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70

    月华如水一般洒满大地,幽蓝色的绸缎丝丝笼罩一切。车窗外的夜色仍旧繁华无比,不少打扮入流的年轻男女们站在街边拦车,现在的时间是凌晨12点左右,正是b市各种夜蒲街区生意最火爆的时候。

    眠眠的目光从一张张妆容妖艳的面容上收回,转而看向驾驶室里的高大背影。黑刺安静地驾车,握住方向盘的双手骨节分明,刚才一番恶斗,指尖沾上了些许血迹,却丝毫不影响那十根手指的美观。

    她的神色僵滞了一瞬,一时无比尴尬。

    询问关于“女朋友”的事情,只是为了换一个较为轻松的话题,不想反而弄巧成拙了……眠眠清了清嗓子,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黑刺的反应却相当平静。他嘴角微勾,语气嗓音没有一丝异常,“没关系。小姐如果想转移注意力,我不介意和你聊聊自己的感情生活。”

    说着顿了下,打方向盘转弯,接着他才继续开口,带着些戏谑的意味,“不过得瞒着指挥官。以他的性格,如果知道我私下和你聊天,说不定会直接杀了我。”

    董眠眠脸色一阵青红交织,呵呵笑了两声,“……你开心就好。”

    “她的名字,叫洛丽塔。”黑刺说得轻描淡写,一边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点燃,视线落在后视镜上,里头的年轻女孩儿眉眼平静,只是脸色微微发白。他挑眉,扬了扬指缝间的香烟,“小姐介意么?”

    “不会。”眠眠摇头,通过后视镜和他对视了一眼。

    那双眼睛之中平静无波,甚至萦绕着一丝很淡的笑意。然而不知为什么,她却似乎能从中读出种难以言喻的悲戚。

    静默了几秒种后,略微沙哑的男性嗓音在车厢内响起,淡淡道,“那时候我负责押运一批货物去新西兰,在路上出了点事故。”白色烟圈从黑刺的口中吐出,他轻轻笑了下,“一个才拿到驾照一个月的小姑娘,撞了我们的车。”

    “……”眠眠认真地听着。

    “直到现在我都在后悔,如果当时我选择走另一条路,洛丽塔就不会认识我,她的人生,就会完全不同。”黑刺吸完了烟,降下车窗随手将烟头扔了出去,原本淡漠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

    她抿了抿唇,半晌才低声道,“你们一定很相爱。”

    一阵难耐的死寂之后,黑刺呼出一口气,目光漠然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和笔直延伸向前的柏油马路,“如果没有我,她的人生,会是难以想象的美好。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说法,凡事成为雇佣军的人,灵魂都已经交给了魔鬼。”

    随口提起,没想到却会得知这样一个缠绵悲哀的故事。眠眠的心情也更加沉重了,闻言摇头,“中国没有雇佣军。”

    “也是,差点忘了。”黑刺笑了笑,“因为世界上的所有雇佣军,都不忠于国家,不忠于民族,只忠于利益。战争当中,为了花大价钱的雇主,部分佣兵只能选择背弃母国。金钱至上,利益高于一切。”

    “……”

    “不被上帝原谅的人,不配得到美好的爱情。”黑刺的嗓音低低响起,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转过头,深邃的眼眸看向董眠眠,挑眉,“当然,指挥官是除外的。”

    眠眠疑惑地皱眉,“为什么?”

    “因为他是战神啊。”

    “……”呵呵,好冷的笑话==。

    在这之后,董眠眠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关于“黑刺的感情生活”,她知道了开头,也知道了结局,中间的过程就没有必要好奇地追问了——从黑刺的反应来看,这必定是一段让他十分刻骨铭心,甚至悲痛欲绝的往事。

    一路静默不语,回到陆府之后,整个宅子仍旧如往常一般沉肃冷清。留驻的大丽花快步迎出,带着黑刺前往军医的治疗室,眠眠跟在后头,一直到斯密瑟医师处理完那道狰狞见骨的伤口,她才独自上楼回到卧室。

    刷牙,洗澡,换上睡衣,最后关灯躺到床上,闭上双眼。

    此时此刻,她心中的感受着实难以描述。像是在心脏的位置放了一块被热棉花包裹的冰块,温暖之下,一片冰凉。

    以陆简苍的性格,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绝不会选择让她先行离开。他向来高傲强势,目空一切,仿佛所有东西都在掌控之中。在这之前,他们也曾一同经历危险与生死,他总是淡淡地说“别怕”,“交给我”,然后牢牢将她护在怀中。

    可是这一次,他却让她离开。

    她比谁都清楚,陆简苍最不喜欢的事就是和她分开,然而这一次,他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就只能说明一点,情况的危险程度……或许会超出他的控制范围。

    董眠眠在床上翻了个身,面朝着窗口的方向侧卧,眸子定定望着树梢处那轮镰刀似的半弦月。

    其实在在回来的路上,她就觉得不对劲了。以西蒙费克的身手,他想要脱身轻而易举,根本不用等到黑刺举.枪的那一刻。他这么做,极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或许……会有其它的什么阴谋。

    陆简苍一定和和她有相同的怀疑。

    ……未知的事物往往是最可怖的。他要绝对地保证她的安全,所以才会向黑刺下达那样的命令。

    这个认知令眠眠心中无比温暖,然而对他的担心,却更加的强烈。以西蒙费克的难缠和狡猾,他究竟准备了什么阴谋?短短的十来分钟,他可以做什么事?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夜越深,董眠眠却越清醒,躺在深色大床上辗传反侧。一段时间之后,她起身下了床,穿上拖鞋,准备去找贺楠或者岑子易聊聊天。

    然而刚刚走到门口,眠眠左手微抬,还没碰上门把,实木门就被人从外头推了开。一个黑色乔木一般的高大人影,朝她大步走来。

    “陆哥哥?”眠眠诧异地低呼了一声,正准备去拉他,那副极其高大沉重的身躯却直接朝她压了下来,她吃了一惊,娇小的身躯完全被他裹在怀里,不得不用上全身的力量才能勉强支撑。

    与此同时,她闻到了在空气中肆意弥漫的血腥味。

    “小姐!”北极熊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连带着还有杂乱的脚步声快速靠近。他的语气中再没有了平日的镇定冷静,无比焦灼道:“指挥官受了伤,情况很糟,快扶他进去!”

    眠眠怔住,抱紧男人窄腰的小手摸到了一片滑腻,她微微垂眸,月光依稀照耀,十根纤白的手指被染成了暗红一片,全是血。

    她脑子里嗡嗡的,忽然只剩下空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