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一章

    -晋/江/独/家/发/表,其/他/地/方/都/是/盗/版,都/是/盗/版!!请/大/家/支持/正/版!-

    凌晨三点半,a大二号教学楼的东侧教习室内,日光灯亮的惨白();。

    潘辰伏案,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字,面前摆满了各种教科书,理论资料,她正在研究格式塔心理学原理,写了二十页纸精神分析的引证论文,两天没合眼,真的是太累了,在敲下最后一行字之后,整个身体都松懈下来,脖子失去支撑,一头撞在桌沿上,原本以为自己睡过去了……额,顶多昏过去,可随着身子不住上飘,潘辰居高临下看到了一动不动,鼻血横流的自己,才有点觉悟,可还没等她完全反应过来,整个身子就给吸入了一个黑暗空间,再睁眼的时候,世界就变了。

    古色古香的世界,满屏汉服少女走来走去,若不是镜子里的自己变成一个娇俏杏眼小萝莉,目测年龄不超过八岁,与她二十四岁的‘高龄’完全搭不上,潘辰真要以为自己是穿越到了cos的漫展之上了。但很显然,她不是穿到了漫展,而是穿越到了古代。

    潘辰曾经不止一次希望自己重生回幼儿时代,给那对抛弃她的无良父母一记响亮的耳光,可惜这个愿望没有实现。

    不幸中的万幸,她虽然被父母遗弃,但总的来说运气还算不错,脑子比较灵光,学龄前就掌握了各种骗吃骗喝骗玩儿的技能,从小学到大学,学费全免,年年三好优秀生,给福利院争光,给养父母争光,可惜还没等到她学业有成,回馈社会,刚入大学,福利院倒闭了,大二那年,八十岁高龄的养父母也相继病逝。

    她是学心理学的,因为成绩优异,就被推荐出来,挂靠在学校的一个教授名下,那教授有自己的心理诊所,潘辰算是给他打工,大四那年,接了两单还不错的生意,自给自足倒是够了,她别的也没什么特长,毕业后也一直留在了学校教务处帮忙,半工半读,强化专业,梦想中,将来也要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心理诊所。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重生没盼到,却盼到了穿越,真是惆怅,幸好她经历过大风大浪,说白了,就是想得开……不过遇上这种天生异象,就算她想不开也没办法,反正她在哪里都是孤家寡人,在哪里都是生活,没有亲情的牵绊,除了苦读那么多书,考了那么多证有点可惜之外,其他方面,对她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更何况,穿越过来之后,她至少能搞清楚自己的原产地和出厂日期,所以除了刚穿来的两天有点魔怔之外,潘辰就很顺从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她在古代的名字好巧不巧也叫做潘辰,连字都是一样的,这让向来唯物主义,无神论的潘辰不得不相信了一回前世今生的说法。

    她如今身处的这个朝代为宁国,历史上有没有宁国,潘辰不知道,毕竟也不是学历史的,但这个宁国似乎气数不太长的样子,这一点她多少还是能看的出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古语有云,天欲亡之,必先征之;其未警醒,使其昏昏。

    换做白话文来说,就是放眼望去,全都是‘药丸’的征兆啊,经济垮了,军队垮了,官僚*。国内经济分配十分不均匀,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富则奢,穷则死;军队连年惨败,割地求和,国内政府粉饰太平,官官相护,苛政猛虎,民不聊生……

    而这些事情,潘辰一个刚穿越过来的女孩儿家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原因就在于她这前生是出身在宁国丞相府,宁国丞相潘坛就是她爹了。剧情发展到这里,看样子还是一次比较有技术含量的穿越啊。

    潘家为百年世家,族群壮大,从前朝开始,便世代为官,每一代皆有高官而出,是正宗的‘世世有禄秩’的世家,门第高贵,书香传世,出入尽鸿儒,虽未封王封爵,但其世家的底蕴无一人敢小觑,潘家先祖在前朝就为高官,后来改朝换代,潘家有女,德名远播,为宁国先祖所求,册封为贵妃,潘家借势,再次于宁国立足,至今日潘坛登上丞相之位,乃百年潘家所出的第三个丞相,光耀门楣。

    潘辰对于丞相千金这个设定的理解,还停留在现代电视剧里锦衣玉食,仆婢成群,刁蛮任性……呃,不对,知书达理这上面,可实际上却好像是有点误会的,嫡出子女确实高贵,高入云端,高不可攀那种,但偏偏潘辰是个庶女,是个汉化的番邦舞姬和丞相一夜风流后生下来的庶女,就因为意外有了她的存在,她娘才给破格抬了妾,听起来蛮励志的,可她爹有一妻六妾,正房夫人生了两子一女,是为嫡出,其他六个妾侍,拢共还生了两个庶子,四个庶女,潘辰在潘家排行第七();。

    ‘妾侍’这个名词,在现代人眼中等同于插足婚姻的第三者,但在男权社会中,姬妾是合法合理的,她们这种庶子庶女俗称‘妾生子’,待遇比正房生的嫡子嫡女要差了好几层楼高,就同样是孩子而言,一出生就给分了三六九等,这一点上确实挺郁闷的。

    不过,潘辰是庶女,却幸好是潘家的庶女,潘家是百年书香世家,对女子的教育也很重视,虽然读的都是女德,女戒之类的直男癌厕所读物,但至少让她识文断字,不至于做个时代的盲流。

    潘辰和柳氏住在偏西的梨香院中,开始她还为自己是妾生子而担心了几日,不过一段时间过后,她也就不担心了,因为她发现,这里其实也是有规则的,只要你按照规则走,不犯事,不惹大夫人生气,安分守己就没什么大事,府里给庶子庶女和妾侍们吃的用的虽不算顶好,但比普通老百姓家里还是要好一些的。

    潘辰和她的姨娘柳氏就是属于安分守己那类人,从不跟着其他不知好歹的姬妾寻衅滋事,争风吃醋,所以主母不至于发落她们;不过不惹事,却也没什么建树,潘辰的姨娘柳氏不像府里的安姨娘和宋姨娘那样脑子灵活,为主母鞍前马后,排忧解难,所以有好处,主母也不会想到柳氏就是了。

    潘辰穿过来两年,今年十岁了。

    她梳着个花苞头,簪着一朵新鲜的海棠,双手抱膝,蹲在压实的泥质地上,在院子里看张妈妈腌萝卜。

    这腌萝卜的手法和现代完全不同,因为这里盐受控,所以没法大把大把的涂抹腌渍,只能切好了放进坛子里,加点水,撒一小把盐进去,存入地窖里,要是富贵人家,还能再加点蜂蜜什么的,潘辰想起了大厨房木头柜子里放着的几罐子蜂蜜,那是厨师长老李藏的。

    潘辰跟张妈妈说道:

    “老李柜上有几罐子蜂蜜,要一点放进去肯定更好吃。”冬天里拿出来佐粥,嘎嘣脆,透心甜。

    潘辰觉得这个时代最不好的就是盐管控,糖稀有,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多久没吃到糖了,好像还是过年的时候从大夫人那里分到了两块糖饴,哎哟,可把她给美的,藏了个把月才肯吃。

    张妈妈看了一眼天真的潘辰,慢悠悠的笑道:“那是给大夫人院子里准备的,咱们可要不到。”张妈妈在梨香院已经伺候十年了,是看着潘辰长大的慈祥老嬷嬷。

    她一句话就断了潘辰的念想。

    悻悻然的站起了身,无聊走回廊下,坐在栏杆上,随手摘了一朵小花放在手里把玩,潘辰的皮肤特别白,所以她即使穿着潘筱的旧衣裳,也能衬的新鲜出来,大眼睛,睫毛特别长,瞳孔天生大些,看着点漆一般,翘鼻子,鹅蛋脸型,小小年纪就挺齐整了,将来应该歪不到哪儿去,就是嘴唇有点厚,幸好红润丰泽,唇瓣微微上翘,即便不笑,看起来也像是在笑,一点都不严肃,总的来说,长相挺讨喜。

    潘家一共有五个女儿,大夫人生的四娘子潘筱不仅漂亮,出身还好,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拱月,潘辰她们这些庶女走的风格完全不一样。潘筱一出生,身上就贴着潘家几百年沉淀下来的世家风范,好像整个潘家上下的知书达理全都长到她一个人身上去了,高贵而优雅,潘筱这个名字,在建康城中就和那‘绝岭之花’是一个意思,为什么呢?高不可攀啊。

    而潘筱也确实有这个资本,潘家自先祖立身已有几百年,几百年的名门望族,家里出过的文人不计其数,名士更是多如繁星,在宁国就流传着一句话,天下名士,七成潘家。可见潘家的社会地位极其高崇,正因如此,所以才能娶到衡阳孙氏的嫡长女为妻,衡阳孙氏虽不如潘家延续为官数载,但在世家中也算是翘楚门第,孙家有女百家求,正经的大家闺秀,潘坛娶了孙氏,婚后琴瑟和谐,夫妻相敬如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