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9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r44

    “想我了么?”

    很轻的四个字,隔了数千公里的距离,遥遥传来。寂静的深夜,整个城市都在睡梦中,一切都是静的,只有听筒里的嗓音清冷微哑,近得像在她耳畔的呢喃。

    眠眠脸上一热,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握住又松开,涌起阵阵酸涩的甜蜜。她的父母过世得很早,和大部分家庭健全的女孩儿不同,她有一副弱不禁风的外表,内心却比很多男孩子都坚强。

    她觉得自己变得很没出息,当初在泰国,死到临头了也没掉一滴泪,却在听到他声音的这一刻,鼻子发酸。

    ……这才分开了十几个钟头啊,她到底是有多想他otz……

    尼玛,真是宛如一个智障==。

    眠眠在心中暗暗鄙视了自己一会儿,接着才吸了吸鼻子,红着脸声若蚊蚋地嗯了一声,支支吾吾含混不清道:“当然想你啊。”说着顿了下,指头无意识地挠着透明的玻璃窗,又小声道:“你现在在转机?”

    她之前在网上查过,中国和索马里是地地道道的地球两端。隔了一帽子远,坐飞机都得去埃及转一次,正常情况下,路上起码得花二十几个小时。现在距离他们分开也就十几个小时,她猜测,他应该是在转机的过程中,抽空给她来了个电话。

    延迟了几秒种后,陆简苍的声音再度传出,低低的,略微沙哑,周围的背景似乎也变得有些嘈杂,“不用转机。”

    “……”她眸光微动,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干雇佣军这一行的,地理坐标随时都可能一天几换,eo连军用战机都有一大堆,当然也会有普通的私人飞机,从中国飞往索马里,只需要专门制定一条航线就能完成();。

    眠眠大概猜到了几分,却又觉得有些好奇,不由道:“听说咱们大中华对私人飞机有管制,一个不对劲就有战机过去拦截——陆先生,你们没遇到这种麻烦吧?”

    “先到的日本,为了避免麻烦。”他淡淡道,“中国的规矩太多。”

    “……哦。”她点点头。

    这番对话进行得很奇怪,眠眠懊恼地咬紧下唇,给自己一闷锤的心都有了——卧槽,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电话,她家打桩精开了个那么柔情似水的头,她却在之后,把话题引往了一个完全不搭噶的方向,和他正儿八经地讨论起了国际私人飞机行业的问题……

    她不是有很多话想讲么?不是很想提醒他刀枪无眼注意安全么?不是还想撒个娇打个滚儿让他早点回来么?卧槽,说啊!

    静默了几秒种后,意识到自己有多愚蠢的眠眠同学醒悟了过来。于是,她小拳头一握,做了个深呼吸后鼓起勇气,对着电话筒道:“陆先生,下面这番话可能很矫情,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其实从和你分开的那一秒钟开始,我就一直在思念……”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粗犷的男声从听筒里依稀传出,恭敬而生硬:“指挥官,还有两公里到达猎.豹驻扎的营地。”

    随之是陆简苍的回复,波澜不惊的语调,语速平缓,嗓音却透出彻骨的冷,“立刻连结整个索马里战区eo士兵的通讯,接入加密频道。”

    “是。”那个士兵恭敬答道。

    又一个士兵冷声道:“敌方通讯兵的来电,表示为了避免一场恶战和更多的伤亡,他们可以和您进行谈判,指挥官。”

    “请他转达拉汉文兰,我从不谈判。”这个声音的语气是平静的,字里行间却透出不加掩饰的倨傲和冷漠。

    低沉悦耳的美式英语连珠串一般地刺激着耳膜,眠眠脸色发白,握着手机的五指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就在这时,听筒里又传出了一阵怪异的响声,和之前听到的那些一样,却比之前听到的更加清晰,响亮。

    刚才的那番对话,再结合那些怪异嘈杂的声响,她后知后觉地回过神——那些异响是间接不断的,来自远处的爆炸,车轮碾压过崎岖不平的地面,还有时不时从通讯器里传出的电流声。

    陆简苍已经抵达了索马里战区,而他在到达营地的前一刻,拨通了她的电话。

    整个空气仿佛都有些凝固了,静美的b市夜景,拂过耳畔的温柔夜风,都变得极其遥远和空洞。董眠眠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从平稳逐渐变得急促,胸腔里的心脏鼓雷一般震动着,浑身的血液却在变凉。

    一片嘈杂和人声的间隙,他忽然叫她的名字,“眠眠。”

    这个声音不同于命令士兵时的威严冷漠,低柔而温和,像是细润的清泉流过整片黑夜。

    眠眠握手机的五指在发抖,担忧和恐惧的情绪前所未有的强烈和真实,潮水一般吞没她的思维和神经。她抿了抿唇,不得不换只手握住手机,担心被他听出她的异样,所以只回应了一个字,低低的,柔柔的,“嗯?”

    “不必担心。我会平安回来,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低沉的嗓音,略带亲昵和安抚的语气,从听筒里平静传出,却重如千斤一般有力。她眼角忽然就湿了,甚至可以想象他说这句话时,清冷黑眸中的柔和,以及唇角那抹淡淡的笑容。

    这个时候,多余的语言无益,除了信任和等待,董眠眠明白,自己根本什么都不能做();。

    她在中国,而他在索马里,他们之间相隔了整整一万多公里的距离。而在几分钟后,她会在温暖柔软的被窝里呼呼大睡,而一场恶战,一次毁灭性的屠杀,会由他完全主导,在索马里丛林上演。

    陆简苍专门打来这通电话,是因为知道她会担心,专门进行安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怎么能做到……对她这么细致温柔?

    脑子里乱糟糟的,心头也像是被什么重物压住,使人喘不过气。眠眠握紧手机用力地点头,声音出口,没有哭腔,但是很哑也很干涩:“好,我相信你。”

    他柔和地嗯了一声,低沉悦耳的嗓音再度响起,朝她道:“进入战斗状态之后,我不会和你联系。”

    眠眠点头。进入战斗状态之后,她也没指望他会再给她打电话什么的,坦白说,在混战不休的索马里,这通电话能接通,在她看来都是个奇迹了,不知道他采取了什么方法。更何况在丛林深处,信号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存在。

    然而这时,陆简苍低声补充了一句,是对刚才那句话的解释,嗓音沉静而平缓:“听见你的声音,想到你的脸,都会让我分心。这对指挥作战不利。”

    “……”这种理由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完全没必要说出来……呢>_<……

    眠眠脸上滚烫一片,两抹酡红的云朵立刻飞上了双颊。她既觉得羞涩又觉得甜蜜,更多的却还是对他的担心——尽管绝对相信他的军事才能,大丽花等人也再三对她安抚保证,但这根本是一种不可控制的情绪。

    对他的思念和担忧,在这一刻爆发得淋漓尽致。

    纤细的五指在玻璃窗上死死收拢,眠眠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电话的另一头,士兵冰冷麻木的嗓音又一次传来,恭恭敬敬道:“已经全部接入加密频道,您随时可以与所有人员通话,指挥官。”

    陆简苍淡淡点头,锐利冰冷的视线直视前方,忽然沉声命令道,“让冲锋队打乱之前队伍留下的痕迹。”

    眠眠做了个深呼吸,合上眸子,用力地捏了捏眉心,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继续打扰他了。于是她说:“先挂了吧,陆先生,你要小心哦。”不在你身边,我什么忙也帮不上,我唯一能做的,似乎只剩下不给你添乱了。

    “乖,现在上床睡觉,听话。”他低声道。

    “好。”眠眠甩了甩头,光着脚丫子重新跳上床,用被子把自己整个儿裹了起来,然后张红着小脸轻声道:“其实、其实我已经习惯被你抱着睡了呢,没有你抱我睡不好……”

    不知是沉默还是延迟,电话另一头安静了一阵。半晌后,他说了句什么,眠眠脸陡然飙升至最高温,挂完电话之后羞涩地低呼了一声,拉高被子,将小脑袋整个埋了进去。

    被窝里一片漆黑,他低沉醇厚的嗓音依稀回荡在耳畔,低沉含笑:“我会尽快处理好一切,回到你身边,我的眠眠。”

    一种难以言语的羞涩暖甜在胸腔里弥漫,董眠眠抬起两只微凉的小手覆上双颊,借以降低那灼热得让人不安的温度。

    她想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最初相识的时候,陆简苍会对她提出那种毫无道理的要求:给自己一个身份,留在他身边。

    眠眠在床上翻了个身,面朝着窗户的方向,整个娇小的身躯习惯性地蜷成一团。

    她的生活中时常充满着分离,和爷爷,和岑子易,和贺楠,和朋友。这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她这么讨厌并且惧怕“分离”。她想要和陆简苍在一起,一直在一起();。这个念头蓦地蹿升起来,并且越来越强烈。

    战争和屠戮,对她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词汇,却是她男人的家常便饭。如果她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那么这种分离似乎就无可避免,除非她选择离陆简苍,或者陆简苍带着整个eo改个行。

    唔,后者可行性不大。规模如此庞大的一个军团,养着无数精兵强将,要陆简苍为了她放弃这个经营多年的事业,眠眠自问没有那么自私。

    前者……

    算了,连纠结的价值都没有。董眠眠敢打赌,一旦她表现出一丁点儿这种念头,陆简苍绝对会给予她永生难忘的强硬镇压,惨不忍睹,惨绝人寰……

    她皱了皱眉,在床上滚来滚去地认真思考。

    心里揣着事,又担心打桩精在索马里的情况,睡眠质量一向非常高的眠眠,再次失眠了。

    辗转反侧了一整夜,好容易捱到天边泛起鱼肚白,金光蒙蒙的时候,她立刻顶着一双黑眼圈从床上爬了起来,上前几步,暗搓搓地敲响了大丽花的房门。

    听见响动之后,秦萧从睡梦中醒来,侧目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早上6点15分。

    “……”

    大丽花嘴角一抽,着实是震惊了,两眼惺忪地趿拉上拖鞋起床,一开门,一颗毛茸茸的鸡窝脑袋就探了进来。她怔了下,“小姐?这么早有什么事么?”

    “那个,花花啊……”眠眠的笑容透出几分迷之尴尬,嗓子压得低低的,道:“你能不能给我具体讲一讲,加入eo需要哪些手续,然后成为女兵需要哪些条件,加进去之后除了打打杀杀,还有没有别的事儿能干?”

    大丽花皱眉,以为自己没睡醒听错了,“抱歉,小姐我没听清楚,你能再说一遍么?”

    眠眠眨巴着大眼睛复述了一遍,然后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伤春悲秋道:“我虽然是个巴西柔术棕带,听上去挺像那么回事儿,但是你们也知道,我这点儿渣渣本事,上了战场铁定是枚端庄严肃的炮灰……”

    “小姐想加入eo成为女兵?”秦萧诧异地瞪眼,脸上的表情困惑不解,“eo虽然是雇佣军公司,但是完全按照模式运作,小姐想加入我们的话,完全可以选择财务,投资,人事等部门,十分的安全,也相对轻松。”

    “。”眠眠竖起跟细嫩嫩的指头摇了摇,“那样就没意义了。”

    她唯一的目的,是想陪指挥官一起战斗而已啊,囧。

    和秦萧简单地交流了一会儿,董眠眠耷拉着小脑袋飘回了卧室,往床上一趴,仔细地思考着大丽花的那些话。依照那位耿直girl所言,凡是能入伍eo的士兵,要么是各国特种部队的精英,要么是军校毕业的优秀人才,大部分都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男兵要求如此,女兵的要求则更高。

    如果她想要成为其中一员,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接受最完整的军队训练,体能,射击,枪.支装卸,投弹,器械,战术等balabala。简而言之一句话,她想要加入eo成为雇佣兵,基本上不可能:)。

    也是无言以对。

    就这样黯然神伤了不知多久,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相当不安稳,一会儿梦见宁馨在医院被杀,一会儿梦见刘彦在暗巷里被揍得像猪,一会儿又梦见陆简苍沉冷幽深的黑眸,说不出的温和专注……

    在光怪陆离的梦境中跌宕了好一阵子,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将董眠眠惊醒。

    “收废品——旧家电——洗衣机——”

    眠眠在睡梦中重重皱眉,随手抄起枕头将耳朵盖住,整个人深深埋进被窝里();。过了好一阵儿,手机仍旧锲而不舍地响着,一阵接一阵,她怒了,胳膊一捞将手机抓了起来,放到耳畔一声暴喝:“你大爷的,谁啊!”

    电话线的另一头很显然被震住了,安静了好半天,听筒里才传出一道甜美温柔的女性嗓音,尾音飘飘忽忽的打着颤,像是被吓得不轻。那人道:“请问是董眠眠小姐么?”

    一听是个娇滴滴的年轻妹子,眠眠火气再大也收敛了几分。她嗯了一声,没再发飙,只是语气仍旧不太好,“我是。什么事?”

    “您好董小姐。”年轻妹子的声音甜得像掺了蜜,很有礼貌地说:“我们是第三届网络超级红人节的主办方,十分诚挚地邀请您出席本次活动。”

    “……”超级——红人节?

    眠眠呆滞了0.5秒,然后蓦地回过神——对了,昨天的那条私信!她看了之后还挺惊讶来着,只是后来打桩精来了通电话,她一门心思全扑他身上去了,压根儿把这桩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她惊疑不定,猛地拿着手机从床上弹坐了起来,蹙眉道:“不是……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的微博粉丝只有三十来万,应该没有达到你们的邀请门槛。应该是弄错了吧。”

    然而年轻妹子的回答却很肯定,“不会的。红人名单这一块儿,我们这边和出资方都再三核对过,不会有任何问题。”那个声音十分悦耳,隔着电话筒都能令人感觉到对方的笑容,“您在风水方面的造诣良高,这次邀请您,也是希望能通过这个平台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传播网络红人中的正能量。”

    “……”邀请她个神婆来弘扬传统文化,传播正能量……?

    董眠眠无语了,抚了抚额角就打算拒绝,谁知那妹子又说话了,道:“和您一起受邀的相关领域大家,还有藏传佛教最年轻的大德,以及灵性学的心理治疗师等。作为回报,在红人节之后,我们也会在官方推荐位上为您的佛具行连续宣传三天。”

    新浪官方推荐位连续宣传?这倒是个挺不错的主意。

    条件相当诱人,作为一个生意人,眠眠这回没有再一口拒绝。她咬着唇瓣琢磨了会儿,道,“看你们昨天发的日期,是下周五在世纪豪绅大酒店?”

    “是的。”

    “我得先看看有没有时间,等会儿给你答复吧。”

    “好的,打扰了。再见。”

    挂完电话之后,眠眠眨了眨眼睛,躺在床上给闺蜜王馨印发了个q.q消息,先是一个目瞪狗呆脸,配字:跟你说个事儿。第三届网络红人节的主办方刚刚跟我打电话,邀请我出席……我好方Σ(°△°|||)︴。

    几分钟后,闺蜜的回复泡泡弹了出来,字字珠玑十分富有哲理:哟,好事儿啊大师,这回真的火了。方个球,去呗,又不让你掏钱。趁着还年轻,能尝试的都尝试一遍,现在咱们做任何事都是不要本钱的,见见世面也好嘛[坏笑][坏笑]

    盯着屏幕上的那行字,眠眠认真琢磨了会儿,觉得这话挺有道理。另一方面,这几天她家打桩精在索马里大杀四方,她在家干等着只会胡思乱想,给自己找点儿其它的事做也未尝不可。

    更何况,新浪如果真在官方推荐位上,给她们佛具行挂个三天,潜在的利益无疑很大,相当大。

    忖度着忖度着,眠眠翻出通信录,给刚才的号码拨了回去,接通后问道:“我看了时间,能来。请问邀请函什么时候给我?”

    “十分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邀请();。”妹子甜声答道:“邀请函我们已经在昨天寄出,不出意外的话,最迟今天下午就能到您手上。”

    *********

    在这个全民造星的时代,网红经济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无数的投资商在网络红人身上斥下巨资,期盼他们带回更高的利润回报。而超级红人节,正好为这种经济链更好地形成,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平台。

    世纪豪绅大酒店,位于b市中心地带,最繁华的商业圈正中。那是一个巨大的城堡式样建筑物,英伦风格,白色墙体,金碧辉煌的大门前,矗立着一座巨型喷泉,竖立圣母玛利亚大雕像,水柱喷溅能上达几十米处的高空,狠狠坠落,飞溅一池水花。

    入夜之后,华灯初上。

    酒店外沿的巨型停车空地上,从暮□□临开始,就陆陆续续地有超跑名车驶入。身着暗红色制服的泊车司机们微笑上前,替名流们拉开车门。

    男士们西装革履,或清贵俊朗,或气度不凡。女士们礼服加身,或温婉大方,或妩媚动人,时尚圈,商圈,娱乐圈的许多大人物们受邀汇集到了一处,映衬着流溢的水晶霓虹,闪烁不休的闪光灯,一场夜晚的盛事才刚刚拉开序幕。

    红人节举办到了第三届,受邀的红人们中,除了过去两届的老面孔外,也有不少新鲜血液。通过这个平台,不少网红顺利签约大型演艺公司,开始大大方方地进军娱乐圈,作为新人崭露头角。

    所以这一次,新鲜血液们都跃跃欲试,他们的目光穿梭在灯火通明的豪华宴会厅中,一张张妆容精致的面容智商,眼神带着丝丝热切的期盼,时刻关注着圈中大佬们的动静。

    然而,有一个人,显然是个例外。

    作为“风水大师”出席,董眠眠觉得,她的根本目的是替佛具行赚个推广位,次要目的是来看看那些网红和照片有什么区别,简单来说,就是个打酱油的。

    于是乎,整个宴会大厅的名流名媛们,逐渐都注意到了这样一个人物:一个很面生的年轻女孩儿,五官精致美艳,肤色白皙,黑发高挽,穿着知名国际大牌的高订白色礼裙,握着昂贵的镶钻手拿包,和其它网络红人的媚俗大众脸不同,她清新温婉,仿佛整个会场中的一股清流。

    不过出众的容貌,独特的气质,都不是董眠眠引起大家注意的关键。众人对她格外瞩目,是因为,这位衣着光鲜的年轻女孩儿,几乎从一进门开始,就神色自若地流窜在各类餐桌附近——吃、东、西。

    水果,西点,熟食,但凡桌上摆了的,就没有她不吃的。

    面对这种场景,以“董大师助理a”的身份混进会场的赌鬼,朝身旁的“助理b”投去了一记眼神:从进门开始嘴巴就没停过,她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大丽花耸肩:应该只是单纯……觉得好吃吧==。

    于是这位年轻漂亮的未来老板娘,在eo两位同志眼中的印象,除了贪睡贪财之外,又多了一个贪吃。赌鬼在心头暗搓搓地瘪了下嘴,觉得这个小老板娘完全可以和中国古典名著里的猪八戒划等号了。

    连吃了几十分钟,眠眠打了个饱嗝,低头看了眼手表,估摸着再吃半个小时,这场完美的打酱油之旅就能宣告结束了。

    奖是一早就颁完了的,宴会进行到现在,音乐声已经变成了悠扬的舞曲。衣香鬓影穿梭不息,眠眠侧目一望,只见舞池里已经有不少的男男女女相拥起舞。偌大的宴会厅中,灯光柔美,气氛旖旎。

    见此情形,她也不好意思一直吃了,于是干脆找了个最不起眼的沙发坐了下来,时不时低头瞄手表,神情有些无聊。过了会儿,她翻出手机,开始认认真真地消消乐。

    沙发旁两旁,赌鬼和大丽花面无表情地站立着,神色冷凝();。无数想要上前邀舞的年轻男人们都打起了退堂鼓,转而寻找下一个美艳的猎物。然而,却并不是人人都会被气质迫人的佣军所震慑。

    一阵沉稳缓慢的脚步声,从远处靠近。

    眠眠眸光微闪,视野里忽然映入了一只肤色白皙的手掌,手指修长优美,掌心的纹路清晰可见,甚至比女孩儿的手还要漂亮。那只手掌的主人道:“可以请小姐跳一支舞么?”

    不大标准的国语,隐隐有些港味儿。

    她抬起头,视线里映入一个挺拔颀长的男人。

    深灰色的礼服做工考究,往上些许,修长的脖颈上方,男人白皙的容颜五官英俊,茶褐色的柔软短发微微卷曲,垂在漂亮狭长的眼眸上部。那双眼睛低垂,看着她,里头的神情似笑非笑,闪动着头顶水晶灯的流光。

    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董眠眠先是怔了下,没回过神。那个男人等了会儿,见她没有反应,便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周秦光,请问是否有这个荣幸,请小姐跳一支舞?”

    “……”

    周……秦……光……

    时常被各种报纸杂志印上版面,在不久前还被她们郑重讨论过,疑似策划并实施了多次谋杀行动的,周家三少爷,大名鼎鼎的周秦光?

    卧槽!

    眠眠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蓦地反应过来——周氏集团所涉及的行业数不胜数,那么这次红人节,他们也极有可能是出资方中的一员。这么说……

    她眸光一凛。这次她受邀出席红人节,是这个人搞的鬼?为了引她出来,要她的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董眠眠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神色警惕地和眼前的男人对视,没有动。周秦光也不催促,保持着十分绅士的姿势安静等待着,这时,周家的数位高大黑衣青年已经相视一眼,纷纷朝这个方向走来。

    眠眠懊恼地咬了咬唇,无比后悔自己选了一个最偏僻不被人注意的位置——其实就算有人注意到这里有异常,其他人也不会往别的方面多想,毕竟不是谁都有胆子管周家的闲事。

    一旁,大丽花和赌鬼的面色已经冷沉如冰,缓缓伸手摸向了外套里侧。

    “别紧张。”周秦光含笑开口,仿佛一个最儒雅的绅士,道:“董小姐,我只是想请你喝杯茶,聊点轻松愉快的事情。”

    “……”聊个蹦蹦岔。

    她急得额头冷汗直冒,精美礼服之下,纤细的手臂和腰腿已经用力地绷紧,随时准备发动攻击,脑子里仍旧思索着——周家人多势众,在宴会厅中,也不可能真的和这群人动手,而且秦萧和赌鬼都带着枪,稍有不慎就会引来大麻烦……这可真是糟透了!

    蓦地,一个嗓音响起,醇厚而低沉,十分突兀地打断了整个宴会的所有声音,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是我的人。”

    听见这个声音的一刹那,董眠眠的心跳瞬间突破了极限,眸子惊诧地瞪大,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稳稳传来,清晰而有力。

    她几乎是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只见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从大厅入口处走来,身后跟着几名面无表情的外籍男子。他纯黑色的西装笔挺整洁,黑金色的衬衣纽扣看上去一丝不苟,笔直的棱角往上延伸,英俊的容颜之上,黯沉平静的眼眸浓黑如墨,却冷如冰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