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第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51章

    祁墨州在适当的时候宣旨,又在适当的时候把潘辰从康寿宫里解救出来。

    第二天凌晨,潘辰就被从梦乡中喊起来梳洗打扮,换品服,然后在一片不赞成和讶异的声音中,厚着脸皮随祁墨州去皇家寺院祈福去了,百官随行,那叫一个排场!全程虽然都困在龙撵之中,但缓行的车队,雄壮的号角,无一不叫人倍感肃穆庄严。

    祁墨州一身明黄龙袍,头戴金龙冠,英挺不凡,比之平素更为冷峻,潘辰坐在他右后侧,祁墨州回头看了她一眼,见潘辰正襟危坐,似乎很紧张的样子,衣袖微动,将手背过身后,往她面前伸去,潘辰瞧见他的手,有那么一瞬间,心里是感动的,知道祁墨州是想安慰她。

    祁墨州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身后之人与他牵手,不禁张合了两下手掌,以示催促,潘辰瞧着他的手,不禁抿唇笑了起来,然后状似熟稔的在祁墨州的手掌上打了一下。

    祁墨州没等到柔夷,却等到了一巴掌,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故意对她眉头一竖,警告似的瞪了一眼,谁料潘辰根本就不怕他,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今天她一改往昔清新简单的妆容,按品大妆,不得不说,涂了胭脂和口脂的她,笑起来比平时更增添了不少风韵,似乎小女孩儿一夜长大,青涩的果子开始成熟,一颦一笑都让祁墨州觉得沁人心脾。

    两人龙撵内无声交流片刻过后,雄壮的号角渐渐停了,龙撵也停止了前行,待会儿应该就要下车了,潘辰赶紧低头查看自己的仪表,生怕哪里有疏漏,还特意喊祁墨州看了一眼,得到祁墨州的肯定之后,才放下心来。

    片刻过后,李顺的声音只龙撵外传来:“皇上,白马寺到了,请下龙撵上天龙坛。”

    祁墨州正饶有兴趣的给潘辰理了理她稍稍有些弯曲的领口,听见李顺的声音后,立刻换了一副威严的脸孔,沉声对外说道:

    “知道了();。”

    将潘辰又打量了一遍后,转身之际,在她鼻头轻刮了一下,吓得潘辰赶紧挡住,埋怨的瞪着祁墨州,这个时代的粉,潘辰是真没什么信心,要给祁墨州碰了一下,少一块,那可就难看了。祁墨州转过身不理她,掀开帘子就走了出去,他出去过后,就有两个盛装的宫婢上龙撵来搀扶潘辰。

    潘辰的品服比较复杂,非得要有两个宫婢一左一右替她提裙子才行,想起来皇后的金丝凤袍,身后一溜要跟八个宫婢提裙子,潘辰就觉得其实做皇后也挺累,光是逢年过节穿那几十斤的金丝银线凤袍就够她喝一壶的了。

    在两个宫婢的配合之下,潘辰好不容易下了龙撵,就见祁墨州已经站在山脚下,身边站的全是一品二品的高官,品级低一点的都不在今日随行伴驾之列,扫过一圈后,潘辰果真看见了潘坛。

    只见他穿着一身紫袍官服,文鹤补子彰显着身份,就站在祁墨州身后百官第一列,看见潘辰过来,他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就果断垂下,目不斜视了。潘辰有些失望,她以为至少潘坛会有些其他不一样的表情呢,哪怕是愤怒,是不屑,可他面无表情,潘辰连猜他心思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潘辰只是个五品昭仪,这些随行官员随便哪一个拎出来都比她品级高,根本不需要在这里等她,只因为祁墨州在等,潘辰没经历过这样大的场面,护卫绵延数里,百官恭顺等候,脚下不自觉加快了些,走到祁墨州身后的时候,长长的裙摆一个没注意踩到了,身子稍微歪了一些,祁墨州长手一伸,便将她扶住,亲自转过来给她拉了拉裙摆,然后才低声说了一句:

    “跟在朕后面走就成。”

    这句话像是给潘辰吃了一颗定心丸,微微点点头,祁墨州便转身踩上了台阶,白马寺主持亲自在山下迎接,一行队伍终于开始动了,潘辰跟在祁墨州左后侧,一步一步的随着他的脚步踏上台阶,心中与有荣焉,她身后现在跟着的,那绝对是大祁第一天团啊,由衷感叹,有权真好。

    祁墨州在外面一向都是冷峻的面孔,不苟言笑,百官敬服,到了天坛前,白马寺与内廷司早已安排好了一切,潘辰参加完祭典后,就有一个小沙弥来请她去禅房歇息,潘辰从后面绕行,经过潘坛身边的时候,潘坛终于又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可祭典还没结束,他必须待在这里,潘辰与他福身过后,便在月落的搀扶下,跟着小沙弥后头去了白马寺山上的禅房。

    禅房外侍卫林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森严至极,仿佛无时无刻,无时无地都给人监视着的感觉,一想到接下来的三天两夜全都要在这样的包围下渡过,潘辰就顿时没有了旅游的激、情。

    白马寺是皇家寺庙,所以供皇家居住的禅房自然不是一般庙里的那种,虽然没有宫里那么华丽,但却什么都有,后山有温泉,有果园,有花圃,有茶室,静室,禅室……除了没有酒肉,其他一切应有尽有。

    月落伺候潘辰将品服换下来,打水洗了脸,抹了香蜜膏,潘辰正想让月落出去打探打探,文武百官随行的家眷都在什么地方落脚,外头就有小太监来回话了:

    “启禀潘昭仪,丞相府柳氏求见。”

    潘辰眼前一亮,急急走到门边:“快请,快请。”

    等不及跨出了禅房的门槛,果真就看见柳氏从守卫林立的拱形门后走来,左右不住观望,柳氏也是从来都没见过这样大的守卫阵仗,她依旧如往常那般,穿着一身老气横秋的酱色曲裾,看着像是新作的,梳了个端正的盘髻,饶是这样老气的打扮,都无法掩盖她秀丽的五官。

    潘辰提着裙摆,像只小燕子似的飞奔下了台阶,亲自去迎柳氏,脸上的笑容在看见柳氏的那一刻开始,就再也掩藏不起来了();。

    “娘。”

    潘辰的声音把柳氏东张西望的目光给收了回来,看见潘辰扑过来,模样跟在家里没什么区别,依旧毛毛躁躁的。

    “跑什么呀,多好看的裙子,就给你拖在地上了。”

    柳氏嘴上这么埋怨,脚下却也加快了脚步,迎上了潘辰,第一个动作就是弯下腰去给潘辰理裙摆,潘辰由着她整理,等柳氏直起了腰背之后,就一把搂住了柳氏的胳膊,亲亲热热的把她给请入了禅房内。

    “娘,别客气,尽管坐,我让人给你上茶,还有点心,都是从御膳房带出来的,你肯定喜欢。”

    潘辰领着柳氏进了不像是禅房的禅房,柳氏也是止不住的左右观望,月落知道这位便是自家娘娘的生母,顿时尊敬起来,与张能李全一起给柳氏请安,柳氏高兴,还像模像样,一人赏了一个封红。

    月落去沏茶,张能李全就识趣的退了出去,偌大的禅房里就剩下两两相望的母女二人。

    潘辰在打量柳氏,柳氏也在打量潘辰。

    “嗯,还不错,养的比在潘家的时候要好。”柳氏对潘辰做出了评价。

    潘辰嘿嘿一笑,傻兮兮的:“娘也没瘦,还挺精神的。”

    “那是……吃得好,睡得好。”

    月落端了差点过来,跪着将东西摆放齐全了之后,就拿着托盘退出去了,柳氏看着月落出门,感叹道:“多懂事的姑娘。”

    潘辰拿了一块差点递到了柳氏手中,忽然发现,没见到柳氏的时候,满肚子的话想和她说,可如今真的见到了,倒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踌躇半天,才支吾出了一句:

    “你在家过的还好吗?大夫人可有为难你?”

    柳氏正喝茶吃点心,听潘辰这么问了,就把点心放在盘子里,抽出帕子擦了擦手,摇头说道:

    “放心吧,我过的挺好,大夫人又不敢真的把我怎么着,冷言冷语我又不在乎,气的是她自己。”

    柳氏这句话,潘辰相信,大夫人就算心里对她和柳氏恨之入骨,可也只能表面上说些冷嘲热讽的话,真要干什么估计她也没那个胆子。

    “那克扣你吃穿用度了吗?她最喜欢搞这些事儿不是吗?”

    大夫人的绝招就是罚你钱,罚你钱,给你穿小鞋,潘辰就是担心柳氏在潘家受委屈。

    “她克扣她的,我过我的,不相干。你就放心好了。”

    潘辰见柳氏不肯说详情,便知道孙氏肯定多少不等给她小鞋穿过,只是她不想说出来让自己担心,心中闪过微微的愧疚感,对柳氏小声说道:

    “娘,对不起,上回见宫日我要是不跟大夫人吵的话,她就不会找你麻烦了。”

    潘辰当时只想让祁墨州知道自己的决心,也料定孙氏不敢真的对柳氏动手,可是现在要说一点不后悔,那肯定是假的,毕竟柳氏在丞相府里生活,一个主母要为难一个妾侍,方法多了去了,柳氏过的艰难,她怎么也不能安心啊。

    柳氏瞧出了潘辰眼底的愧疚,难得表情严肃了起来,一拍桌子,说道:

    “说什么对不起?怎么不该和她吵?你不和她吵,她就要你给潘筱当垫脚石,到时候我们娘儿俩才是个死呢,我告诉你啊,在这方面,你可别给我犯糊涂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