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48章

    祁墨州居高临下看着潘辰,勾唇笑道:

    “想怎么贴?朕帮你。”

    潘辰:……

    抓了抓额头,潘辰从摇摇椅上站起来,识趣的把位置给让开了,祁墨州也不客气,坐上了她让出来的位置,往后一躺,椅子就摇了起来:

    “挺舒服,你倒是会享受,怎么没给朕也做一张?”

    潘辰勉强一笑,看着自己被抢走的椅子,还有那个抢她的椅子抢的理所当然的男人:“臣妾想着,皇上勤于政务,日理万机,该是不愿耽于享乐的。此等害人之物,臣妾怎敢敬献给皇上呢。”

    祁墨州哼了一声:“巧舌如簧。”

    潘辰又是狗腿一笑,然后搬了凳子坐到了祁墨州的肩旁,学着那些宫婢的模样,给祁墨州按起了肩窝子,祁墨州将她上下打量了几圈,又在她替自己按肩膀的柔夷上扫了两眼,不禁收起了严肃的表情,失笑出来。

    潘辰见他笑了,心里松了口气,黑亮的眼珠子一转:“皇上,宋婕妤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我姨娘呀?”

    祁墨州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潘辰警觉问道:“皇上不是不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吧?”

    潘辰的质疑,让祁墨州挑了挑眉,潘辰只觉得她可以看透很多人的心,但眼前这位在她眼里就好像是蒙了一层纱,总带着难以剖析的神秘,祁墨州沉吟片刻后,说道:

    “中秋吧,朕去白马寺祈福,着你伴驾,百官随行,朕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潘辰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现在是七月,中秋是八月十五,还有一个多月,点点头,表示这个可以有,却仍有疑惑:“可中秋祈福这样大的事情,皇上着我伴驾……不合适吧。”

    后宫里位分比她高的一抓一大把,大家一口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把她淹死!

    祁墨州倒是无所谓:“你觉得不合适啊?那算了?”

    “当然不!只要皇上觉得合适,臣妾就觉得合适!”

    让那些唾沫星子喷去吧,反正她现在已经高坐墙头,成了众所周知的靶子,就算她低调,那些唾沫星子也不会少喷一点的,通过今年的见宫日,潘辰算是看出来了,只要孙氏在潘家做主母一日,估计她想要在见宫日看见柳氏,几乎是不可能的,孙氏想用柳氏威胁潘辰,潘辰若是不帮着些柳氏,那柳氏在潘家的日子就难过了();。

    潘辰瞬间就做好了决定,让祁墨州很满意,闭上眼睛,享受服务:“宋婕妤那事儿还没完,你既然猜到是太监所为,那你可猜的是谁想教训宋婕妤?”

    潘辰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祁墨州,斟酌回道:“臣妾猜不到,能猜到是太监所为,那是有切实证据的,但那证据也只能说明一个身份,仅凭太监这身份,宫里少说也有近千人吧,宋婕妤又没瞧见那人的长相,没有任何线索,臣妾可猜不着了,皇上猜出是谁了吗?”

    祁墨州这个老狐狸肯定心里有数了,偏他不说,来问自己,想让自己说,潘辰才不会上他的当。

    料到她会这么说,祁墨州好整以暇:“少跟朕装蒜,你会猜不出来?”

    潘辰没有说话,拿起一旁的蜜茶殷勤的递给祁墨州:“皇上喝茶。”

    祁墨州睁开眼,就瞧见她笑吟吟的给自己递水,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甜腻滚在舌尖,不愿再喝第二口:

    “太甜。”做出了嫌弃的评价,潘辰低头看了一眼,然后自己也喝了一小口:“不甜啊,只放了一点点蜂蜜。”

    祁墨州看着她那丰润的唇瓣被茶水湿润之后,想的更加粉嫩光泽,嘴唇微微上翘,仿佛勾着人,唇瓣间贝齿洁白,一颗颗的像是小贝壳,小珍珠,想起那糯米团子般软糯的触感,祁墨州心中一动,对潘辰说道:“把水放下。”

    潘辰不明所以照做之后,就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就给抱到了祁墨州的身上,像是抱孩子似的,给他抱在了怀里,然后不由分说,就欺身下来。

    祁墨州不是个会让自己压抑的人,对潘辰他是真挺喜欢,至少在后宫这么多女人中,他愿意亲近的就只有她,虽然不能说今后他不会看上别的女人,但至少现在,并不想换。

    潘辰紧绷了身子,感觉两人间这种亲密的举动特别违和,僵硬的像根木头,这还是祁墨州第一次在床以外的地方亲她呢,青天白日的,也太不好意思了。

    祁墨州将她松开,拍了拍她的后腰:“放松些,眼睛闭上,嘴张开。”如今气氛正好,祁墨州亦想难得放纵一回。

    潘辰却闭嘴摇头,然后挡住嘴,表示了自己的不情愿,祁墨州轻柔的拉开她的手,继续刚才的动作,潘辰拗不过他,只能放弃抵抗,祁墨州亲了一会儿后就分开,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对怀中人蹙眉问道:

    “什么味道?”

    潘辰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指了指一旁的茶几,茶几上放着一壶茶,一个茶杯,两只碟子,一只碟子里放着桂花糕,另一只碟子里放着两根翠绿的胡瓜,一根被潘辰咬了一半,胡瓜下面就是酱和……

    “蒜!”潘辰掩着嘴巴,难为情的笑了起来。

    祁墨州:……

    所有的兴致都被她给浇灭了,祁墨州后悔极了,想用水漱口,却又发现,那水也是他不喜欢的蜂蜜水,从潘辰的摇摇椅上站起来,祁墨州一边擦嘴,一边对潘辰递去了一抹冷冷的眼神,吓得潘辰直捂嘴,两只眼睛乌溜溜的,让祁墨州想发火都发不出来。

    最后无奈指着那蒜头,恶狠狠地说道:

    “再让我发现你吃这个,我……我……”

    我了半天,潘辰都替他着急,祁墨州最终也没‘我’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潘辰退后两步,才敢把挡在嘴边的手给放了下来,嘟嘴委屈道:

    “你也没说你要来,吃颗蒜怎么了();。”

    那委屈的小眼神让祁墨州简直想对天翻白眼,想用话驳斥她,可仔细一想,她说的也没错,谁也没规定,宫里的女人不能吃蒜啊!

    连自己都没话说了,祁墨州又用手点了点潘辰,像是警告般,然后就转身拂袖离去,潘辰觉得他这气生的太冤枉了,自己多委屈啊,再次对着祁墨州离去的背影比了个‘凸’的手势!

    皇上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脸色阴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谁也不敢问,李顺夹着尾巴跟在祁墨州后头,回了太和殿。

    月落,李全他们从外面回来,见潘辰坐在摇摇椅上大口大口咬着蘸酱胡瓜,月落上前问道:“娘娘,皇上怎么走的时候好像不高兴啊。”

    潘辰看着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月落,不知道怎么回答,从酱碗旁边拿出了一颗蒜头放入口中,咔擦咬了下去,传出一股似乎带着味道的声音,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潘辰端着她的蘸酱蒜头和胡瓜,走上石阶回书房郁闷去了。

    真是一出冤案,由一颗蒜头引起。

    原本以为这下祁墨州得好久不来,可潘辰没想到下午他就派李顺过来送了好些个薄荷过来,对潘辰传了口谕,说让潘辰把薄荷叶子配上甘草煎服,一个时辰喝一回,然后,晚上直接去太和殿侍寝。

    潘辰:……

    ***********

    太和殿中一番激战过后,潘辰精疲力尽,缴械投降。

    祁墨州起来喝水,问她要不要,她才勉强点了点头,祁墨州端着两杯水过来,潘辰也不想动手,直接就着祁墨州的手喝,这个时候的祁墨州特别体贴,特别耐性和温柔,这是潘辰凭经验自己总结出来。

    毫不客气的让祁墨州给她喂了一杯水,潘辰看了看他手上的另外一杯,祁墨州无奈的送到她嘴边,潘辰心满意足的喝了两杯水,感觉丢失的元气才一点一点的慢慢回来了。

    祁墨州又不着寸缕,清洁溜溜的重新去倒水喝,潘辰看着他的模样,又一次觉得人格的奇妙,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穿了一件内衫,坐在床沿,双脚晃荡着踩在地上,祁墨州喝完了水,就看到这样的潘辰,感觉有趣,走过去,与她并排坐着,说道:

    “怎么不躺了?这回不累?”

    潘辰知道祁墨州说的是她从前做完就跟一滩烂泥似的模样,决定不和他计较,顺势靠在他身上,祁墨州这人,虽然腹黑毒舌,多疑讨厌,但潘辰不能否认的是,两人在这方面还是很合拍的。

    祁墨州让潘辰靠着自己,软软的身子像一滩水似的,惹人爱怜,以为潘辰是想跟自己撒娇,谁知道潘辰却来了一句:

    “不能躺了,得精神点和你说话,要不然‘他’又得出来了。”

    祁墨州撩她头发的动作顿了顿:“你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来?”

    潘辰点头:“他一般出来的时候,都是你精神放松的时候,然后再加上一些特定的条件,你自己知道吗?”

    祁墨州看着潘辰,目光灼灼,然后在潘辰温和的注视下摇了摇头,潘辰心道了一句:果然。次体人格有主体人格的记忆,可是主体人格却没有次体人格的记忆,这也算是比较棘手的问题了。

    “那你知道你这个病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吗?”潘辰聊起病情,精神就来了,一骨碌从祁墨州的怀里坐直了身子,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对祁墨州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