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5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50章

    尽管潘辰认真推辞,可祁墨州却也认真想把她喂成猪,潘辰就这样痛并快乐的熬过了一个月。

    七八月的天气,没有空调,没有电扇,潘辰每天都热的跟狗似的,要是在潘家,这个时候,柳氏就会给她弄冰镇酸梅汤喝,虽然宫里御厨也会做,可就是没有柳氏熬的有滋味儿。

    天天跟害相思似的,掰着手指头算日子。

    中秋祈福日期,由钦天监卜卦,定在八月十四到八月十六这三天,皇上的圣旨是在八月十三那天下来的,不出意外,自然是潘昭仪随行,然后,整个后宫就炸了。

    没有人问潘辰愿意不愿意,首先太后就带着贤妃和沈淑媛亲自去了太和殿找祁墨州撕逼,太后也是气的,字里行间满是对潘辰身份的不屑,大致意思就是,你这熊孩子也太没出息了,放着肤白貌美,背景深厚的淑女不要,平时没品位,宠宠那个庶出也就算了,祈福事关重大,你怎么能在这方面犯糊涂呢,不行,给我改了!

    祁墨州不急不忙的听完了太后的话,也是干脆,为了杜绝太后的一切念想,干脆就把话给说开了:

    “祈福图的是心诚,后宫之中,朕就瞧着潘昭仪心诚,就她了。”

    太后听了这话,气也是不顺的:“潘昭仪再好,她也不过是个昭仪,祈福这样大的事情,皇上难道就不该考虑全面一些吗?你这么做,让天下人怎么看?”

    祁墨州连看太后第二眼的兴趣都没有,边看卷宗边云淡风轻的说道:

    “钦天监卜了卦,也说潘昭仪最合适();。太后请回吧,这也不是朕的旨意,是佛祖的意思。”

    太后彻底给气得倒退了两步,想要驳斥祁墨州的话,可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真是笑话,钦天监卜卦还不是全听皇上的吩咐,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把佛祖推出来做挡箭牌,太后就是想找茬儿,都找不到合适的茬儿,差点给憋出脑缺氧来。

    潘贤妃双手拢入袖中,两只手捏的死紧,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而沈淑媛简直一副要哭的表情,她这一个月的爱心汤,简直是喂了狗了——远在柔福殿的狗,忽然就打了个喷嚏。

    从太和殿铩羽而归,太后气得差点给抬回康寿宫,沈淑媛不甘心,还想让太后想想办法:“太后娘娘,若是去的是贤妃娘娘,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可她潘辰凭什么去呀!您还是得去和皇上说呀,要不然,要不然……不就乱了礼法嘛。”

    后宫之中,沈淑媛只服潘贤妃,至于那个潘昭仪,在她眼中,不过是一个以色事君的狐媚子,皇上宠她是一时贪鲜罢了,早晚有一天皇上会醒悟过来,可沈淑媛怎么也没想到,就那么个狐媚子,居然还真给她混出了个风生水起,连祈福这样的大事,皇上居然都着她伴驾随行。

    皇上糊涂哇,若是中宫在位的话,那个位置应该是皇后的呀!可如今却被潘辰那个狐媚子鸠占鹊巢,沈淑媛那个气啊。

    太后自己也给气到了,对沈淑媛当然没有好脸:“什么礼法不礼法,没听皇上说佛祖喜欢潘昭仪吗?没事儿就去多念念经,敲敲木鱼,看能不能让佛祖也喜欢上你!”

    沈淑媛给太后的话吓到了,在场众人……默。

    潘辰在柔福殿里喷嚏打个不停,就连迟钝的她也几乎能感觉到后宫里妖气弥漫,祁墨州刚刚下达的圣旨定会在后宫之中刮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妖风,这阵妖风过后,潘辰将会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后宫女人们痛恨的对象!

    恨她,就对了!所谓风险与利益共存,潘辰这个宠妃的位置能做多久,也要取决于她的抗风险能力有多强,这跟将军好战是一个道理,太平年间的将军和多事之秋的将军,那受重视程度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同理,后宫的妖气要是小了,潘辰这个宠妃的作用就不大了,那时候等待她的可能就是终身下岗了,命好一点的话,弄残了送冷宫,要命差一点的话,可能就要直接见上帝去了。

    所以,后宫要不断有事儿,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她也得挑事儿!这就是潘辰总结出来的经验,要是今后有机会出本回忆录的话,她想把这段经历命名为《论宠妃的职业素养与操守》或《一代宠妃深情指导百个方针》等。

    潘辰得知太后去太和殿的消息之后,就早早换好了衣服,在院子里等,果然太后回康寿宫后,就立刻派人来宣召潘辰觐见,这是一次意料之中的领导约谈,潘辰穿好十级装备,带着十二分的从容,前往康寿宫。

    贤妃,淑妃和闫昭仪都在,一向喜欢凑热闹的沈淑媛不在,潘辰一下就想到了,沈淑媛很有可能因为着急说错话,而给太后炮灰掉了,这个时候肯定在她的宫殿里嚎啕大哭砸东西呢。

    潘辰规规矩矩给她们行礼,太后横卧在软榻上,听见旁边嬷嬷传话,说潘昭仪到了,她也只是蔑着眼睛瞥了潘辰一眼,嫌弃的意思不要太明显,这和她平时对潘辰业绩肯定时的态度相比,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潘昭仪好本事啊。古语说的不错,会咬人的狗,她还真是不叫的。”

    淑妃虽然早就被剔除此次祈福的行列,但她得知最后随行伴驾的结果之后,也是惊讶气愤不已,她和沈淑媛的想法差不多,后宫女人只服潘贤妃,其他的嘛,连给她提携都不配。

    潘辰既然来了,那不讽刺她两句,她就不叫宁月如了!

    潘辰默不作声,潘筱目光冷漠的盯着她,潘辰觉得受宠若惊,因为潘筱从来就没有拿正眼瞧过她,这还是第一回吧,一种荣耀感油然而生();。

    淑妃知道潘辰是团棉花,不管和她说什么,大多数时候,潘辰都是笑着接纳的,很少有回嘴的时候,宁淑妃在口头上抓不到潘辰的错漏,倒是先把自己给气了个半死。

    太后睁开眼睛,看着潘辰那副故作天真的模样,再也掩盖不住厌恶,恶狠狠的对潘辰说道: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是你缠着皇上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不是?”

    太后有一双厉眼,只可惜看问题却不太准确,潘辰当即摇头否认:

    “回太后,不是的。皇上的脾气,您还不知道嘛,谁能左右皇上的决定呀。”

    太后冷哼一声:“哼,不是你缠着皇上?你当真事先什么事都不知道?骗鬼呢吧!”

    太后闫氏从前做臣妻的时候,也是个泼辣的,进了宫之后,一直克制着,没对谁爆过粗口,潘辰有幸成为了第一人。

    “是真的,太后!皇上什么都没跟臣妾说过,要说奇怪,就只有上回侍寝过后,皇上问了我一下生辰八字什么的,臣妾没多想,就告诉了皇上,哪里想到皇上当时是存了这个意思呀。”

    听了潘辰的辩解,太后一下子就从软榻上坐了起来,指着潘辰怒道:

    “你为什么当时不来跟哀家说这事儿?”

    若是当时潘辰就来和她禀报了,闫氏觉得自己还是有把握能阻止的,那么今天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潘辰更委屈:“太后啊,三更半夜的臣妾实在不敢来打扰太后,而且皇上他……也不放臣妾走啊。”

    一言不合就开船,似乎成了潘辰脱身的一种小伎俩了,果然此言一出,康寿宫的气氛就变得更加微妙起来,宁淑妃恨得直咬牙,闫昭仪也是羞怯的低下了头,只有潘筱的心理承受能力最好,依旧目光灼灼的盯着潘辰,像是想透过潘辰的表皮,看到她的骨子里去似的。

    太后是真没想到,自己一天之内,居然会给人用话噎两回,让她饱尝‘语塞’‘词穷’是什么感觉,也让大伙儿又一次见识了这位潘昭仪的脸皮。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狭路相逢勇者胜!潘辰的厚脸皮又一次替她成功缓解了危机。

    宫婢给太后顺气好些时候之后,太后才指着潘辰发出了一个任性的指令:“其他事情哀家可以不和你计较,只要你现在就去和皇上请罪,说你不想去,不适合去,反正不管你怎么说,都要打消皇上带你去的念头,让皇上改圣旨。”

    要不是面部表情管理合格,潘辰简直想对太后抱以冷笑了,这老太婆以为她潘辰是谁?居然想用食物链的方法来控制她,她搞不定祁墨州,就想让她去出头搞定,如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把人当傻子呢。

    康寿宫的气氛顿时就凝滞了,潘辰不敢应答,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李顺来了,带着祁墨州的口谕——皇上传潘昭仪太和殿觐见。

    一句话成功化解了潘辰此刻的危机,潘辰没有立刻跟李顺走,而是把问题又摔回了太后手中:

    “太后,皇上宣臣妾过去,要不臣妾现在就去试试,把太后的懿旨转达给皇上知道?”

    太后一惊:“你!”

    闫氏心里那叫一个恨啊!当初她怎么就觉得这个潘辰是个木头,是个老实的呢?看她侍寝后喝避子汤喝的爽快,就以为她真是一把听话的好枪,哪里知道,这把枪不仅不听话,如今倒是磨得锋利,调转过头来对付她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