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54

    不知道从哪里听过一句话,感情这种事,从来都没有谁对谁错。如果两个人想要经营好一段爱情,那么一定会有让步更多的一方。忍耐,理解,包容,体谅。如果每场争执都要分出一个孰是孰非,那只能说明,对方不够爱你。

    陆简苍话音落地之后,整个安静的空间中,仿佛连空气都跟着滞留了几秒。

    眠眠眨了眨大眼睛,脑袋枕在男人修长的手臂上,微微仰头,目光惊异地盯着那张俊脸。他的神色十分平静,黑黢黢的眼眸像两汪深不见底的泉水,里头黯淡而专注,正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她。

    不受控制的,董眠眠的心微微颤抖了一瞬。

    他的眼神总是能轻易左右她的呼吸,这样的认真而沉迷,仿佛他的眼中只有她,他的世界里也只有她。

    “刚才的话,我可以不可以理解成……”眠眠两只小脸蛋红红的,在脑海里斟酌了一会儿词句,态度总算柔软下来。虽然很没出息,但不可否认,他的话语总是能轻而易举直戳她的心窝,她盯着他,放在他胸膛上的小手微微收拢,轻声试探道:“你让步了?”

    妥协,让步,这是争吵之后,他给出的回应吗?

    陆简苍沉默了几秒钟,接着长指抬起她的下巴,薄唇在那娇羞微红的小脸上落下细密的吻,从额头到下巴,然后在她呼吸不稳之后,高大的身躯将她温柔而强势地包裹,将她完全锁进温热坚韧的怀抱中。

    眠眠的思维有些混乱,他的吻也变得越来越炽.热,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她被他亲得娇.喘微微,迷蒙的视线看向正啃咬着自己小脖子的男人,艰难地挤出几个字:“等等,先、先说完!还没说完!”

    董眠眠当然知道他想做什么,只是从另一方面来讲,每当面对那双漂亮深邃的眼睛,她总会有一种不忍拒绝的感受。but,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吵了一架,总不可能又不了了之吧……

    她有点无奈,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让打桩精意识到一件事——并不是任何事都能靠一首炮兵进行曲来解决的。

    男人有须臾的停顿,他的唇暂时离开那副柔弱无骨的娇躯,抬了抬眼,黑眸俯视着那张双颊潮红目光迷离的小脸,眸色锐利无比。短暂的凝视之后,他微微蹙眉,低头用力吻住了她溢出破碎词句的红唇,从轻柔逐渐变得热烈如火。

    握住她纤腰的大手,微微收拢,力道逐渐增大。

    “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想法和思维,不喜欢被人控制。不喜欢唯命是从……”低哑的嗓音在娇嫩的唇齿间响起,他逐一重复刚刚她说过的所有话语,然后低笑道,“一个完全属于我的小东西,把我骂得狗血淋头。”

    “……”眠眠怒了,两只爪子用力推搡他胸前的肌肉,“陆简苍!什么都你决定,那我能干什么?”卧槽!商量的意义在哪里?

    他的嗓音低沉含笑,之前的阴霾同不悦似乎都不见了踪影,“你只需要享受。”

    “……”#¥%……&

    整个卧室出奇的静谧,气氛也十分的温馨。然而几秒种后,这种难得的小清新就被无情地破坏了。陆简苍将她重新压回了那张巨大的床,埋首在她柔滑的脸颊和颈窝处舔吻肆虐,她小脸赤红地抗议了几句,不过很快,那些声音就被他全部吞入了口中。

    接着眠眠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或许是争吵积蓄了太多没来得及爆发的洪荒之力,又或许是她媚眼如丝的样子格外撩人,打桩精同志今晚格外激动,一直把眠眠翻来覆去地折腾到了天明时分。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某人终于稍稍餍足,搂紧了怀里精疲力竭奄奄一息的小东西,又吻了好久才意犹未尽地入睡。

    次日上午,董眠眠从睡梦中转醒。

    看着窗外普照大地爬上天空的太阳公公,眠眠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还没回过神。然后就听见沙哑慵懒的嗓音从背后传来,明显心情愉悦,“早。”同时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她的后脑勺。

    “……”噢……漏。

    一时间,昨晚某些极度羞人的画面一一浮现在脑海,放映机似的连续不断。眠眠整个人都被点着了,用尽全力从男人怀里挣脱了出去,然后就光着脚丫子飞叉叉地跑进了浴室,关门,上锁,动作麻利一气呵成。

    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流倾泻而出。

    眠眠深吸一口气,然后将快要自燃的脸蛋深深埋了进去,用最传统的物理方法进行降温。然后抬起头甩甩脑袋,把一只只举着3d动图的小黄人从脑子里踢了出去。

    卧槽。

    卧槽卧槽。

    她羞愤得想拿把刀自戕,内心惶惶不安,犹豫了好半天,最终把带进浴室的小手机给开了机,然后颤颤巍巍地戳开safari浏览器,再颤颤巍巍地敲击九宫格,输入了一行字。

    两分钟后,眠眠浏览完了相关知识。她锁上手机屏幕懊恼地低吼了一声,整张俏丽的小脸都快冒烟了——尼玛,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突破她这个看似是个猥琐佬,实则极其小清新的少年郎的心理承受极限啊有米有,大爷的。

    于是乎,被羞窘之情压得摇摇欲坠的眠眠同学,整整一天没有理过她养的打桩精。

    面对这种现象,向来对两人的感情生活十分关注的军官们,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八卦状态。

    窃窃私语叽叽喳喳,然后大家就听见最年轻的小士兵十分忧伤地说了一句话,“昨天晚上,指挥官和小姐似乎在吵架。深夜三点半左右,我和刺客在三楼巡视,隐约听见小姐哭得很厉害的样子。”随之,他叹口气,暗搓搓道,“估计是在打架。”

    刺客点点头,“是啊是啊。指挥官实在是太不怜香惜玉了,小姐是个多么柔弱的雌性啊,怎么能下毒手呢?”

    其余军官:“……”

    北极熊捂着嘴干咳了一声,然后拍拍两个小士兵的肩膀,十分的语重心长:“找个日子把单脱了吧。”雇佣军里还有这么纯洁的小处男,真是一个奇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