐好,然后八爪鱼一般牢牢抱住他的脖子。由于内心很慌张,所以非常用力。

    “很好。”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竟然从他低沉清冷的嗓音中听出了一丝笑意,又听见他继续说:“不然你会害怕。”

    眠眠怔住,下意识地问道:“有什么……”

    “坐稳。”他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目光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上呆若木鸡的小初中生。显然,这两个字是对贺楠说的。

    话音刚落,越野车骤然往后急退,她始料未及,吓得低呼了一声,萝卜头更是直接被惯性甩得扑倒了前面来。这阵颠簸之后,车身便飞快地朝前方笔直地疾驰了出去,速度快得直逼q.q飞车。

    她一脸懵逼,仰起脖子看了看陆简苍。他英俊至极的容颜覆上了一层严霜,目光沉静,薄唇微抿,时刻留意着后视镜。她顺着看过去,背上的衣衫顿时被冷汗全部打湿——

    至少四辆诡异的黑色汽车,紧紧跟在他们后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